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为人作嫁
    霸皇一刀斩掉飞剑,替司徒诲人解去性命之患,反手又是一刀斩出,要取出手仙尊的性命。

    大会堂内,霸皇惊鸿一刀,要斩仙尊,旁边的鬼韬目瞪口呆,弄不清主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还说看不惯司徒诲人,这回却仿佛重视的对手被砍一样,暴跳如雷。

    ……不是说始界之中的事情,不管的吗?

    ……出手救人也就算了,怎么一个小小仙尊,也要亲自动手,未免太小题大做?

    霸皇之刀,威镇寰宇,就连万古也不敢硬接,此刻暴怒出手,小小仙尊的下场已经注定,仙界的各位天尊都没敢出手阻拦,诸方大人物都仿佛看到那名仙尊以及玉虚真宗的下场。

    然而,关键之时,菩提树下的古佛微微摇头,手中的紫金钵自行翻转起来,跃空跨界,后发先至,于始界之外,将霸刀挡住。

    “老东西!就在等你!”

    一刀被阻,霸皇怒意更胜,怒骂出声,又是一刀斩出,这次霸刀和紫金钵撞在一处,不分高下之时,却猛地爆发出一股九阴怨火,力道倍增,紫金钵承受不住,剧烈晃动起来,通体出现一道道细微裂缝。

    “慈悲!慈悲!”

    古佛轻叹一声,伸出掌来,将紫金钵托住,佛力过处,怨火平息,细微的裂缝再一次弥合如初,两边僵持起来。

    “哼!”

    万魔殿中,魔主怒哼,将目光从始界移开,看向虚空中僵持不下的霸刀和紫金钵,就要出手相助,却感应到一道目光自道宫投来,紧紧盯着自己。

    ……道友若动,我就出手!

    天尊用目光逼住魔主,做好出手的准备,却骤然感觉周身一滞,一股似有还无的洪荒之气弥漫而来,却是妖皇的压力凌空而来,彰显自身的存在。

    三位永恒各有顾忌,又各有算盘,顿时僵住,互相都不再先动,坐看形势变化。

    “唉………”

    虹光被霸皇斩断,金刚寺那边全无动静,始界之中,再无谁能阻司徒诲人,温去病长叹一声,感慨之前的算计还是落空,强行从倾泻而出的力量中,截留一份,拼着内天地碎裂,抄起忧患枪,毫不犹豫地朝着司徒诲人击发。

    ……就算你还有替命法宝在手,又或者魔主藏有后手,保你不死,也足够让你这一步跨不出去!

    ……想证万古?下一世吧!

    陷入混沌,无前无后,武苍霓不止动作迟缓,连思维也近乎停滞下来,原本可以将方圆千里纳入掌控的神识,当中更是只余一片虚无,哪怕再怎么鼓催真力,拚命向前,也仿佛溺水之人一般,全是徒劳。

    就在接近极限的一瞬,武苍霓忽有所感,周身虚无一下崩塌,仿佛无远弗届的混沌消散,凝固的时光重新流动起来。

    神识一复,武苍霓看清楚状况,登时明白刚刚一瞬发生的事。

    一道冷电跨空而来,直接出现在天菩萨竭力制造的混沌之旁,再一次闪烁,已经透过这片自己劈之不开的坚壁,贯穿天菩萨的肩头,再朝着司徒诲人射去,正是温去病的阴德子弹。

    阴德子弹贯体而过,正勉力维持混沌屏障,同样接近极限的天菩萨,肩头绽出血花,看似受创不重,神情却彻底萎靡,体内内息乱冲,阴阳之力暴走,别说维护不住身前的混沌,直接喷出鲜血,整个人宛若失去重量的绸带,随风飘落,倒在地上不动。

    射穿天菩萨之后,阴德子弹的形态,从飘渺无定的电光,凝聚成形,宛如一支由电雷组成的长矛,矛身上浮现出一个个咒文,是温去病特别加持的封魔印。

    混沌消散,武苍霓回神过来,封魔之矛已经接近司徒诲人的肉身,连忙再次飞身而上,蓄力待发,防备司徒诲人再一次借助替命法宝重生。

    ……黔驴技穷!就算你还有一手,想重施故技,也有我能……咦!

    封魔之矛即将命中,司徒诲人身上却绽放豪光,武苍霓早有准备,挥舞始终斧,周身五色冷焰环绕,就要趁司徒诲人证道失败,替死脱身,劫力反噬的一瞬上前补刀,却见豪光之中,一根菩提树枝现形。

    横在司徒诲人头顶的菩提,晶莹剔透,镶满佛门七宝,其上奇光流转,演化寂灭真意,佛光洒落,化一切干戈为清净寂灭,演化涅槃。

    阴德子弹所化的封魔之矛,就连天魔也不可挡,遇上这片佛光,却如同阳光下的残雪,瞬息消弭无形,连武苍霓在看到佛光一瞬,也仿佛丧尽争斗之心,明悟一切皆空,只想寂灭成空,归于涅槃。

    “哈哈哈哈~~~~”佛光之中,一阵大笑传出,却是司徒诲人元神一统过往意识,借助点醒的时光烙印,超拔而起,溯源而上,来到时光长河的极上游,将本我烙印融入其中,从上而下,统合过往所有自己,又重新归来,和法身融合,证道万古。

    始界第二号自证万古的大人物!

