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盗梦者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逃离 银镜
    听到这个声音,孙不醒还没怎么滴,护在他身前的鬼帝冉闵就已经在那里刷的一下一个转身,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声音的来处,其实,刚刚在孙不醒和这鬼帝冉闵的合击中,也不知道这无支祁是怎么回事,对于孙不醒的攻击,人家硬挡了回来也就算了,这冉闵鬼帝有别的修为,以手中幻化出来的长枪剌击在对方的身上,对方竟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www.biqugecom.com/46/46733/就这么任由冉闵对其对行攻击,等到了孙不醒被一棍砸飞之后,腾出手来的无支祁,只轻轻挥了挥手中的蓝色冰晶长棍,这冉闵就马上变作了和孙不醒同样的下场。

    只是,人家冉闵虽然是虚无鬼体,又拥有着鬼帝级别的修为,那怕被无支祁远远的打飞出去,倒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孙不醒就不一样了,就在刚刚孙不醒硬碰硬的和对方的这一记棍击之后,这孙不醒到底还是小瞅了人家,在战斗之前,其实孙不醒已经将这无支祁的修为给估计得够高了,不过,等双手真正的交上了手之后,他在吃了大亏之后,方才明白到了对面这头暴猿的可怕。

    人家无支祁也没有用什么其它的神通和手段,只是靠着一式力大招沉,就已经完败了他。一招过后,被远远的甩飞在这边的孙不醒,体内有无数股如同刀子一般锋利的劲道在那里四下里乱蹿,每一刻都在不停的大肆破坏着孙不醒体内全身经脉,也得亏孙不醒的修行,也算是走得炼体的路子,这才没有象其它修行者那样,直接就疼晕了过去。

    不过,就这样,孙不醒现在也不好受,对方的强大,他现在是体会到了,这个结果,就是以他丧失了大半的行动能力为代价,对于自已体内的那些侵入的劲道,孙不醒并不怎么担心,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已无法制住对方,万一要是被这头暴猿跑到周边城市里面去大开杀戒大肆破坏的话,那,对于整个大汉国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更别提,在这样混乱不堪已经坏得不能再坏的情况下,被孙不醒寄于厚望的炼妖壶,却偏偏又被这头暴猿给打得碎裂开来,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收妖功效,反而将另一头破坏力不下于无支祁这头暴猿多少的鬼雄项羽给放了出来。

    孙不醒可不知道这项羽在他的炼妖壶内,都经历了什么,他更是一时间将他当初收入这炼妖壶内的那无数妖兽给忘到了九霄云外,不过,让孙不醒感觉心安的是,这头鬼雄项羽虽然破坏力十足,可是,他的出现,倒是显得太及时了,孙不醒虽然身边有鬼帝法相守护着他,更藏着一头修为不低的黑龙坐骑没有放出来,但是,如果真要让鬼帝和黑龙对上这头暴猿的话,对于双方最后的胜负,孙不醒也只敢保证他们可以护着自已安全离开而已。只是,现在的他,需要的是如何将这头暴猿给想办法除掉,才不会狼狈不堪的从对方的手下逃离呢。

    只是,孙不醒的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就在刚刚双方的交手之中,孙不醒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对于他来说,这头暴猿的实力,实在是比他强得不是一星半点,人家连术法神通什么的都没有用出来,单凭着强捍无比的肉身及强大的力量,就已经将他给远远的抛到了后边,更别提,人家既然号称是上古水神,又岂能没有一两种拿得出手的攻击神通。

    这段时间以来,孙不醒在各种战斗中,虽然也有吃亏的时候,可是,总的来说,却还一直都是他沾便宜,只有别人吃亏的份,他这一路行来,走的实在是太顺了,以至于,让他都没有工夫好好的思考一下,他该去培养出什么样的战斗风格和战斗习惯。虽然说孙不醒在战斗的时候,各种神通术法使得是花团锦镞胡里花哨的,可是,自以为样样精通的他,在碰到了人家无支祁之后,这才发现,原来他也只是样样稀松而已。人家都不用其它的手段,单单在肉身力量这一方面,就不知道要狂甩他十八二十条街了。看来,他自已也有必要专精于一样,挑一样技能来努力的修行了。不然的话,再和比自已修为高的人战斗的话,任他各种神通技能用得再胡里花哨的,到最后,也只有挨揍而不能还手的份。

    “咦,怎么是你啊,小师父,这里现在危险的很,快,跟我先离开这里再说,老黑出来,带我们离开这里,老冉,你帮着断后,他娘的无支祁,老子下次要是还杀不了你,到时候,我哥就跟你的姓,快走……”!

    趁着那项羽和无支祁在那里打得不可开交的这个机会,孙不醒强忍着身体内的剧烈疼痛,刷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拉过了身边那位不速之客的胳膊,身影闪动间,就已经将自已收服的那头黑龙给放了出来,也不去管项羽和无支祁双方到最后谁胜谁负,就这么慌不择路的半爬在那头黑龙的背上,任由对方纵身腾至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带他们逃离了这早已经变成了不成样子的归山一带。

    孙不醒在摔飞出去的时候,因为受伤不轻的原因,他和自已本命法相所融合之后的暴猿模样,也已经维持不住,早早的就恢复成了自已的本来面目,所以,对于孙不醒的这个冒失的举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和尚广元倒也没有什么拒绝的举动。就这么任由对方将他给带离了这个堪如人间地狱一般危险的归山。

    “前辈,那头暴猿,可是传说中被大禹王所镇压在归山山底水眼之中的那头上古大妖无支祁,我的天啊!他的身影,怎么可以如此的高大,太恐怖了,要不是前辈,我恐怕要死在那里了,真是太感谢前辈您了,前辈,刚刚和那无支祁战斗在一起的高大黑影是谁啊?看样子实力一点也不比无支祁差,他是前辈的朋友吗……”?

