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第1529章 该不会是冒牌的吧?
    “啧啧,苍龙帝后,真是好大的威风!”

    一些前尘往事涌上心头,饶是以云笑的心性,也忍不住在这一刻出声讥讽了一句,当即就让那虚幻人影的脸色,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

    “无知小儿,竟敢口出妄言,该死!”

    作为高高在上的苍龙帝后,陆沁婉这些年来颐指气使惯了,哪怕是在九重龙霄,也无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更何况是这腾龙大陆了。

    因此从陆沁婉口中发出的这一道冷声,仿佛在顷刻之间引动了天地规则,只见一道强横的压迫气息,瞬间朝着云笑怒袭而去。

    “哼,若是你陆沁婉的真身到此,我或许还会忌惮几分,但只是一道分身虚影嘛……”

    感应到那股轰然临身的狂暴气息,云笑眼眸深处不由浮现出一抹冷笑,这句话他自然是没有说出来,却在下一刻有了一些莫名的动作。

    只见云笑双手环抱,同样也是有着一抹磅礴的气息喷发而出,最终和苍龙帝后的随手一击交击在了一起。

    轰!

    交击的力量倾泻而下,仿佛将那处天空都给轰然炸开了一般,让得不少人都是脸色微变,也为那粗衣少年捏了一把汗。

    毕竟那位可是自称苍龙帝后啊,就算是一道分身投影,恐怕其实力,也不会比那边的麻奴差多少吧?

    事实上苍龙帝后陆沁婉这道分身投影,确实是处于和麻奴相同的层次,达到了通天境中期的战斗力。

    只可惜这并不是本体作战,而云笑又不是腾龙大陆的那些普通修者,要说这个世界上对陆沁婉最为了解的,绝不是她现在的丈夫苍龙帝,而是这个前世的龙霄战神。

    诚如云笑所说,如果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乃是陆沁婉的本体,哪怕也只将实力压制在通天境中期,那他恐怕连打都不打就会直接落荒而逃。

    云笑固然是自信,却不是那些愣头青小子,明知道不是对手还要拼命,他以往的拼命,都是建立在一些特殊的信心之上的,又或者说实在是万不得已。

    而以云笑的见识和实力,若只是陆沁婉的一道分身投影,哪怕是有着通天境中期的战斗力,对他来说也是构不成什么伤害的。

    这样的苍龙帝后分身投影,对上腾龙大陆那些普通的修者,哪怕是像魏独征这般的凌云境巅峰强者,恐怕都会摧枯拉朽般击败。

    只可惜包括陆沁婉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云笑更深层次的底细,也不知道这个少年,对于那苍龙帝后的战斗手段,早就知之甚深。

    因此接下来,下方所有围观修者们,都是看到了极为神秘而诡异的一幕,就是那个依靠祖脉之力,才将脉气修为提升到凌云境中期的少年,竟然在那强力一击之下,半点事都没有。

    “这不可能!”

    甚至是陆沁婉这个苍龙帝后,也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极其不可思议。

    那固然是她的随手一击,可是这随手一击,在她的自信之中,恐怕就连凌云境巅峰的修者,也是接之不下吧?

    可是对面这个粗衣少年呢?看起来也是随意之极的一次手段,竟然就将苍龙帝后的攻击给化解而下,整个人云淡风轻,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说,堂堂的苍龙帝后,难道就这点能耐吗?你该不会是冒牌的吧?”

    只有云笑才知道刚才那般的情况,到底是如何发生的,但他又怎么可能告诉对方,而且还在此刻口出笑言,说出来的话,让得下方的诸人都是若有所思。

    “竖子敢尔!”

    此言一出,明显是让陆沁婉勃然大怒,作为苍龙帝后,她何曾有过如此这般被人当面嘲讽的经历,只觉自己原本克制的脾气,都是轰然爆发了。

    就连那边奄奄一息被水柱送到岸边的雪弃,此刻苍白的脸庞之上,也是一脸的骇然,显然也是没有看到过自己老师如此怒意勃发的一面。

    “哼,云笑,你敢激怒老师,今日绝不可能再活命!”

    当雪弃在心中暗骂一声云笑胆大包天的时候,却是升腾起一丝信心,暗道那家伙如此激怒自己的老师,恐怕下场会极为凄惨吧?

    只有雪弃才知道,这道突然出现救了自己的虚影,确实是自己的老师苍龙帝后,而不是什么冒牌货。

    既然如此,以雪弃对自己老师的了解,她有理由相信,只要是自己的老师出手,就没有办不到的事,那在她心中,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

    能在这种生死关头,出现这么一尊大帮手,于雪弃来说,无异于意外之喜,此刻她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老师的动作,想要看清楚老师是如何让那可恶的少年凄惨而死的。

    “虚凰!”

