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枭宠:神医弃后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没选错人
    云锦的性子柳烟儿是最了解的,当初得知主子身死的消息,险些没闯入皇宫宰了宫祁晟那皇帝,若是她决定了什么事情,那便无论如何也拉不回来。www.biqugecom.com/40/40386/

    罢了,这两人的事情,外人也插不上手,顺其自然就好,只是柳烟儿估计,自己又要给云锦重新上药了,顺带和她说了些事情。

    “明日世子殿下便要带人去追影山庄,你身上有伤,我又无武功傍身,所以暂且留在摄政王府。”柳烟儿笑了笑,替云锦将身上的绷带拆了,重新换一遍药。

    云锦闻言蹙了蹙眉,她是想跟着一起去的,可身上的伤实在是个负累,她自己也清楚,所以只能无奈叹息。

    柳烟儿一看便知道云锦的心里在想什么,宽慰她道,“放心,世子殿下是有本事的人,主子这回没有选错人,他定会护得主子周全。”

    昭景翊是柳倾城的儿子,那个从小她就视为榜样的女人,或许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才是最适合主子的人,她选择相信昭景翊。

    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云锦心中还是带着些许不甘心,若她不是伤的如此严重,便不必躺在这里,但她却更不想在此刻成为别人的负累。

    这一夜,除了中了纳兰熙迷药的昭景翊昏迷的不省人事之外,其余人都各怀心事,不知道有多少人辗转反侧到天明,难以入眠。

    昭景翊只觉得自己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周围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但慕容凌月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一会儿离的十分近,一会儿又好像模糊的听不清。

    “昭景翊,我要离开昭王府……离开你……我走了……”

    这声音就回荡在昭景翊的耳畔,简直要逼疯了他,她怎么可以离开他,他们还未曾真正的盛世大婚,王府中扯的红绸缎还没有用,一辈子还那么长,真的无法想象到没有她的日子是怎么样的。

    “不要!”昭景翊往前跨了一步,想要试图抓住慕容凌月,却感觉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正在飞速的往下落。

    也因为如此一惊,昭景翊无意间扫落了桌上的茶壶,陶瓷的摔碎的声音让他忽然被惊醒,终于睁开了眼睛。

    昭景翊揉了揉自己有些痛的头,才知道方才是被梦魇困住了,不过好在是个梦,虚惊一场而已,他真的听不得慕容凌月再说一句要离开的话。

    风煞已然在外面等候多时,只是看昭景翊太过于疲累,没有进来打搅罢了,这会儿听见里面的动静,终于可以进去复命。

    “世子殿下,属下此行带来了一百名玄卫,听凭您的差遣。”风煞对昭景翊行了个礼,因为连日来的奔波,他身上留下了些风尘的痕迹。

    几乎在接到世子殿下命令的那一刻,风煞便以最快的速度整装赶来,只是玄卫毕竟事关重大,所以只能紧急抽调了一百名过来。

    昭景翊此刻已经清醒不少,知道自己昨日是着了纳兰熙的道儿,才会昏迷过去耽搁这么长时间,这个纳兰熙,看他不找他好好算这笔账。

    昭景翊起身走出房间,边走边吩咐风煞道,“去将纳兰熙给本世子找来。”他还没有找他算账,竟然用迷药迷晕他,看来最近已经飘了。

    风煞在昭景翊身后,语气平静无一丝波澜的回道,“世子殿下,纳兰公子留下口信,说他已经先一步去打探追影山庄的情况。”

    说来也巧,他是半夜赶到的南理国,刚要进城门便遇见了要出城的纳兰熙,便停下多聊了片刻。

    意料之中的事情,昭景翊冷哼一声,纳兰熙倒是跑得快,要不然的话,此刻他定要将人捉过来,让他也尝尝迷药的滋味儿。

    “走吧……”昭景翊还没有忘记正事儿,摄政王府的门口已经准备好了快马和马车,南彦坤和柳烟儿一行人也已经在门口等候。

    方才长公主府的人来报,隋渊安顿完南凤翎之后,先一步坐马车赶往追影山庄,估计是纳兰熙的主意,因为隋渊经脉中的毒还需要他每日施针,才能压制住不要了他的命。

    昭景翊牵着快马的缰绳一跃而上,和南彦坤简单的道了个别,便准备前往追影山庄,风煞也骑在马上,整装随时出发。

    “世子殿下……此行一定要多加小心,若是来日救得世子妃,一定要再回来本王这摄政王府。”南彦坤面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这可是皇兄最疼爱的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小皇子,若是皇兄和柳贵妃还在这世上的话,一定会非常欣慰。

    柳烟儿却是从袖中取出最后一瓶药交给了昭景翊,道,“这是主子制的最后一瓶解药,主子曾经交代过,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希望世子殿下服用。”

    这瓶子里面的解药,并不如以往一般药性温和,而是能让至寒之毒彻底蛰伏的剧毒,虽然服用之后,便可以让昭景翊从此不再受寒毒之苦,可毕竟是以毒攻毒,对身体还是有很大伤害的。

    昭景翊紧紧捏了捏那小瓷瓶,就仿佛能看见慕容凌月配置药品之时专注的神情,那个时候的她眼睛会发亮,灿若九天之上的星辰,或许就是那般如星辰之眸,打动了自己的心,从此一眼万年。

    怔愣了片刻之后,昭景翊才将瓶子仔细收在胸口的位置,骑着马离开了南理国王城。

    此行,他定要将人带回来,若有人敢动慕容凌月一下,他必会倾尽一切与之相搏,不死不休。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被关在石洞中的慕容凌月,心口之处陡然一阵酥麻,她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抬起头看着天上发呆,这是这些天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或许是因着有宫祁钰相护的关系,这几日苏光晁倒是没有用铁链再绑着她,可宫祁钰早已经被苏光晁带了出去,整个一黑黢黢,阴森森的山洞里面,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真是无聊到想骂人,而且旁边还有那么恶心的一个血池,光是整日里闻着那血腥气味儿,慕容凌月感觉自己都要呕吐了,要不是好久都没吃东西的话。

    至于自救这件事情,慕容凌月前几次还一直不懈的为之努力着,可惜苏光晁设在洞口的阵法太邪门儿了,无论她用什么样的办法,都没办法突破一丝,甚至有好几次,差点儿没被飞箭扎成刺猬。

    真是悲惨,又悲催。

看过《重生枭宠:神医弃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