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大司马 > 第201章:逼阳之战【二合一】
    『ps:感谢“面具后的悲伤”书友五万起点币打赏~』

    以下正文

    七月十六日,即滕县被齐军攻陷后的第四日,齐将田敬率领四万齐军抵达逼阳一带,于逼阳城北郊约十五里处驻扎营寨,并且在建造营寨的同时,齐军开始打造冲车、攻城长梯等攻城器械。

    在仅仅相隔十五里的情况下,这整整四万余人的动静自然瞒不过逼阳城,毕竟这段日子,蒙仲时不时就会叫蒙虎带着一队兵到城外溜达一圈,看看齐将田触、田达二人的动静。

    没想到,田触、田达二人虽说暂时按兵不动,仿佛已经暂时放弃了收复郯城的打算,但却等来了田敬的大股齐军。

    待蒙虎立刻将消息告诉太子戴武与蒙仲二人后,蒙仲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问蒙虎道:“这支齐军从何处来?领兵的军将又是何人?”

    蒙虎摇摇头说道:“暂不清楚,不过我看旗号,似乎是写着「佐司马田」、「营丘守田」等字样……具体不清楚是哪个姓田的。”

    从旁太子戴武插嘴道:“正是田章的副将田敬,我在薛邑时看到过他的旗号。”

    说着,他与蒙仲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了几许忧愁之色。

    想想也是,据他们此前所知,田敬带着八万齐军被田章派去攻打滕县了,而现如今,田敬忽然率领其中一半兵卒增援逼阳一带,这是否意味着滕县已经失守?

    “看这架势,齐军怕是准备强攻逼阳了,是否要将盈之叔从枣林招回来?”太子戴武想了想问道。

    蒙仲思忖了片刻,摇摇头说道:“城内原先就有一万兵,再加上萧戗族长的八千各家族族兵,可战兵力达到一万八千人,纵使齐军四面围定逼阳展开猛攻,我等守个一月还是不成问题,暂时还不需要戴(盈之)军司马回援,更何况,孤城更难受,与其让戴司马回援逼阳,最终因为齐军紧逼而被迫退入城内,还不如留他在外,还能堪堪是否能来个前后夹击……不过,田敬率军抵达逼阳这件事,还是需要尽快派人通知戴司马,让戴司马提高警惕。”

    “唔!”

    太子戴武点点头,当即吩咐身后的心腹近卫派人前往枣林,向戴盈之传达消息。

    而蒙仲,则带着蒙虎,乘坐战车出了逼阳城,前往田敬齐军的驻扎地,想要亲眼看看齐军的规模,以及猜测对方接下来的意图。

    待等蒙仲、蒙虎等人偷偷摸摸来到了田敬齐军的驻扎地后,他们站在战车上眺望远方的齐军。

    此时依稀可见,那些齐军士卒们正将一根根木头从遥远处抗回驻营,远远看去一片大兴土木的迹象。

    这也难怪,毕竟为了保证逼阳城的视野,同时也让对面的齐军难以就近砍伐林木,自田章率军前往独山之后,蒙仲便派士卒将逼阳城周边一带的树林全部焚烧殆尽了,唯独剩下脊山、龙山那一带,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方向有齐将田触把守,蒙仲并不希望在野外与齐军展开交锋。

    毕竟前段时间宋军连战连败,这导致士卒们军心涣散、几无士气可言,蒙仲哪敢拉着那样一群士气低落的士卒跟士气正高昂的齐军去搏杀?

