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剑道塔
    裴林眼界颇高,一眼便看出方逸刻意压制了三道剑气的速度,否则自己绝无躲过去的可能,对方已然是手下留情了。

    挥手间,三道剑气便能斩杀半步金丹修者,这种修为实力,绝不是半步金丹该有的实力,因此裴林心中猜测的同时,也出声问道。

    “裴师侄,有前辈到访,为何不去通传?”

    正此时,虚空之中有声音传来,紧跟着便见一白发老者凌空出现,下一刻,便降落到院落之中,站在方逸和裴林的中间,面向方逸笑道:“多谢道友手下留情,否则我这裴林师侄怕是要命丧于此了。”

    两人刚一动手,便惊动了宗门中的金丹长老,这位白发老者,叫做崔洪,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刚才两人动手时的景象被崔洪都看到了眼中。

    “切磋比试,自当点到为止。”方逸向崔洪拱手抱拳。

    “方师……叔,您真是金丹境界?”裴林自然不会怀疑崔洪的眼光,将方逸当作了前辈。

    “崔师叔,这位前辈叫做方逸,布衣岛三岛主。”裴林向自己师叔介绍道。

    “方师叔,这位是我剑宗十三长老,崔洪。”

    “崔前辈。”看到货真价实的金丹期修者,方逸连忙道:“晚辈实际上还是筑基期修为,只不过因缘际会,神识先一步到了金丹期,实力较之半步金丹略强一筹罢了。”

    方逸现在也很无奈,以他此时的实力,斩杀金丹初期的修者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就算是金丹中期修者方逸也有很大几率战而胜之,但偏偏他就是个筑基期修者,这一点却是无法改变的。

    “筑基期?”

    崔洪手捻胡须摇了摇头,说道:“比半步金丹略胜一筹,岂不就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了?以裴林的实力,寻常半步金丹修者两三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方道友你仅仅三道剑气便足矣斩杀了他,这可不是一筹两筹的差距,金丹实力,也不过如此。”

    崔洪的话让裴林忍不住又再打量一番方逸,想不到连云海域竟出了如此妖孽,筑基期的修为便能有不亚于金丹期的实力,怕是三大圣地之中都没有能够比肩此人的存在。

    见崔洪夸赞方逸,裴林连忙开口说道:“听方师叔说,他所学剑法传承,和我剑宗有些渊源,所以方才我才以师兄相称。”

    “哦?”崔洪听后也是眼睛一亮,跨步过来挽起方逸的手道:“方道友此方前来,可是要认祖归宗,拜入我剑宗门下?”

    “方师叔此来,是想拜见宗主。”未等方逸回答,裴林在一旁补充。

    “拜见宗主?”崔洪听闻也是一愣,问道:“不知方道友,想要拜见宗主所谓何事?”

    苦笑了一声,方逸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事关机密,恕方某不便明说。”

    凭外界所闻,方逸对剑宗行事颇有好感,也从影宗之中购买过关于剑宗以及剑宗宗主的情报,和外界所传并无不同,也因此方逸才决定将那些剑法传承归还。

    虽然没有翻看过白虎所留下的剑宗传承,但是能让白虎亲手托付转交之物,想来定不是凡品,未免引人觊觎,方逸还是决定将这些剑法交给剑宗宗主处理。

    “这便不好办了,我也只能代为通传。”崔洪道:“至于宗主见不见你,我等就不敢保证了。”

    “此事还要劳烦崔道友。”方逸拱手笑道,心中却不以为意,自己好心前来送还剑法秘籍,若是这位宗主不肯见,那也是剑宗的损失。

    “好,我这便去禀报宗主。”崔洪转头说道:“裴林,既然方道友同出剑宗一脉,你便领方道友前往剑道塔一观,说不定对方道友有些帮助。”

    “是,师叔。”裴林躬身应下,目送崔洪离开。

    “剑道塔是什么地方?”待崔洪离开,方逸问道。

    “剑道塔是剑宗弟子学剑悟剑的地方。”

    裴林说道:“按照剑宗规矩,凡是能够闯过八千里海域到达西来岛的朋友,都会受邀前往剑道塔一观,只不过不能进入塔中,只能观摩塔外山壁所刻剑法。”

    “本来我今日接到方师叔,也是打算先品灵茶,切磋剑道,再品尝一番美酒,明日再带师叔前往剑道塔。”裴林摇头苦笑道:“想不到方师叔竟有金丹实力,切磋剑道一事,倒是我孟浪了。”

