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破壁之人 各有算计
    聪明人。www.biqugecom.com/0/46/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似乎变成了一句带有贬低意味的话语。最起码的,对于莫度男爵说是这样的没错。

    他看过太多的聪明人因为自作聪明而自作自受。而他也不怀疑,然德基尔会是这其中的一个。因为他已经是从然德基尔的言语当中看到了他的自信,在这个时候还敢抱有这样自信的人,不是绝对的强者,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强者?然德基尔或许很强,但是在诸多黑手已经浮出水面的时候,他显然不是最强的那一个。所以,他更认为情况是后者。

    一个心怀鬼胎,注定要失败的家伙。这是莫度男爵对然德基尔的评价,而也正是因为他心里有了这样的认知,他才搞明白了之前维克托和他所说的,和然德基尔的合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样子是这两个人勾搭在了一起啊。也是,如果没有同等分量的人在背后撑腰,然德基尔怎么可能有那个勇气,去背叛他侍奉了几千年的主人。有了他在背后作祟,那么维克托的胜率最少要提上两成。而不管怎么看,最后的胜利者恐怕也是要从维克托和撒旦这两个人选之中诞生出来的了。

    不,不应该是这样。用力地摇了摇头,莫度男爵在自己的心里给这场漩涡添上了第三个候补获胜者——至尊法师。

    尽管从现在的角度去看,至尊法师是落入到了他们的圈套之中,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还不自知,只能在异域之中做着徒劳无用之功。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尊法师所拥有的力量没有任何的损耗。

    力量是决定这场漩涡最终走向的关键所在,而拥有着那样强大力量的至尊法师,毫无疑问的是能改变走向的人选之一。她只是暂时的处于了劣势,赶不及脱身而已。而只要有自己的帮助,那么她一定能在合适的时机里赶回来,参与到最后的角逐之中。

    自己会是起到这个关键作用的人,而也只有自己起到了这个关键的作用,至尊法师才能意识到她到底错过了什么!

    这样的想法让莫度男爵的脑子里不断充斥着荣誉、使命以及报复心理的剧烈冲击。诡异的是这几种完全矛盾的想法在他的脑子里并非是以冲突形式出现,而是以一种难以描述的平衡媾和了下来。

    身为法师,保护人类的荣誉和使命感让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而这样的决定能让至尊法师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又会让他生出报复性的快感。就像是在做什么高难度的化学实验一样,当原本矛盾的东西成功地结合到了一起的时候,那所产生的成就感绝对是巨大的。

    而为了这种巨大的成就感,他当然会不遗余力,甚至说是不惜一切的做出努力。

    不过,这难度很大,因为现在的他所处的正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

    维克托借着然德基尔的名头,把他给调过来当然不是想要让他在这里当一个看客的。而在然德基尔和撒旦的眼中,他这个卡玛泰姬法师能够安然地活到现在,也肯定不会是看在至尊法师或者维克托的面子上。

    他必然是要有所作用的才行,而在眼下,他唯一的一个作用就是调理地脉。

    卡玛泰姬能作为人类近千年历史中最强大的法师组织,甚至在很多层面上都凌驾在了那些千年宗教之上,有两个很主要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至尊法师的存在。而第二个原因,则是至尊法师利用地球魔法脉络而建立起来的法师圣殿的存在。

    法师圣殿,不仅仅是卡玛泰姬法师们驻扎在世界上的各个根据地,也是卡玛泰姬法师培养学徒,增进法力的圣所。

    利用地球的大地脉络,人为的制造出洞天福地,为自家的法师们提供最好的修炼环境,这是卡玛泰姬能够崛起于微末之间,并且迎头赶上的关键。而作为卡玛泰姬最核心的大法师之一,莫度爵士当然是对卡玛泰姬调动地脉的手段了然于心的。

    这是然德基尔和撒旦需要他的关键所在。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所酝酿的这个庞大的计划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而在这样的一个关头里,任何能够为他们争取时间的力量都是需要被极力争取的。

    卡玛泰姬的地脉掌控魔法,是他们以往可望而不可得的宝贵财富。而现在这份财富就这么被送到了他们的眼前,他们当然不会把它置之不理。

    怀疑动机,这是肯定的。撒旦没有理由去相信一个卡玛泰姬法师突然间跳出来的效忠,但是,哪怕就是为了他的地脉魔法,撒旦也认为自己有必要去冒一个这个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莫度男爵能够安然地坐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他也并不是真的在坐着,坐着只是一个表现,他现在真正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在调理死亡峡谷的地脉。

    死亡峡谷,位于美国加州东南部和内华达州接壤的地方。这是一个撼人心魄,风景壮丽的地方,但是同时,它也是一个诡异莫测,生人勿进的生命禁区。

    从最初被美国的淘金者发现这里一直到现在,任何的人类涉足到这片峡谷中的唯一下场就是,神秘的死亡。有人说这里被诅咒了,也有人说这里是魔鬼的乐园。不管怎么说,这里都已经是公认的死亡之地,是生人不应该涉足的地方。

    人类的科研机构并非是没有对这个死亡峡谷的成因进行过探究,但是就像是地球上那许许多多的神秘未解之谜一样,死亡峡谷的成因一直都是未知的答案。

    愿意那小命去探知这种未解之谜的人并不多,就算是有,他们也不姓克劳馥或者德雷克。未解之谜到了今天还是未解之谜,说明解谜的人大都已经蒙受了不幸。而这也是给普通人敲响的一个警钟,那就是神秘并非是他们所应该探究的一个领域。