    可能是窥视地久了,对面的齐军发现了蒙仲、蒙虎等人的踪迹,当即派了一队士卒前来驱逐,因此蒙仲很识相地就撤退了反正在这个距离下,能窥探的都已经窥探了,除非他与蒙虎拥有像廉颇、牛翦、滕虎那般出色的武力,否则,他并不敢过于靠近敌军的驻营,免得遭遇变故。

    待等他回到逼阳城,太子戴武正与萧戗站在逼阳城的北城门上,待瞧见蒙仲返回后,在城上喊了几句,示意蒙仲登上城楼。

    萧戗乃是彭城西边「萧县」的县司马,萧县萧氏一族的宗主,中大夫的职衔,记得蒙氏一族的宗主蒙箪也只是下大夫而已,称得上是宋国国内的老牌卿族了。

    前几日,待萧戗与戴璟初抵逼阳之后,蒙仲就与两位打过交道,结果果然还是年纪轻的戴璟过于骄傲,以至于当蒙仲希望乐毅协助其一臂之力时,戴璟的反应仅仅只是“既然是太子的意思、臣照办”,这话,显然就是对蒙仲、乐毅二人的不信任。

    反倒是年纪与他蒙氏一族宗主蒙箪年纪相仿的萧戗,始终客客气气,虽然称呼蒙仲为后辈,但却丝毫没有倚老卖老的意思,不至于叫人心生厌恶。

    值得一提的是,萧氏一族乃是世袭的中大夫家族,而蒙氏一族却只是下大夫家族而已,可见,萧县萧氏一族的实力还是颇强的。

    “太子殿下,萧司马。”

    上了城墙后,蒙仲朝着戴武、萧戗二人拱手抱了抱拳。

    太子戴武点点头,而同时,萧戗则捋着胡须笑呵呵询问蒙仲道:“蒙司马,齐军那边情况有什么异状么?”

    由于蒙仲的职位乃是宋王偃亲口册封的行司马,因此萧戗便以这个正经的军职来称呼蒙仲,与直接称呼“蒙小兄弟”的戴不胜、戴盈之二者截然不同。

    当然,戴不胜与戴盈之作为宋国仅有的几位军司马,他们确实有这个资格。

    接过太子戴武身后一名近卫递来的碗喝了一口水,蒙仲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旋即正色说道:“据我所见,齐军正在北郊十五里外建造营寨,似乎同时也在打造攻城器械,我想最多三日,这股齐军就会对我逼阳发动攻势。”

    听闻此言,太子戴武幽幽地叹了口气,而萧戗则捋着髯须沉默了半响,旋即忽然问道:“也就是说,滕县已经沦陷了喽?”

    “十有八九。”蒙仲点了点头。

    微微摇了摇头,萧戗转身对太子戴武说道:“太子,既然种种迹象表明齐军准备强攻逼阳,那我等亦要早做准备。”

    太子戴武点点头,旋即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蒙仲。

    因为据他所知,蒙仲以及目前已离开逼阳的乐毅二人,早就把守城的准备做完了,比如说,早早就准备了大量的木头储备在城内,既能用做柴火,也能用做砸向攻城齐军的檑木。

    除此之外,蒙仲还派士卒在逼阳城内征收了许多油。

    总而言之,这些细致的准备,蒙仲、乐毅二人早就做完了,这也是太子戴武越来越信赖的蒙仲的原因:心思缜密、做事非常细致。

    见太子戴武似乎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萧戗索性直接挑明道:“太子,老臣指的是整编士卒的事,您看城内的士卒,既有您亲率的近六千士卒,亦有戴盈之军司马留守三千士卒,再加上以我萧氏一族为首的八千各家族子弟,秩序混乱、难以统一调度,不如先整顿一下,有利于守城。”稍稍一顿,他又接着说道:“然后,再选出一人为主将,其余为下将,如此还能统一调度。”

    “……”

    太子戴武闻言深深看了一眼萧戗。

    不得不说,这位太子自从十来岁起,就开始接受惠盎的教导,然后再等稍微大了,惠盎又推荐了薛居州教导他,正因为被惠盎与薛居州二人教导了十几二十几年,以至于他如今年过三旬,连儿子都有十一二岁了,但仍显得颇为憨直,说得难听点,就是说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一本正经、循规蹈矩,仿佛看起来憨傻憨傻。

    然而这并不表示这位太子殿下就真的傻,毕竟他可是惠盎、薛居州二人教导出来的、他二人自认为“最完美”的太子储君虽然在蒙仲看来,这位太子殿下过于循规蹈矩,以至于没什么威势。

    “推荐一人为主将……”

    喃喃念叨了一句,太子戴武忽然微笑着问萧戗道:“那不知萧大夫瞩意何人呢?”

