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军工子弟 > 1193 别了,102舰,再无相见之日
    刘司令一直没说话,就这样慢慢地从司令部往停泊军舰的码头缓缓走去。

    勤务兵劝司令休息,却被司令瞪了一眼,不敢再说话,只能搂着大衣跟在后面。

    这时候的晚上,还是有些寒冷的,首长要是感冒了,就麻烦了,早上一早还得乘飞机去沪东船厂,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一直到码头上,看着黑暗中那些如同怪兽一样的身影,老人的脚步才缓慢下来,更轻,好像怕脚步声太大,会惊醒这些如同睡着的钢铁怪兽。

    在码头上的军舰,并不是太多,体型大小不一,更是稀稀落落地停泊着寥寥几艘军舰,仅仅从黑暗中的阴影就能判断出来型号。

    整个海军,都没有太多型号的军舰。

    加上平时有着巡逻跟训练任务,不少军舰都离港了,码头上的军舰很少。

    102舰是停留在港口泊位上体型第二大的军舰,旁边不远处停着两艘051。

    刘司令静静地站在102舰前面,一直这样盯这艘在中国海军服役了35年的老军舰。

    “司令,外面风大……”勤务兵帮司令把大衣披上,再一次提醒。

    他知道司令心中难受。

    “没事,我再陪陪她,这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司令的话很轻,却让旁边的勤务兵听得眼角一酸,眼泪再也制止不住地掉落下来。

    再也看不到了。

    他也是北海舰队出来的,服役的时候,海军已经有051导弹驱逐舰了。

    可对于整个舰队的人来说,哪怕051吨位更大,性能更先进,但是看到这四大金刚,就会让他们觉得心安。

    四大金刚,老一批的海军人员,几乎都在上面服役过。

    中国第一支驱逐舰大队,从鞍山级开始;中国海军早期的驱逐舰护卫舰舰队军官,都是从鞍山级走出去的。即使到了现在,鞍山级已经老化严重,如同一个迟暮的老人,依然在承担培养海军官兵的重任,同时还在负担海防。

    很快,一道强光照射在刘司令的身上。

    “干什么的?”

    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

    随后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海军少尉带着两名士兵跑了过来,看到刘司令,急忙敬礼。

    “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刘司令没有指责官兵。

    他们是职责所在,确保战舰的安全。

    “司令……”

    很快,马新春跟李世田等将军都来了。

    “你们来了。”刘司令只是轻声地说了一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跟我一起,为她再站一班岗吧,必须4点启航,离港,全速到达指定区域!”

    司令的语气很轻,却透露着不容置疑。

    卖给沙特的4艘053h3等着打靶。

    从这边的海军基地到那边打靶区域,有着七百多公里。

    102舰最大航速只有32节,也没有可能一直跑出这样的高速,老化严重的动力系统根本就承受不起,跑不了一截,锅炉就会承受不起。

    打靶区域在打靶开始之前就会禁止其他船只靠近,打靶区域不能封锁太长时间。

    “请首长放心,102舰,一定会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马新春的声音中,透露出悲壮。

    码头上,除了海浪拍打护堤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郑宇成在一边,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种情怀,跟他们没有区别,就如同当初基地工资发不出来,王书维等人想要卖基地的设备来解决问题……到了最后,开发数控系统等经费不够的时候,心中不乐意,还是卖了一些他们宝贝得不得了的机床……

    淘汰,为了装备更好的。

    时间慢慢过去。

    一群将军紧紧地站在102舰前面,海边空气潮湿,很快,将军们的外套就被空气中的水汽凝结成的露水给打湿了,却没有人离开。

    一直到凌晨两点,码头上被灯光照的如同白昼。

    之前就得到命令的102舰最后一任官兵们到达护堤上,他们将会操作102舰完成最后一次任务。

    除了少数干部,102舰的官兵并不知道上级下发通知的最后一次出海任务是什么,士兵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好。

    “102舰已经举行过退役仪式,现在需要执行最后一趟任务……希望你们能确保战舰状态运行良好……圆满完成任务……登舰!”马新春没有做太多的介绍。

    对着眼前一百多名整齐排列的海军官兵,低沉地说道。

    司令亲自下达任务,声音中透露着悲壮,这让整个102舰的官兵们心情都变得压抑,即使心中有疑惑,也没法去问。

    这是海军的功勋舰,虽然没有经历过任何实战,没有经受过炮火的洗礼,上面的导弹都没有发射几次,炮管也没有打废几根。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海军骨干。

