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小妻有点甜 > 第1837章:婚礼
    第1837章:婚礼

    闵歆朵翻开,上面写着的正是陈非凡和高雅的名字。www.xs386.com

    “你就是高雅吧!我记得幼儿园我们还在一起上过。没想到,你们结婚这么早!”

    闵歆朵微微笑着。

    幼儿园的时候,高雅就一直喜欢陈非凡,现在终于修成正果,想必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高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朵朵,小时候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一星期以后的婚礼一定要来参加啊!”

    她看向身边的陈非凡,满眼都是他的影子,伸出手来挽住他的胳膊,说道:

    “我们走吧。”

    两人走后,闵歆朵看着他们依偎着的背影,心里感触颇深。

    方圆圆拉了拉她的手臂,也重重叹出一口气,说道:

    “世事无常啊!”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闵家派来的司机就到了,将另外两人先送回了家,然后才载着闵歆朵到了清水市最大的一个音乐厅。

    她一下车,恢宏浩大的音乐声就响了起来,一路上都有人在引导着,将她带到了家人面前。

    “朵朵,恭喜你高考结束!”

    闵安歌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栾芷也微笑着点点头。

    “谢谢爹地妈咪,外公外婆!”

    面前的人都是最亲近的家人,还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从司机的口中得知,这些都是父母的朋友,加起来几乎能够撼动全国。

    闵歆朵随着父母在人群中四处转悠,一会和那边的富商聊聊,一会儿又与某个明星笑谈。

    没过半小时,闵歆朵已经厌倦了,偷偷溜出了音乐厅。

    慢慢地沿着音乐厅外面的小湖走着,闵歆朵脑子里完全放空,什么都没有想,忽然看到一块石头飞出,在水面上飘出去很远。

    她将视线转过去,正好看到纪与卿身穿着白色衣服,右手里一上一下地抛着两颗石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闵歆朵转身就要走,却听到身后纪与卿冷冷的声音传来:

    “看来袁天利并没把你怎么样!难不成,你和他演了一出戏?想要测试我的反应?”

    闵歆朵心里冷笑,脸上却是温风和煦的友好笑容,转身,不急不缓地说道:

    “是呀!你居然这么聪明,能想到这一点呢!”

    纪与卿原本只是随意的嘲讽,心里并不是那样认为,现在一听闵歆朵将计就计地承认,一口气瞬间被堵在了嗓子眼,说道:

    “你!真是改不了骗人的本性!”

    闵歆朵看着音乐厅那边正升起的灿烂烟花,一瞬间感觉眼睛酸涩,连忙眨眨眼睛,笑着回道:

    “是啊!我是改不了了。有一种病,一旦深入骨髓,无论对自己说多少遍,都不可能治愈!”

    纪与卿微微一怔,然后也抬头看向那璀璨的烟花,等再回过头的时候,闵歆朵已经不见了。

    他愤怒地将石头狠狠扔进了水里,溅起的水花险些落在他的裤脚上。

    秦朵儿突然从旁边的小路上快步走了过来,焦急地问道:

    “与卿哥哥,你不是说出来抽烟的吗?怎么跑这么远啊?电影都快要开始了!”

    纪与卿烦躁地转身,说道:

    “那就快走吧!”

    秦朵儿看着湖面上一圈圈散开的涟漪,狐疑地又看了看远处的烟花,这才转身跟了上去。

    一周之后,陈非凡和高雅的婚礼就正式举行了。

    确切来说,这只算是一个订婚仪式!但双方家庭都不弱,因此也十分隆重!

    闵歆朵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参加。

    当她抵达陈非凡家里的时候,草坪上已经围满了人。

    方圆圆和陈佳琪跑了过来,高兴地打招呼:

    “朵朵,你怎么才来啊?”