    “太子殿下误会了。”

    萧戗活了那么一把年纪,岂会不知太子戴武有点不高兴了,立刻说道:“在老臣率军增援逼阳之前,乃是蒙司马辅佐太子守住了逼阳,功不可没,老臣当然是推荐蒙司马担任主将,岂敢有别的心思?只不过,老臣担心蒙司马一人力薄,是故想推荐几个各家族的年轻子弟作为蒙司马的部下,共同辅佐太子殿下守卫逼阳。”

    『原来是想给族内的后辈铺路。』

    太子戴武恍然大悟,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变得真诚起来。

    反正在他看来,逼阳的主将肯定是得属于蒙仲的,毕竟经过这段的相处,他对蒙仲可谓是越来越钦佩。

    毫不夸张地说,这几日太子戴武从蒙仲身上学到了不少有关于带兵打仗的知识,若非蒙仲年纪实在太小,暂时还不能服众,他都有心拜蒙仲为师、向后者学习兵法。

    毕竟有他父亲宋王偃的例子在前,太子戴武认为,他作为宋国日后的君主,必须懂得带兵打仗若日后成为君主的他就不敢出面对抗齐国的军队,又如何要求其他人奋力反抗呢?

    在这一点上,戴武非常仰慕他的父亲宋王偃,毕竟宋王偃就像赵国的赵武灵王一样,都是一位只要国家陷入战争便都会毅然率军出征的君主,非常有魄力,跟那些只会躲在王宫命令前线将士拼死作战的君主截然不同。

    “原来如此,此事萧大夫自便即可,确实我逼阳急需年轻的人才。”

    “多谢太子殿下。”

    一番话下来,太子戴武与萧戗都很满意。

    至于蒙仲,心中也很高兴。

    倒不是因为得到了主将的位置,毕竟作为道家弟子,他对功名利禄并不是很在意,但问题是,唯有得到主将的位置,他才能指挥调度城内的兵卒,不至于重演在赵国时因人微言轻导致己方战败、连赵主父都死于内乱的惨剧。

    “军司马蒙仲,请务必竭力辅佐戴武守卫逼阳。”

    待萧戗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太子戴武半开玩笑地对蒙仲说道。

    作为宋国的太子,又是前线战场的总指挥,太子戴武还是有权提拔蒙仲为军司马的。【注:军司马,即统率最起码一军兵力(一万两千五百人)的主将,也可以称呼军将。】

    蒙仲笑了笑,旋即由衷地说道:“太子的美意,在下明白,只是在下在宋国籍籍无名,如若由在下出任军司马,不至于激励城内的士卒,再者,我暂时也不想让我义兄田章得知是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

    太子戴武抬手打断了蒙仲的话,正色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会按照你的意思出面激励城内的士卒,但在戴武心中,逼阳的军司马,唯你蒙仲!……这样,先由我暂时揽下你的战功,待等这场仗结束之后,再由我亲自在父王面前为你表功,介时,你就是我宋国真正的军司马。”

    蒙仲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太子戴武是准备提拔自己。

    他失笑说道:“尚未弱冠的军司马,不会引起旁人的惊疑么?”

    太子戴武笑着说道:“父王素来我行我素,作为他的儿子,我亦是这样的人呢。”

    说罢,他拍了拍蒙仲的肩膀表示亲近,旋即郑重其事地说道:“戴武不通兵法,但也晓得逼阳不容有失,否则齐军便可以长驱直入进犯彭城……一切都拜托你了!”

    听闻此言,蒙仲好似忽然感觉有千斤重担压在肩上。

    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抱拳说道:“请太子放心!”

    旋即,太子戴武便离开了,只留下蒙仲、蒙虎二人站在城头。

    前段时间他来不及多想,直到今日太子戴武提及,他才想到逼阳城的关键之处,而他作为逼阳城的主将,自然难免会承受压力。

    在赵国失败了,他们仍可以返回宋国,可倘若这场仗败北了,导致宋国沦陷,他们又该去哪呢?

