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马识途 > 第66章
    第66章

    韩宪飞口袋里的东西并不是手机,而是一个像汽车遥控钥匙一样大小的东西,上面也有几个按钮,老马大概能认出播放暂停标志还有上一曲和下一曲的标志。

    但是,老马觉得这东西绝对不是随身听之类的东西,韩宪飞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还用这样的东西呢。

    好奇之下,按了一下播放键,顿时手里的播放器发出一阵沙沙沙的忙音,紧接着,是一阵鼾声。

    老马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正是之前韩宪飞睡觉时候发出的声音,老马心头剧烈的一阵,将手里的烟头掐灭,集中精力继续听下去。

    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老马的声音,然后就是柳娇娇和老马的轻声对话,紧接着,便是俩人的情话,老马的喘息和柳娇娇的呢喃,中间,还夹杂着老马和柳娇娇身体碰撞发出的靡靡之音。

    越听下去,老马心中越是慌张,没想到,他跟柳娇娇之前在韩宪飞身边的言语和发出的声音,都被韩宪飞录了下来,老马心中暗道,做了半辈子的猎手,不会这次要栽在韩宪飞这白眼狼手里吧?

    将手里的录音器关掉,老马拿出手机,立刻给柳娇娇发微信。

    “娇娇,现在方不方便接电话,十万火急!”老马之前给柳娇娇联系确认榻榻米结构的时候,柳娇娇并没有任何异样,所以,老马猜测柳娇娇并不知道这个录音器的存在,跟不知道这个录音器里面录下来的内容。

    然而,等了十几分钟,老马也没等到柳娇娇的回复,看来这个时间柳娇娇八成是在上课了。

    老马手上拿着录音器,就好像拿着一个遥控炸弹一样,想来想去,决定将这东西自己先拿走,只要这录音器在自己手里,那就相当于炸弹的在自己的手上,可以将事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然而,如果将录音器放回到韩宪飞的口袋里,那一切可就都掌握在韩宪飞的手里。

    想到此,老马将录音器的开关关掉,然后收进自己的口袋,心中感叹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多亏自己多灌了韩宪飞半杯白酒。

    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好在徐莉并没有打电话过来催促老马,而且徐莉家的橱柜就差最后一点收尾的工作了,有个把小时就够了,老马将柳娇娇家里的工具简单规整了一下,便离开前往徐莉家里。

    但是,老马心里头始终都有些不踏实,脑子里都在想着韩宪飞口袋里为什么会有录音器的事情,而且,还将他和柳娇娇缠绵过程中的所有对话和发出的声音都录了下来。

    难道说韩宪飞之前就已经发现了什么,这次要老马改什么榻榻米只是个借口,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老马和柳娇娇俩人之间勾搭在一起的证据?

    但是,这样的解释有些说不通,如果韩宪飞真的是一开始就想借着这次机会,得到老马和柳娇娇一起胡来的证据的话,那就不可能跟老马这么实在的喝多了。

    再一步说,假设韩宪飞喝多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让老马和柳娇娇误以为韩宪飞喝多了,然后能够放开大胆的为所欲为的话,那么,当老马和柳娇娇真刀真枪的战斗起来的时候,韩宪飞就应该来个捉奸在床才对啊!

    可是韩宪飞不但没有抓现形,反而整个过程都是鼾声阵阵,这种醉酒的鼾声,如果装一两声的话并不算困难,但是,如果装半个多小时不间断,那估计非得缺氧休克不成。

    按照这样的想法,韩宪飞就是真的喝醉了,也是真的睡着了,那口袋里的录音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录音器绝对不可能是柳娇娇半路做的手脚,因为从来到新房,老马就一直跟韩宪飞在一起,而且录音的内容又是老马和柳娇娇战斗的声音,显然柳娇娇更没有必要将这些声音录下来。

    老马想来想去,一个头都快想成两个大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因为心中有事分神,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干完的活,干了两个多小时才搞定。

    好在这点活对于老马已经是信手拈来的事情,不然就凭借老马这个一心二用,非得返工不成。

    干完活之后,老马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修理的完美无瑕。

    老马看了看手机,见柳娇娇依旧没有回信,心想反正录音器在自己身上,如果真是韩宪飞在搞鬼的话,大不了来个毁灭证据,死不认账,这样也就不会闹出太大的问题了。

    想到这一层,老马心里头宽敞了不少,将录音器重新收在了隐秘保险的地方,这才安心。

    睹物思人,老马不免想起了徐莉,今天一大早徐莉就离开了客房,这都一整天过去了,老马也没收到徐莉的消息,反正也快到吃完饭的时间了,老马想着,让徐莉过来验收一下他的劳动成果,顺便一起吃个晚餐,如果可以的话,晚上也可以帮徐莉暖暖床啥的……

    老马面带笑容的调整好情绪,时刻准备着当徐莉电话接通之后来一个别开生面的问候语。

    可是,徐莉的电话响了好多声,却没人接听。

    老马又将电话打给茶楼前台,上次去茶楼的时候,老马就留神的将茶楼前台电话记下来了。

    让老马感到意外的是,前台的电话竟然也无人接听,这让老马觉得有些古怪。

    就算茶楼的生意再忙,也不至于让前台跑出去接待客人吧,再说,到茶楼消费的客人相对素质都还可以,没几个是急不可耐的。

    迟疑了片刻,老马又拨通了徐莉的电话,依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老马心中不免有些着急。

    徐莉今天早上那么早出门,就让老马觉得奇怪,但是老马看到了徐莉的短信,也就没有多想,但是这一整天下来都没有徐莉的消息了,而且之前说好的徐莉下午会回家帮老马打下手,徐莉也没有回来。

    这些种种,串联在一起,老马变得焦虑不安起来。

    老马不甘心的再次拨通,这一次,对方竟然关机了。

    老马的脸色一沉,感觉事情有些反常,连忙套上衣服,朝徐莉的茶楼跑去。

    当来到茶楼门口的时候,茶楼竟然是大门紧闭,里面的灯都是关着的,前台位置也是空无一人。

    老马不假思索的推了推门,推不动,可是门上并没有上锁,老马又试了试,依旧推不开,趴在玻璃门上定睛一看,大门,竟然是从里面锁上了!快看 ”” 微x号,

看过《老马识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