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野性为王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男人命苦
    假设一对徒步旅行的夫妻在深山里遇到一只极度饥饿的熊瞎子,仅丈夫手里有一把可以破开熊皮的锋利开山刀(假设)。

    60%的爷们二话不说,拿刀上去拼命,催老婆跑路。

    20%的圈养两脚兽会和老婆一起吓傻,然后被熊瞎子团灭。

    10%会给老婆腿上来一刀,自己跑路。

    以上90%都是按照动物范畴下的本能行事,但作为两脚兽,还有一种微小的可能。

    剩下9.99%的男人,会试图说服老婆上去卖,自己持刀从侧面输出杀死熊瞎子,再把受伤的老婆背出深山。

    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要求男人绝对理智的同时,女人也要讲道理,这是正常情况下,唯一能2个都活下来,皆大欢喜的办法,其他任何选择,至少要留一个在山里。开山刀是能杀死熊,但两脚兽和熊正面硬刚,不可能不受伤,而妻子背不动受伤的丈夫。

    至于最后0.01%的可能,这只熊瞎子碰到了纪安,大王通过协商,贿赂成功,买通去路,然后挥挥手说下次再见……

    只不过,对今天的斑马母子,纪安也无能为力了,他现在是狮群里的一员。

    斑马毕竟不是两脚兽,它们只可能按照动物范畴下的本能行事,比如首领撒丫子落跑,母斑马在强大母性作用驱使下,回头试图救下小斑马。

    如果站在理性角度来看,母斑马的选择无疑是不明智的,母斑马回头,它必死,随后小斑马也不可能有活路,等于买一送一,不如母斑马自己跑路。

    可谁让母性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本能呢,为了孩子, 99%的妈妈会毫不犹豫以命换命,哪怕明知死路一条。

    直播间已经有观众同情心泛滥,要求纪安介入,救下斑马母子,带狮子去找别的吃。

    “太可怜了,主播,别吃它们了不行吗?”

    “我出10个佛跳墙,买斑马母子一条生路!”

    “小斑马也真是的,快跑啊,还傻乎乎绕着妈妈转干嘛?”

    “急死个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不围着妈妈转还能围着谁转?”

    看到母斑马被胡椒以及三兄弟围住,还不停转身护到小斑马身前,一点逃跑的意思也没有,观察团:“哎,妈妈真伟大,我心都快碎了。”

    小拳拳:“小哥,你最好了,就帮这一次,好不好?”

    纪安这个纠结可想而知,他也是人,当然也对母斑马的行为动容,如果只是为了他自己和胖虎,乃至大禹的食物,放就放了,没什么好犹豫的。

    可问题是,胡椒带头,加上3兄弟,已经和母斑马玩起了老鹰捉小鸡。捕食幼崽是野生掠食动物最理所应当的权利,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下,老弱幼小,本来就是最先被吃掉的,这同样也是维护食物链结构,控制某一物种种群数量的最有效方式。

    再者,三兄弟也需要学习“老鹰捉小鸡”,实战从来都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纪安憋着不说话,他无论如何不能应观众的要求,假如他这次的口子一开,那以后每次碰到“老鹰捉小鸡”的情况,势必还会有观众提出相同的要求,这个猎还狩不狩了?

    这时,一位熊猫粉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小哥,我知道你难做,只求你一件事,大斑马已经够吃了,放了小斑马可以吗?小火箭拿去,呐,我每个月烟钱不多。”

    纪安想了下,这个要求他能答应,小斑马确实是非必要杀戮,一只母斑马足够胡椒和三兄弟吃了,他可以放走小斑马。

    然而,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母斑马死了,这只看模样也就2、3个月大的小斑马失去妈妈照顾,还是活不成,这和杀了小家伙没有任何区别,与其今天晚上被二哥掏l肛活吃,不如让三兄弟用来学习老鹰捉小鸡,还能给它个痛快。

    纪安狠下心,他现在站在狮子立场,就该为狮群考虑,决定拒绝熊猫粉的折中提议。反正他坏人当惯了,锅也背多了,非议、掉粉随他们去吧,他问心无愧就好。

    纪安正要开口拒绝,背上黑锅,意外总是不期而至,渐渐爬到1800万在线观众中,冷静理智的不在少数,有人预想到了小斑马今晚的结局。

    先是小拳拳少女粉们的天真,着实给纪安出了个好主意:“小斑马可以小哥代为收养啊,滚滚都养过,小斑马有什么难的?”

    主播胖虎险险把“黑锅”咽了回去,眨眨眼,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他有场地,有资源,别说一只小斑马,一群都不是问题。

    而且也解决了将来的黑锅问题,不然三兄弟来一次“老鹰捉小鸡”,他就得掉一次粉,这能吃得消?

    只不过,纪安觉得自己带队杀了人家妈妈,再“假惺惺”收了孩子,未免有种当了表l子还立牌坊的感觉。

    在心里权衡一下是掉粉,还是立牌坊,地主老财很快就做出决定,这根本不需要多想,一座牌坊才几个钱?最多就6个月奶粉费, 6个月一过,外面草多的是。

    可这还没完,更大的惊喜来了,刚跑掉的斑马首领傻乎乎回来给纪安省奶粉钱了。

    “主播快看,来了只大的。”

    “小哥,吃那只,那只肉多。”

    并非斑马首领良心发现,完全只是按本能行事,每一只雄性首领除了生育权,还要肩负起保护族群的义务,斑马首领跑回来,是偶然,也是必然。

    纪安挡住不死心,觊觎小斑马的香蕉去路,斑马母子逃出升天,纪安也不用难做人,不需要背黑锅,就是斑马首领有点可怜,“嚯嚯~嚯嚯~”跑回来履行首领义务,被胡椒探出爪子一下子勾住后臀。

    看到雄性斑马被狮群一拥而上,放倒在地,直播间里居然响起欢呼声:“太好了,斑马母子得救了。”

    观察团:“给这只公斑马提出表扬,是个爷们。”

    “哈哈,香蕉吃得真香。”

    不管在动物界,还是人类社会,就一个家庭而言,出了问题,男人来扛,似乎是理所应当的共识。

    共识是共识,纪安承认家里面确实得男人扛,可同为男人,心里到底有点不舒服,悻悻撇嘴,心下吐槽道:“这年头,特么带把是不值钱啊。”

看过《野性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