    训练有素的海军官兵整齐地登上这艘老迈的战舰。

    102舰舰龄已经半个世纪,从外表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平时海军官兵维护保养工作做得很好,外表几乎看不到任何脏污的地方。更不像那些缺乏维护保养的军舰,外表在岁月的摧残下都变得斑驳。

    很快,战舰官兵到位,到岗,102舰的锅炉开始启动……

    战舰上所有灯光都亮了起来。

    舰的官兵按照程序启动这艘已经老迈的军舰,整个过程中,除了汇报参数跟运行状态,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外面的一众大佬依然站得笔直,看着这艘战舰的启动。

    完全熄火状态下,要启动,需要的时间不短,饶是已经在这里站了几个小时,将军们依然站得笔直地看着102舰。没有人愿意少看一眼。

    哪怕102舰的每个细节都已经深深地刻在他们脑海中了。

    看一眼,就少一眼。

    这次离港后,再也看不到了。

    “呜~~”

    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起,这是102舰离港的信号。

    102舰的汽笛有些年头了,声音有些沙哑。

    基地里面的老兵,几乎可以凭借汽笛的声音来分辨每一艘军舰。

    这声汽笛声,却让所有人岸上的人心中一紧。

    谁都不想看到这一刻出现,该来的,还是来了。

    “呜~~”

    好像整个军港都活了过来,所有沉睡的军舰仿佛在这一刻全部醒了过来,每一艘军舰上的探照灯都打开了,汽笛声同时响起。

    跟之前102舰响起的汽笛声呼应。

    所有的灯光,都聚集在102舰上,让人看得更加清楚。

    “呜~~”

    102舰再次鸣笛,随后,上百米长的庞大舰体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已经老化严重的锅炉,依然把动力传递到整个战舰,水里面的螺旋桨推动整艘战舰两千多吨的沉重躯体,缓慢地离开泊位。

    战舰船头向着军港外面而去,船舷上穿着白色海军礼服的官兵们从上舰后都严肃无比。

    “敬礼!”

    “唰!”

    102舰船舷上站得笔直的官兵们,对着岸上送行的首长们整齐地敬礼。

    “敬礼!”

    几乎同时,刘司令口中喃喃地说道,身体挺得更直,对着越来越快已经完成转向的102舰抬起了右手……

    其他将军也是如此,有人眼中已经开始泛起泪花。

    军港里面停留的各型军舰的探照灯,照在102舰航道前面不断地跟随102舰的移动而移动,不停地鸣笛,为这艘老迈的战舰照亮了前进的航道。

    “呜~~呜~~”

    在即将出港的那一刻,102舰汽笛再次响了起来,连续两声长长的鸣笛声。

    “加速,满舵,坐标xxxx.xxxx,全速前进……”

    离开海港后,102舰最后一任舰长,强忍着心中的难受,下达了命令。

    他想要让102舰慢慢航行,最好是永远不要到达那个位置,那样,就不会出现他们不想看到的结果。

    军令如山,必须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否则,这无法给102舰的战舰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舰长,这次究竟是什么任务?”

    102舰舰桥内,通讯参谋问着脸色严峻的舰长。

    海军司令,舰队首长都出现了,这本能地让他们感觉到事情不简单。

    启航出港的时候,整个海港的军舰同时鸣笛,探照灯为102舰这艘已经退役的军舰照亮航道,太不寻常了。

    “到时候就知道了。”指导员看了一眼要冒火的舰长,对着通讯参谋说道。“按照规定时间到达规定位置,圆满完成任务就好。”

    “呜~~”

    军港里,所有军舰汽笛声同时响了起来,没有停顿,一直响着。

    低沉的汽笛声,就这样持续地响在军港的夜空。

    远远传出去,惊醒了整个城市,无数住得近的人也跑到海边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却什么都看不到。

    这一切,太不寻常了。

    直到再也看不到102舰的身影。

    “司令,走了。”

    也不是知道是提醒司令该走了,还是说102舰已经走了。

    “以后再也听不到102舰的汽笛声了。”马新春的话,让周围听到所有人,如同胸口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根本喘不过气来。

    “是该走了。”刘司令点了点头。

    远处黑暗的天际,亮开了一条线,天要亮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海军,也将会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

    “别了,102舰!”马新春望着已经亮起来的天空,对着已经看不到身影的102舰的方向说道。

    这一别,再无相见之日。

看过《重生军工子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