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罗帝尊 > 第776章 设局
    宴请常枪的目的,就是为了霸皇珠,而霸皇珠的话,正是医治翁南晴所需要的大药之一。

    常枪用余光瞥了潘少越一下,淡淡道:“听说,你刚刚获得铸王庭第一人的称号?”

    潘少越一笑,道:“只是宣河星的第一罢了。”

    常枪却是冷笑:“可你们天宏宗在宣传的时候可没有加上这样的限制,一口一个我们道子铸王庭第一,真是不知所云!”

    潘少越的脸色微变,这是当着面在嘲讽他!

    不过,有求于人,他也不便发作。

    “想要霸皇珠也可以。”常枪淡淡说道,“我这几位师弟皆是不服你铸王庭第一的封号,想要向你挑战一下。你若可以将他们尽败,我便将霸皇珠送与你,否则的话,哼哼!”

    否则的话,他会将潘少越败北的事情大肆宣扬。

    什么铸王庭第一,我呸!

    潘少越只是沉吟一下,便点点头:“好。”

    第一,为了偶像,他自然无惧一战,第二,他堂堂天宏宗的道子,同阶一战,难道还镇压不了其他宗门的非道子?

    真当他这个宣河星铸王庭第一是吹出来的?

    这下,大家也不饮酒吃菜了,纷纷走了出来。

    有两位护道人在,铸王庭打得再怎么激烈也不可能造成多大的破坏,所以,不必换地方,就在外面打好了。

    “我先来。”一名服紫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向着潘少越傲然一笑,“我名薛奇。”

    “请。”潘少越还是挺有大教道子的风度,向着对方拱了拱手。

    “接招!”薛奇轻斥一声,出剑向着潘少越斩了过去。

    他一出手,石皓便可以肯定,这个薛奇不是潘少越的对手,但是,差距不是太大。

    果然,不过百招而已,潘少越就压制住了对手,显得游刃有余。

    可薛奇却并无认输的打算,竭尽全力与潘少越周旋着。

    这让石皓不由皱眉,难道,对方要以车轮战的方式打败潘少越吗?

    薛奇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战胜潘少越,而是尽可能地消耗他的力量。

    潘少越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蓦然加强了攻势,要尽快击败薛奇。

    他这么一提升节奏,薛奇果然扛不住,不过再战五十招,他就认输了。

    不过,他并无半点失落,反倒还很嚣张,不屑地道:“原来,这就是宣河星铸王庭第一人,嘿嘿,不过如此。”

    这让潘少越不由脸上变色,不但生怒,甚至还有了杀意。

    要知道,你们可是客人,这是天宏宗的地盘,这么放肆真得好吗?

    但,立刻就有第二人挑战潘少越。

    此人与薛奇的实力相当,而打法就有些无赖了,招招都是拼着同归于尽而去。

    潘少越当然不可能与对方同归于尽,亦不可能轰杀了对方,因此,战斗就更加胶着了,直打了三百多招,他才找到一个机会,将对方轰败。

    然而,只是两场打下来,潘少越就消耗了大把的力量,后劲已是不足。

    再战两场,潘少越亦是再取两连胜,可他的状态已经很糟糕了。

    前面四人都是在打消耗战,为的就是给第五人创造打败潘少越的条件。

    潘少越这宣河星铸王庭第一人又不是自封的,实力摆在那呢,所以,常枪虽然嘴里说得不屑,却是做出了无耻的针对。

    当第五人上场时,潘少越不但没能再占到上风,甚至显露出了不支之色。

    因为第五人是五大铸王庭中最强的,而潘少越前面消耗太大,战力急剧跌落,所以此长彼消,使得胜负的天平出现了偏斜。

    潘少越的韧性极强,能够成为道子者,哪怕山穷水尽,他亦要战到最后一刻。

    可是,对手真得太强了,而他亦消耗得太大了。

    战到八百多招,潘少越终是力量耗尽,无力再出手,只能无奈认输。

    他的对手亦没有好到哪里去,气喘吁吁,也是风吹一下就会倒的模样。

    毕竟潘少越,以一敌五,车轮战之下都是差点全败对手。

    “哈哈哈哈!”常枪则是发出大笑,“潘少越,你的实力不过如此,何敢称铸王庭第一人?所以,以后你再提这个之前,先想想今日之败。”

    潘少越沉默不语,虽然他是车轮战之下败的,可输了就是输了,找借口就是输不起。

    但是,他真得不甘心啊。

    对方答应与他做交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真心实意,为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走了。”常枪站了起来,“败军之将,有何资格与本道子同坐一席!”

    “慢!”石皓开口,脸色阴沉。

    “你一个小人物,也配与我正面说话?”常枪露出不屑之色。

    石皓淡淡一笑:“你能挡我一招,我就让你离去,否则的话,你就跪下来,向潘少越道歉。”

    “哈哈哈!”常枪狂笑,“真是莫名其妙,你这个无名小卒也配与本道子打赌?”

    石皓也不管他,直接出手向着常枪抓了过去。

    “反了你了!”常枪冷笑,挥拳向着石皓打了过去。

    轰,可怕的压力袭来,常枪根本无力抵抗,顿时双膝一软,向着地面跪去。

    “不!”他眼睛都红了,发出大吼。

    他堂堂道子,岂能下跪?而且,下跪的方向更是朝着潘少越。

    然而,他拼尽全力又如何,身体还是在低下来。

    他自然不相信这是石皓出手,而是潘少越的护道人,假了石皓之手而已。

    “勤叔!”他叫道,满脸都是杀气。

    好嘛,天宏宗居然敢如此羞辱自己,这是要掀起大战吗?

    他可不怕!

    因为天宏宗的那位筑天梯并没有踏入绝巅,而他们赤阳宗的上代宗主却是绝巅大能。

    绝巅与非绝巅,差距太大了。

    常枪的那位护道人立刻出手,向着石皓抓了过去。

    潘少越的护道人已经忍了很久,见对方出手,他亦是不客气,笑道:“李勤,小辈之间的小冲突,就让小辈们自己去解决,你插什么手?”

    什么!

    李勤不由大惊。

    他亦是认为,石皓可以压制常枪乃是因为潘少越的护道人唐向暗中出手的关系,可是,他亦出手了,‘唐向怎么还有余力继续压制常枪?

    这不合理啊。

看过《修罗帝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