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破道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假戏成真
    叶星阑,叶家的天之骄女,在家族中,父亲从小就十分严格地要求她,训练她,给她拼命灌输家族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并教给她各种有关管理家族事务方面的知识。www.biqugecom.com/46/46147/

    在这样的教育下成长,使得她很少体会到孩子的快乐,她很早就像个大人了,并在各方面都展现出了异乎寻常的才能来,也许就是这样,才使得叶天荣以及家族中的所有人都给予她更多的期待。

    不知什么时候,成功、胜利在叶星阑的眼中就成了必然的词汇,事实上,她也从未失败过,一路走来,一切都按照她设想的那样行进,精准的就跟瑞士钟表一样。

    直到眼前的这个叫做战晨的男人出现了,一切就开始偏离她所设计的轨迹,战晨仿佛就成了她命运中的梦魇,跟他在一起,叶星阑就会感到自己的心情不平静,虽然她极力压制着内心的一种蠢动,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但是仍旧掩饰不了她对于这个男人的好感。

    可是,叶家多年的培养,在她的心中种下了对权利的一种渴望,这种渴望让她本能地就压制、排斥的自己的其它情感,最终她如愿以偿,获得了她想要的宗主之位,也施展了自己的抱负,让人道宗变得繁荣起来。

    直到战晨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的命运轨迹又被改变了,一下从天堂到了地狱,失去了一切的她独独只剩下性格中的一份骄傲和固执了。

    然而今天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连这份骄傲和固执也完全丢失了,她感到了一种彻底的失败感,因为战晨的行为让她开始自我反思忏悔了。

    战晨怔怔地看着叶星阑,不知道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就在时,叶星阑突然扑上前来,投入他怀抱,而战晨也下意时地就搂住了她,这是出于本能。

    “战晨,你说过你要娶我,这句话还算不算数?”叶星阑将臻首埋在了他强壮的胸膛说到。

    “师姐,你知道的,这只是一句——”

    “我不管,你是宗主,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说过的话岂能食言?所以你必须要娶我!”叶星阑抬起头盯着他的双眼。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战晨诧异道。

    “我要报仇!你给我的伤害,我要加倍奉还!”

    战晨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叶星阑踮起脚尖,吻在了他的嘴唇上,感受着师姐嘴唇的柔软,他的脑袋一下就炸开了,电闪雷鸣,完全失去了理智。

    接着两人便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舍不得分开……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第二天早上,战晨从睡梦中醒来,这才清醒过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只知道这一觉睡得真美,他低头看去发现叶星阑就关着身子,趴在上的身上出神地看着他,便笑道:“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有那么好看吗?”

    “我等你醒来,我们再来吧。”叶星阑眼中闪过一丝欲望。

    战晨反而尴尬起来,摸了摸鼻子,说:“我看还是算了吧。”

    “没想到做这种事情这么痛快,难怪你们男人一个个都要找道侣。”

    “额,师姐,我也没想到你是第一次——”他的话刚说到这儿,便感觉自己的腰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叶星阑面带怒色地说:“那是当然,我们叶家可是名门望族,没有婚配,都不能做这种苟且之事的,如果你敢不要我,你就死定了!”

    “那哪会呀,我明天就到叶家去送聘礼!”战晨赶紧笑道。

    “这还差不多!”

    战晨的笑容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抱回了一头母老虎,叶师姐的真实性情中透露着一股狠劲儿,这也是久居人上所培养出来的吧。

    “好了,战晨,我们再来吧。”叶星阑的笑容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让战晨心里毛毛的,再次问道:“真的还要来吗?”

    “少废话!”叶星阑又主动的扑了上来……

    这一天,战晨为了满足叶星阑可谓是“精疲力竭”,第二天他便带着叶星阑到了叶家,奉上礼物算是提亲。

    叶天荣当然巴不得这件事情能成,一口同意下来。

    一个月后,战晨便在人道宗举行了一场尤其盛大的婚礼,搞得众人皆知,大家都不明白战晨和叶星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谋害宗主的女人,怎么又成了宗主夫人呢?实在搞不懂。

    不过,战晨却通过这场婚礼,算是为叶星阑洗刷去了一点儿污名了,而叶星阑也自然不能再回叶家,如今她作为战晨的“私有物”只能呆在极空岛之上。

    婚后不久,战晨就忙了起来,原来自从叶星阑在人道宗推行改革之后,众人都习惯了将大小事务汇总呈报给宗主批示。

    望着自己案牍之上慢慢堆着的玉简,战晨就觉得头大,说实话,他根本对处理宗务不在行,或者说是根本没兴趣,此时他的心儿早就飞去了修炼室了。

    这时,叶星阑正好过来,为他送来自己精心的烹制的点心,战晨看到她却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招手道:“师姐,你快过来!”

    叶星阑走上前来,把手上的盘子放下,问道:“怎么了?”

    战晨笑道:“我给你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看到这些玉简了吗?”

    “嗯,这都是宗里各重要的地方呈报上来的情况,需要你批示。”

    “师姐,我对这个实在不擅长,你能代替我吗?”

    “这怎么行?你是宗主,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你的妻子而已。”

    战晨想了一会,说:“师姐,我早就想过了,我根本不适合担任宗主,其实我心底清楚,只有师姐你才适合做这个宗主,可惜老师却硬将它塞给了我。”

    叶星阑神色一黯,说:“还提这个作甚?都已经过去了。”

    战晨说:“师姐,我已经决定了,要在下次集体长老会议上任命你为副宗主,让你以后全权代理宗内一切事务。”

    “战晨,你说的是真的吗?”叶星阑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但马上又犹豫道:“可是我犯过重罪,宗里长老是不会同意的。”

    战晨笑道:“师姐,你有自信一点儿,其实宗内长老们对你的管理都很认可,我相信没问题的,况且我也会和你爹商量,让他支持我的决定。”

    “谢谢你!”叶星阑由衷地说道。

    “师姐,那你这次就帮我把这些玉简处理掉吧,我先去修炼了。”战晨一边说着,一边就溜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叶星阑无奈地摇了摇。

    就这样,叶星阑替战晨当了整整一个月的宗主。期间,战晨都将重要的事情交予她处理,不过还是有不少事情要战晨这个宗主亲自出马才行,弄得他烦不胜烦。

    一个月后,战晨就迫不及待地召开了集体长老会议,并推举叶星阑为副宗主,虽然会上反对声不断,但是在叶天荣、徐敬等十大家族的族长的大力支持下,叶星阑的任命还是被通过,至此,叶星阑就当上了人道宗副宗主,并得以继续推行她在宗派里的改革,人道宗的一切也似乎步入了正轨。

    但此时,他们却并不知道,一场来自于外界的危机正在悄然临近。

    本书来自

看过《一剑破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