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幕后 > 第339章:任文祯停职
    “任祯探长,现在怀疑你跟一起拐卖人口案有关,并且涉及参与谋杀,法捕房决定暂停你刑事一科的职务,接受法捕房对你的调查。www.biqugecom.com/32/32501/

    任祯听到这个消息,如同泄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坐了下来。

    这是卡尔总监通过总务处直接下达的命令,直接绕过了便衣部门的,对任祯下达了处理命令。

    “劳尔,你会不会搞错了,任探长在一科任职多年,工作勤勤勉勉,破获不少大案要案,是警界的罪犯克星,他怎么会跟人口拐卖有关,还涉嫌谋杀?”范郎打事先也是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要替任祯说话了。

    “范科长,我只是来执行卡尔上校的命令,其他的我一概不知,还请你不要为难我。”劳尔一句话就把范郎打想要说情想法给打回肚子里去了。

    “任祯,请你交出配枪。”

    交出配枪,这是程序,不管任祯愿不愿意,他都必须服从,否则,门口那些佩戴白色袖套的督察会冲进来,直接将他拿下,送进看守所。

    范郎打也没办法了,他总不能强行干涉劳尔执行警务总监卡尔上校的命令吧?

    他可没这个胆子。

    萨尔礼分管便衣部,平时,他进贡从未断过,这一次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给他透露,杀了一个突然袭击?

    萨尔礼倒是想通知呢,可他被卡尔上校叫去开会了。

    抽不开身。

    很明显,这是有预谋的,卡尔上校似乎也对萨尔礼过分的偏袒日本人在法租界的活动十分不满。

    这简直就是在损害法租界的权益,借这个机会敲打一下自己这个野心不小和贪婪的下属。

    收缴了任祯的配枪,劳尔道:“在停职期间,任探长需要随传随到,如果擅自离开法租界,后果自负。”

    “劳尔先生,请问一下,谁来接替我的位置?”任祯问道。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上面会有安排的。”劳尔郑重的道,“从现在起,我接管这间办公室,任探长,请吧。”

    “劳尔,不用做的这么绝吧?”范郎打怒道。

    “对不起,这是卡尔上校的命令,我是在执行他的命令。”劳尔解释道。

    “”

    收缴配枪,人被赶出了办公室。

    任祯瞬间从云端直接跌落凡尘,而且还有可能直接跌入万丈深渊,这在法捕房内引起巨大的震动。

    这屋漏偏逢连夜雨,任祯这边刚被停职,又一个坏消息传来。

    瞎子老八跟吴秃子的人在小东门一带的菜市场火并了一场,双方都是有死伤,法捕房还出动了防暴队,才平息了这场争斗。

    原因虽然不得而知,但跟南市酱菜厂被端有关。

    “任爷,老八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吴秃子在法捕房看守所里好吃好喝的供着,他的酱菜厂前脚被端掉,后脚他就被放出来了,所以老八怀疑”

    “怀疑什么?”

    “怀疑是吴秃子把酱菜厂的秘密出卖给了法捕房。”任祯的包探吸了一口气,禀告道。

    “混账,吴秃子能出来,那是老子花了十根金条才弄出来的,跟酱菜厂的事儿有半毛钱关系?”任祯气的破口大骂。

    “但是,之前那南市安全区监督委员会的饶神父公开说过,他们捣毁酱菜厂是得到了法捕房的帮助,而有人曾经瞧见过,酱菜厂出事的头天晚上,政治处的唐锦等人悄悄的进入南市安全区,直到第二天才回的法租界!”包探道。

    “消息可靠?”

    “可靠,我们在南市安全区内有自己的眼线。”包探肯定的道。

    “难道”任祯也有些怀疑了,吴秃子跟瞎子老八一向不和,两人都想吃下份额最大的一块儿。

    吴秃子进去了,那瞎子老八必然会趁机吃掉他的份额,异位相处,只怕吴秃子也会这么做。

    这么一来,吴秃子出卖瞎子老八,也并非没有可能。

    “去,马上找人去看守所打听一下,看吴秃子关押期间,唐锦的手下有没有单独跟吴秃子见面?”任祯越想越觉得可疑,命令道。

    “督察长,任祯果然对吴秃子起疑心了,他手下的包探在找人打听吴秃子在看守所里的情况了。”齐桓兴奋的报告道。

    “看守所那边没有问题吧?”唐锦点了点头。

    “您放心,保正让任祯听到他想要听到的。”齐桓嘿嘿一笑。

    “好,丁雯那边什么情况?”

    “这个我还不太清楚,丁雯那边由孟浩负责的。”齐桓摇了摇头,既然唐锦有意的给孟浩机会,他也就没有掺和进去。

    “报告!”

    “说曹操,曹操就到。”唐锦一听,就知道是孟浩,呵呵一笑,“进来。”

    “报告督察长,属下有案情呈报。”孟浩推门走了进来,严肃的道。

    “坐下说。”

    “报告督察长,属下先要向您请罪。”孟浩没有坐下,而是郑重的一鞠躬道。

    “请罪,请什么罪?”唐锦一脸愕然。

    “属下在调查和审讯的过程中动用了一点儿手段,有些违背警察的操守。”孟浩解释道。

    “你对丁雯用刑了?”

