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 348.顺理成章的成长
    今夜的道观显得很是寂静,好似连林中的鱼虫鸟兽都沉眠于在这安静的夜晚之中。www.biqugecom.com/46/46733/

    蓝随与熏从山海异兽下来,放轻着自己的脚步慢慢朝着自己的房间中而去。蓝随习惯性的朝着自己房间而去,都要打开门了,但是一瞬感觉又有些不对。

    回过身子,蓝随看到还跟在自己身后的熏,很是奇怪的问道:

    “你怎么不回自己的房间?”说完他又陡然间想到什么的样子,续道:“哦,放心吧,你那房间我们都没动,被褥也是放在你的柜子里面稍微找找就可以找到。”

    “我说,你是白痴吗?”

    “蛤?”

    看着蓝随那一副迷惑无知的嘴脸,熏还有种把这个家伙给毁灭掉的想法。可是谁让她今晚感觉到自己被击中了呢。

    只能是翻了个白眼,说道:“在回来的路上你看到我用手机了吗?”

    “看到了啊。”

    “那是和我父亲发信息。”

    “哦,那是要发一个。”蓝随点点头表示认同。

    “我跟他说我今晚不回去睡。”

    “是啊,你都跟我来道观了,还怎么回去。。。睡?”

    蓝随就算是再白痴,这个时候也终于是懂了点什么。低头望向熏,此时就算是再冷静如她,也是不敢直视蓝随火热的眼神。

    这幅默认的姿态让蓝随嘴角有些抽动,像是想笑,但是又有点不敢的样子。

    这个时候太过于得意忘形的话可是会破坏这旖旎的一夜。

    。。。。。。。

    橘黄色的灯辉照着房间的一角。

    蓝随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袍坐在灯下,灯光照印着他衣袍下的身躯,隐隐隆起的肌肉,似黄土地上破土的青芽全然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此刻他随意的翻看着一本老道留下的古籍,原本就是晦涩的文字,平时还能稍微看看,此时却是一个字都难以入脑。他有意无意之间朝着房间的门口望去,好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就这么来来回回间大致上看了有半个小时差不多的样子,随着门口一声“啪嗒”的门锁响动,穿着白色浴袍,头发湿润的熏从门口走了进来。

    她进来的时候,第一眼望见的自然是光源底下的蓝随。清冷的面容就算是在此时也未有一点改变,然颤动的睫毛,仿佛要溢出流光的双眸,却又让人感到隐隐有一种看不见的情感在空气中隐隐骚动。

    轻移莲步,她缓缓来到蓝随的面前,蓝随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身子贴着椅背,仿佛是一种极大的压迫正朝着自己驶来。

    然后——一条毛巾飞到蓝随的脸上。

    “帮我擦干头发。”

    “啊,额,好。”

    先是愕然,在是无语,最后则是无奈的应承下来。

    熏自然而然坐在床尾,蓝随拿着毛巾来到她的背后,用毛巾夹着她的头发,从发末开始一点点用毛巾搓着她的头发。

    闻着她洗发露的散发出来的清香,头发下白皙的颈脖,因为刚刚洗完澡还能看到淡淡的粉红色,让蓝随一时间也是不由得想要低头亲昵一番就好。

    “专心点。”

    好似是觉察到蓝随的分神,熏提着他。

    “哦。”

    答应一声,蓝随仔细的擦着头发。

    “话说,怎么不用吹风机。”

    “声音太大。”

    “哦,也是。”

    先不说在这深夜中那嘈杂的声音会引起注意,再说也是会有一些破坏这个气氛吧。想到这里,蓝随的嘴角也是不禁弯起,手上擦干头发的动作不禁仔细几分和快上几分。

    鹅黄色的灯光下,女子端坐在床尾,男子细腻的擦拭着她带着水汽的头发。俩人的剪影倒映在白色的墙上,此刻好似是在进行着一项伟大仪式前的准备工作,又似,不动声色的酝酿着某种情愫。

    然后,不觉间,熏的头发已被蓝随擦干。原本用来擦干头发的毛巾已经是被蓝随放置在一旁,原本那抚慰着发间的双手移动到熏的腰间。

    把那轻盈的身子搂到自己的怀中,蓝随在那个刹那好似拥抱了整个世界。

    。。。。。。。

    被动,被动,还是被动着。

    完全出乎着蓝随的意料之外的被动!

    蓝随此刻变成了森林中的一刻枯木,本应是期待着枯木重生,却是没有想到翠绿的藤蔓慢慢不觉在自己的脚下缠绕着。

    小腿,大腿,手臂,躯干,蓝随被紧紧的缠绕着,他像是一颗被摆弄的玩物一般,任性的被雨淋着,任性的弯曲着各种姿态。

    他想要反击,却是被那修长,细嫩的藤蔓缠住,让他挣脱不得。

    枝桠被温柔的包围起来,又被强硬的对待着,俩极的力量不断缠绕着树木,让他沉沦,让他只想着去享受。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藤蔓猛然的发力,急转而上的刺激感,让枯木完全应接不暇,随着那舒适感不断攀升,一阵剧烈的颤抖。

    然后,枯木中居然是被榨出水分,滋润了藤蔓。

    好似,这场生存的战争已被藤蔓完全夺取下来。

    但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藤蔓花费的力气太多,她显得有些慵懒的时候,枯木开始猛然发力。粗壮的枝桠开始主导藤蔓,他虽然不能随意转弯,但是凭借着强横的硬度,摆弄其藤蔓的缠绕。

    在枝桠的摆弄之下,藤蔓渐渐变得无力,娇羞,颤抖,枯木发挥着自己最大的极限与能力,向着天际不断的发起着冲击。

    直至藤蔓最后跟不上枯木的节奏,最后只能是温柔的依附在枯木,不,应该是一颗强壮的大树下。

    然后,碧落天高,微云淡,点破瑶阶白露。

    。。。。。。。

    “哎哟!!!嘭!!!”

    一声痛呼的声音陡然在室内响起,也是惊醒了正在沉睡之中的熏。

    睁开双眸,她的意识还隐隐有些不太清晰,下意识的想要抱住某人,却是抱了一个空。这下才渐渐恢复起意识来。

    香肩半露,半抱海棠,熏朝着痛呼的声音处望去,只见昨晚还在与自己共赴雨云的某人正躺在地上,全身焦黑,充斥着大大小小伤口。

    歪了歪头,熏带着点迷糊,问道:“你这身伤从哪里来的?”

    “凌晨5点钟被准时唤到山海世界中,然后被朋蛇一顿吊打,还被凰姐说教了。”蓝随带着欲哭无泪的神情如此说着。

    “朋蛇?”

    “嗯,就是昨天晚上我召唤出来那条大蛇。”

    “那,大蛇不是你自己身上的吗?”

    “哈?”

    蓝随感觉与熏怎么说不到一个频道上,转头看向熏,却是看见那丫头已经是用被子捂着脑袋开始在床上翻滚起来。

    愣了有好几秒,蓝随才意识到,熏貌似无意中开了波车。

    “噗!”蓝随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滚!”

    一个枕头砸在蓝随的脸上!

    这个有些奇怪,还有些不一样的清晨也是由此开始。

    哎~第二位在青空笔下的男主了。讲句心里话,心理很复杂,明明我本人还是一个。。。咳咳!言归正传,可能因为这章写起来很复杂,也是因为从上个星期开始不间断的加班也是让青空在此断更,我的小目标也是就此中断。不过还好,今天总算告了一个段落,应该可以有精力再与大家开始更新,也是谢谢坚持到这还一直支持的青空的读者来,非常感谢!!!

看过《我在东瀛有座道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