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生 > 第1514章 心狠手辣
    所谓的不择手段,东方墨自然明白。

    至于一切后果自负的话,就有些让人震撼了。也就是说他可以将此女给斩杀,大不了事后不要这个所谓的内阁长老的身份。

    跟家族的利益比较起来,显然他青灵道宗内阁长老的位子,份量还是显得太轻。

    而且最主要的是,如今这种关键时刻,正是他发挥内阁长老作用的时候。只有他能够大摇大摆靠近慕寒,并对此女出手。

    为了这次他的行动,家族还特意给他准备一件好东西,就在他手中的储物袋中。

    当东方墨从大殿当中离开后,并未前往一旁慕寒的洞府,而是来到了偏殿的一间密室前,只见他挥手连连,将密室的石门给打开了。

    这时他就看到了盘坐在温神玉上的姑苏慈。

    而今的此女身着皂袍,三千青丝披散而下。就这么美眸紧闭端坐着,看起极为动人。

    这么多年过去,东方墨跟此女虽然结为了道侣,但依然没有将此女给拿下,让他多少觉得有点遗憾。

    等待了片刻功夫后,姑苏慈终于睁开了眼睛。

    “什么事!”

    只听此女沉声问道。

    自从妖族打来之后,此女脸上的笑容就少消失了。只因姑苏家,同样遭到了妖族大军的突袭。

    而今正开启了星域大阵,严防死守着。

    此女不但没有办法回去,也无从知道而今姑苏家的情况。

    “一会儿贫道要对付一个人,事后说不定会有一些麻烦,你现在立刻离开此地。”只听东方墨开口。

    “你要对付谁?”姑苏慈不解。

    “慕寒。”东方墨淡淡道。

    “慕寒?”姑苏慈眼中异色一闪。

    ……

    当东方墨回到了之前的大殿后,便叫来了孙然一,让此女去请慕寒前来。

    既然要对此女下手,自然是在他的地盘,更加有把握一些。

    此女在不知道他打算撕破脸皮的情况下,应该会上门来的,并且要将她拿下,也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

    果不其然,小半个时辰之后,慕寒的身形就出现在了大殿之外。

    不过让东方墨脸色微变的是,此女并非是孤身一人前来的,她的那位护道之人,亦是随行而至。这让他心中有些郁闷,这归一境的中年女子来了的话,这次家族给他准备的东西,是注定要消耗掉了。

    不过东方墨很快就反映了过来,看向二人微微一笑道:“二位来了,请坐吧。”

    闻言,身着黑色道袍的慕寒只是点了点头,便跟那位归一境的中年女子,坐在了客座上。

    “不知东方长老这次请我前来,是有何事呢。”慕寒直言不讳地问道。

    东方墨并未回答,而是从主座上走了下来,来到了此女的一侧坐下,并给此女以及那中年女子,各自斟了一杯灵茶。

    “二位尝尝这百苦香吧,此物可是天下少有。”

    说着他率先端起了茶盏,品尝了一口。

    看他的举动,慕寒亦是端起了茶盏,小抿了一口。随即此女还点了点头,颇为满意的样子。

    不过那位中年女子,从出现后就双目微闭,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对此东方墨心中冷笑,并未多说什么。

    “东方长老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慕寒开口之际,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自然是有事了,”东方墨点了点头,“贫道也不拐弯抹角了,你圣堂跟木灵殿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

    “嗯?”慕寒圣女美眸顿时眯了起来,“东方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那双目紧闭的中年女子,亦是睁开了眼睛。

    “明人不说暗话,贫道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此事事关重大,我东方家可不想被瞒在鼓里,甚至是被人利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完之后,脸色阴沉的慕寒圣女抽身而起,就要离开此地。

    那中年女子也看着他一声讥笑,就要跟此女一同离开。

    看着二女的背影,东方墨眼中逐渐露出了冰冷之意。

    “嘭”的一声巨响。

    就在这时,大殿的大门轰然紧闭,并且大殿的地面、墙壁上、甚至石柱上,一条条灵纹浮现了出来。此地的禁制,瞬间就被开启。

    “东方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寒转身看着东方墨凛然问到。

    “贫道什么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吗。”东方墨似笑非笑道。

    “哼!”

