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49章:天大变局!注定万劫不复!
    那么南瓯都城的战局真的如同战报中的那么凶险吗?

    不!

    事实是更加凶险。

    越国的军队简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

    鲜血和生命的洗礼。

    当时张翀率领五千军队守白夜郡城,苏难大军最多的时候超过三万围攻,整整打了半个多月都没有打下来。

    那一战已经堪称惨烈之极。

    但是和南瓯都城防守战比较起来,就显得非常小儿科了。

    南瓯国都城这一战几乎从第一天开始,就让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都知道沙蛮族的武士非常勇敢。

    但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疯魔。

    这架势何止是不畏惧死亡?

    简直有点争先恐后送死的架势。

    祝霖麾下守军近十万,矜君攻城大军也是十万。

    按说攻城一方,起码要两三倍以上的兵力。

    一比一兵力,完全没法打的。

    更别说矜君没有大型攻城器械。

    但是大战的第一天,就差一点被冲上了城头。

    五丈高的城墙,对于沙蛮族武士来说,并不是一个让人敬畏的高度。

    这群人扛着歪歪扭扭地攻城梯就冲上来。

    有攻城梯要往上爬,没做攻城梯竟然也要往上爬,手里拿着两根铁爪,如同壁虎一样往上攀登。

    越国军队哪里见过这等疯狂的架势。

    一开始几乎被打蒙,差点就被攻陷了。

    但祝霖麾下毕竟算是越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一,一开始的措手不及之后,接下来立刻进行组织了猛烈的反击,扼制了沙蛮族大军的攻势。

    接下来,就双方就陷入了拉锯战。

    总的来说,前面五天时间内,越国军队还是占据上风的,毕竟是守城方。

    有着不计其数的滚木,条石,滚油等等。

    但是矜君沙蛮族大军也有一个杀手锏。

    那就是弓箭!

    每一个沙蛮族武士都善射,而且他们每一个人的弓箭都射得很远。

    尽管从地面往城墙上射吃亏很大,但是双方弓箭手数量悬殊太大了。

    沙蛮族武士常年累月在丛林中打猎,几乎每一个都是射手。

    而越国军队只有专门的射手队伍才装备弓箭,甚至射术还落后。

    所以,沙蛮族的射手给越国军队带来了惊人的伤亡。

    战局从第七天起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胜利的天平朝着矜君一方滑去。

    无他,因为越国军队的韧性比不过沙蛮族武士。

    经过了七天的激战后,越国守军越来越疲倦,士气也渐渐低落下来。

    战争的惨烈程度远远超过了想象,所以各种物资的消耗比想象中快很多。

    城墙上的滚木,条石,滚油越来越少了。

    而沙蛮族大军经历了几天大战之后,对于攻城战竟然渐渐熟练了起来。

    关键是他们面临这么高的伤亡,士气竟然依旧高昂。

    经历了七天的大战后,这些沙蛮族武士竟然还斗志昂扬,杀气冲天。

    这也是他们特殊生存环境决定的。

    沙蛮族大部分地方还是蛮荒部落,依旧靠狩猎为生。沙蛮族武士一旦进入森林狩猎,经常就是十天半个月不回家,几天几夜不睡觉完全是家常便饭。

    他们的生存条件太恶劣了,所以锻炼了他们惊人的韧性和意志。

    这次矜君统一整个沙蛮族,大南国崛起。

    这大大激发了沙蛮族武士的荣誉感,无数的沙蛮族雇佣军纷纷前来投奔。

    而这些雇佣军,都是西域诸国斗奴出身。

    他们从小到大以战斗为生,不仅要和人战斗,还要和野兽战斗。

    论单兵战斗力,沙蛮族武士真是远超越国士兵。

    终于!

    战局突破了某个平衡点!