    在雪弃和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天空之上的苍龙帝后口中,陡然发出两字沉喝之声,紧接着那片天空的能量,就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

    呼呼呼……

    一道道能量波动的风声掠空而过,声势惊人,在下方诸人色变的目光之中,一袭巨大的凤凰虚影陡然成形,显得高贵而霸气。

    上古天凰乃是飞禽脉妖之中的异种,是所有飞禽脉妖的主宰,此刻陆沁婉用某种手段成形的凤凰虚影,虽然看起来有些模糊,但却是蕴含着一丝真正的凤威。

    这让得万妖山诸多兽脉师的飞禽妖宠,都在这一刻瑟瑟发抖,显然是从骨子里感到无比敬畏。

    又或者说是这些飞禽脉妖妖脉气修为太低,而苍龙帝后施展的那门虚凰手段又太强势,两两相加在一起,就造成了此刻的结果。

    “又是这种老掉牙的招数吗?”

    相对于下方脸色剧变的诸多围观修者们,当云笑看到那成形的凤凰虚影之时,其眼眸之中不由掠过一抹冷笑,然后心中轻笑出声。

    先前说了,如果是陆沁婉的本体出现,或许云笑只能是落荒而逃,而只是一道分身投影的话,他就没有太多顾忌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云笑对于陆沁婉的战斗方式极为熟悉,知道这些手段之中的特点,也知道这些手段内存在的破绽。

    而这些隐晦的东西,陆沁婉却是丝毫不知情,也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年,其灵魂竟然就是自己最为愧对的龙霄战神。

    所以这一次苍龙帝后陆沁婉的虚凰攻击,威势十足惊人,掠过长空之时,仿佛要将云笑的整个身体,都直接吞入肚内。

    “红羽,看你的了!”

    看着那巨大的凤凰虚影掠空而过,云笑眼眸之中噙着一抹冷笑,心头轻声出口,再然后,他的右手之上,就瞬间出现了一只真正的天凰神鸟。

    红羽乃是上古天凰的幼鸟,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红羽,修为甚至是比赤炎还要强出一筹,达到了低级金品天妖的层次。

    这也从侧面说明,上古天凰的血脉,比起火烈圣鼠的血脉来更加强悍一筹,不过此刻云笑让红羽出手,却不是想要用它这低级金品天妖的战斗力。

    红羽乃是真正的上古天凰,其内的天凰血脉,比起陆沁婉那虚凰之中的隐晦威压,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就像是假李鬼遇上了真李逵,高下瞬间立判,所以哪怕那虚凰之影的威力,堪比通天境中期强者的一击,但是在遇到真正的上古天凰之时,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就已经很不错了。

    更何况云笑对于陆沁婉手段之中的破绽拿捏得很清楚,在让红羽出手的一瞬间,就已经将这些破绽尽数告知了这只上古天凰。

    唰!

    只见一道巨大的凤凰虚影掠过长空,又一道散发着火光的异种大鸟迎击而去,两者很快就交击在了一起。

    在交击之前的那一瞬间,苍龙帝后虚幻的美目之中,无疑是噙着一抹冷笑和不屑,还有着一种属于自己的自信。

    就算她知道自己这道分身投影,只能发挥出通天境中期的战斗力,但那不知所谓的区区鸟形脉妖,又算是什么东西,竟敢自不量力和自己的虚凰对抗?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差点将苍龙帝后陆沁婉的一对虚幻眼珠子,都直接从眼眶之中瞪了出来,因为这一次交击的结果,和她心中所想,完全就是大相径庭啊。

    轰!

    红羽和那凤凰虚影狠狠地交击在了一起,而在交击的一刹那,属于她上古天凰的真正凰威喷发而出,那半吊子的凤凰虚影,便是摧枯拉朽地被轰击得烟消云散了。

    散发着无比强大气息的凤凰虚影,连一个呼吸都没有坚持过去,就被真正的上古天凰焚烧成了虚无,更不要说伤到云笑分毫了。

    这样的结果,不仅是陆沁婉完全没有料到,下方那些围观修者们,此刻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的疑惑和古怪。

    “那自称苍龙帝后的女人,该不会真是冒牌的吧?”

    当此一刻,陆沁婉连续两击都被云笑轻松化解,再加上刚才后者的言语,让得所有人心中都是升腾起这样一个念头,因为眼前发生的战斗,实在是太让人怀疑了。

看过《九龙圣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