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大司马 > 第127章:风起邯郸
    大约半个时辰后,蒙仲跟着阳文君赵豹来到了后者的府邸,还是在当初他持剑威胁后者时的那座府内的小院。www.biqugecom.com/46/46147/

    “上了年纪,就不喜再舞刀弄枪,平日里就种些菜,偶尔到山里狩猎……”

    在府上仆从准备火炉、酒壶等物的时候,阳文君赵豹向蒙仲简单讲述着他平日里的爱好。

    这一点,蒙仲倒也略有耳闻,知道赵豹将其军中大部分的事,就交给了他的副将、同时也是他的侄子赵贲,至于阳文君赵豹本人,只是隔三差五才到军营兜兜转转而已。

    似乎上了年纪的老将,都差不多是这样。

    “令郎呢?不在邯郸吗?”

    “呵,混小子不成器,索性就让他留在乡邑。”阳文君赵豹口中的乡邑,大概指的就是乡邑。

    片刻后,待府上的仆从准备好了酒具,又奉上了菜肴,赵豹却遣退了左右,笑着对蒙仲说道:“你与齐国的匡章,似乎关系不浅?”

    蒙仲没有隐瞒,如实说道:“我在宋国时,曾跟随义兄惠盎拜访孟子,与孟子有过一番谈聊,章子乃孟子的弟子,是故较寻常人关系稍微亲近些……”

    “哦。”

    赵豹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笑着对蒙仲说道:“老夫听说,你此番随同主父征讨齐国,竟以五百兵大破数万齐军……”

    “只是一场偷袭而已。”

    “那也很不简单了。”赵豹摇了摇头说道:“赵希对你的评价相当高……”

    “赵希军将?”蒙仲微微一愣,心中也很好奇那位军将对他作何评价,毕竟他二人曾经因为意见不同而闹出很大分歧。

    仿佛是看穿了蒙仲的心思,赵豹轻笑着说道:“赵希在信中讲述,说你小子眼光卓著,一眼就看穿了匡章所设的诡计,又说你年纪虽小,却颇有器量,是个人才……”

    蒙仲失笑般摇了摇头,他也没有想到,他当初与赵希摒弃前嫌的那碗酒,竟让赵希对他的印象大为改善。

    而就在这时,就听赵豹略有深意地说道:“赵成、李兑那些人,他们平日里都做了些什么,老夫也不想去参合,老夫只要管好邯郸即可……从赵肃侯那时起,老夫便负责卫戎国都,这也是赵成、李兑等人都要给老夫几分面子的原因……”

    “呵。”蒙仲微微点头。

    必须承认,相比较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这些活跃在政坛上的赵臣,阳文君赵豹其实略显低调,但他手中的权力却不小。

    就拿如今来说,邯郸城附近的军队,有权力自由出入邯郸的,其兵权都在赵豹与守卫宫门的赵将信期手中——另外就只有蒙仲的五百名信卫,毕竟那是赵主父的近卫。

    而除此以外,无论是赵成、李兑,还是安阳君赵章,他们手中的军队都不允许擅自进城,只能驻扎在邯郸城外,而且还不能过于靠近邯郸。

    由此可见,阳文君赵豹的权力其实是非常大的。

    而就在这时,却听赵豹忽然问道:“小子,想不想到老夫帐下来?”

    “呃?”

    蒙仲略有些吃惊地看着赵豹。

    只见赵豹喝了一口酒,神色自若地说道:“不愿意么?……先前,邯郸城内确有不少人笑话你不自量力,竟欲效仿魏国的武卒而训练手中士卒,但祝柯一战,你已证明了信卫的实力,再加上有老夫举荐,你认为会有人敢说闲话么?”

    “……”

    蒙仲看了一眼赵豹,婉言拒绝道:“阳文君的好意在下心领,在下现如今任赵主父身边近卫司马,不好……”

    “小子!”赵豹打断了蒙仲的话,正色说道:“莫要急着推辞,回去后好好考虑一下。老夫认为你是个人才,是故才不希望你行差踏错……自古以来,中原都讲究‘名正言顺’,我赵国现如今的国君,终究是在邯郸,而不在信都,更不会是在代郡。”

    他这话,其实已经说得很直白了,就差没有将赵主父与安阳君赵章的名字直接说出来。

    见蒙仲不说话,赵豹低声说道:“小子,你跟在赵主父身边许久,老夫相信,有些事你自己也看得出来。赵何也好,赵章也罢,皆是赵氏嫡宗子弟,此前谁人继位,老夫都不反对,但既然如今赵何已得了名分,况且臣民亦逐渐认可了新君,此时主父若再做些什么……必定会使我赵国陷入内乱。是故,无论是肥义,亦或是老夫,都不会袖手旁观。”

    “……”

    蒙仲端着酒碗喝了一口。

    根据赵豹的话,他可以猜测一二:其实阳文君赵豹对于赵何、赵章,都没有什么偏见,关键是赵王何已经当了数年的赵国君主,且赵国臣民也逐渐接受了这件事,而现如今,赵主父却忽然想要废除赵王何,另立安阳君赵章为国君,这极有可能会引起赵国的内乱——这才是阳文君赵豹坚决反对的原因。

    想到这里,蒙仲笑着说道:“阳文君太高估在下了,在下又能做什么呢?”