    沙蛮族的武士再一次冲上了城墙。

    而这一次,他们没有被推下去。

    涌上城墙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整个西边城墙防线几乎崩溃,眼看就要沦陷。

    祝霖大将军几乎眼眶欲裂。

    在最短时间内让行军主簿写了几分战报,用最快的速度送往宁萝公主,南宫傲,祝戎三处地方。尽管在三天前他感觉到战势不妙,提前向南宫傲和宁萝公主求援过了。

    完了!完了!

    祝霖大将军几乎遍体冰凉。

    然后……

    他带领着祝氏家族的精锐武士,全部压了上去。

    祝霖身先士卒,身后上千名祝氏武士疯狂厮杀。

    然而……

    就算这样,依旧挡不住沙蛮族的攻势。

    城墙上的沙蛮族武士依旧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祝霖几乎要绝望了。

    这可是南瓯国的都城,一旦沦陷了,那沙城和落叶城也根本挡不住。

    矜君一旦夺了此城,那更是士气冲天!

    这个时候,祝霖脑子里面想起了父亲的目光,想起了太子的期待。

    若真的沦陷了,那我祝霖还有何面目返回国都?

    不如就在此战死了吧!

    然而!

    祝霖命不该绝!

    就在这个时候。

    北边尘土滚滚,东边尘土滚滚。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宁萝公主率军来援,南宫傲率军来援。三天之前刚刚收到求援信,他们就出兵了。

    两人来的援军不多,仅仅只有两万五。

    但还是改变了战场的局面。

    矜君的军队,不得不分出两万,抵御南宫傲和宁萝大军。

    投入攻城的力量大大减弱。

    而随着援军的到来,祝霖守军士气高涨。

    终于……

    付出了无数的代价之后。

    祝霖大军再一次将沙蛮族军队推下了城去。

    南瓯国都城西城墙保住了!

    顿时间,祝霖大将军几乎虚脱倒地!

    而南宫傲和宁萝的两万五千大军和矜君的军队在原野上激战了半个时辰。

    双方都有伤亡。

    但是宁萝和南宫傲大军伤亡数量要多得多。

    不过矜君大军也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量。

    夕阳西下,双方停战!

    南宫傲和宁萝公主进入南瓯国都城。

    这一战,险象环生!

    但南瓯国都城终究保不住了。

    可是……

    整个棋局,彻底发生了变化。

    原本三员大将守南瓯国三城,祝戎总督在后方天南城驰援。

    结果因为矜君大军太厉害,使得三员大将提前在南瓯国都城汇合。

    这就如多诺骨牌,产生连锁效应!

    南宫傲和宁萝来了,那南瓯国另外两座城池就空虚了,矜君很可能会趁机分兵偷袭。

    怎么办?

    当然只能从第二战场,也就是天南城防线调兵南下。

    但如此一来,整个大后方就空虚了。

    ……………………

    南瓯国主府内。

    祝霖、南宫傲、宁萝公主三人静静无言。

    今日之战局,真是惊魂一刻。

    差一点点,这座城市就沦陷了。

    祝霖举起酒杯道:“大恩不言谢,两位今日算是挽救了局势。”

    三人饮了一杯。

    这是淡淡的果酒,喝不醉人。

    然后,三人静静无言。

    按说城池守住了,应该高兴才对,但是在高兴不起来。

    一比一的兵力,竟然差点被人打下来。

    “矜君的沙蛮族军,太强了。”祝霖叹息道:“和这样的军队作战完全是一场噩梦,每一个人都如同野兽一般毫不畏死,甚至主动赴死,之前南瓯国军队叛乱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那些叛军也是沙蛮族人啊。”

    宁萝公主道:“南瓯国人已经被驯化了,变得和越国人差不多了。而这一次矜君带来的是最纯种的沙蛮族武士,他们从五六岁开始就进入丛林狩猎,对于他们来说,活着是一场历练,死亡反而是一种归宿。”

    “太疯狂了,这个世界上就不应该有这种种族存在。”祝霖叹息道。

    宁萝公主道:“十个沙蛮族人,最多只有三个人可以活过三十岁,在这种充满死亡的环境中,任何人都会锤炼成为猛兽的。之前这些猛兽分散在丛林里面,而现在矜君把他们带出来了,并且将他们凝聚在了一起。”

    南宫傲道:“祝霖将军,这几天大战下来,伤亡多少?”

