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村医 > 第1819章 抓住黑袍人
    但是始终感受不到那个再背后操纵的人的真气。www.biqugecom.com/46/46733/

    有点让人讨厌。

    陈重皱了皱眉头,索性一口真气腾飞到了半空中,俯视着这片地方,还是看不到人,陈重嘴角上扬,估计是连续用了好几种法器隐藏了气息,还隐藏了身形,这个人为了对付他也是下了血本了。

    陈重当下不断的提升着真气,心中默念口诀,乌黑的仙桃木就从玉净瓶空间里兀自出现在他手里,上次因为沉浸在剑意当中,差点引发天劫。

    这次陈重就心里有数了。

    他控制着真气始终不突破那个临界点,直到真气达到快要满的时候,手中的乌黑仙桃木嗡嗡震动,陈重知道这是仙桃木和自己共鸣的状态,当下高高举起仙桃木,全身真气灌入手中仙桃木,朝着原本那片黄土山丘一剑斩下!

    陈重是想毁了这片山丘!

    只听一声巨响,一阵灰尘如同一个圆形蘑菇一样凭空炸起!!

    山外的长影宗弟子一直注意着里面的动静,远远看到陈重腾空而起,好像盯着地上,然后一阵铺天盖地的剑意聚集,然后就看到一朵蘑菇云炸起,等灰尘落下,就看到一座山丘被陈重这一击移为了平地!!!

    长影宗的弟子都震惊了,林飞好歹是大师兄算是见过点世面的,连忙说道:“这么大动静,是不是碰上厉害的对手了,要不要我们去帮忙?会不会伤着长夜白师妹啊!”

    “是啊!打的这么厉害,肯定战况很激烈,我们去帮忙吧!”不少弟子蠢蠢欲动。

    长歌舒苦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门下蠢蠢欲动的弟子不要冲动:“别去了,去了只会给小袁增加负担而已,他这一上来就是杀招,可见肯定是对手比较棘手,再说了小袁兄弟的实力不俗,大家都见识过,绝对不会伤着夜白的,我对他有信心。”

    众人只好作罢,远远的看着陈重在天上斩了两剑,把地下两座山丘移位了平地。

    半空中的陈重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闪身冲了下来,外面长影宗的弟子隔着外围的山包就看不见了。

    陈重在半空中轰平了下面两座山包,发现了一个人正抱着头乱跑,显然是被陈重巨大的破坏力吓坏了!

    陈重嘿嘿一笑,直接冲到了那个人面前,淡淡的说道:“还想往哪里藏?藏在哪里我的剑就斩向哪里,你躲过两次算你运气好,下一次可能就是头和身体分开了。”

    果然就是那个上次在碰见的黑衣人!现在浑身是土,愤怒的看着陈重:“释尼爹,你别欺人太甚!!!”

    上次他问过陈重敢不敢留个名字来,陈重随便说了个是你爹的谐音,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记住了!实在是有点搞笑。

    陈重忍住笑一脸杀气的问道:“长夜白呢,放了她,我饶你一命。”

    这个地方都是土山,适合他的法器攻击,这个黑衣人刚才躲在暗处操纵一种土系法器攻击陈重,没想到都被陈重躲开了,他身上有一种遮蔽气息的法器,就是身上这件斗篷,所以别的修真者感应不到他,他以这个为依仗,本想着继续和陈重周旋,谁知道陈重居然这么霸道,为了找到他直接把山丘移位了平地!

    上次和陈重交手,黑衣人还没有感觉到陈重有多厉害,以为陈重能伤他靠的是偷袭,要是正面比试一下说不定陈重还不是他这个元婴期中期的对手,谁知道刚才就在陈重飞到半空中的时候,这个黑衣人就有点想逃了。

    能靠着真气飞到半空中一直不落下,这就已经是远远超过了元婴期的能力范围,而是化神期的境界了!!!

    这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啊!要知道元婴期之上还有分神期,分神期之后才是化神期,这足足差了两个境界!

    黑衣人转了转眼珠:“那你得跟我道歉,上次你偷袭了我,做的不对!你道歉我就放了那个女人!”

    陈重苦笑,这都是什么选手?居然到了现在还要跟他谈条件?

    陈重抖了抖手里的仙桃木,凛冽的剑意四起,黑衣人一下跪在了地上,头如捣蒜一般:“大……大哥,饶命!我放人就是了!!!”

    陈重笑了笑,早知道早干嘛去了?

    没想到这个黑衣人也没有搞偷袭什么的,真的放人了,长夜白从黑衣人空姐法器里出来的时候,本来还在哭,但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陈重,一下扑进了陈重怀里:“袁郎你好坏啊!现在才来救我,我被这个丑八怪绑走了,都快吓死了!!!”

    陈重笑着安慰道:“好了好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那个黑袍人还不乐意了:“小妮子,你骂谁丑八怪呢?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比这个小白脸帅多了!!”

    说完黑袍人还摘了自己的黑色斗篷,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好像白白净净的还留着两撇儒雅的胡须,别说确实不难看,但也不算多帅,就是普通人罢了,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一看就不是什么老实人。

    陈重瞪了一眼那个黑袍人,黑袍人立马怂了:“好吧好吧,我没你帅,没你帅总行了吧?”

    陈重笑了笑,别说这家伙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倒是个有乐子的人。

    陈重提溜着黑袍人,带着哭哭啼啼的长夜白出山了,这个黑袍人本来想跑,但是惧怕陈重的实力根本不敢跑,就任由陈重像是拎着个小鸡崽子一样出了山。

    出了山,长歌舒看到自己女儿出来,连忙激动地上前说道:“女儿你没事吧?”

    长夜白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这个家伙太坏了,还说要把我的脸划破,气死我了!爹,你要给我出气啊!”

    长歌舒最心疼自己这个女儿,连忙哄着安慰长夜白,而长影宗那些弟子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黑袍人,像是要把他就地用眼神阁杀了一样。

    黑衣人打了个哆嗦:“那个释尼爹,你要保护我啊!别把我交给这些人啊!”

    陈重倒是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笑道:“我叫袁郎,释尼爹是随便编的名字,对了,你是什么人啊?”

看过《绝品村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