    “不是,属下是对那个大柱用了点儿手段。”孟浩道,“属下命人在给大柱的饭菜中下了毒。”

    “下毒!”唐锦和齐桓听了都吓了一跳。

    “督察长,您听我解释,我给大柱下毒,份量并不足以致命,而且还暗中看着他吃完,并且看着他毒发,然后,再将他送医,他现在人没有事儿。”孟浩道。

    “人没死就好。”唐锦和齐桓都松了一口气,“浩子,你怎么做出这样的荒唐的事情来呢?”

    “事后,我告诉大柱,你都已经承认见财起意,谋财害命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要毒杀你呢?”孟浩静静的说道。

    咝咝

    唐锦和齐桓闻言,都不由自主的吸了一口冷气,这还不明白,他们就真白吃现在这碗饭了。

    “丁雯为了确保自己绝对的安全,杀人灭口!”齐桓道,“可她自己也在看守所内,怎么杀人呢?”

    “别忘了,还有一个任祯,他要保住丁雯,自然有杀人的动机,丁雯做不到的事情,他完全能够做到。”唐锦解释道,“只要大柱相信自己要被灭口,而且他的确中过毒。”

    “孟浩,这个办法是你想到的吗?”齐桓惊讶的问道。

    “是!”孟浩直截了当的道,陆希言的嘱咐他没忘,到不是他贪功,而是他不想把陆希言牵扯进来。

    “大柱招供了吗?”

    “招了,他是丁雯的心腹,知道丁雯的许多过往犯罪的秘密,还有丁雯藏钱和藏匿账本,以及他跟任祯合谋买卖年轻女子,逼良为娼以及如何分账的证据。”孟浩道。

    “好,浩子,你立下大功了,哈哈哈哈!”唐锦抚掌大笑,“虽然现在通过卡尔总监暂停了任祯的职务,可是如果抓不到真凭实据的话,那可就成笑话了,而现在孟浩送上来的,就是铁证如山。

    拿下任祯已经丝毫没有悬念了。

    但是他背后的范郎打,只跟任祯发生联系,想要将他搞掉,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急不得。

    “账本搜到了吗?”

    “丁雯藏匿账本的地方在公共租界,如果我们要搜查的话,就必须得到公共租界警务处的配合,我们在公共租界没有执法权。”孟浩道。

    “派人悄悄去的去取回来不就完了吗?”齐桓道。

    “这样的话,到不是不可以,可谁去合适呢?”唐锦点了点头,通过公共租界警务处协调的话,只怕会走漏风声,到时候,只怕是证据早就不翼而飞了。

    “我去。”孟浩自告奋勇的道。

    “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而且目标太大,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来安排这件事。”唐锦摇了摇头。

    孟浩负责“丁雯”的案子,加上之前他差点儿被人在接头暗杀的经历,一个人外出执行任务,万一被盯上,那就麻烦了。

    “督察长,我有把握把罪证取回来的,再说,那件事都过去大半年了,如果还有人要对我不利的话,早就下手了。”孟浩道。

    “不行,我得对你姐夫负责,你可以查案,出现场,但是不允许单独行动,尤其是离开法租界。”唐锦决然说道。

    孟浩脸色讪讪,上一次的事情,太严重了,差一点儿命就丢了,所以,大家对他的保护非常重视。

    “齐桓,这件事交给你了,务必给我把证据取到。”唐锦干脆就把任务交给了齐桓。

    “督察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齐桓胸口一挺,响亮的答应一声。

    孟浩悻悻然的从唐锦办公室出来了。

    虽然不能亲自取回账本证据,可这件案子他的功劳还是最大的,接下来就看怎么彻底的把任祯给扳倒了。

    “姐夫。”

    “案子忙完了?”陆希言还没有下班,要准备明天的手术,正在研究病人的病例,这在人胸口来一刀,可不是随随便便的。

    每一次手术,他都会反复的研究病例以及预估手术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制定准备应急的措施。

    这也是他的手术团队手术成功率越来越高的原因之一。

    治病救人,马虎不得。

    只是没想到,孟浩会过来等他下班。

    “嗯,过来搭个便车呗。”孟浩嘻嘻一笑。

    “看样子,那个大柱已经被你拿下了,丁雯还没有松口吧?”陆希言一抬头,呵呵一笑问道。

    “嗯,丁雯这个女人很难缠,就算有大柱的口供,她也不会认罪的。”孟浩道。

    “大柱的供词没有价值吗?”

    “有,而且还不小呢,不过唐督察长不让我继续跟下去了,所以”

    “唐锦是不允许你单独行动吧?”陆希言笑了,“所以,你就来求我帮你说话,对吗?”

    “姐夫,咱们好歹是一家人,你能不能帮我说一说?”孟浩央求道。

    “这事儿还是我跟唐锦要求的,而且这也是你姐姐的意思,如果你能说通你姐姐,我这里可以帮你。”

    “我姐她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不过,她最听你的话了。”孟浩苦着脸道。

    “有些事儿,你姐听我的,那是因为我说的有道理,但你姐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的,我们之间是相互尊重,没有谁听谁的,何况,她这一次做的很有道理。”陆希言拒绝道。

    “难道我.日后就要这样被你们保护起来,什么都不能做吗?”孟浩反问道。

    “你现在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吗?”

    “我”

    “别说姐夫不帮你,你只要能打赢麻小五,对你的这条保护禁令废除。”陆希言道,“你姐那里,我去替你说。”

    “你说真的?”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就这么说定了。”孟浩兴奋的一挥拳,麻小五那个绉绉的模样,哪里是他的对手。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彬彬的麻小五可不是那么好赢的。

看过《幕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