    “三万七!”祝霖道。

    南宫傲道:“这么多?”

    他完全不敢置信,守城一方竟然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祝霖道:“是啊,太惨烈了。沙蛮族武士的弓箭太凶残刁钻了。沙蛮族武士两次冲上城墙,都带来了惊人的伤亡。”

    南宫傲道:“那矜君的伤亡呢?”

    祝霖道:“应该在四万左右。”

    也就是说,攻城方和守城方伤亡比例竟然快要达到一比一了。

    竟然打成了这样,简直不敢置信。

    祝霖还是保守稳重的,事实上矜君大军的伤亡超过了四万。

    对于一般的军队来说,伤亡过半早就士气崩溃了。

    但是沙蛮族大军竟然依旧雄壮威武。

    “增兵吧!”祝霖大将军道。

    宁萝和南宫傲陷入了沉默。

    增兵?

    那就相当于放弃后方,放弃了天南城防线了。

    但是眼下没有什么比南瓯国都城更加重要的了。

    于是三人联名写信给祝戎总督,并且奏请国君,请求增兵!

    ……………………

    祝戎总督收到那一份战报后,整个人几乎天崩地裂一般。

    但是……

    两个时辰后,他又收到了一份战报。

    顿时常常松了一口气。

    南宫傲和宁萝公主驰援,南瓯国都城终于守住了。

    而此时,他的命令已经发出去了。

    三万大军驰援南下。

    一日之后,他又收到了宁萝公主,南宫傲,祝霖三人的联名密信。

    请求驰援。

    祝戎总督一咬牙,再一次派出四万大军南下!

    至此。

    整个天南城防线,就剩下三万大军了!

    也就是说着第二战场几乎形容虚设。

    不过,第二战场本就是为了第一战场服务的。

    按照这个架势,如果第一战场沦陷了,那第二战场根本就保不住!

    从严格意义上,继续增兵南瓯国是需要国君同意的。

    但救兵如救火,根本就来不及。

    幸亏祝氏家族竭尽全力,透支了政治资源要来了十万大军。

    否则这一战真是危了。

    矜君大军的厉害,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一开战就差点颠覆了战局。

    ………………

    几日之后!

    天南行省七万大军进入南瓯国战场。

    其中五万进入南瓯国都城,两万分别进入沙城和落叶城。

    至此,南瓯国都城的越国守军达到十三万之巨。

    整个南瓯国战场内,越国军队达到十八万!

    而此时矜君的沙蛮族大军,已经不足六万。

    双方兵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三比一。

    战局再一次陷入了僵持之中。

    接下来!

    矜君大军有发动了几次小规模的攻城。

    但双方兵力太过于悬殊了,全部都无功而返,双方各有伤亡!

    十一月十五日!

    矜君大军忽然全部离开战场,掉头北上!

    这是要攻打沙城啊!

    如此一来,沙城危也!

    然而就在这时候,祝戎总督挺身而出,率领两万大军进驻沙城,使得沙城大军超过四万五千人。

    矜君猛攻沙城。

    之前南瓯国都城都差点被攻下来,更何况是沙城?

    但祝戎总督这个文臣远比想象中更加厉害一些,从一开始就孤注一掷,将四万五千大军全部押上,不留任何一点余力。

    整整激战四个时辰。

    祝戎总督亲自率领家丁上城墙作战。

    双方伤亡无数。

    这一战时间虽然短促,但是更加惨烈,更加险象环生。

    差一点点,这座城市就要沦陷了。

    沙蛮族大军实在是太强了。

    祝戎总督觉得时时刻刻都在地狱中煎熬。

    他甚至在内心进行倒计时。

    援军赶紧到,赶紧到来啊,否则沙城就要完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傲终于率领骑兵北上杀至。

    南宫傲和祝戎总督内外夹击。

    终于,矜君这支勇猛无敌的沙蛮族武士军团遭遇了大败。

    六万大军伤亡超过两万,率领不足四万大军后撤。

    这一撤就是六十里,退回到黑水寨中舔舐伤口。

    至此!

