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全能首富 > 第8章 亲人反目更心寒
    得益于重生后加强的记忆力,刚才遇到老钟、看到他手里提的三把菇时,魏明让想起了前世的一个事。

    前世同样是在今天,也是早上出门遇到了老钟,然后魏明让一家继续上山采茶。

    结果中午回来的时候,就在公路上又遇到同村的霍大孃提着比老钟更多的三把菇上街了。

    霍大孃捡的那些三把菇,足足有十多串,七八十朵。

    当时霍大孃自然是没透露采菇地点,因为白蚁窝没有被破坏的话,同一个地点第二年还是有很大几率继续捡到三把菇的。

    但可能是霍大孃采三把菇时挖得太深,把白蚁窝破坏了,白蚁搬家,第二年就没有了。

    到了第三年,霍大孃都还没有在原地找到三把菇,她才在摆龙门阵时以遗憾的口吻透露了出来,说肯定是前年她自己不小心,把蚂蚁窝破坏了,所以现在找不到三把菇了。

    霍大孃摆龙门阵的时候,是一户村民过酒,魏明让也在现场,恰好听到了。

    霍大孃当时说,她前年捡的三把菇就是在郭家湾她家包谷地和上面的灌木丛里捡的,总共三簇。

    包谷地里两簇,灌木丛里一簇,距离都不远。

    而霍大孃家在郭家湾的土地,只有一块,一亩多一点。她家包谷地上面的灌木丛,范围也不大,也就两三亩,长了些小灌木。

    不说霍大孃说过三簇三把菇距离不远,就算远,只要知道还有一簇在上面的灌木丛里,他把灌木丛翻遍也会找出来的。

    如果没有加强过的记忆力,或许魏明让还想不起这事。但现在魏明让有着非凡的记忆力,看到老钟后就全想起来了。

    带着备好的篾条,魏明让往郭家湾走去。

    路上遇到三伯母宋成碧挑着菜上街,准备去卖菜。

    父亲一辈兄弟姊妹七个人,家族大,事儿多。

    老一辈有些陈年旧事儿,加上三伯家有块土在魏明让家山林下面,三伯和三伯母老是喜欢砍树、挖林边,扩大他家土地边界,两家人关系很不和睦。

    不仅是魏明让家山林,三伯家与魏明温的土地相连的边界更多。

    大堂哥魏明温是二伯魏达平的唯一后代,魏达平因触电过世得早,二伯母改嫁,留下魏明温成为孤儿。

    大伯赡养奶奶,三伯赡养爷爷,魏明让父亲魏达贵就负责抚养魏明温至成年,三个任务当年是这么分的。

    现在魏明温早已成年,出去打工了,土地租给村里人种,本来魏达贵的任务是已经完成了的。

    但魏达贵一直觉得魏明温是孤儿,从小没父母,可怜,所以做什么事都要顾着魏明温一些。

    三伯和三伯母两口子却不管这些,老是喜欢挖边界,占些边边角角的便宜,特别是魏明温的土地边界被挖得最多,魏达贵很看不惯。

    占自家林地就算了,占孤儿魏明温的便宜,魏达贵就很冒火。

    说过很多次,屡说不改,直到2018年最终矛盾大爆发,发展至动手。

    堂兄魏明良和他媳妇儿孔大云,以及三伯母宋成碧三个人跟魏达贵乱骂、动手,结果被父亲魏达贵一个人收拾,他们家大门都被魏达贵踹坏了。

    当老师的魏明良出面,状告幺爸魏达贵打人,魏达富、宋成碧、孔大云添油加醋,正撞上公安部门严厉打击村匪恶霸黑社会,家事闹到派出所,魏达贵被治安拘留15天。

    关键的问题是,魏达贵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二哥魏达平的遗孤、侄子魏明温。

    按理说,魏明温同样是魏达富的亲侄子,他也应该多加照顾的啊!

    但三伯一家没有想这些,他们就只觉得魏达贵是多管闲事,阻碍他们多占些边边角角的土地。

    不仅是自己一家人,和村里其他村民有土地相连的,他们也是这德性。

    村民组组长曾经一个月帮他们调解了三次,就是因为挖相连的别人土地边界。

    搞不清他们是怎么想的。

    土地,特别是贵州山区的土地,东一块西一块的,高低不平,没法机械化、规模化耕种,产值低得可怜。

    哪怕白送给魏明让,他都不爱种。

    还边边角角的去挖、去争,多争那一分五厘地。

    哪怕没人说,今天挖点、明天挖点,一辈子多争来三五分地,就能发财了么?

    而且,三伯家就是那种今年什么东西好卖、热门,明年他们就马上跟风种什么,然后恰恰遇到供大于求,老是贱价都卖不完的那种做法。

    别说是边边角角这一点那一点的,就算是整块的地给你一亩半亩,看你种庄稼能发财不嘛!

    被亲兄弟说了还不认,还发展到最后开骂、动手。

    外人往死里整都还好理解,亲兄弟、叔侄之间闹成这样,更加令人心寒。

    魏达贵50多岁的人了,被送去拘留所待了15天,两家人自然成了死仇。

    所谓父仇子报,前世魏明让还没抓到机会,准备等待时机把魏明良的教师工作给他搞掉的。

    不过,还没实现,就重生了。

    但重生后的魏明让也不会忘了这事儿。

    哪怕再是血缘至亲,不出口气魏明让觉得对不起老爸在拘留所待的15天。

    2005年的时候两家关系还没这么僵,但也是属于表面相安无事、背后叽叽咕咕的一类。

    看到三伯母,魏明让没有先叫人,但宋成碧对魏明让没有趁着早上太阳不大去采茶,而是拿着一捆篾条往郭家湾走感到好奇。

    宋成碧问道:“明让,你没去采茶?拿这么多篾条干嘛去?”

    魏明让面无表情的答道:“去找三把菇。”

    宋成碧顿时嘲笑道:“你怕是白日做梦哦,那东西是一般人能捡到的?我一辈子在山上、地里打转,都没捡到过一次。”

    魏明让呵呵一笑,道:“我只是去山上转转,试试运气,捡不到就算了。”

    然后不再理她,自个往郭家湾方向去了。

    你没捡到过,不代表我也捡不到。

    别说这次是知道在哪儿捡,就算以前没有重生优势的时候,魏明让也在读小学时捡到过一次三把菇。

    这些自然没必要再向她解释,魏明让不想跟这个不知理的所谓长辈多说一句话。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看过《重生之全能首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