    “裴师兄哪里话,咱们还是师兄弟相称吧。”方逸笑着说道:“方某毕竟还没有进入金丹境界,再者说,裴师兄距离成就金丹亦不远矣,我们平辈论交便可。”

    “这……”裴林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那裴某算是高攀了,方师兄稍等,我去兑些灵食灵酒来。”

    剑宗相对于连云海域其他宗门岛屿来说,更像是传统的宗门,其中没有城池,也没有种种交易场所,宗门修者想要获取丹药、宝物,甚至灵食灵酒,都要靠贡献点数兑换。

    而贡献点数,则要靠着劳作、斩杀海兽或是从其他秘境获得的宝物来换取,极为珍贵,一些上好的灵酒,价值不菲,往往一壶灵酒的价值,能够兑换几个月甚至一年的修炼资源,因此很少有弟子愿意兑换那些上等的灵食灵酒。

    这次裴林也算下了血本,直觉告诉他,交好方逸或许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虽然这种直觉没有任何根据,但裴林仍然愿意相信,只是付出些贡献点数,大不了回头再去赚。

    那座巨大的剑形宫殿之中,一位壮硕中年修者端坐主位,眉如利剑,目若朗星,人坐在那里,便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

    这人正是剑宗宗主,皇甫千钧。

    “那方逸要见我?”皇甫千钧看向下站的崔洪,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一丝诧异。

    “是,宗主。”崔洪神态恭谨的说道:“方才我已翻查过有关布衣岛的情报,可能是时间久远,没有这位方逸的记载。”

    “嗯。”皇甫千钧点头道:“让影宗送一份布衣岛以及这方逸的最新情报过来。”

    “已经吩咐人去办了。”崔洪连忙说道:“影宗需要调查一下,三日后回复。”

    “好。”皇甫千钧想了一下,说道:“你确定那位方逸是筑基期的修为,有金丹期实力?”

    “是。”崔洪很认真的说道:“裴林与他切磋的时候,我一直关注了,以裴林的实力,挡不住那方逸三道剑气。”

    “据那方逸所说,他一身剑道修为,乃是拜剑宗前辈所赐,此次前来剑宗,也是要事告知宗主。”

    “先调查清身份。”皇甫千钧点头说道:“若是身份没有问题,见一面也无妨,这三天,便让裴林陪他在剑道塔参悟修行吧。”

    剑宗剑法何等浩瀚,即便只是剑道塔外,山壁上刻画的那些剑法,也足够普通修者参悟百年了。

    第二天一早,方逸便在裴林的陪同下前往剑道塔,两人御剑飞行在空中,远远便望见山谷之中矗立着一座巨塔。

    “剑道塔乃是上古时代便流传下来的法宝。”裴林介绍道:“现如今,剑道塔中存放着诸多剑宗前辈的剑道典籍,而且每一层都有相应的考验,只有通过了考验才能进入下一层。”

    裴林神色间尽显骄傲:“若是能到达塔顶,最少也要半步元婴的修为才能做到,剑宗历史上,也只有那位元婴前辈做到过。”

    剑宗有一位元婴修者,已经是连云海域共所周知的事情,没有必要隐瞒。

    “看来,剑宗剑法的确有诸多缺失。”方逸却是暗自摇头,他可是知道,剑宗在上古修真世界是何等辉煌,元婴境界便能到达剑道塔的塔顶,也只能说明剑宗大量珍贵剑法已经失传。

    距离剑道塔还有近十里时,裴林便带着方逸降落下去,指着眼前的一片峡谷,说道:“从这里开始,峡谷两边的石壁上均刻满了剑法,由浅入深,方师兄可以自行参悟。”

    进入峡谷,方逸便见两边山壁下有不少修者,这些修者大多都只有先天或是炼气期的修为,痴迷般观看着山壁中的剑法。

    “进入剑道塔,需要贡献点数,第一次进入剑道塔,需要消耗一百点贡献点数,而第二次进入剑道塔,便需要两百点贡献点数。”裴林为方逸介绍着:“大多数低阶弟子都不愿把贡献点数浪费在初期阶段,山壁两边的剑法便已经足够他们参悟了。”

    “这规则倒是有意思。”方逸笑道:“不知道裴师兄进入过几次剑道塔?”

