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号才子 > 第675章 摘的干干净净
    刘书记想,事情还没有定下来,杨立志那边就传出消息了,这只能说明,林少常在夷州市的眼线真多!可是,就算定下来了,他有这么着急吗?是不是他有自己的人需要安排这个位置?

    林少常看到刘书记在犹豫,猜测这事情是他定下来的。

    林少常指桑骂槐道:“这个杨部长,一个局长的任命也不让我知道,就这么定下来,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市长?我看他活腻了,我建议以后涉及到处级以上干部的任命,都要通过书记办公会议讨论决定,他一个组织部长,有权力决定这样的人事吗?这个事情你肯定也不知道吧?”

    刘书记实话实说:“他有跟我建议,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因为我到夷州不久,对这里的干部情况不太了解,他提出的这个人选也是宣传部门内部的人,说明他们掌握了提拔对象的情况,我是信任他的。”

    林少常说:“你是说许日晴吧?”

    刘书记说:“是的,你怎么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林少常说:“她一个女流之辈,而且太年轻,对广电事业建设发展没有经验可谈,安排她去当一把手,恐怕欠妥当吧?”

    刘书记说:“回头我找一下杨立志同志,了解一下他们掌握许日晴的情况,如你所说,那就不能让她去担任。不过,你也不能有性别的歧视,要大胆启用女干部。再说,我们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你如果你对许日晴不放心,就去找一下他的顶头上司宣传部马部长,了解一下她的表现情况和能力水平。”

    听到刘书记这种态度,林少常还算满意,可叫自己去找马部长,妥当吗?

    林少常说:“找马部长就没必要了,我只是抱着对夷州市人事工作负责的态度,就怕组织部门把关不严,把一些素质不高、能力不强的干部提拔起来,那将会影响夷州市建设发展。”

    刘书记想,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是一心为夷州市建设发展着想,不是为了自己的人提拔到这个位置而发火。

    刘书记拿出首肯的态度表扬道:“你这个想法是对的,我们俩的站位点是要比他们高,看问题、处理事情就是要强于他们,干部工作很重要,把年轻优秀的干部提拔起来,对夷州建设发展将起到推动作用。同时,要把老百姓的冷暖挂在心上,把夷州市各项工作搞上去,将来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的典范。我想,我们这一任,要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给后来人树立样板,‘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十年,二十年之后,还有人念着我们曾经在这里工作战斗过的人,将来我们就是退下来了,心里也很欣慰。”

    这一番话说出来,林少常感觉刘书记在给自己洗脑,你当一把手当然可以有这种想法,可我一个市长,二十年后,还会有谁记得?要记,当然是记你这个书记。

    林少常不想再说下去,也不想听刘书记这么多的大道理,自己这么大年龄,还用得着他来帮自己洗脑,传出去变成笑话,站起来说:“好了,我该回去了。”

    刘书记笑着站了起来,说:“那好,人事方面的事情,我们最好根据夷州市的实际,重新制定一个实施细则,这个事我也会交待杨立志同志去办。”

    送走林少常后,刘书记在办公室想,从林少常今天的表现,还算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没有过份的语言和行为,只是对这个局长的安排有过急的情绪而已,这是可以理解的。

    正想着,赵筱军敲了一下门后,推门进来。

    赵筱军进来前,死死地盯着门口看,很想林少常早点滚蛋,当看到林少常经过自己门口走出去时,赵筱军马上起身来到刘书记办公室。

    刘书记抬头一看,是赵筱军进来,问:“是不是想知道点什么?”

    赵筱军说:“你们领导之间的事,我不想打听。”

    赵筱军猜测到,刘书记对林少常放松了警惕,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赵筱军认为,在官场上,不能有害人之心,但必须有防人之心,如果放松了防备,将来可能会吃亏。

    刘书记看着他的态度,气呼呼道:“你还有成见,说说看?”

    赵筱军说:“你不要被林少常几句漂亮的话所迷住,他来找你,不是来做解释的,而是来探听你这边消息的,他是做贼心虚,贼喊捉贼,今天纺织厂闹事,如果跟他没关联,我这个赵姓倒着写!”

    刘书记说:“你这么肯定?”