    登上七重天阶,司徒诲人身后的魔佛法相凝为实质,无可匹敌的万古威力横扫而出。

    货真价实的万古钜力,排山倒海而出,衍化清净寂灭的佛光和菩提,则是消失不见。

    勉强回神过来的武苍霓,挥动始终斧,五色冷焰席卷而出,却被万古之力扫得倒卷回来,反将兵主撞飞出去。

    倒飞而出的武苍霓,宛如暴风雨中的燕鸟,哪怕倾尽全力,也半点不由己,只能勉强用五色冷焰护住周身,随风而动,却看见跌落在地上的天菩萨,也被一起扫飞出来,忍不住心中一叹。

    ……这个不孝的东西,他母亲费那么大力气捧儿子,到头来,不过跟我一个下场啊!

    “……苍霓!”

    万万没有想到司徒诲人的底牌,居然是一件佛宝,并非替死续命,而直接将自己一枪化于无形,成功证道,武苍霓一下陷于死地,温去病大惊失色,急怒出声,就想要迳自跨空而去。

    “呃……”

    刚有动作,正竭力维持同开的十绝六阵,立生出不稳之兆,以“雷达”遮蔽的那方小天地,出现破绽,温去病连忙将全数余力倾斜而去,勉强平复,嘴边溢出鲜血,无奈坐回原地,再也腾不出手来。

    阴德子弹射穿天菩萨一刻,魔主生出感应,回头看去,心中也有几分忐忑,这一击尚在意料之中,一早就埋有后手,却并无把握能够保住司徒诲人的证道之机,一切皆看天数。

    “寂灭菩提?”

    只是,菩提枝现,清净佛光消融封魔之矛,这一个突生变数,却让魔主如遭雷击,又惊又怒,“昔日燃灯古佛的成道之宝!”

    ……燃灯古佛超脱而去后,寂灭菩提不曾再现诸天,一度怀疑随燃灯古佛而去,纵使没有,如此佛门重宝,又怎会无端失落。

    褒丽妲与霸皇一战后彻底不见,魔主苦心在始界埋下的棋子,眼下真正堪用的,就只剩下一枚,此番司徒诲人证道万古,于将来计划亦有大用,故此全无保留,倾力相助,如今见其功成,却如同被人浇下一盆冷水,这才明白,自己平白为他人作嫁衣裳。

    ……无耻的佛门贼秃!又来这一手!

    魔主的目光,扫向极乐世界,菩提树下的古佛,身影未动,正以无上神通,跨界托钵,与霸皇的九阴怨火对峙,似乎取不到明显上风,更对魔主的怒视浑若无觉。

    只是,不言不语,不惊不乍,本身已经是一种表态……

    ……是了!地藏的力量,还在司徒诲人的身上,怪不得佛门会有行动。

    明悟司徒诲人已经暗投他处,魔主冷笑一声,心中反而再无一点波澜,不惊不怒,身形一闪,直接退回万魔殿中,似乎对这一战的后续再无兴趣,要完全抽身出去。

    而妖界的洪荒古殿内,鹏魔王和牛魔王见到寂灭菩提现世,司徒诲人成功得证万古,都是满脸不可思议,万万想不到这件至宝居然会出现在始界。

    “怎会如此?”

    “怎会是寂灭菩提?燃灯古佛的东西,落在一个人族手上?”

    “是佛门布局罢了。看起来,还是地藏的缘法。”妖皇出声替手下解惑,面上却同样有几分讶异,目光转回一界之隔的广成天尊。

    ……仙佛两界素来合谋,同进同退,却不知这一次,广成天尊是否与古佛联手,共演了一出好戏?

    妖皇带着几分揶揄的目光扫来,却见天尊又惊又怒,面色难看,半点大功告成的喜悦都没有,朝着极乐世界怒瞪一眼后,退入道宫深处。

    “哎?怎么会!”

    大会堂中,霸皇错愕,鬼韬错愕,同样没想到始界之战,居然会是如此收场,尚未反应过来,就见古佛将伸出的撑天巨掌收回,连带紫金钵也一起不见,说走就走,一下回归佛界。

    没了阻碍的霸刀,裹挟着九阴怨火朝前斩去,仿就要将万界撕裂,拉着众生一起沉沦。

    若是斩入始界,玉虚真宗连带方圆千万里,皆要化为齑粉,甚至整个联邦都会化作鬼域,关键时刻,霸皇怒哼一声,收回了风雨战刀,“哼,闹了半天,最终竟是便宜了那班秃驴!”

看过《碎星物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