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高审判长 > 第三百零五章 步步紧逼
    “安塞尔主教,你有什么事情么?”里昂服用以一管药剂,正准备进行冥想,却面前的一面镜子却忽然的泛起了波纹。www.biqugecom.com/0/46/他伸手在上面一按,一道人影就浮现了出来。

    “恭喜你了,里昂审判长。”安塞尔倒映在镜子之中,他在看到里昂的那一刻,便开口恭贺着说道。

    “您这是什么意思?”里昂的心里可没有任何的喜悦之情,他气势汹汹的过来,却在罗德的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心里面正憋屈着呢。

    “难道您没有看最近的报纸么?罗德的事情,想必您应该完美的解决了吧。”安塞尔继续的开口说道。

    因为哈谷尔等地已经跟诸国合作开采石油,所以这里和外界的交流也越发的密切,此间的消息也逐渐的传了出去,连阿尔吉斯都知道了。

    里昂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根根的青筋,安塞尔提出这个话题,让他觉得十分难堪。如果不是确定对方不知道内幕,他都怀疑安塞尔是不是在故意的羞辱他。

    “我正在安排后续的事情。”他没有正面的回答,言语有点含糊。他总不能说自己上门之后被人揍了一顿吧,这对他的威望打击太大了,他如今正是竞争教宗的关键时刻,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件事。

    “里昂审判长做事,我一向放心。不过,我们在之前许诺给新教的条件,是不是也该兑现了。”正教为了不让罗德投靠新教,所以在之前已经将部分的利益分割给了新教,免得对方爆发太恶劣的冲突。

    如果哈谷尔沙漠的石油掌控权已经到手,那就该完成诺言了。

    “嗯,我知道了。”里昂点了点头,随后伸手在镜子上一抹,安塞尔的身影随之消失。在中断了安塞尔的通话之后,里昂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是暂时的将安塞尔给搪塞了过去,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并没有从罗德哪里拿到石油的掌控权,拿什么给新教的人?而他对付罗德失败的事情也不能泄露出去,不然对他的威望打击也是很大。

    他现在差不多就是在饮鸩止渴,越是拖下去,到后面爆发下来所产生的后患就越严重。

    不过,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就在一天之后,新教的人就找上了门来。

    “里昂审判长,好久不见了。”新教的特拉尔在见到里昂的时候,当即弯腰划了一个十字礼,十分客气的说道。

    “特拉尔,你来这里做什么?”里昂现在本来就不待见新教的人,再加上如今一堆烦心事,所以他的语气十分的不客气。

    “里昂审判长,您看上去不怎么欢迎我们啊,不过,你们可是答应过的,石油的掌控权有我们的一部分。”相比起正教来说,新教的人更需要是有,因为他们与诸国的关系要更加密切一点。

    “该给你们的,我肯定会给你们,你们可以走了。”里昂的语气有点生硬,他在努力的压制自己内心的愤怒。

    “哈哈哈,里昂审判长说话我自然是放心的,我这次过来只是提醒您一声而已。”特拉尔笑了笑,他还真不怕里昂反悔,因为正教的人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开战。当然,新教的人也不敢,他们上门只是想要给里昂一点压力罢了,免得对方往后拖延。

    “既然这样,你们可以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做。”里昂转身就进入了屋内,只有几个文职人员上前,将特拉尔等人给送了出去。

    “里昂的反应不太对啊,他不会是要反悔吧。”在出了门之后,新教的几个人就张口讨论了起来。

    “任谁想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分了一半给外人,都不会太开心的。”特拉尔笑了笑,倒是显得信心十足。

    “可恨!真是可恨!”里昂回到了屋子之中,双目圆睁,怒气充斥着胸膛。他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罗德那里他没法动手,而这边也给不了交代,他被罗德击败的事情还不能传出去,这么多事情一齐涌了过来,让他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审判长……”就在他准备砸几件东西发泄一下的时候,一个声音在窗子外面响了起来。里昂的眼睛微微一眯,一丝冷意从其中迸现了出来。

    “什么事?”里昂努力的将自己的异样情绪给压制了下去,同时低声的对着外面问了一声。

    “有您的一封信……”那个人轻声的说道。

    “先放在外面吧,我一会儿会去看的。”里昂此刻哪有心情去看什么信件,只想着怎么解决油田的事情呢。

    “送信的人说……您一定要当场看,不能拖延。”外面的人犹豫了一下,继续的说道。

    “不看,你下去吧。”里昂在心底冷笑了一声,语气变得有些森冷。

    “等等……”就在那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里昂的心中微微一跳,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这封信是从哪里寄过来的?”

    “呃……是厄尔尼斯修道院。”这个人的迟疑了几秒钟,张口说道。

    “砰。”里昂直接撞破了屋子,身形化作了一道幻影出现在这个人的身边,一把就拽过了此人手里的信封。

    他迅速的撕开,信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二月十一号,请上厄尔尼斯山”。落款则是罗德。

    “十一号,今天是多少号?”里昂喃喃的念了一句,对着身边的人问道。

    “审判长,今天就是十一号。”那人不假思索,迅速的说道。

    “该死,怎么不早点把信拿出来!”里昂的声音忍不住的提高了几分,然后身体化作了元素,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身体元素化对于精神的消耗是很大的,但是里昂此刻为了赶路,也顾不得许多了。

    “真是奇怪,这封信是今天才到的啊。”那人平白被人训了一顿,心中也有点委屈,在里昂的踪迹消失之后,他才嘟囔了一句。

    布兀里的首都离厄尔尼斯山不是很远,也就数百公里,以里昂的速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抵达。

看过《至高审判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