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魔法时代 > 27.力量之匙
    等到兽人构装战士与南风军团第一亲卫小队的构装骑士们杀进耶罗土著村落里的时候,还能拿得起黑铁长矛反击的蛛人战士数量不足五十余只,其余的蛛人战士尽数被野蛮人奴隶的巨型弩箭所绞杀。

    亲卫小队十八名构装骑士排成箭矢阵型,百余名兽人构装战士们守护在左右侧翼,这支混编骑兵就像是一支锋利的长矛插进土著村落里,南风军团的构装骑士们骑在战马上动作整齐一致,骑士们凭借身上的魔纹构装与身下战马合二为一,紧密地连成一个整体,施展‘冲锋’技能突进到蛛人战士面前,用手里的骑士长枪直接洞穿了蛛人战士们的身体。

    蛛人战士强壮的身体在这些构装骑士的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骑士长枪所指之处,就会有一名蛛人战士的身体被刺穿,构装骑士另一只手上持有骑士盾牌,左手臂将盾牌保持一个特定的倾斜角度,只能着蛛人战士反戈一击,用盾牌狠狠地撞开蛛人战士手里的黑铁长矛。

    这些动作就好像练习了千百遍,这是构装骑士们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骑士们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避开了蛛人战士这一击。等到构装骑士杀掉面前第一位蛛人战士之后,果断丢掉插进蛛人战士身体里的长矛,从腰间拔出长剑在靠近蛛人战士的一瞬间,顺势将蛛人战士的透露砍掉。

    亲卫小队的构装骑士们为兽人战士展示了教科书一样经典的冲锋阵列,随后他们骑着战马,凭借手里的剑盾从蛛人战士人群中冲杀出来。

    从他们身后跟上来的兽人骑士们,像是潮水一样淹没了剩余的那些蛛人战士,将其余的蛛人战士冲撞得人仰马翻.

    仅仅是一次冲锋,就将蛛人战士的防雨阵型冲散,这些兽人构装战士骑术和马上的格斗技能还不怎么熟练,但是他们凭借魔纹构装赋予他们的强大力量和战马良好的体质,也是将剩下的蛛人战士砍翻在地。

    在土著人村落下方的林间空地上,留下了一地的蛛人战士尸体,黑紫色的血液流淌了一地。

    野蛮人奴隶战士们也不等贾斯特斯发布命令,端起手里的重十字弩,对着包围土著人村庄的那些巨型蜘蛛们展开第二轮排射,这群巨型蜘蛛被锋利的巨型弩箭射穿身体,有的直接爆体而亡,有的则是背着一根巨型弩箭在树上逃窜,有些则是被巨型弩箭钉在树上,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看到突然间杀出来一群援军,守在树顶木屋上的土著人战士也纷纷发出嚎叫,举着木矛追杀树上的巨型蜘蛛。

    数百只巨型蜘蛛像潮水一样,向山谷的南侧谷口遁逃,数百野蛮人奴隶紧随其后掩杀过去。

    在土著人村落下面的林间空地里,无数土著人的尸骸和蛛人战士、巨型蜘蛛的尸体混杂在一起,一部分耶罗土著人从高高的松树上顺着木梯跑下来,从一些蛛人战士的尸体上拔出巨型弩箭,这些巨型弩箭每支的长度几乎都接近三米,在他们手里就像是长矛一样。

    这些土著人用锋利的巨型弩箭,将林间空地里面那些受伤无法逃走的蛛人战士们纷纷解决掉,随后又向着那些逃亡的巨型蜘蛛们追去。

    雷兹伯爵站在山岭上看着眼前这一幕,两百名蛛人战士仅仅一次冲锋就全军覆灭,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他颇为感慨地对我说道:“吉嘉伯爵,我第一次见识到床弩竟然还能这样用,真是大开眼界。”

    亲卫小队副队长贾森骑士站在一旁,附和说:“能有这么一支野蛮人弩兵战团,就算是蛛人战士数量再多,在这些重十字弩的面前,也未必能有什么优势可言。”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五百架可以在丛林里自由穿梭的床弩,想想都觉得可怕。”

