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601章 错综复杂
    啸月大殿,一股沉闷压抑气氛笼罩着整座殿宇,所有人都低着头,有的义愤填膺、有的眉头紧锁、有的有苦难言。

    大殿之上,红杏夫人字字珠玑道:“先行嫁祸罗世宏暗害映雪,激怒本宗逼迫我等出手;后又在永寂森林埋伏暗杀;啸月门前,重创修钰仲,迫使山海十万精锐去而复返,落下个狼狈撤退的声名;当一切大事顺理成章的结束之后,又安排人散布谣言,捧杀本宗,将本宗抬举到与太上天宗齐名的地步,如此一来,就算此时山海书院携重兵压境,一切看上去也是理所应当了。”

    章元泽赞同的点头道:“没错,这一步一步的,就是想把本宗逼向死路,同时让咱们跟山海之间结成死仇,若说这件事背后只有一两人怂恿,我是万万不能相信的。”

    “能办出这种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锦绣福地,这许多年来,锦绣福地和山海书院的争锋始终不断,还没占到便宜,他们太希望西境这边能挑起战火,跟他们同仇敌忾了。不过还有一个人,那是隐藏在暗处的出云帝宫,自从圣龙山段家一事过后,这个神秘的组织已经销声匿迹太久了,如果是他们,到也有这种可能。”聂人狂多日来整合了这几十年来发生的大事小情,给出了最合理的推论。

    众人听完纷纷点头称“是”,也都各自交头接耳了起来,互相交谈间分析应对的计策。

    萧岳河谨小慎微的冲着风绝羽说道:“眼下已经步入死局,如果真的碰上了山海书院,啸月宗绝对没有胜算的把握,除非锦绣福地参与进来,老夫觉得倘若我们向锦绣福地求援,蛮帝定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举全宗之力帮助我们和山海书院正式开战,当然,我想的也只是一个下策,毕竟真正的元凶究竟是不是锦绣福地,还没有个定论,万一是,那咱们就是明知道是个圈套也要往里面钻了。”

    项破天闻言道:“对,就算是个下策,但也是个解决的办法,如果锦绣福地出手,起码灵洲可保一时无忧。”

    风绝羽皱着眉头,一声没吭,萧岳河一看,就知道他不怎么同意自己的见解,于是赶紧把话往回圆道:“当然,你们要是有别的办法,我们还是不要招惹锦绣福地还好,与虎谋皮,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要是把罗世宏交出去呢,是不是能解释这一切,都有幕后黑手。”上官若梦许久不曾发言,突然插了一句。

    “不行。”红杏夫人断然反驳道:“如果修钰仲出事之前,谣言还没有四起,把罗世宏暗中交出去,再跟山海书院进行商谈,或许可以平息干戈,可现如今,已经不是一个罗世宏的事了,就这么把人交出去,也未必能平息山海书院的怒火。”

    章元泽出谋划策道:“夫人说的有理,我也觉得现在把罗世宏留在手上,比交出去要强的多,那修钰仲终究是伤了,可他毕竟是乐院院主,他跟骆临楼的关系再近,也比不上自己亲自调教出来的徒儿,所以只要罗世宏还在咱们手上,多多少少还是能够钳制一下骆临楼的。”

    殿下的争议不断,大家各抒已见的出谋划策,但明眼人一看,那些热切交谈的都是啸月宗元老、长老,而二代、三代的弟子,基本上都没有敢进去插话。

    殿内最末一排,早在几天就想发言的萧禄契终于忍不住了,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黄英奇怕他惹事,拉了拉萧禄契的衣角,但是后者却是执拗的把黄英奇的手打到了一旁,拱手道:“两位宗主,各位元老、长老,能否听弟子说一句。”

    众人一愣,红杏夫人拿眼睛瞄了一下风绝羽,后者当即就是一笑,红杏夫人这才看向萧禄契道:“原来是小契,你想说什么?”

    “其实早在几天前副宗主回山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但那时忍住了,今日见诸位长辈在此议事,实在忍不住,想提出一个疑点。”萧禄契声音洪亮道。

    众人有些匪夷所思,黄天爵笑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出来吧。”

    萧禄契脸色缓合了些,这才大声道:“听了诸位长辈的提议,弟子心中有个不解,也是没有人提过的,那就是既然副宗主在中天设计保住了罗世宏的性命,而罗世宏又是山海书院的得意弟子,更是骆临楼身边的亲近之人,他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本命魂牌,山海书院的院楼中,难不成就没留有罗世宏的魂牌吗?如果这个魂牌存在的话,山海书院的人难道不知道罗世宏还活着?”