    南瓯国大战第一阶段结束。

    越国获得了阶段性胜利。

    矜君接连在南瓯国都城和沙城上撞得头破血流,死伤无数。

    从形势上看矜君彻底失去了主动进攻的机会。

    ……………………

    胜利了。

    南瓯国主府内!

    祝霖,南宫傲,宁萝公主热泪盈眶。

    现在终于可以放开了肚子喝酒了。

    太不容易了。

    虽然战局只持续了短短的一个月,但是太惨烈了。

    也太惊险了。

    差一点点整个战场就要崩溃了。

    幸亏几员大将当机立断,甚至祝戎总督作为文官都亲自出战。

    否则沙城也已经沦陷了。

    瞧矜君大军这无敌的架势,一旦让他夺走一座城池,那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尤其是后面那一战。

    虽然只持续了三个多时辰,但越国大军伤亡近三万!

    终于胜利了。

    一个月时间,矜君十万大军伤亡六万多。

    越国二十五万大军,伤亡超过八万。

    如今如今南瓯国战场内越国大军超过十六万,而矜君只有三万多。

    双方的力量已经极度悬殊。

    “矜君大军虽然无敌,但是攻城讲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气势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对,对,对!”

    “这沙蛮族武士,毕竟还是不行,只有武勇,没有谋略。”

    “这矜君政/治/手段或许厉害,但军事不行,火候差了一点点!”

    “给国都传捷报,给整个越国传捷报!”

    而就在此时!

    祝霖大将军道:“是时候了,应该让太子殿下南下了。”

    这话一出,宁萝公主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祝霖大将军的目光望向了南宫傲。

    这个时候,你终究需要表态了。

    南宫傲很是焦灼。

    一方面,他效忠于国君。

    但另外一方面,这一战赢了,太子一系如日中天,他无法抵挡。

    国君虽然不至于是夕阳,但毕竟已经五十几岁的人了。

    而太子如同冉冉升起的朝阳。

    最最关键的是,南宫家族有致命的把柄落在祝氏家族手中。

    祝霖大将军道:“枢密大人,南瓯国战局进入了全新的局面,我觉得这个时候需要太子殿下前来坐镇,如此来能够鼓舞士气,振奋民心。这一战老夫已经身心俱疲,完全支撑不住了,担任不了南瓯国都城镇守一职,要不然镇北侯也一并兼任了?”

    祝霖这句话已经非常露骨了。

    南宫傲大人,您不想太子来南瓯国主持战局?

    您是担心他来抢功劳了?

    那要不然把所有的功劳全部给您?

    顿时,南宫傲没有了退路,直接起身道:“祝大将军说哪里话,两位说的有理,越是这个关键时刻就越发不能懈怠,务必要一劳永逸,彻底消灭矜君主力,这个时候尤其需要太子殿下主持大军,我同意!”

    祝霖大将军大笑道:“镇北侯果然是国之玉柱,我们三人这就联手上奏国君如何?”

    南宫傲哪里能够说不?

    于是,三人联名写了一份奏报!

    一边向国君报捷。

    另外请求国君,派遣太子南下,主持战局,彻底剿灭矜君。

    ………………

    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了!

    国君最近帕金森综合征已经有些明显了,空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震颤。

    为了掩饰,他手中都要抓住一件什么东西。

    他的内心太焦灼了。

    南瓯国大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月。

    尤其是开局半个月。

    传来的都是坏消息。

    宁元宪也是一日三惊。

    甚至对自己,对越国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矜君就如此厉害?

    仅仅十万人,就差点夺了南瓯都城?

