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武大宋 > 第七六六章 凶相毕露的完颜宗望
    狂妄!实在是太狂妄了!

    白胜的表现激起了全场各路高手的不忿,死到临头了还要威胁我们?你威胁的着么?还动手的就是你的死敌,是你的死敌又怎样?你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

    在完颜宗望的眼里,白胜已经是个死人了,只不过他明明已经对白胜动了杀心,表面上还要做作一番,便叹息道:“真没看出来,你白胜还真有血性,有种!我完颜宗望本想交你这个朋友的,只可惜你玷污我妹妹在先,杀我叔父在后,此仇不能不报!”

    这意思仿佛是在告诉所有人,他本来是不想杀白胜的,是白胜太过分,逼得他不得不杀。www.biqugecom.com/16/16139/

    听了这番话,白胜就也叹息了一声,心说这完颜宗望的狐狸尾巴终究是露出来了。

    在穿越之初,若是没有他屡次施救,完颜宗望连同完颜兀术现在已经变成两具骸骨了。萧凤指使手下给他们喝了掺有枯血散的毒酒,是白胜找到了放血保命的方法,令他们苟延残喘了多日,而后又从金陵请了安道全,配置了枯血散的解药,最终解了他兄弟两个的毒。

    当时白胜是这样想的,虽说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完颜宗望和完颜兀术分别是北宋以及南宋的头号敌人,且他们率领的金国铁蹄没少祸害汉族百姓,但是在有自己穿越的这一世,这毕竟是好几年以后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有可能发生不等于一定发生。万一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或者是其它什么因素,导致金宋两国和睦相处了呢?那么这兄弟俩就成了大宋国的国际友人。而自己若是在一年前就把他们当做汉人的仇敌杀了,是不是毫无道理?

    就算截至目前,大宋的军民也没有对金国人形成什么仇恨,甚至你跟宋国的老百姓提起金国,老百姓们根本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国度,地处何方。

    数月之前在兴庆府城外黄河里斗杀了完颜闍母就是一个证明,那一战的后果,是大宋几十万官兵只承认他白胜的武功高深,却没有任何敌忾同仇的感情爆发出来。因为金国人不是他们的仇敌啊!

    宋国的仇敌,往早了说有辽国和交趾,往近了说就是西夏,至于金国?不知道。

    况且,当初自己护送李清照那一路,最后阶段还是仗着完颜宗望兄弟的威风才避免了来自各方的滋扰和偷袭,当时多少算是欠了完颜宗望一个人情。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对于自己的救命之恩,完颜宗望连提都不肯提一嘴了,甚至为了杀掉自己,还把屎盆子扣在了他的亲妹妹身上,什么叫玷污了你的妹妹?这就是完全撕破脸的节奏!

    这就更无须解释了,既然你完颜宗望都把我当成了必杀的死敌,我还跟你客气什么?至于从前救了你兄弟俩的命,算我眼瞎活该!

    于是冷笑道:“废话少说,难道你们金国人只会用嘴杀人么?”

    完颜宗望却依然不肯动手,也不下令让自己的手下动手,反而把目光看向了卢俊义,他的确是想杀白胜,却不想己方和白胜做鹬蚌,让别人做渔翁。

    卢俊义早已等得不耐,刚才若不是庞秋霞三人冲过来,他早就动手了,此时发现在没有人打岔,就一拧手中的提颅枪,喝道:“纳命来!”

    刚要出枪之际,周侗却突然发话了,“俊义且慢!”

    “嗯?”卢俊义就是一愣,师父这是啥意思?

    周侗扫视了一下旁边的方腊,诸葛无智以及完颜宗望等人,这才对卢俊义说道:“咱们是清理门户,并不是要杀人,白胜又没抢杀你叔叔,抢你老婆,玷污你的妹子,你着什么急?”

    俗话说人老成精。周侗七老八十的年纪,什么事情没见过?此时完颜宗望和耶律大石这互有死仇的两方都有意拿卢俊义当枪使,方腊也想坐山观虎斗,他岂能看不出来?

    让我们师徒跟白胜拼个两败俱伤,然后你们夺宝是吧?想得美!

    周侗分析的没有任何错误,另外几路人马的首脑还真就是这样想的,方腊自不必说,诸葛无智三人更是不可能主动出手,因为他们是相对最弱的一方,跟白胜对耗根本耗不起,只要白胜拼掉他们一人,剩下的两个必然也会被其他势力吞掉。

    卢俊义并不算笨,一听就懂了,立时撤了起手式,向后退了几步,让开了战场中心,却把目光看向了金兀术,那意思是你不是要杀白胜么?怎么不见你出手了?

    金兀术虽然听不太懂周侗的说话,却能看懂卢俊义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立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也不多想,当即大吼一声,前冲两步,在迈步的同时抡起金雀开山斧,奔着白胜头顶劈下。

    “兀术!”完颜宗望眼见兄弟受激上当,顿时无奈的一逼,他更清楚的是,只要兀术发了性子,那是谁都拉不回来的节奏,除非有人上去跟白胜联手导致兀术溃败,又或者白胜伤毙在金雀斧底,否则这场架是绝对拉不开的。

    事已至此,就没了别的办法,好在己方人手足够,便挥了挥手,下令道:“大家一起上吧!”

    金国众高手顿时蜂拥而上,他也跟着靠了过去,既然要杀,那就要追求速杀,不能让白胜临死再拉几个垫背的。

    白胜这边看见金国众人上来,知道自己对付不了,只金兀术一柄金雀斧就很难办了,再加上完颜宗望的降龙掌,自己便已毫无胜算,更有那个完颜宗翰等一众金国高手不知武功高低,但只需跟生铁佛相差仿佛,那就足以在短时间内围杀自己。

    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于是按照提前想好的计划,突然向卢俊义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把冷月宝刀舞出一团白光,一边说道:“你说不打就不打么?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卢俊义气得鼻子都歪了,心说我师父不让我和别人一起杀你,就等于是放你一条活路了,只看你能否在他人手下逃生,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知好歹,不去抵挡这伙金国鞑子,却来找我拼命,是不是真的疯了?

    如同卢俊义所想,旁边众人无不奇怪,这人是不是疯了?尤其是熟悉白胜的那几人更是百思不得其解,白胜不至于这么傻吧?

    不管人们怎么想,白胜的白家快刀还是犀利无比的,卢俊义不得已只有先侧身避让,撤出一定的空间才好施展长枪。

    然而就在卢俊义闪开的这一瞬间,却见白胜忽然纵身而起,身体在空中弯成弓型,如同一条飞跃龙门的鲤鱼一般,竟往水潭扎去。

    这一手谁都没能想到,追兵们顿时懵逼,大部分急忙收住脚步,想看看他到底想干啥,甚至有人会想:白胜这是要投水自尽么?

    当然,更多的人想的则是白胜想要从水底脱身。因为他们曾经听林灵素说过,白胜曾在水下与之大战且两败俱伤,但是后来人们却没能在水下找到白胜,这就说明白胜很可能掌握从水下来到地面的其它途径!

    人们惊疑之中,却听空中的白胜说道:“各位先忙着,老子下去先拿了宝物再说!”

    扑通一声过后,留给众人的是水上的一圈涟漪。

    “不好!他是要去抢夺宝物!”立即有人猛醒,就往潭面冲去。

看过《侠武大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