    “逼阳,不容有失!”

    半响后,蒙仲目视着城外,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很轻,但却斩钉截铁。

    听闻此言,反着身靠在城墙边上的蒙虎歪了歪脑袋,素来无所畏惧的他,咧了咧嘴回应着蒙仲:“是啊!”

    当日下午,太子戴武将逼阳城内的县府召集了军中的若干将领,以及萧戗等各家族的族长、家司马以及被提名准备提拔的年轻子弟。

    在铺垫了一番话后,太子戴武将此前宋王偃交给他的符节,正式交给蒙仲,至少在这群人当中为蒙仲“正名”,委任他的一军主将。

    原先太子戴武麾下的那几名将领,对此并不感到意外,萧戗以及个别家族的族长与家司马们,或有或少也得知了一些情况,唯独那些不知情的各家族年轻子弟,对此感觉颇不可思议。

    毕竟他们这些人好歹都已经过了弱冠之龄,而蒙仲明显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小,何德何能成为一军主将?

    不得不说,这也是蒙仲此前推辞军司马之职的原因,毕竟他在宋国没什么威望,若撇开太子戴武,那些宋军士卒并不见得会听从他的命令。

    随后,由蒙仲出面正式了几位镇守四面城门的守将。

    北面城门,由太子戴武原麾下行司马「边寇」把守;西面城门,由戴盈之麾下行司马「墨横」把守;南面城门,由曹氏一族家司马「曹偿」把守;东面城门,由向氏一族家司马「向触」把守。

    这四位,皆是太子戴武与萧戗推荐的佼佼者。

    而除此之外,太子戴武与萧戗又推荐了「荡虞」、「舍倾」、「向恺」、「桓防」、「焦历」等十几名目测在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左右的年轻人,蒙仲皆逐一对他们安排职务。

    不得不说,这其中大部分人当时看向蒙仲的表情都很古怪,私底下琢磨蒙仲的底细,不清楚蒙仲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如此年轻却能被太子戴武委以重任。

    这不,向氏一族家司马向触的弟弟向恺当时就质疑蒙仲道:“此子与我侄子年纪相仿,且我从未听说过他,何德何能担任军司马?”

    当时太子戴武就只说了一句话:“就凭他能抗拒匡章而丝毫不落下风!”

    听闻此言,在场诸人大多惊诧地看向蒙仲,就连向恺亦不敢再说什么。

    毕竟匡章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

    事后,蒙虎私底下对蒙仲取笑此事道:“当时这帮人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幸亏太子没说你与田章相互称兄道弟,否则这帮人还不知是什么表情。”

    蒙仲笑了笑,随口吓唬蒙虎道:“好了,你也莫要到处说这事,免得到时候还怀疑我通敌,也怪麻烦的。……终归我与田章义兄目前各为其主,有些事还是要注意一下。”

    “唔。”蒙虎点点头。

    不能否认蒙仲猜的很准,三日后,即七月十九日,齐军果然展开了对逼阳城的围攻。

    当日参与围攻逼阳城的齐军总共有三支,即田敬、田触、田达三名齐将各自率领的军队,据分布的位置来看,田敬应该是主攻北面,而田触与田达则分别攻打南面与西面。

    再看三者麾下军队的兵力数量,不难猜测田敬军是主攻,而田触、田达二人则负责牵制逼阳城内的守军。

    而此时,逼阳城内也基本上完成了整顿事宜,虽然实力与士气未见得有多大改善,但至少比此前容易调度,不至于出现混乱。

    辰时前后,得知齐军姗姗而来,蒙仲与太子戴武、萧戗等人登上了北面的城墙。

    在这里就要提一提逼阳城的优势。

    可能会有人误以为,城邑与城郭,也就是内城与外城,应该是呈「回」字状分布,但实际上并不是,也有很多城池是「囙」字状的,即有一侧其实只有一道城墙,而并非两道。

    曾经的逼阳亦是如此,它的北面只有一道城墙,并无外城,但为何说它有优势呢,那是因为当年晋景公将逼阳赠予宋国后,宋国为了守住这座用来让十三国联军攻打楚国的城池,特地又在「囙」字状的城池外,又造了一圈城墙,即「口」字外墙内又有「囙」字内城,除北侧是两道城墙外,其余三面都是三道城墙。