    “呵呵,小子莫要自薄。”

    赵豹目视着蒙仲笑道。

    说实话,一开始赵豹对蒙仲倒也不是很在意,顶多就是觉得这名少年很有才能,而且很有意思,直到听说蒙仲在祝柯时率五百名信卫夜袭数万齐军,赵豹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名少年。

    一名有胆气、有权谋的少年,再加上他手底下五百名“赵武卒”,这就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威胁。

    倘若蒙仲铁了心站在赵主父、安阳君赵章那边,到时候,随时守候在赵主父身边的那五百名信卫军,或将成为一支关键性的兵力。

    这也正是赵豹今日约蒙仲到府上喝酒的目的——只要“策反”了蒙仲,赵主父与安阳君赵章在邯郸城内就没有“内应”的军队,纵使他们闹地再凶,阳文君赵豹也不怕邯郸会出什么乱子。

    反之,由于不能提前对蒙仲与其麾下的五百名信卫军下手,赵豹只能日日夜夜防着这支五百人的兵力,以免在事发时,他麾下军队像齐国军队那般,被蒙仲麾下的信卫军偷袭——可就算日防夜防,哪有天天防的道理?更何况谁也不敢保证期间会不会出现什么岔子。

    因此,赵豹最终还是决定先约蒙仲谈谈,毕竟这是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

    而据他所知,赵相肥义也是这个主意。

    “考虑考虑吧。”阳文君赵豹亲自为蒙仲倒了一碗酒。

    大约一个时辰后,见时候已经不早,蒙仲便起身告辞,返回了王宫。

    此时,王宫内有两支军队,其中一支,即是由赵将信期统率的赵王宫卫,人数大约千余人左右;而另外一支,即信卫军,只守候在赵主父居住的那座宫殿四周。

    不是蒙仲自夸,要是两军真打起来,他麾下五百名信卫军,能轻而易举将信期麾下的宫卫击破,且顺势占领王宫——这恐怕也是阳文君赵豹感到忧心的地方。

    只不过,蒙仲并不认为赵主父会下达那样的命令。

    毕竟,倘若赵主父果真下达这样的命令,就要背负“弑子”的恶名,而据蒙仲对赵主父的了解,这位雄主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名声的。

    这也是赵主父至今都还没与赵王何一党的臣子彻底撕破脸皮的原因。

    “司马。”

    有一队巡逻的信卫远远瞧见了蒙仲,连忙跑来向后者行礼。

    不得不说,祝柯一战后,蒙仲、乐毅等人在信卫军中威望大增,那些年纪比蒙仲或要年长十岁左右的士卒,皆纷纷认可了这位年轻的司马。

    “唔,好生巡逻。”

    “喏!”

    在聊了几句后,那队信卫逐渐远去,而蒙仲,也回到自己的住处——一座小偏殿歇息。

    次日一早,蒙仲就受到了赵主父的召唤,询问了昨日蒙仲的行踪。

    『我前往拜访章子的事,赵主父是知情的,既然如此他又问起昨日……』

    稍稍一想,蒙仲便猜到了赵主父之所以询问自己的原因,便如实将他昨日碰巧遇到阳文君赵豹的事跟赵主父说了一遍。

    当时,赵主父似笑非笑地问道:“赵豹?他找你做什么?”

    蒙仲便回答道:“阳文君问我有没有兴趣到他帐下,为他训练士卒。”

    “哦?”

    赵主父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又问道:“那你是如何回覆的?”

    蒙仲平静地回答道:“我对阳文君说,我乃赵主父身边近卫,不可擅离。”

    “呵呵呵。”

    赵主父笑了笑,没有再追问下去。

    因为在他看来,阳文君赵豹还不具备“策反”蒙仲的资格——说白了,赵豹无法给蒙仲想要的东西,比如稳固赵宋同盟。

    赵豹虽然位高权重,但他办得到么?办不到的!

    只有他赵雍,能给蒙仲想要的东西。

    片刻后,乐毅来到了这边,远远朝着蒙仲做了几个手势。

    “怎么了?”

    蒙仲走上前去问道。

    只见乐毅压低声音说道:“昨日,有两名屯长向我禀报,说这两日有人与他们暗中联系,要求他们作为内应,监视赵主父与你我的一举一动。”

    “谁?”蒙仲皱了皱眉。

    “还能是谁?”乐毅压低声音说道:“阳文君麾下的佐司马,赵贲。”

    “是他啊……”

    蒙仲恍然地点了点头。

    “这事怎么处理?”乐毅低声问道。

    蒙仲想了想说道:“莫要声张,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至于那两名屯长,待过几日邯郸论功行赏时,额外给予他们一份赏赐……”

    “唔。”

    乐毅点点头离开了。

    看着乐毅离去的背影,蒙仲哂笑着摇了摇头。

    阳文君赵豹麾下的佐司马赵贲,跟他们也算是旧识了,蒙仲当然猜得到这位究竟有什么目的。

    换做在以往,那几名屯长未必会向他们禀报这件事,但现如今嘛,赵贲想要收买信卫军士卒,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不过……

    “确实要起风了……”

    看着远处被风吹起的旗帜,蒙仲喃喃说道。

看过《战国大司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