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与天同兽 > 586|第586章
    对于楚元苍坑女儿的行为, 众人都有些无语。www.biqugecom.com/33/33545/

    楚元苍颇过意不去,忙不迭地拿出一个储纳戒, 讨好地递过去, 说道:“闺女,这是爹这些年攒下来的好东西, 都送给你, 你喜欢就收着, 不喜欢就丢给其他人玩啊, 以后爹找到更好的, 都给你。”

    看他一副女儿奴的模样, 再大的气也发不出来。

    这位便宜爹本来就是个不靠谱的, 会在不知情中做出坑女之事好像也没什么。幸好楚灼当时也察觉到有人想浑水摸鱼, 好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即将出世的上古洞府,对此倒是没太在意。

    “我不生气。”楚灼一脸和气地说,“只要你好好地回答我一些问题就行了。”

    楚元苍呃了一声, 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无辜, 小心地问:“闺女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爹能回答的都会告诉你。”

    是能回答, 不能回答的, 照样装傻。

    楚灼哪里没听出他的潜台词,涵养极好地包容这位不靠谱的爹,问道:“我在陵南楚家时,听说还有一位曾祖父, 他也来鸿蒙了,不知他在何处?”

    这个问题能回答,楚元苍颊边露出两个颊窝,笑道:“他在一百年前,就进入一处秘境历练,一直未出来呢。闺女你要找曾祖父么?改日爹带你去找他,他老人家性格很好,当年你的名字,还是他取的呢。”

    楚灼哦一声,“为何我不和家族里的姐妹们一起排青字辈?”

    “这我可不知道,你得问你曾祖父,毕竟他是长辈嘛。”

    楚灼盯着他,半晌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这反应让楚元苍有些忐忑起来,发现闺女不像一般的小姑娘,十分沉稳,不会找长辈撒娇卖痴,虽然知道这是她成长之路上必须经历的,但心里仍是有些不是滋味。才一百多岁的小姑娘正是活泼爱娇的时候,但他闺女显然太过沉稳,仿佛历尽千帆,怎不让人心疼?

    发现楚元苍又用那种湿漉漉的、心疼万分的眼神看她,楚灼忍不住按按额头。

    这位父亲果然如想像中那般一言难尽,也不怨楚青霜明明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人物,却生生被逼得担起长姐如母的责任。

    想到比起自己,跟着他的楚青霜姐弟俩受他祸害的时间更长,楚灼顿时心平气和。

    没能在父亲身边长大,好像也没什么,总比被他坑惨好。

    万俟天奇将这些年炼的灵丹分一些给楚灼他们,一边问道:“楚姐,寻珠哥和火鳞姐呢,还有雪雾岛的人,他们都有消息么?”

    “火鳞姐在龙岛,寻珠哥和其他几人还不清楚。”说到这里,楚灼神色微黯。

    除了封炤和玄渊外,楚灼对碧寻珠的感情是最深的,也是最担心他的,可直到现在,他都没消息,她甚至不敢去想那最坏的可能。

    至于雪雾岛的人,楚灼也让白虎族帮忙留意,但显然他们的运气都不好,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是已经出事,还是将自己隐藏得极深。

    “没事的,寻珠哥聪明着呢,一定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悄悄修炼。”万俟天奇乐观地说。

    “希望如此。”

    比起楚灼这些初到鸿蒙就降落在危险之地,万俟天奇来到鸿蒙时,出现在西境的边境地带,那一带有修炼者活动,没什么危险,让他不用经历九死一生的处境,确实比所有人都要幸运。

    接着他顺理成章地去到奉城,因摸不准鸿蒙之境的情况,便在奉城暂时蛰伏起来,打算以此为据点,打听楚灼他们的消息。

    可惜鸿蒙之大,西境不过是其中一角,想要打听这些初来乍到的人的消息可不容易。

    在渐渐了解鸿蒙的情况后,万俟天奇只好打消主动去寻找楚灼他们的念头,选择安居在奉城,等楚灼他们来找。作为一个弱鸡炼丹师,他这个选择非常正确,否则以他的实力,估计刚出西境,就要玩完,再好的运气也支撑不下去。

    他在奉城待了将近十年。

    直到十年后,迎来凤主寿辰,成为整个鸿蒙之境的盛事。原本这事与他无关的,哪想封炤在南野凤谷一战成名,声名赫赫,传到西境,万俟天奇终于得到楚灼和封炤他们的消息,甭提有多开心。

    可惜他没办法让他们知道他在西境奉城等他们。

    后来身上的灵石消耗得差不多,又听说日蚀火崖中有很多珍稀的灵草,万俟天奇觉得一直这么待着也不是事,正好有狩猎队邀请,队长是个化神境,实力不错,万俟天奇略一思索就答应和他进入日蚀火崖寻宝。

    进入日蚀火崖后,他才知道其中的危险性,可以说是整个鸿蒙之境的缩影。

    在这里,没有实力根本活不下去。他跟随的归元队进入日蚀火崖的第二年,队友就死得差不多,若非楚元苍路过,恰好救了他,只怕最后他会经历什么,也难以想像。

    “当时如果不死,估计我就要被捉进劫道团,成为劫道团的炼丹师。”万俟天奇不胜嘘唏,“届时你们若是来找我,只怕我已经是个劫道者。”