    此刻那中年女子脚步向前踏出了一步。

    不过随即慕寒却是伸手将她给制止了下来,并看向东方墨道:“莫非东方长老想对我出手不成,你可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以及你又是什么身份,若是你敢对我……”

    然而此女话还没有说完,其脸色就陡然一变。只见她娇躯一个趔趄,只觉得体内法力无法调动一丝一毫,身躯也疲软无力。

    “你居然在茶里下毒。”慕寒蓦然抬头,看向东方墨道。

    对此东方墨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找死!”

    中年女子眼中凌厉之色乍现,此女身形一花,就向着东方墨掠来。

    对此东方墨显然早有预料,只见他一把摘下了腰间一只储物袋,向着中年女子抛了过去。

    接着他足下一点,拉出一道残影,退到了后方的主座上坐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储物袋中是什么,不过中年女子还是一挥手,储物袋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摄住,在她一甩之下,就抛向了远处的角落中。

    “咔咔咔……”

    此女刚刚做完这一切,只听她前后两道机关声响同时传来。

    在此女前方,东方墨连带他身下的那一把石椅,整个沉了下去。

    在她后方,慕寒脚下的石板亦是向下一个翻叠,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从洞口中还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吸力,将慕寒给罩住。

    仅此一瞬,慕寒的娇躯就落入了下方的洞口中。随即向下翻叠的石板瞬间归位,变得严丝合缝起来。

    中年女子身形一花,来到了之前慕寒消失的地方,接着足下狠狠一跺。

    但听“嘭”的一声闷响,回荡在整个大殿当中。

    可是在此女一跺之下,石板表面的灵纹闪烁了起来,并没有破碎的迹象。

    亦是此女身形再次一花,来到了之前东方墨所在的主座上。不过这时那把石椅的位置,亦是变成了平坦的地面,表面还有灵纹闪烁。

    “呲呲呲……”

    正在中年女子脸色难看之际,只听一阵异响传来。

    此女蓦然回头,就看到了之前那只被她抛飞出去的储物袋,环口自行打开了,接着一阵黑烟从中飘了出来。

    尽数涌出后,只见这团黑烟有丈许大小。只是从其内部竟然散发出了浓郁的法则之力波动,使得此女脸色微变。

    “呼啦!”

    下一瞬,这团黑烟向着此女爆射而至。

    中年女子食指伸出向着前方狠狠一斩,一道剑气从她指尖爆发,黑烟就被劈成了左右两半。

    但是她还来不及欣喜,变成了两半的黑烟反而速度大涨,继续爆射而来,眨眼将她给包裹在了其中。

    接下来,就看到这团黑烟剧烈的翻滚起来,其内部的中年女子显然想脱困而出。

    可也不知道这黑烟是什么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在慢慢变淡,但却始终没有被此女挣脱的迹象。此物居然连这归一境中期的中年女子,都能够束缚一二,难怪之前东方墨会有些肉痛了。

    而此刻的东方墨,已经在地底一间密室中了。

    这间密室乃是由一种黑色的金属打造,可谓铜墙铁壁,极为牢固。

    在他前方,慕寒此女正扶着冰冷的墙壁站立着,看着他惊怒无比。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只听东方墨道。

    “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慕寒看着他,美眸中的凌厉更甚了。

    然而回答她的,是东方墨反手一撩。

    “啪!”

    一道银白色拂丝,瞬间就抽在了此女的胸口。

    霎时,只见慕寒的娇躯斜斜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铁墙之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哇!”

    当此女坠落而下后,张嘴喷出了一大口热血。

    这时她抬起头来,看向目光阴冷的东方墨,终于变了脸色。

看过《道门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