    尤其是那一次战报,南瓯国西城墙近乎沦陷。

    宁元宪当时真是遍体冰凉。

    他心中清楚得很。

    南瓯国都城是整个战场最大的堡垒,一旦沦陷,就意味着整个战争的失败。

    幸好,祝霖和南宫傲守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此时不仅仅是整个国都,整个王宫都禁止了所有的娱乐。

    王太后每日只食两粥,整日在佛堂面前为前方战事祈祷。

    任何太监宫女走路的时候,几乎都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唯恐对贵人们有一点点惊扰,引来性命之危。

    整个王宫,整个国都都处于极度的压抑。

    暗地里的流言,愈演愈烈,根本扼杀不尽。

    所有人都清楚。

    若是南瓯国这一战败了。

    那楚王的二十八万大军,就会疯狂扑向越国天西行省。

    到那个时候对于整个越国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宁元宪虽然非常想念沈浪,无一日不想着他的回归。

    尤其看到宁政如此出色,他的这种想念就越发迫切。

    尽管他知道,一旦南瓯国战场胜利,就意味着沈浪回归之路彻底断绝。

    但……他毕竟是越国之王。

    他当然是无比迫切想要胜利。

    比起沈浪的回归,越国的生死存亡更加重要。

    沈浪那个小混蛋在玄武城过得不知道有多么快活。

    上天保佑,满天神佛保佑。

    一定要让越国度过这一场劫难,一定要让南瓯国之战获胜!

    哪怕是卞妃,她疼爱宁政。

    她深深知道,若是南瓯国之战赢了,太子之位便稳固,宁政夺嫡希望无比渺茫。

    但站在夫君宁元宪的角度上,她还是渴望胜利。

    “神佛保佑,神佛保佑!”

    “南瓯国获胜,南瓯国获胜……”

    王太后祈祷的声音明明只是在佛堂角落响起,但是却仿佛响彻了整个王宫。

    而就在此时!

    一队精锐武士疯狂驰骋北上!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南瓯国战场,大获全胜,大获全胜!”

    国都玄武城门守军千户,正是兰二。

    苦头欢升官了,成为了城卫军统领。兰氏十兄弟也全部升官,从百户晋升为千户。

    听到消息后,兰二心中一颤,一时间悲喜莫名。他的命运已经和宁政紧紧捆绑在一起了,若南瓯国大战胜利,那宁政殿下夺嫡就渺茫了。

    “八百里加急,南瓯国战场大获全胜!”

    这支报信的骑兵队伍,由远而近。

    兰二顿时大声吼道:“开启城门,开启城门!”

    玄武城们缓缓打开。

    报信骑士冲入国都之内,放声大吼。

    “捷报,捷报,南瓯国战场,我越国大胜!”

    “捷报,捷报!”

    按道理说不应该公然大吼的。

    这支报信队伍应该用最快的速度进入王宫之内,先把这个捷报禀告国君宁元宪,然后再昭告天下。

    然而,出于某种特殊的心思。

    这支报信队伍一路上就疯狂高呼。

    他们到了哪里,哪里都听到了南瓯国战场大获全胜的消息。

    顿时!

    整个国都沸腾了!

    沉寂了几个月的国都,压抑了几个月的国都。

    彻底陷入了欢乐海洋!

    无数民众从家中冲了出来。

    漫无目的,却又拼命地撒欢着。

    “越国万胜,越国万胜!”

    “陛下万岁,万岁!”

    此时城卫军本应该维持秩序,将这些人赶回家中。

    毕竟按照战时条例,没有提督府同意,任何超过三十人的聚会都是非法。

    但看着这些狂欢的人群,城卫军没有任何动作!

    ……………………

    “陛下,大喜,大喜!”

    王宫之门一扇扇开启。

    报信的骑士飞奔而入,畅通无阻,直接来到了大殿之内!

    “启禀陛下,南瓯国平乱,大获全胜!矜君十万大军,剩下不足四万,仓皇退去。”

    此时,正在大朝会,原本气氛是压抑的。

    这个报捷的武士冲进来高呼,把所有人都震了一下。

    群臣先是一呆,然后狂喜!

    这个胜利的消息终于来了吗?