    这也是田章一直不想强攻逼阳的原因,毕竟强攻这样一座城池,齐军必定会损失惨重,更别说这座城池内还藏着一个“嬴疾”。

    但现如今齐军已没有办法,宋国的戴不胜、戴璟等人都已经反攻到齐国境内了,齐王田地迫切要求田章尽快击败宋国哪怕不能一口气吞并宋国,最起码也得让宋国臣服,主动割地求饶。

    因此,为了尽快击败宋国,迫使宋国臣服,田章唯有加紧对彭城的进攻,而想要毫无顾虑地进攻彭城,逼阳这颗钉子,就必须先将其拔除。

    约小半个时辰后,北面的齐军已在逼阳北郊排兵布阵完毕。

    大致是八个兵阵,前中各三个兵阵,两个兵阵殿后,目测每个兵阵约五千人。

    俗话说兵过一万、无边无际,这话固然是稍微有点夸张,但不可否认,当田敬麾下四万齐军皆布阵于北郊之后,蒙仲站在逼阳城的城墙上观望,俨然有种视线范围内皆是齐军的感受。

    逼阳城内才多少人?

    纵使城内人口加上一万八千名驻军,人数恐怕也只是稍微超过城外的齐军而已。

    这还没算上西郊、南郊那两个方向的齐军。

    “咚咚咚、咚咚咚”

    渐渐地,远处的齐军擂起了战鼓,那沉闷的鼓声,仿佛砸在逼阳城上诸人的心头,让他们的神经不由得随之一颤一颤。

    “擂鼓!”

    蒙仲面无表情地下令道。

    听闻此言,逼阳城上亦响起了战鼓声。

    而就在这时,齐军的阵列后响起一阵号角声。

    “呜呜呜呜呜呜”

    三声号角响过之后,当时就见到齐军前排整整三个兵阵,目测约一万五千名士卒,缓缓朝着城墙而来。

    隐约可见,这些士卒或推着冲车,或扛着攻城长梯,神色肃穆。

    “弓弩手就位!”

    随着一声喝令,闲杂等人包括步卒纷纷后退,弓弩手们则站在城墙边上。

    近了,更近了!

    待等那一万五千名齐军即将进入城墙一箭之地时,这些齐军的阵列中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呐喊:“杀!”

    旋即,一万五千名齐军速度朝着城墙疾奔而来,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

    见此,蒙仲立刻示意太子戴武道:“太子!”

    太子戴武会意,为激励城上的宋军士卒,只见他拔出腰间的利剑指向城外的齐军,高声喊道:“诸君,逼阳身背后即是彭城,不容有失!我等若败,则千千万万同胞将沦为亡国之人,为了我等的亲眷不至于沦为齐人的阶下之囚,请诸君务必奋战守城,击退齐军!……待击退齐军,人人升一级爵,赏田地百亩!”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太子戴武这番动之以情、诱之以利的话,顿时让城上的宋军士气大振。

    而同时,蒙仲亦挥手下令道:“放箭!”

    一声令下,逼阳北城墙上箭如雨下,清楚可见城外的齐军在遭到箭雨的洗礼后,有不少人纷纷倒地。

    但遗憾的是,逼阳城内的弓弩手还是太少了,相比较一万五千名齐军士卒相差悬殊,以至于虽然当即就让齐军付出了数百名士卒的伤亡,但却挡不住其余齐军士卒趁机冲到城墙,将一架架梯子架在了城墙底下。

    “白刃!”

    随着蒙仲大喝一声,这场攻城战正式展开。

看过《战国大司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