    赵筱军分析道:“今天上午,他组织三批人闹事,都被我们化解了,最后什么事都没闹成?他怕我们秋后算账,抓住闹事的组织策划者,他是怕了,才来这里说点好话给你听,让你放弃追查真凶,这才是他真正找你的目的。”

    刘书记说:“你是不是林少常肚子里的蛔虫,对他这么了解,他什么地方得罪过你?总是以对立的态度评价他。”

    赵筱军说:“他什么地方都没得罪我,我是从他对我的态度来分析的,我一个小小秘书,跟他不存在利益关系冲突,可他的手下处处跟我对头,不给我好脸色,他手下人的目的是什么?最终还不是搞到你的头上来,想把你整走,没有林少常同意,他手下的人有这么大胆吗?”

    刘书记说:“什么我都想过了,就算你说得很准,但我还能把他怎样?我能到省委陈书记面前说他不配合工作吗?那陈书记跟我说,你就不会让他配合我的工作?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教?到时,我怎么回答,你说!”

    讲到这个份上,赵筱军确实没话可讲,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他的假象所蒙蔽,对他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犯糊涂,别的没什么说的。”

    刘书记突然说:“许日晴这个人怎么样?”

    这让赵筱军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问她这个人怎么样?上次不是单独找过她吗?现在还问这个问题?

    赵筱军真的不知道刘书记问她的意思,说:“劲哥,她这个人应该是可以,我当初在她的手下,她对工作是认真的,对手下人也是关心爱护,当一个主官没问题。”

    刘书记说:“她这么完美,难道就没有缺点?”

    赵筱军想了想,简单地说了许日晴身上的缺点:“她身上有缺点,一方面,年龄还小,处理日常事务还缺少经验;另一方面,她太过于原则,有些事情可以协调解决,可就按她的性格,必须要较真到底,没有商量的余地。”

    刘书记说:“看来,你对她还是很了解,可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你说我该怎么办?”

    赵筱军这才知道,肯定是刚才林少常提出反对意见的,果真是这样,那还有什么话说?

    赵筱军说:“我知道了,肯定是林少常这个王八蛋有不同的意见,我认为,你也不要太过于迁就他,他肯定有自己的手下想当广电局长,才对你提出不同意见。在人事方面,你一定要把握主动,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

    刘书记说:“你就把我看的这么笨吗?我的鼻子这么好牵,那是不可能的。我是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一点小事,而坏了团结的氛围,只要不是原则性的事情、没有犯大错,那都是可以理解的。”

    赵筱军有些不高兴,明明确定让许日晴去广电局当局长,林少常一来就变了,回头怎么向许日晴解释?

    赵筱军说:“听说组织部杨部长已经找许日晴找谈话了,不可能变卦了吧?”

    刘书记说:“组织部门谈话不等于可以去任职,还要过两道手续,情况随时在变。”

    从刘书记办公室出来,赵筱军很是生气,他不是生刘书记的气,而是生林少常的气。

    林少常从刘书记办公室回去,柯本超和蒋长盛两人还在林少常办公室等着他回来。他们俩看见林少常铁青着脸跨进办公室,柯本超知道没好事,问:“情况怎样?我看你的脸色,是没有得到便宜,斗不过他吧?”

    林少常不说话,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蒋长盛马上倒了一杯茶端到林少常面前,担忧道:“老大,这件事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是我干的?”

    蒋长盛最怕影响到他的名声地位,他对自己目前的岗位非常的满意。

    柯本超冲着蒋长盛来了一句:“是不是怕了?”

    蒋长盛说:“废话,换成你,一样害怕。”

    柯本超说:“你怕什么,有老大在,天塌不下来。”

    蒋长盛说:“当初你为什么不去找猫仔?现在猫仔嘴里只有我一个人,是我跟他单线联系的,他招供的对象是我,你倒可以摘的干干净净。”

    柯本超说:“就这么屁大的事,把你吓成这样,你还像不像一个领导?”

    林少常这次找刘书记本来没有得到便宜,看到他们俩在自己面前争吵,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们俩个没用东西,尽给老子惹祸,现在出事才知道害怕,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一步,你们少打他的主意,我发现他比以前书记都厉害,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主。”

看过《一号才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