    楚灼听罢,也十分庆幸道:“幸好你没进去。”否则以这位炼丹师容易黑化的本质,维持不了现在的傻白甜。

    楚元苍听到这话,马上高高兴兴地说:“闺女,这多亏有我。”

    楚灼瞥他一眼,转头继续和万俟天奇说话。

    这一说,就说了一宿。

    整整五十年后才重逢,时间非常久,也让众人感慨不已。

    “对了,楚姐,老大,接下来你们要去何处?可是要回东都?”万俟天奇问道,精神抖擞地准备收拾东西,随时和他们一起离开。

    楚元苍也盯着他们,一副“闺女去哪里,爹也要去哪里”的模样。

    楚灼笑道:“暂时没什么打算,不若去找曾祖父,路上也顺便打听一下寻珠哥的消息。”

    “好啊好啊,你曾祖父一定也非常想见你。”楚元苍高兴地说,颊边的颊窝笑得格外亲切。

    修炼者说走就走,无需什么准备。

    翌日,他们就离开红洲。

    因上古洞府之事,日蚀火崖深处滞留的修炼者极多,除了依然不死心地寻找上古洞府外,也有一些是为狩猎寻宝而来。

    楚灼一行人出现时,瞬间就被人认出来,很多人首先认出楚元苍正是当日夺走鸿蒙金剑,并且因他之故,上古洞府消失不见的人。

    可惜就算认出来,这些修炼者也不敢做什么,盖因他们中有两个神皇境修炼者,强大的气势就能震慑一群心怀不诡之人,就算他们想要宝物,也要看有没有那命去抢。

    一群人没有任何遮掩,非常嚣张地离开。

    直到经过黑蜘蛛的地盘时,三个劫道团的团长出现,将他们拦下。

    楚元苍召手取来银枪,气势凌然地指着他们问:“想要打架?”

    虽然他只有化神境的修为,但战斗力极强,就算对上三个神皇境,气势并不落下风。

    三个劫道团的团长对他恨得牙痒痒的,但却不敢动手,他们看向封璃和封炤,心知这两个都是不好惹的,他们三个人加起来,不一定打得过其中的一个,自然不会蠢得送上门去找孽。

    血狼劫道团的团长是个性急的,忍不住开口问,“几位,我等只想知道,那上古洞府呢?”

    能修炼到神皇境,已是莫大的机缘,没有天大的仇怨,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十分爱惜自己现在的修行。

    见三个劫道团的团长没有出手之意,封炤也不去打那脸。

    “你们想要上古洞府?”封炤问得非常直白。

    三个劫道团团长没说话,但沉默也算是一种默认。

    封炤嗤笑一声,淡声道:“有缘者得之,想必三位应该明白这道理。”

    修炼者夺取机缘,讲究一个缘字,不是你的拼尽性命也抢不到,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省得以后成为心魔。三个劫道团团长也明白这个道理,封炤的话,不过是变相地承认,那上古洞府和他们无缘,已被对方取走。

    三个劫道团团长最终离开了。

    离开之前,他们告诉几人,烈火岛对这次的事非常生气,定会派人过来劫杀他们。

    会告诉他们这件事,自然不是三个劫道团的团长好心,他们不过是想利用封炤等人的实力,来削弱烈火岛,若是烈火岛的实力被削弱,对于他们这些劫道团的发展也有好处。

    等三个劫道团的团长离开后,万俟天奇感兴趣地问:“楚爹,那上古洞府已经重新封印了?”

    楚元苍点头,“封印在鸿蒙金剑之中,想要进去十分容易。不过这是罪妖之物,交给罪妖比较妥当。”说着,他看向楚灼和封璃。

    当日他本意是想要用鸿蒙金剑封印上古洞府,让这座罪妖的洞府重新沉埋在日蚀火崖之下。哪知道上古洞府却被封印到鸿蒙金剑里,只要有鸿蒙金剑在手,相当于他们得到一座可以随身携带的乾坤洞府。

    这东西楚元苍第一时间想送给他闺女。

    楚灼没要。

    于是楚元苍又给封璃,封璃是罪妖,给他十分合适。

    但封璃也没要,对于封璃来说,他一心要洗去身上的神族血脉,变成百族之人,恰好与洞府主人的意愿相反,自然不想要一群想成为神族的罪妖之物。

    于是鸿蒙金剑和洞府仍在楚元苍手里,没人要。

    楚元苍心里头有些惆怅,明明当时大家一起抢得差点头破血流,哪知道最后竟然没人要,放在他一个百族后人的手中,觉得十分烙手。

    至于送给一心想要鸿蒙金剑的燕雅正?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鸿蒙金剑锻造于鸿蒙之境,于鸿蒙而生,若是让其他人得到,是一大助力,楚元苍可不想给自己闺女的敌人添助力,宁愿将鸿蒙金剑尘封。

    不得不说,楚元苍对燕雅正的感官不怎么好,凡是和她闺女有仇的,他的感官都不好。

    接下来的日子,没人再阻拦,他们一路畅通无阻。

    眼看即将要离开日蚀火崖,一个人从后头追上来,“前辈,仙子,等等我!”

    楚灼他们停下,见到狼狈地追过来的蓸老大。

    蓸老大见他们停下时,顿时大喜,忙不迭地赶上来,神色忐忑地道:“几位,不知你们将去何处,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楚灼打量他,突然说:“我们欲去屠夜斋,你有兴趣么?”

    蓸老大惊恐地看着她。

看过《与天同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