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小神农 > 第2427章 若处低处
    “相比之下,还是萧睿那几人更好些。”裴云青小声道。

    郎世天却是将嘴角微微勾起,一副对自己的计谋胸有成竹的模样。

    裴云青笑笑,这饭堂说话不便,也就不好再多做劝说了。

    杜金山和胖虎、莫岑三人,草草吃完了饭,就要下山去。东方隽臣又从饭堂里打了两个馒头,打算回去当宵夜。

    郎世天的目光一路跟着东方隽臣,觉得这橄榄枝,还是早点抛出去为好。

    而至于裴云青所持的反对意见,其实基本可以归结为——他害怕。

    裴云青与东方隽臣直接交手过,并且险些杀了东方隽臣,他必定是怕被人记恨。若是他们同东方隽臣结盟,裴云青担心东方隽臣会暗中搞手脚陷害他。

    正因为如此,拉拢东方隽臣,反而是件好事。因为终于有一个同等分量的人可以牵制裴云青了。

    至于萧睿、宋庆悯和秦峰三人,他们和裴云青,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郎世天也吃晚饭起身,道:“今晚我不跟你们出去玩儿了,你们自己去吧。我有点事。”

    裴云青道:“你若非要去做,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他那边,非常危险。”

    郎世天笑道:“裴兄放心,我只是去探探路,行与不行,还是探路之后再说。若是情况不好,我是绝不会强行用此计的。”

    裴云青点点头,虽说表面上看来,是赞同他的决定,但实际上,心底里却不认为郎世天能够分得清楚。

    因为郎世天这个人,非常自负。在郎世天的观念里,他觉得谁都要攀扯他的实力和地位。

    他看不起任何一个人,也就无法站在同等的角度,将对方做出准确的判断。

    裴云青愈发觉得,和郎世天结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相比之下,反而杜金山那边,要显得安稳得多。

    他跟上郎世天,嘱咐道:“千万要小心一点,我觉得额他那人非常之难搞,城府很深。”

    “放心吧裴兄。”郎世天很轻松地笑道。

    裴云青也笑笑,给了他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

    如果郎世天真的能够拉拢东方隽臣的话,他不妨去投靠杜金山。他们在帝国学院的路还长着,还是选择一个稳定的势力为妙。杜金山和胖虎、莫岑三人,兴冲冲地来到妙人居。不知是上次他们救人起了作用、还是“屠宰”郎世天一事给了大家深刻的印象。这一次他们一进门,就见好几个人同他们

    打招呼。

    虽然他们一个也不认识,但是在这陌生的帝都、不算熟悉的地方,主动被人热情地打招呼,总是有一种非常有归属感的事。

    姑娘们对他们也比往常热情了。虽然都知道他们只喝酒看歌舞,不要姑娘也都对他们投以热情的微笑。胖虎直觉得受宠若惊,又不好表现出得没见过市面,一直端着有礼的微笑。直到坐在一张视野不错的桌子旁,这才拉着杜金山小声道:“杜兄,我们请大家一壶酒,效果这

    么大的吗?那些姑娘们也没得到好处啊,怎么也对我们如此了?”杜金山笑道:“应当是两件事情叠加的结果吧。当然,那天屠宰郎世天的事,占了大分量。他们这些人,是觉得我们为他们出了口恶气吧!毕竟郎世天代表的,不是他自己

    一个人,而是那一类人。”

    胖虎不太明白,莫岑却已经赞同地点点头。

    “你的意思是说,这郎世天在大家眼里,是属于需要推翻的压迫阶级?”过了一会儿,胖虎想得差不多了,说道。

    杜金山点点头,道:“对。他们不敢明着反抗这压迫他们的所有,但是他们不介意拥护为了公平而出头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杜金山发现,其实这些看似浑浑噩噩、一个比一个恶毒卑鄙的修士之中,有不少,还是心存烈焰的。

    如果有人能够将他们心中的烈焰点燃,并且让他们看到希望,那么未来,他们所谋求的事情还是可以做成的。

    胖虎摇摇头,道:“哎,我就觉得很奇怪。杜兄,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非要这样打打杀杀,争来斗去。难道各自专注于提升自己的实力,不好吗?”

    “那是理想派”,杜金山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打打杀杀,就少不了纷争。”

    “不懂”,胖虎道:“我的理想是,有一天神武大陆可以变成一个大同社会。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多好。”

    杜金山叹了一声。他不知道胖虎现在的想法,到底是好是坏。胖虎出生在青云州的第一大世家,从小就是祖父、父亲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别人的吹捧,没有人敢于向他投射真正的恶意。即便道了青云学院,被大家鼓

    励和偶尔言语奚落,但那些人、那些事,终究对他造不成威胁。

    只要他的家世在、只要他的姑姑还在帝宫里受宠,所有的恶意,到他这里都变得软绵绵。哪怕再深重,他自己不放在心上,也不会造成什么根本的影响。

    “杜兄,你有心事?”胖虎问道。

    杜金山道:“虎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生在一个三流世家,并且是一个三流世家中的外门弟子,你现在应该在何方?”

    “自然是在家里了”,胖虎道:“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

    “可能吗?”杜金山道:“如果你娶个漂亮的老婆,你老婆又恰好被你世家中的内门弟子看上了,要跟你抢,怎么办?”

    “士可杀不可辱啊!兄弟和女人是不能让的!我当然要和他拼命!”胖虎道。

    “但你是外门弟子,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又没有家世能够仰仗……”

    没等杜金山说完,胖虎便怒气冲冲道:“那我也要和他打!这是尊严问题!”

    “如果你被他打死了呢?哪里还有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你的老婆,很有可能在你尸骨未寒的时候,就被别人给占有了。”杜金山道。胖虎听着心内气愤不已,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输?怎么可以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

看过《至尊小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