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罗帝尊 > 第630章 决战贝炎
    石皓没有在意贝炎的事情,他照常向学院打申请,然后下元素地窟。

    他有仙居,再加上一路小心,完全没有给人逮到的机会。

    杀了一个月,他回到学院,将贡献值全部换成在太虚界的时间,然后开始了修炼。

    他现在不缺灵药。

    出售了大量的残次金龙心头血后,他获得了好多灵药,可以将他的灵魂力提升一大截。

    所以,这次地窟之行让黑洞法相吞噬了足够多的元素之核后,石皓又可以进入修为提升的快车道了。

    他在太虚界修炼了足有半年,将第一座王庭完全修成。

    一王巅峰。

    他立刻开始构铸第二层王庭。

    这应该是前所未有之事。

    所以,石皓完全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还好这里是太虚界,有十倍的时间可以消耗。

    这需要不断地尝试,而石皓现在又不乏时间,在太虚界中又待了半年之后,石皓成功铸出了第二层王庭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框架而已。

    但是,这已经走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剩下的,就是漫长的修炼。

    我这算是二王了吗?

    石皓摸了摸鼻子,应该算吧,别人是横向构铸王庭,而他则是立体式的,从本质上来说……没差别啊。

    应该是吧。

    他出关,回到了住处,却是收到了贝炎的挑战书。

    咦,堂堂补神庙高手,更是学院公认的五巨头之一,居然向自己这个二王挑战,你好意思吗?

    挑战书中说道,如果石皓战败的话,必须申明他贝炎并没有得到龙族仙法,还他清白。

    看来,这家伙是被逼上了绝路。

    石皓点点头,可以想像,这两个多月贝炎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既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简直就是举世皆敌啊。

    反倒是石皓,现在压力陡然小了,因为相比之下,逼迫贝炎所要面对的后果会小得多。

    没有人是傻子,柿子当然得拣软得捏。

    到了这样的份上,贝炎亦只能抓住唯一的机会,让石皓这个元凶来还自己清白了。

    石皓让人传话,与贝炎见面。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挑战?”石皓问道,“你是补神庙,而我只是铸王庭,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贝炎森然看着石皓,恨不得杀人。

    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害得自己成了天下公敌!

    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可以将修为压制到铸王庭。”贝炎淡淡说道,“你之前不是打败了许多九王吗,怎么,这还不敢与我交手?”

    石皓摇摇头:“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干?”

    “我可以与你打生死擂!”贝炎以孤注一掷的语气说道。

    这算什么好处?

    可石皓和贝炎却都是知道,双方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

    石皓曾经让天道盟颜面大损,而天道盟则是几次袭杀石皓,贝炎做为天道盟的盟主,自然更是首当其冲了。

    现在,贝炎是给予石皓杀他的机会。

    石皓也很果决,点头道:“好!”

    他知道,这次是贝炎狗急跳墙,实在无计可施了,才会邀他一战。

    但是,贝炎绝非傻瓜,明知道他曾经杀过九王,却还要将修为压到铸王庭与他打生死战。

    要送死的话,他又何必让石皓下手?

    所以,贝炎肯定有什么特殊手段,能够提升自己的战力,又或是压制石皓的战力。

    石皓无惧,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好,明日正午一战。”

    “一言为定。”

    两人各自离去,而吃瓜群众则是十分兴奋,期待着明日之战。

    一晚过去,众人稍做休息之后,便纷纷来到了学院的比武场。

    当石皓和贝炎到步的时候,学院方面也出动了好几位观自在老师。

    原则上,学院方面是禁止这种生死战的,毕竟,每一位人类天才都是抵抗元素生物的有生力量,可有时候矛盾太大的话,必须有一方消失。

    武者的世界,永远是强者为尊,杀戮才是主题。

    所以,学院方面这次并没有阻止,而是派了几名大祭天强者过来,以确保这场生死战是公平的。

    几名大祭天强者亲自将贝炎的修为压下了补神庙,有他们几个一起确认,自然可以保证绝没有问题了。

    然后,石皓与贝炎相对而立,无关人员全部撤离。

    这是生死战,不需要裁判。

    “石皓,不得不佩服,你真是好手段!”贝炎淡淡说道,事到如今,他反倒豁达了,“明明是一个十分简单的计谋,却被你愚骗了所有人!”

    关键是那株天香草啊,他到现在都没有想出来,那到底是怎么丢的,而这亦是石皓计划中最最重要的一步。

    没有那株天香草,谁会相信石皓呢?

    石皓展颜一笑,却不承认也不否认,道:“还打不打了?”

    “当然打了!”贝炎傲然说道,“我会让你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坐在天道盟盟主这个位置上!”

    他伸手指向石皓,然后虚空一按。

    顿时,石皓感觉体内的血液瞬间停止了流动,好像结成了冰似的。

    贝炎是水属性武者,迈进铸王庭之后,他就可以操控天下万水,当然也可以让人体内的血液冻结了。

    石皓一笑,元素之力流转,顿时将这股操控之力排斥于体内。

    贝炎却是哼了一声,身上猛地有一道道光华闪动,有若一条条经脉,啪啪啪,这些光华状的经脉纷纷暴碎。

    轰,贝炎的气息顿时一顿飙涨,竟是突破了铸王庭的层次。

    什么!

    众人都是大惊,这是他身上的修为压制失效了?

    那也太恐怖了,连大祭天设下的禁制都能解开,这家伙的实力又岂止是补神庙,甚至达到了大祭天吧?

    可是,从补神庙到大祭天,这一步的跨越简直离谱,一个连香火都没有点燃的人,又如何做到的?

    古史云当初亦没有这么牛逼吧。

    “不,这是他特殊的体质!”有一名大祭天强者说道。

    “而且,他亦没有打破修为压制,而是暂时将修为提升了上去,并且远没有达到战力的极致。”另一名大祭天强者亦是说道。

    “不不不!”第三名大祭天强者开口,“他刚点燃了香火,这是香火之力配合体质共同的结果。”

看过《修罗帝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