    术业有专攻,神秘就应该交给神秘来应付。如果那些死亡峡谷的探索者中有一个类似法师这样的存在就应该明白,这个峡谷之所以是生人勿进的原因所在了。

    死亡峡谷,是这个世界的位面薄弱点。如果说人间和地狱的关系是一张纸的正反两面的话,那么死亡峡谷无疑就是一个已经被虫蛀了的,并且快要蛀穿的一个特异点。

    这并不奇怪,地球存在了几十亿年,要是连这么一个小瑕疵都不存在的话,那才叫奇怪呢。不过,当这个特异点被撒旦抓住的时候,那这可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如今的撒旦就像是一个铆足了力气,想要从牢房里脱困而出的囚徒。本来坚固的牢房大门就在他的身躯下岌岌可危,而如果要让他找到了什么诸如破损墙壁之类的小地方,那么这个牢房再想要困住他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死亡峡谷的存在,就相当于这个牢房里的破损墙壁,撒旦已经是盯上了它,并且决定要从这里打开一条出路。

    不过,墙壁到底是墙壁,纵然是有些破损了,但是到底还有几分体量在。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精通于凿墙的人,来把这个墙壁凿的更浅一点,浅到一推就倒才好。

    莫度爵士就是他所认为的能凿浅墙壁的人,卡玛泰姬的地脉法术绝对是打通壁垒的最好选择之一。

    当然,他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莫度男爵的身上。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且还是一个破了洞的篮子,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他不是傻子,所以他最信任的得力手下然德基尔在莫度男爵调理地脉的时候,也开始了自己的另一番动作。

    他们留给莫度爵士的时间只有七天。七天之内,如果他能把地脉调理好,把这个墙壁开挖到最浅薄的程度,那么最好不过。因为这样配合着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仪式,就是绝绝对对的万无一失。

    但是如果没有,那么不管情况如何,他们都必须要把仪式进行下去。当然,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莫度爵士就绝对会是仪式中最先被献祭出去的那一个。

    这一点莫度自己也是知道的,而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自己在大功告成之前,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掉。所以他才会委曲求全的,做出了眼下的这种选择。

    他拖了时间,七天对于他来说绝对是绰绰有余,而且还超出了不少。这一点然德基尔他们未必不知道,只是为了保守起见,为了万无一失,他们愿意等上这么七天。

    七天之后,撒旦降临人间。到了那个时候,再怎么样的阴谋诡计,在这个大魔王那强大到几乎无匹的实力面前也只会是无用又无力的。他的强大足以碾碎一切,这才是这个阴谋最核心的关键。而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这场跨越两个世界的阴云漩涡,也差不多该到了要揭出分晓的地步了。

    谁胜出,谁败亡,到了那个时候都会显示的清清楚楚。而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人类才能掌握住扭转整个局势的关键。

    他在等,其他的人也在等。但是有的人已经是等不及了。

    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突然爆发的风暴,或者是骤然闪起的闪电一样,斯特兰奇突兀至极的就出现在了尼克.弗瑞的身边。

    他根本就没有顾及尼克.弗瑞可能身处的环境,或者说他认为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有他的警告来的重要。

    但是当他真正踏足于尼克.弗瑞的所在地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莽撞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

    两把手枪对准了他,这没有什么说的,也不是他在意的。他在意的是自己面前那个军装老头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气势,以及坐在主位上的托尼.史塔克那已经架起来的掌心光炮。

    面对这种超规格武器,就算是他也很难说可以确保自己的安然无恙。所以他识时务的举起了双手,并且连忙地报上了自己的来意。

    “抱歉,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我只是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必须要尽快告诉给你们!”

    “但是你没有选对时机,斯特兰奇医生。如果不是我们在座的人大都认识你的话,你现在都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黑着脸的尼克.弗瑞毫不客气地说出了这番话,并且他开始庆幸,在斯特兰奇到来的时候,他们没有谈及什么紧要的话题。

    在这样的一个关头,他们这些高层的任何紧要话题都是不能被透露出去的。因为一旦透露了出去,那么很可能的情况就是引起整个社会的动荡。他们承担不了这样的结果,所以相比较之下,让一个倒霉蛋永久的闭上嘴或许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斯特兰奇差一点就成为了一个倒霉蛋,不过幸运的是,到底也只是差了一点而已。这也是尼克.弗瑞为什么还能这么对他说话,而没有对他直接开枪的原因所在。

    不过说到底,他还是对斯特兰奇这样的不请自来深恶痛绝。也许这一次他幸运地避开了他们的谈话,但是谁能保证下一次他还能这么幸运。作为一个从来都是谨慎小心的人,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秘密被别人探知。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立刻就对着斯特兰奇要求了起来。

    “解除你在我身上施加的魔法,斯特兰奇医生。你也看到了,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事情。尤其是在面对你不应该了解的国家大事面前!”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会做的。不过现在,请各位听我一言,我有非常重要的情报要说!”

    “出去,法师。这是国家的高层秘密会议。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都必须要给我排到后面去!”

    让人心慑的老者当然是罗斯将军无疑,而面对他的这种警告,哪怕就是有一肚子话想要说的斯特兰奇,也是一时间被咽得不轻。

    好心好意,千里迢迢地过来给你们送话,却得到这么一个不客气的反应,这换做是谁谁心里都会有气的。斯特兰奇自然也不例外,而就在他准备开口嘲弄反驳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史塔克却是发话了起来。

    “会议事项就暂且排在后面,让我们看看这位医生到底给我们带来了怎么样的消息。我记得尼克.弗瑞向我汇报过,说你负责的是打开那扇门的事情,你现在突然过来,意思是你已经找到了眉目了?”

看过《太阳神的荣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