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 2108:就是要打草惊蛇
    对着华夫人这句话,计利很明了华夫人对夏凝的态度。

    皇室成员都有着天生的骄傲和尊贵,一般人在他们眼里就只是蝼蚁。

    前段时间听说华夫人在易云睿手上吃了亏,想必现在心里的气还未消,她不说易云睿,拿夏凝出气。

    在华夫人眼里,夏凝也是蝼蚁的一员。就算不是这样,华夫人也是绝对看不起夏凝的。

    计利笑了笑:“夫人说的狐假虎威,这个‘虎’指的是易三少吗?”

    “还用问吗?还是消息不够明确?你们计家不是出了名消息灵通的吗?这次与我见面,看来是在探测我对那女人的态度啊。”

    计利的笑有些僵着:“好吧,那计某就再明确些。华夫人这次回来,目标还是古先生吧?”

    听到‘古先生’几个字,华夫人脸色微微一变,语气压了几分:“有些话是你可以问的吗?清楚自己的身份!”

    “华夫人,计某万分抱歉。”看来是说中华夫人心事。

    也是她的心里最痛。

    这么多年了,华夫人还是没有释怀,既然听到古洛君的名字情绪不稳定,那就不太肯定华夫人对古洛君是什么样的心态了。

    报复?夺爱?还是帮助?

    “计某往后会注意自己的态度,请华夫人不要介意。”

    华夫人冷哼一声:“你们计家一直龟宿在后面,现在主动露头,呵,算计到我头上了吗?要是谈合作,你们得拿出点本事我看看。若只是来试探,那你就已经得罪我了。”

    话完,华夫人站了起来:“送客。”

    然后,计利就被‘请’了出去。看着紧闭的大门,计利眉头微皱。

    上位者开战,朝代更迭,这个时候站队错误那就功败垂成。

    计家经过一次又一次历史的洗礼,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正确,这数百上千年的基业,不能因为一两次的选择失误而塌掉!

    在情况未明之下,‘龟缩’是保命之道。

    计利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最讨厌‘龟缩’两个字,很讨厌!

    ……昨晚喝了些酒,李言窝床上不愿意醒过来。

    身旁红桃a站了一会,看着李言的睡颜,他咽了咽口水。

    主人很漂亮,特别睡着的时候更漂亮。既然他想睡,那就暂时不要叫醒他,也许饿了就自然醒了。

    红桃a正想离开,这时仆人急急的跑了过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察觉事情不妥,红桃a走了过去,仆人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红桃a脸色一沉!

    “她的话不见,赶她离开!”

    “这……这……”仆人脸色难色:“赶不走哪,也赶不动啊。”

    莫非那女人是想来找主人麻烦的?红桃a关上了门:“我出去看看。”

    就在这时,只听得大厅一片噪动,一群人冲了进来,红桃a一眼就看到被众人簇拥正中的夏凝。

    “夏夫人!”红桃a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不合法?!”

    夏凝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合法吗?你家主子在哪?”

    “我没必要告诉你。请你离开!”

    夏凝朝旁边使了一个眼色,卡罗琳飞身上前,一把抓着红桃a脖子。

    红桃a往旁一闪:“你这是要动手的节奏?你们等什么,还不快上!”

    一声令下,所有家丁一拥而上,夏凝四周的人立刻动手,精英对着家丁,那是不用打的节奏,没几秒钟全部趴下。

    夏凝走到红桃a面前:“我是你的话,乖乖的就去通报了。何必要让别的人受伤呢?”

    红桃a咬牙切齿:“你是带人冲进来的,还强词夺理……呃!”

    他话还未说完,眼前一花,脸上已经中了一拳。

    “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带我见李言。”夏凝数着时间:“一,二,三……”

    每说一个数字,红桃a身上免不了一顿拳脚,数到最后,夏凝叹了一口气:“你嘴硬不告诉我,可以。亚瑟,定位到了吗?”

    李言本来还想好一会,突然感觉气氛不对路,一股强大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猛的睁开眼睛,直直的对上某人的双眸。

    瞬间,他瞳孔剧烈收缩!