    “我也只进过两次。”裴林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打算渡金丹大劫之前,再进入其中一次。”

    “嗯?这青莲剑法不错,若是能够学会悟通,剑出如朵朵青莲,先天境界怕是难有对手。”方逸瞥见一处墙壁上的剑法,不由点评了几句。

    “方师兄好眼光。”裴林笑着回道,剑宗的剑法何止千万,方逸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方逸边走边观看山壁两边所刻画的剑法,只不过这些剑法对他来说都太过简单,一眼便能看穿其中优劣,庚金剑山一路练剑而上,除了剑法修为增加之外,方逸的眼界也开阔了许多。

    越靠近剑道塔,山壁两边所刻画的剑法便越是复杂玄奥,两边开始有筑基期修者停留观看参悟,方逸的脚步也逐渐放慢。

    庚金剑山中的剑法虽然比这些山壁上的剑法更加玄奥,但醉剑仙似乎刻意只保留了那些适合金属性的剑法,而这峡谷两边山壁刻画的剑法却是包罗万象,种种都有。

    “原来还能够这样施展。”方逸看向山壁上刻画的剑法,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以前总觉得自己的剑法之中刚猛有余,少了些变化,若是将这种变化融入其中,威力起码增加两成。

    站定在这里,方逸便紧盯着这剑法参悟起来,识海中不断推演着,任凭时间飞速流逝。

    “不对,不是这样……”方逸摇头,开始推演另一种方案,可是无论如何推演,这些剑法始终都无法融入到白帝庚金剑法之中。

    “我怎么忘记了,白帝庚金剑法,乃是醉剑仙老师所创,以他的剑道造诣,又怎么会忽略这些问题,定是我还没有悟通其中真意。”

    屡次融入失败后,方逸突然从沉浸中清醒过来。

    白帝庚金剑法,方逸如今也只是能够使用,其中诸多玄奥之处,他也一知半解,竟还想要将其他剑法融入其中,有些痴心妄想了。

    摇摇头,继续向前。

    裴林一直跟随左右,发现方逸开始看的很快,只是扫一眼便继续向前,到了后面,开始慢下来,仔细思考,尤其是刚才那套剑法,足足参悟了一天的时间,然后突然间方逸摇头苦笑,脸上浮现自嘲之色,再之后,便又快了起来,如走马观花一般便走到了尽头,剑道塔下。

    这座剑道塔,一眼便能看出是剑宗所炼制,整座塔成扁平,如一柄刺向天空的利剑。

    “剑宗果然底蕴深厚。”看着这座剑道塔,方逸犹如面对一把绝世宝剑,仅是那塔身隐藏的锋芒,就让方逸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此塔乃是剑宗重地,非剑宗中人,不能入塔。”

    裴林也不知道方逸之前究竟领悟了多少,在一旁说道:“方师兄也算与剑宗一脉相承,若是想加入剑宗,宗主想必也会欢迎,到时以方师兄的实力想要进入剑道塔,还不是轻而易举。”

    能多一个金丹期战力,即便对于剑宗这样的超级宗门也是难以拒绝的事情,更何况方逸原本就习练了剑宗的剑法,算不上是外人。

    “目前还未有此打算。”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裴师兄,两边山壁上刻画的剑法已经看完,我们这便回去?”

    方逸一向都是自由惯了的,而且又身为道宗传人,不可能随意加入其它的门派,就算对这剑道塔颇有兴趣,也是不会因此加入剑宗的。

    “啊?”裴林倒是一愣,他也接待过两位闯过八千里海域的修者,来到剑宗,莫不痴迷于山壁两边的剑法,更有一位在此参悟了三年之久,可这位方师兄,走马观花下来,才用去两天时间,莫说是参悟,便是连记都记不下吧。

    “方师兄,你不再继续参悟了?”裴林试探着问。

    “不了。”方逸笑着说道:“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贪多容易嚼不烂。”

    “方师兄能抵挡此等诱惑,裴林不及也。”前面的剑法也就罢了,接近剑道塔的那些剑法,便是对金丹修者都有参悟价值,可这位却只是随意扫上两眼,便不再去看,这等心境修为另裴林着实佩服。

    两人回到裴林的住处,聊起了各自对剑道的理解,方逸发现裴林有许多见解都颇有独到之处,兴奋之余,两人秉烛夜谈,各自都颇有收获。

    日上三竿,有人传讯,剑宗宗主皇甫千钧召见方逸。

看过《神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