    “就是,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闵歆朵笑了笑,就听到婚礼进行曲奏响了,所有人集体转朝一个方向,脸上都是神圣而欣羡的光辉。

    穿着一袭纯白色婚纱的高雅在她父亲的带领下,缓缓从红毯的另一边走了过来。

    红毯的尽头,是一道鲜花扎就的拱门,拱门下站着陈非凡。

    西装革履的陈非凡一改往日留在闵歆朵心目中那阴郁执着的形象,马上变得阳光开朗了起来。

    新郎新娘的双眼都紧紧锁定在对方的身上。

    闵歆朵和两个好朋友站在一边,从人群中看到两个可爱的小孩跟在新娘子身后,肉嘟嘟的小手提着一个小小的花篮,边走边撒着玫瑰花瓣。

    整个草坪上散发着玫瑰的香味!

    “那两个小孩子真是可爱啊!”

    闵歆朵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感叹道。

    陈佳琪闻言偏头一看,说道:

    “大家都看新郎新娘呢,你却在看孩子,以前也没见你有多喜欢孩子呀!是不是想当妈妈啦?嘿嘿!”

    “住嘴!别瞎说!”

    方圆圆制止了陈佳琪的调侃,怕闵歆朵多想,拍了拍她的手背。

    闵歆朵摇头笑道:

    “没事。我就是觉得可爱,随口说了一句啊!佳琪小时候可比这个难看多了!”

    “你……好啊!看来是想要好好交流一下感情了……”

    陈佳琪窃笑,将手伸到了闵歆朵的腋下去挠。

    严肃庄严的婚礼现场微微有一丝波动,几个人转头看了过来,其中就包括纪与卿。

    纪与卿一个人站在远处,与参加婚礼的人格格不入。

    若不是陈非凡特意去给他送了请柬,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出来之前,秦朵儿还闹了好一会儿的脾气,想要跟着来,又碍于陈非凡没有给她请柬,愤愤不平地埋怨了好一阵。

    现在一看,纪与卿倒是没有继续无聊下去,缓缓走了过去。

    订婚仪式相对简单,与结婚的略有不同,只是交换了订婚戒指,然后就是宴请宾客。

    草坪上已经摆放了好几张长条桌子,上面不只是有水果餐点,更多的却是酒水。

    因为陈非凡家里是做酒水生意的,光酒庄都有几个,这么重要的场合,所提供的红葡萄酒就是酒庄里自酿的。

    纪与卿走到人群中的时候,餐宴已经开始了。

    陈非凡对着高雅点点头,就离开她走了过去,看着纪与卿,笑吟吟地说道:

    “你果真来了。”

    纪与卿收回在人群中寻找的眼神,懒懒地看向陈非凡,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告诉我吗?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告诉我?”

    陈非凡带着他走到了远离人群的一棵树下,将手里提着的两瓶啤酒分了一瓶出来,扔给了纪与卿。

    纪与卿伸手接住,看了看上面的标签,说道:

    “啤酒?你们家不是不做啤酒生意,只做红酒生意吗?”

    陈非凡仰脖喝了一口,笑道:

    “从小,我就只喜欢喝啤酒,对于红酒实在喜欢不起来。不过没办法,谁让我们家只做红酒呢?我也只有偷偷地喝。”

    纪与卿嗤笑一声,啤酒的清香在鼻尖萦绕,微醺的感觉沁人心脾,也喝了一口,说道:

    “欢迎进入成年人的世界!”

    陈非凡哈哈笑道:

    “你应该比闵歆朵大了两岁吧!”

    听到陈非凡提起这个名字,原本放松的纪与卿马上就绷紧了神经,眯着眼睛看向他,只见他看着远处的人群,说道:

    “我七岁的时候就认识呃闵歆朵,觉得她又可爱又独特,尽管因为我说错了一句话,她不再理我,但我还是整天黏着她。”

    他陷入了回忆之中。

    晃着啤酒瓶的纪与卿心里一惊,脱口而出道:

    “你小时候就认识她?”

    陈非凡笑道:

    “当然,比你认识她的时间久吧?但是缘分这东西,并不是时间久就可以的。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一点。”

    他一口喝干了啤酒瓶中的酒,没再说话,抬脚就走向人群。

看过《替嫁小妻有点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