    雷兹伯爵看着和亲卫小队站在一起的兽人构装战士们,对我说:“我倒是觉得这支兽人构装骑士团更有潜力可挖,你看他们不仅学习能力很强,还能吃得了苦,每天都会让人感觉到他们在进步,他们又拥有最顶级的初级魔纹构装和品质上层的黑鳞马,假以时日,他们就会成为一支攻无不克的构装骑士团。”

    赢黎和乐蝶这次根本就没有捞到战斗,赢黎倒是觉得无所谓,不过赢黎却嘟着嘴,显得满脸的不高兴。

    作为一名火系魔法师,赢黎本身就没有什么战斗欲.望,所以我把她留在了身边没让她参加战斗,这也是因为完全没有必要。至于乐蝶,还没等她将亚龙从天空中召唤下来,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走吧!我们去见见这个村落里的长老。”

    看到落在队伍最后面的班加罗尔长老跟了上来,于是我对大家这样说道。

    之前那一刻,班加罗尔长老看到两百多名蛛人战士和几百名巨型蜘蛛围攻土著人村落,整个人吓得都瘫在地上了,现在获得了战争的胜利,班加罗尔长老先的脸色才算是恢复过来一些。

    我们一行人走进山谷里的土著人村庄,从村子里跑出来很多土著人战士在打扫战场,他们将那些从树上摔下来却只是受伤未死的土著人战士从尸体堆里拖出来,并摆在一处干净的空地上。

    有几位土著人长老正在那里出手救治这些土著人战士,他们将一些草药捣城药泥,不论是遇见任何伤患,都会将这种黑乎乎的药泥贴在伤员们的伤口上,然后再用一种坚韧的干树皮将伤口包扎起来。

    还有一些土著人战士专门负责搬运死尸,他们同伴的尸体聚拢到一起,同时有一批土著人在一棵百米高的红松树下挖坑,看起来是想要将这些战死的耶罗土著人战士葬在这棵大树底下。

    一些土著人看到我们一行人走过来显得十分尴尬,有的土著人手里抱着一些尼布鲁蛛人的黑铁武器,将这些武器聚拢到一块,也有一些土著人在战场上拾取巨型弩箭,他们将捡到的巨型弩箭背到身后,看上去有一种不想归还的架势。

    这些土著们我带着一群人走进村庄,后面还跟着一小队兽人战士和野蛮人奴隶,于是有三位土著人长老迎了上来,其他的耶罗土著人则是远远地围观不敢上前。

    “感谢你们能在村庄危难之际出手相助,格林帝国人。”三位长老同时对我说道。

    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身边有个专业的翻译——班加罗尔长老,他主动地承担起翻译的工作,方便我与这三位长老沟通。

    于是我便对三位长老说道:“这没什么的,这些尼布鲁蛛人原本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现在之所以帮助你们,其实也是在我们自己。”

    三位土著长老请我到上面的树屋里坐一坐,以此表示他们对我们的感激之情。

    本来我找到这个土著人村落,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告诉我们通向绿谷的捷径,这时候,当然不会拒绝他们的邀请。

    其实这算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耶罗土著人建造在树木上的村庄,这片丛林显得非常与众不同,首先必不可少的就是连成一片的参天古树,这片林子里的红松树至少都是在几百年以上,只有这种树龄的巨大古树才能承担起一座木屋的重量。

    土著人一旦确定下来建造村落的林区,就会将林区下方的草地和灌木丛清理干净,然后在每棵树上都绑上一种藤蔓编织而成的软梯,并将一些木料运到树顶上去,手艺精湛的土著人木匠在树顶上搭建木屋,这些树冠上的木屋与木屋之间都搭建起一些木板软桥,土著人将树冠上木屋连成一片,非常的壮观。

