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39章 除恶(1)
    []

    </p>

    清舒见到谢小蛮时不由愣住了,往日神采飞扬的小姑娘这会瘦骨嶙峋小脸蜡黄,仿若一朵枯败的花朵。

    谢小蛮看到清舒,眼皮都没抬一下:“你来做什么?”

    态度一如既往地恶劣。

    清舒说道:“我昨日去街上买东西看见了静淑,她说你生病了。”

    “死不了。没什么事你走吧!我这重孝,小心沾染了晦气。”

    “我不信这个。”清舒叹了一口气说道:“逝者已矣,你该看开一些才是。你这个样子只会让疼爱你的人心痛,就是你娘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

    谢小蛮冷笑一声道:“他们巴不得我跟我娘一样,死了才好。”

    她身边的丫鬟脸色大变:“林姑娘,我家姑娘又不舒服了,还请你改日再来吧!”

    清舒看向那丫鬟的眼神都变了:“我倒是不知道谢家竟然这般没规矩,一个丫鬟都能做起姑娘的主来了。”

    那丫鬟脸色有些白,跪在谢小蛮面前说道:“姑娘,奴婢对你忠心天地可表。”

    谢小蛮没责罚那丫鬟,看向清舒说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你回去吧!”

    清舒叹了一口气,起身后说道:“小蛮姐姐,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好好保重自己。”

    等清舒走到门口,谢小蛮突然说道:“林清舒,你回到京城告诉谢小歆我不欠她的,我娘也不欠她们的。”

    见清舒转过头来,那丫鬟骇得脸色一片惨白。

    只这句话,她就知道谢小歆没回来奔丧:“你放心,我会转告小歆姐姐。”

    谢小蛮咬着下唇说道:“谢谢。”

    回去的路上,坠儿与清舒说道:“姑娘,谢大太太病逝,谢大姑娘并没回来奔丧。谢府不少人在非议这事。”

    清舒说道:“定是谢家这些人没告诉她。不过,现在她应该也在回金陵的路上。”

    不管内情如何,谢大太太都是她的母亲。暑假肯定是要回来,不管说不过去。

    第二日清舒要去罗府,她让易安陪着一起去,单独一人去罗府心里总有些发憷。

    邬易安不愿意:“我跟你去做什么?那是你朋友,而且那姑娘也不喜欢我。”

    她昨日又出去逛了大半日,吃了不少的美食,今日她准备继续逛。

    见清舒坚持要她陪同,邬易安诧异了:“你昨儿个去谢家不也没让我陪同,怎么今日一定要我陪同。”

    “你不陪我去,我害怕。”

    邬易安没多想,笑着道:“罗家又不是龙潭虎穴,你怕什么?”

    清舒拉着她的手说道:“你陪我去,不然我一个人真不敢去。”

    见她不是说笑,邬易安眼神都变了:“说起来我还奇怪,你跟这罗静淑既是好友,为什么我从没听你提过她。”

    看那日两人相处的样子关系确实挺好,可清舒却从不说,这就有问题。

    “这事改天再与你说,今日你就陪我去一趟罗家吧!”

    她怕现在说了邬易安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这里不是京城,所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要邬易安真弄死了罗永康,很可能会有性命危险。

    易安满脸疑惑,不过还是点头道:“好,我跟你去。”

    也是清舒倒霉,刚下马车就碰到了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罗永康。

    看到两人,罗永康笑吟吟地问道:“你们是谁家姑娘,怎么我从没见过?”

    说话时目光落在清舒身上,眼中满是垂涎之色。

    邬易安觉得这话很刺耳,冷声道:“你这话问得好生奇怪,难不成金陵各家的姑娘你都见过?”

    “我们是静淑的朋友,来看望她的。”

    罗永康一脸和蔼地说道:“那我带你们去找她。”

    清舒想也不想就拒绝:“不用,我们自己进去就是。”

    罗永康被拒绝也没恼,仍笑吟吟地说道:“你这孩子,跟叔叔还这般客气。走吧,我带你们去找静淑。”

    邬易安发现清舒神色不对,看向罗永康眼神顿时不善:“你这人好生奇怪,都说了不要你带,你怎么跟块狗皮膏似的。”

    说完,邬易安对清舒说道:“我都说了不来你偏要来,走了,回家。”

    说完,不由分说地将清舒拉回到车上。

    罗永康看着马车远去,这才进了府。回到自个的屋子,他与心腹随从说道:“立即去打听下,这两丫头是谁家的。若是……你该知道怎么做。”

    那马车上没标志随从也没带几个,这两人家世肯定很普通。

    心腹随从有些犹豫:“三爷,这事要让老爷知道又要发火了。”

    罗永康不在意地说道:“直接将人送去别院,不要让他知道就行。”

    离开了罗府,邬易安看向清舒问道:“刚才那人是谁?”

    “他静淑的三叔。”说到这里,清舒有些后悔:“我若知道又会碰到他,就不去罗府了。”

    想见罗静淑,完全可以将她约出来。咳,现在后悔也没地找去了。

    “你为什么会怕他?”

    虽然清舒面上看起来没有异样,但邬易安感知很敏锐。若不然也不会对罗永康出言不逊。邬易安在京城虽很嚣张,但对长辈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

    清舒犹豫了下,还是决定离开金陵再说:“不知道,我每次见到他就特别害怕,说不出原因。”

    “你的感知是对的,这不是个好人。”说完,邬易安皱着眉头说道:“而且他看你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猎物。”

    清舒脱口而出:“这个畜牲……”

    邬易安瞄了她一眼:“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么怕他?别再哄我说不知道了。”

    “回家再说。”

    罗静淑一大早就在等清舒来。可等啊等,等到巳时过半人还没来。

    金蟾看她焦躁不安地,宽慰她道:“姑娘,你别着急,说不准林姑娘马上就到了。”

    “金翠,你去前门看看,若是清舒来了就赶紧回禀我。”

    金翠觉得清舒不会来,只是怕说了罗静淑会难过:“我这就去。”

    罗静淑听到清舒到大门口又走了,急问道:“怎么回事,问了门房没有?”

    金翠也一脸奇怪道:“说是在大门口跟三老爷起了争执,然后两人就走了。”

    罗静淑一脸不可思议:“跟三叔起争执?怎么可能。”

    在罗静淑的心目中,罗永康是个脾气好待人也温和的谦谦君子。

    ps:有第四更,时间不定。

看过《家有悍妻怎么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