    萧禄契的一席话,顿时让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殿中不少二代、三代弟子,甚至包括云义、慕容浩等老人都匪夷所思的看着萧禄契,继而低下头去,开始反复咀嚼着这番话背后的隐喻,细想了片刻之后,不少人脸上露出骇然的表情。

    是的,做为灵洲的一个刚刚起步的一流天宗,连啸月宗的内部都存放着高层强者的本命魂牌,以此来随时监督门内高层的生命状态,山海书院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会不设有这样的地方。

    本命魂牌,是摘取了修行者三魂七魄中一丝灵元存放起来便于监督生命状态的宝器,有了这样东西,就可以随时的监测到一个修行者的生命状态。

    巫映雪在凌心谷出事的消息传出之后,风绝羽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命人监看本命魂牌,确定魂牌还在之后,方才赶紧派人四处寻找。

    罗世宏,那可是被人送到秋水剑潭准备迎娶舞家大小姐的天才之辈,日后也是接掌武楼的第一人选,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能没有魂牌监看吗?

    这显得不合理。

    啸月宗的大部分人都没想到这一点,听完萧禄契提出疑点,顿时觉得此子脑力惊人,思虑缜密。

    只不过萧禄契说完之后,坐在殿前的红杏夫人、风绝羽、萧岳河、聂人狂等人却是微笑不语,脸上没有半点吃惊和意外的情绪。

    萧禄契极是聪明,此言一出之后,顿时意识到问题了。

    他脸一红,惊讶道:“难道宗主和副宗主,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对视一眼,方才笑道:“禄契,你能想到这一点,看来最近也没少琢磨此事,你说的没错,本宗在回来的路上,夫人便通过寒跋玉问过此事了,本宗也是一直在观察山海书院那边的动向,没有声张,目的就是想看看山海书院收到罗世宏死后的消息会怎么做,如今他们派来了修钰仲,想来山海书院那边已经确认了罗世宏死亡的消息,所以这件事,可能没有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项破天这个直筒子一听,当即愕然,声音浑厚道:“什么?你们的意思是,罗世宏的本命魂牌已经不在了?这不可能,你们不是说罗世宏还活着吗?”

    “他当然活着,但魂牌也一定是不在了,否则骆临楼不会那般狗急跳墙。”风绝羽老神在在的挤弄着眼睛道。

    众人心中一凛,封一血立马通透道:“宗主是怀疑,山海书院当中有人跟元凶勾结,故意造成眼下无法收拾的局面?”

    红杏夫人接道:“毁一块魂牌太容易了,如果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山海书院就已经发现罗世宏的魂牌被毁,任何人都判断不出,那块魂牌究竟是不是人为毁掉的,反而会理所应当的认为,罗世宏已死,这也是章长老提议不能把罗世宏交出去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不知道,在山海书院当中,谁会与元凶勾结,万一把罗世宏就这样交了出去,不仅不会平息干戈,反而还会毁了我们手中唯一一张翻盘的底牌,所以这张底牌该怎么用、什么时候用,都需要仔细的推敲。”

    萧禄契听完,有些悻悻然的坐了下去,他一直觉得自己聪明绝顶,却忽略了,这个世上的能人仍旧还有许多许多。

    风绝羽见殿前众人无声,微微笑道:“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心,其实大家能看的出来,此事发展到今日的局面,已经不是所有人想的那么简单了,我相信,此刻山海书院中,也有人左右摇摆、无法安宁,况且山海若是真的想对本宗用兵,锦绣福地也不会坐视不理,故此,啸月宗现在还是安全的。”

    众人一听风绝羽如此拖底,顿时心安不少,黄天爵眼珠转了转,惊呼道:“二哥,你是不是心里面已经有了对策了?”

    风绝羽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红杏夫人道:“大体的方向有那么几个,但具体执行下去,还得随机应变才是,好了,大家也不要瞎猜了,眼下最需要解决的其实是两个问题,其一,我们得在山海书院找到一个确定不会参与到这件事当中的人出来,而且这个人必须在山海书院有着极高的威望才是,这样,才能把罗世宏交出去,而第二,元凶的踪迹必须找到,如此,本宗才不至于背上这口黑锅,至于具体的办法,再容我和夫人商讨两日,不过近一段时间,在殿中的所有人都必须安守本分,老老实实的待在山上,若有吩咐和调派,也便于及时找到大家。”

    “是……”众人一看风绝羽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心下终于宽松不少。

看过《异世无冕邪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