    这个悄然间闯到孙不醒身后并被孙不醒给借机救走的,自然就是这座归山的真正主人,归山山顶禹王庙一脉的最后一代传人,那位小和尚广元了。当初在河边他看着孙不醒飞走后,在没有追上对方失望之下,跑周边的城市里面去乱逛了一圈,在没有找到孙不醒的身影,无法完成师父的最心愿的他,只好满腔失望的先返回自已的宗门禹王庙再说。倒不是他不想去按照师父的吩咐去各个修行门派通知人家,实在是他的师父在临终之时,没有将各大门派的具体方位告诉于他,害他在空中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飞了好半天,结果也没有找寻到那怕一个门派的踪迹。

    这广元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就是出个门的工夫,等到再交返回的时候,原本幽静清雅的禹王庙,竟然早已经被人经毁成了一片废墟不说,连他打小就生活得这座归山,都被人用蛮力给削平了近半还多。以前的归山就不怎么高,现在被给人强行削去了大半后,更是变得如同一个不高的小土坡一样。别说是找到他们禹王庙那个破烂不堪的小建筑了,他连这里是不是归山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他可算是开了眼了,先是高如小山一般魁梧强大的那头暴猿无支祁,接着又是和对方战得不相上下的那个满身上下都在向外冒着黑气的鬼雄项羽。说实话,广元现在,也算是一位真正的修行界人士了,可是,当他看到恐怖如斯的项羽和无支祁这两人之后,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两腿发软膝盖发麻,被吓得差一点连行走的能力都失去。

    再之后,他就被满身血渍的孙不醒给救了出来,这广元可没有想到,当初在长江边上,他所遇到的那位被他认作是超级高手的年轻男子,竟然就这么软塌塌的倒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再然后,都不用对方动手,这广元就已经在对方的有意施为下腾身而起,于瞬间跨坐于一头突然出现在他们身下的黑龙的背上,就这么御龙九天直接逃离了那里。

    要知道,这可是传说中的那种凛然不可侵犯的九天神龙啊!现代社会,别说是神龙一族了,就是蛟龙什么的,都看不到一头,更别提在孙不醒的身边,还有着一尊一看就知道绝不好惹,浑身上下散发着无边霸气的冷酷帝君模样的鬼影了。广元虽然不知道这冉闵的具体身份,可是,只是看对方的打扮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他就知道,这个看上去是孙不醒护卫一样的存在,绝对是一位超级强大的高手。

    “前辈,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啊……”?

    黑龙的飞行速度,虽然比不上全盛时期孙不醒施展出天鹏纵横飞行神通的快速,可是,这头黑龙的速度,在现代的修行界中,那也算是一等一的历害了,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黑龙就已着带着他们飞出了数百公里的距离,要不是这广元开口询问,恐怕没得到孙不醒命令的黑龙,还会在高空就这么一直往前飞下去呢。

    “好了,小师父,我们以前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了,我看你也是修行中人,刚刚的危险性,想必你现在也已经全都明白过来了,这里已经非常安全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好了,小师父,有缘再会,告辞……”!

    孙不醒出手救下这广元,也只是顺手而为,他现在急着想办法去除掉这无支祁和那个拥有鬼雄之体的项羽呢,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到这个小和尚的身上,在看到这里已经到了一处城市的郊外之后,便施法隐去了黑龙和他们的身影,令黑龙降落了下来,将广元给轻轻的放到了地上,随后,孙不醒就准备再度飞身离开这里。只是,还没有等他向自已的座骑发话,这个广元就已经开口将他给叫住了。

    “前辈留步,前辈,晚辈师尊,在圆寂之前,曾有遗言留下,让晚辈将这件师门重宝转交到你的手上,说是此宝与你有缘,上次我就准备将他送给你,可惜前辈上次走的太快了,以至于晚辈都没能追上前辈的脚步,如今前辈又出手救下了晚辈的性命,晚辈无以为报,这件我们禹王庙无数代传承下来的宝物,今天就送给你了,希望它可以多少帮上前辈你一点点小忙……”!

    早在长江旁边的时候,广元就已经下定了将师门这件铜镜送给孙不醒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件铜镜的具体能力,可是,也知道这件残破不堪的银镜,绝对不会象是他所认识的这么普通,只可惜以他现在筑基期的修为,并不能探查到这件银白色古镜的神奇之处。以前追不上人家也就算了,如今孙不醒人就在他的眼前,更对他有救命之恩,说什么,这广元这次也要将师尊的临终遗命给完成了再说。

    “这镜子送给我,也好,小师父,你既然诚心送我,那我就收下了,这件飞环,是一件不过的中阶法宝,刚好适合你现在使用,我就拿它来回礼了,谢谢你的镜子,小师父保重,我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和自已关系亲得如同兄弟一样的顾念他们一伙人,刚刚才死在了孙不醒的眼前,如今孙不醒现在可没空和不太熟的人说话,不过,既然人家要送他礼物,他也不能没有什么表示,反正这件镜子,看样子顶多也只是一件不错的法器而已,所以,孙不醒倒也没有推辞,直接在那里接过了这件银镜,并随手送给了对方一件中阶法宝级别的飞环,就轻轻一拍身下的黑龙,再次腾身而起,朝着刚刚归山的方向赶了回去。

    “系统,刚刚哥有些鲁莽了,你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我的那些兄弟朋友们给全部救治回来,你可别告诉我你做不到啊……”?

    本书来自

看过《都市盗梦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