    “我说老佛爷啊,”夏凝笑咪咪的开口:“再不起来,你今天就得躺这里。”

    李言深吸了一口气,不自觉的坐了起来,目光一下子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

    他房间里站满了人,而且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他现在的感觉就像一只小鸟,随时会被掐断脖子。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着睁开眼夏凝就在身旁的情景,那得有多诱人,但绝对的不是此刻眼前的景像!

    夏凝在警告他,活生生的警告!

    也是活生生的威胁!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李言瞄了一眼已经鼻清脸肿的红桃a,心里有了底数:“夏凝,你是来要我命的吗?”

    “我想啊,”夏凝拉了张沙发,坐在他面前:“不是现在。这些年来死在你手上的人不少吧?”

    “小凝凝,你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你名下的组织,犯过的事,我已经全部知道。只要我一声指令,我想必定能挖出你的不少丑事。到时候消息公诸于世,就算你想活应该也很艰难吧。”

    李言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不是怕死的人,死对他来说甚至是解脱的。只是他很清楚夏凝话里的意思。

    必定有人出卖他了……没错,林心那个死小子!

    呵,被自己养大的狼崽子反咬一口啊,这种感觉挺刺激的呢。

    李言瞄了所有人一眼,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玩的哪一出?要我的命的话现在动手,我死了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夏凝挑了挑眉,到这时候李言还笑得出来,可想而知这个人到底有多疯狂:“李言,你必须得死。”

    李言笑声哽着:“那你动手啊?想用哪一种方式了结我?”

    “杀你脏我手,但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

    李言眯了眯眼:“知道我这么多事,林心说出来的吧?呵,别以为他说出我的事就能活,他也必须得死!”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料到李言思想异于常人,夏凝笑意更浓:“这几年上位不容易吧?你这个不要命的人,将名利看得比命还重啊。对你来说,命不是最重要,这些一切都是最重要的对吧?”

    “你想怎么样?把李氏集团吞并吗?哼,我想你还没有这种能力。”

    “我主事一向以和为贵,我本意并不想扩张些什么。只是你一直的越界,一直的挑衅,很好,那我满足你。李言,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两个月。想想两个月内你能做些什么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两个月后,你会变回十多岁的你,然后你生命里剩下的所有日子,都会继续过回你十多岁时候生活。”

    李言心里猛的一跳!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他没注意到自己脸色已经惨白:“小凝凝,你能耐是越来越大了啊,懂得威胁人了。”

    “你知道我有这实力。而且我现在的话,并不是说说而已。你不也很清楚吗?”夏凝站了起来,缓缓的走近他:“我会新手毁灭你建立的所有一切。慢慢让这一切在你面前塌陷。我更会欣赏你死也不认输的那种表情。此后,永远在底层挣扎,永不翻身。记着,你只有两个月时间享受最后的一切。我劝你还是少动些心思,因为越是挣扎,越是痛苦。”

    这个时候没有镜子,李言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有多精彩。夏凝冷笑一声,转身走到红桃a面前,手里一叠钞票一撒:“医药费,你和刚才被打伤的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关上,留下一地狼藉。

    李言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声,非常的快,快得要冲出胸膛!

    夏凝竟然破门而进,竟然还对他做这样的事……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他的小凝凝不乖了,他一定一定要惩罚她,一定要打她的小屁屁!

    “主人,”红桃a几乎是半爬着过来的:“对不起,下属办事不力,是下属的问题。”

    “小凝凝身边的都是顶级高手,你们挡不住。”李言掀开被子,将红桃a拉到身边:“收拾一下自己,最好化点妆,把你的伤痕遮着。吃点止痛药,别让自己看起来像死狗一样。然后跟我去找一个人。”

    红桃a看着两人紧握的手,心里一阵暖流涌过:“我知道了,主人。”

    卡罗琳沉吟了许久,最后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主人,为什么不让我暴揍那混蛋一顿?太便宜他了。”

    “放心,总有暴揍他的时候。”

    “我们只是过去给他点颜色瞧吗?起码动点真格啊。这样一来那混蛋肯定又打鬼主意了。”

    夏凝眼神一闪:“没错,我就是让他打鬼主意。打草惊蛇,目的就是让蛇紧张起来,使出他最后所有保命的伎俩。然后我们一一击破。”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把李言干掉容易,隐藏在李言背后的势力会蠢蠢欲动。她必须把这棵坏树连根拔起,她等的就是李言最后的疯狂!

看过《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