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这人先放着
    这时候高桂花到了玄妙儿面前了,她身后跟了一个小丫鬟,梳着双发髻,这小丫鬟看着很机灵的样子,见了穿戴富贵的玄妙儿,赶紧跪下了:“给夫人请安。www.biqugecom.com/40/40386/

    不等玄妙儿说话呢,高桂花不高兴了:“你是我的人,不用见了谁都行大礼,这是花夫人,认识了吧?不过以后你是跟着我的。”

    小丫鬟不傻,进来就看见千落对着玄妙儿施礼和汇报情况了,她们自己的卖身契是千落跟着签的,卖身契也是在千落身上的。

    并且看着其实穿戴,还有地位,很明显,玄妙儿才是正主,自己虽然是伺候这个穿的像个开屏孔雀的高小姐,可是自己还是知道自己的真正主子是谁吗,所以还是看着玄妙儿没有站起来。

    玄妙儿见这小丫鬟挺懂事,笑着虚扶了一下她:“起来吧,以后你就跟着这位高小姐伺候,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千落说,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千落,一会让千落给你介绍一下院子里的人,熟悉一下环境。”

    那个小丫鬟对着玄妙儿道了谢:“谢谢夫人。”然后才站了起来。

    高桂花这人要是说傻她真的不傻,虽然她心里有气,看着丫鬟奉承玄妙儿,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跟人家没法比,所以现在自己还不能太张扬了。

    不过呢,她这个性格有时候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毕竟在家里时候,自己也是霸道惯了,在怀山村,自己可是不受欺负的。

    现在的高桂花已经隐忍了不少,因为她的心里又开始研究占便宜的事了,她看着玄妙儿道:“花夫人,这人给我了,可是没有卖身契,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我怕这丫鬟对我不忠心。”

    玄妙儿真的佩服这个高桂花,你说她大字不识一个,可是这大户人家的事,她还真的弄得挺明白的,现在还知道要卖身契的事。

    她想了想道:“现在在这也是临时的住一阵,过一阵咱们还得回永安镇,所以这些东西还是我保存着比较好,等以后你安定下来了,该给你的自然会给你的。”

    也不是玄妙儿防着高桂花,而是高桂花这个人真的不能让她太快得到便宜,要不然她就容易得寸进尺,自己也得给她收着这个度。

    高桂花有点不高兴了:“那我的丫鬟,贴身伺候我的,心不在我这,那不是擎等着这丫鬟跟我分心么?花夫人,咋说我也是花老爷的救命恩人,你身边三四个人伺候着,我这就一个,总的让我心里踏实点不是?”

    玄妙儿今个倒是被高桂花给说的为难住了一次,不过想想高桂花也不认识字,给了她卖身契也没什么,要是她闹得欢,就用张别的纸,把这卖身契偷着换了,她也不知道,现在人家都说了救了花继业了,其实自己也真的感激她这个事,不管高桂花人品如何,不管她多烦人,自己也还是要承认,她救过花继业,自己的丈夫在,才是自己的幸福。

    大事自己守得住就行,小事先随着她点,她闹着也好,让假的花继业也能少点戒心。

    所以她还是拿出来小丫鬟的卖身契,递给了高桂花:“那你自己保存好了,别丢了,人就是你的了,以后她就专门伺候你。”

    那个小丫鬟有点着急,因为这个高小姐看着不好相处,但是又不敢说什么,现在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加上自己还没太明白家里的关系,好像是这个高小姐救了这家的老爷,所以才会有这么高的待遇,可是自己总觉得这个高小姐不像是好人,但是自己是卖身的丫鬟,还有什么要求?

    这回高桂花高兴了,接过了卖身契,看不懂也翻来覆去的看着,看完小心的放在了袖子里,然后对着玄妙儿道:“我是不是要给她娶个名字?我听说卖了丫鬟都得赐名。”

    玄妙儿揉了揉额头,自己究竟遇见了个什么鬼奇葩,该懂得不懂,不该懂得她懂得倒是不少,不过这个说的也对:“是,你给她取个名字吧,以后叫着也顺口。”

    高桂花冥思苦想了好半天,对着小丫鬟道:“你就叫梅花吧。”

    那个丫鬟赶紧跪下了:“谢谢小姐赐名。”

    玄妙儿真的服了这个高桂花,自己交桂花,给丫鬟起名叫梅花,跟她一个像姐两似的,也挺好。

    高桂花点点头:“起来吧,把咱们屋的东西都搬进去,也得收拾收拾。”说完对着玄妙儿道:“就不劳烦千落姑娘了,梅花我自己调教就行了。”说完往东厢房走去了。

    梅花对着玄妙儿微微施礼,然后跟着高桂花走了。

    千落摇摇头,看着两人进了东厢房了,才对着玄妙儿道:“夫人,这个高桂花真的救了咱们家老爷?这样的人,怎么会救一个受伤的人,我怎么觉得她不会是骗子吧?”

    玄妙儿苦笑了一声:“我也希望她是骗子呢,要是这一辈子要跟这个人有牵扯,还得一直还她恩情,我真的想骂人了,可是咱们去过怀山村,也看见了,听见了,人就是她们家救的,还好花继业不是个没脑子的人,这点我还是放心的,要不我真的就得拿着和离书回娘家了。”

    千落叹了口气,扶着玄妙儿往屋里走:“夫人,你是不知道今个这个高桂花多讨厌,做了五身新衣服,要不是我说带的银子不够,她能做十件,还有布料买了那么多,说是要做被子做帷帽什么的,我也是紧着压着,要不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要把铺子搬回来,还要买装饰品,你知道还要买什么么?”

    进了屋,玄妙儿坐下了,喝了口茶问千落:“还要买什么?”

    “说出来你都不信,要买字画,说挂在花厅里看着有身份,她都不认识字,买字画干什么?不是可笑?”千落说的时候真的是气的都比划起来了。

    玄妙儿听完也笑了,是无奈的笑了:“这个高桂花真的是个人才,那买了么?”

看过《画满田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