    太子的内心几乎要沸腾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

    宰相祝弘主面孔瞬间通红,呼吸急促起来。

    太不容易了!

    祝氏家族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终于换来了这一场艰难的胜利。

    耗费了无数金钱,透支了无数的政治资源。

    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顿时,太子宁翼直接跪下大声道:“恭喜父王,贺喜父王!”

    祝弘主跪下:“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然后,满朝臣子整整齐齐跪下:“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这些人口中喊的是恭喜陛下,但心中却几乎喊的是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南瓯国战场大胜!

    那几乎就意味着太子之位,稳固如山。

    国君宁元宪听之。

    先是一阵大喜,然后一阵阵恍惚!

    赢了吗?

    这就赢了?

    赢了好,赢了好!

    然后,他的目光望向了太子。

    对方的眼睛爆射出无比傲然的光芒,尽管飞快而逝。

    但宁元宪还是看到了。

    这一场胜利,固然是寡人的胜利,但最大的胜利者还是太子啊。

    过去几个月内,他拔高宁岐,打压太子。

    现在太子终于要扬眉吐气了吗?

    宁元宪又忍不住朝着宁政望去一眼。

    原本的宁政是矮胖矮胖的,而现在已经瘦得脱形了。

    他才是真正的呕心沥血。

    他才是忍辱负重,一心为国分忧,为君分忧,从来不喊一声苦,一声累。

    好儿子啊,可惜了!

    但是,这一战赢了终究比输了好。

    国君宁元宪收拾心情,哈哈大笑。

    “诸位爱卿请起!”

    “这等好消息,立刻去告诉太后,昭告天下,万民同乐!”‘

    “祝霖辛苦了,宁萝辛苦了,南宫傲辛苦了,祝戎也辛苦了!”

    众臣再一次拜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然后,这名报信武士首领道:“陛下,宁萝公主,祝霖大将军,南宫傲大将军三人联名奏折献上!”

    国君宁元宪眼睛一眯。

    果然来了啊!

    真是半刻都不停。

    但宁元宪却依旧大喜道:“递上来,快递上来!”

    那个武士将奏折先递给大宦官黎隼,然后由黎隼检查之后再转交国君。

    宁元宪拆开一看。

    其实那里面的内容他早就知道了。

    让太子前往南瓯国战场坐镇,去收割最大的胜利果实。

    宁元宪笑道:“祝霖,宁萝,南宫傲联名上奏,南瓯国战局进入了新的阶段,转守为攻的阶段。他们要一劳永逸,彻底灭掉矜君主力,永保南瓯国平安。所以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包围战,歼灭战,拿地图来!”

    几个宦官把一副大地图搞搞挂起。

    宁元宪道:“矜君率领四万沙蛮族残军退到了黑水寨,这是一座废弃二十年的寨子,也是南瓯国最西边的土地。他们想要打一场大歼灭战,大包围战,彻底消灭矜君,彻底击败这个所谓的大南国!这三人想要让太子去坐镇南瓯国,主持整个战局和物资运转,诸卿认为如何?宁翼你愿意去吗?”

    太子宁翼道:“儿臣原为父王分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因为距离得更近,所以沈浪甚至比国君更早收到了南瓯国的捷报!

    然后,他叹为观止!

    矜君牛逼。

    他第一次几乎要攻下南瓯国都城是真的。

    当时他确实竭尽全力,想要尝试着拿下南瓯国都城。

    但后来发现攻打不下来,他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执行了原有的战略。

    引蛇出洞。

    这个计谋虽然简单得不得了。

    但是矜君竟然为此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把戏演到了极致!

    不,这甚至不是戏。

    而是以身作饵,上演生死存亡之人生大剧。

    沈浪站到地图面前,冷笑道。

    “太子宁翼若去南瓯国,迎接他的或许是万劫不复!”

    “我们也应该准备了,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该我们上场表演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千多!距离第三名仅有几十票,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糕点定拼命到底,叩首拜之!

    谢谢网络创世纪uo,书友160525002839659万币打赏!

看过《史上最强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