    这里的土著人已经在几棵大型的松木树干搭建起几座回转楼梯,我们沿着其中一架木质旋转楼梯登上树冠顶部,一座座精美别致的木屋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些木屋就搭建在树冠的树杈上,每一座木屋都差不多是圆形的,只有几棵主树上的木屋看起来很阔气,其余的木屋仅仅只能容下两三人。

    三位土著长老将我请进一座巨大的圆形木屋里面,这里面打扫得非常干净,里面的墙壁上甚至还摆了饰品。

    我和赢黎、乐蝶、卡特琳娜等一行人走进了一座树屋里面,大家一起喝着一种味道微微苦涩的树茶,三位土著人长老端坐我在我的对面。

    我看了班加罗尔长老一眼,也没有太多的顾虑,直接说我找他们,是想从他们的手里得到通向绿谷的捷径。

    我原以为这三位耶罗土著长老会稍微矜持了一下,然后会将这条捷径通路告诉给我们,却没有想到这三位土著长老们相互对视一眼,随后便拒绝了我。

    “很抱歉,这个我不能说,您还是换一个其他的要求吧!”其中坐在最中间的那位兽人长老说道。

    我对那位土著长老这样说道:“我们专门为此而来,我们需要绿谷里面那位战争古树,想从它那里获得一些帮助。”

    那位穿着一身树皮,脸上画满了各种印记的土著人长老连忙对我摇头,并摆手拒绝我说:“额,我们早该猜到了,你们来这里就是想要去寻找那棵战争古树,但是那棵战争古树是这片草木生灵们的守护神,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有关于它的任何消息的。”

    我再次向三位土著长老说道:“我们是来帮你们抵抗那些尼布鲁族人的。”

    坐在中间的那位土著人长老却是很固执地说道:“对于我们而言,你们都是一样的侵略者,你们这些格林帝国人对我们也满怀敌意,时时刻刻想要侵占我们的领土。”

    尽管大家做出了种种解释,但是这三位耶罗土著长老丝毫不为所动。

    就在我发愁该怎么说服这些土著人长老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赢黎忽然轻轻地捅了我的腰一下,我扭头看了她一眼。

    赢黎狡黠地对我眨了眨眼睛,脸蛋左右两侧露出两个小酒窝,然后俯过身来,对我说道:“吉嘉,你不是有一片叶子吗?”

    通过赢黎这样提醒,我一下子记起来,来之前尘泥沼泽的战争古树送给我一片碧绿的叶子并且还对我说过,它会帮助我说服那位战争古树。

    于是我神色一动,对赢黎说道:“对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我还有一片叶子呢,是战争古树先生给我的信物。”

    说完,我顺手将那片碧绿如翡翠一样的树叶从魔法腰包里拿了出来。

    下一刻,一股汹涌澎湃的精神之力从四面八方涌进了碧绿的叶子里,我将叶子紧紧地攥在手里,从叶子里面传出无数的精神力量,就仿佛让我融进这些树精们相互之间交流的精神世界里,无数细碎的呢喃声让我耳朵保守摧残。

    “这是……战争古树的力量之匙?”三位土著长老都是一脸讶异地看着我手里的碧绿叶子,不约而同地对我说道。

    我倒是不知道这个树叶居然还有名字,我将这片碧绿叶子放在手心,然后对着中间那位长老说道:“这片叶子是一位战争古树送给我的信物,正是他请求我来到这里帮助绿谷里面那棵战争古树,如今那棵战争古树已经受到了尼布鲁蛛人的威胁,您能否带我去见那棵战争古树?”

    “既然您拥有一枚力量之匙,那么说明您至少是获得了一棵战争古树的信任,同时说明你也是树精们的朋友,既然这样,我可以带您去见绿谷中的战争古树。”坐在最中间的那位土著长老想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要带我去绿谷。

    听到土著长老这样说,我和赢黎对望一眼,忍不住相视一笑。

    土著人长老决定带我们去见绿谷里的战争古树,我们不想浪费时间,谈定了这件事之后,便从木屋里面出来。

    看到树下的林间空地上,蛛人战士的尸体已经被清理出来,堆在一起……

看过《我的魔法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