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第一纨绔 > 第303章 开审
    吴杰十分意外的发现,这一次来到大殿之中的官员居然很多!

    粗粗一看,至少上百人是有的。

    除了大朝议之外,这在魏国其实是一件颇为少见的事情。

    “妹的,这是要公审少爷呢……”吴杰心中暗自嘀咕,然后在自己的坐位上坐了下来。

    有座位的人其实并不算太多,作为西河郡郡守,魏国一方大员,吴杰属于其中之一。

    只不过这座位的位次显然就要稍微的靠后一些了,吴杰往大殿上首扫了一眼,看到公叔痤正坐在王位的右手边,而公叔痤对面的那个位置则被空置。

    “太子看来是来不了了……”吴杰心中微微一沉,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名宦官从侧门而入,尖声道:“君候到!”

    魏罃大步走了进来,这位魏国国君看上去红光满面,似乎心情颇佳。

    众人纷纷朝魏罃行礼:“见过君候!”

    君臣各自见礼落座。

    魏罃看了一眼身边的宦者令,宦者令会意,当即上前道:“今日召诸臣前来,乃为商议吴杰于上计之时咆哮公堂一事。君候有命,诸臣无论官职大小,皆可畅所欲言!”

    几乎是宦者令话音落下的同时,几名魏国官员同时出列,道:“君候,臣有话要说!”

    魏罃眉头微微一皱。

    吴杰不动声色。

    中山君面无表情。

    几名官员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继续开口:“君候,臣……”

    “砰!”魏罃突然一拍桌子,打断了所有人的话。

    “你们这些家伙,当本侯的宫殿是讨价还价的坊市吗?一个个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来人,给本侯拖下去,每人杖二十,让这些家伙知道一下什么叫做规矩!”

    几名如狼似虎的宫廷护卫一拥而上,将这几名官员同时架了出去。

    大殿之中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在听到殿门外隐约传来的惨叫声之后,魏罃的心情似乎变得好了不少,挥手道:“继续!”

    这一次就没有任何人争先了。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一名魏国官员站了出来,沉声道:“君候,对于吴杰一案,臣张通有话要说。”

    魏罃点头道:“说。”

    吴杰看了一眼张通。

    嗯,不认识……多半是中山君新提拔上来的。

    张通手持芴板,沉声道:“君候,我大魏自立国起便以法家之论治国,有李悝之变法,才有我大魏之强盛。法家者,关键无非一个法字,遵法守法,便是我大魏制度能领先诸侯,我大魏国力可鼎盛至今的关键所在!

    吴杰作为西河郡郡守,位高权重,但却知法犯法,公然挑战我大魏法制权威,若是纵容此人,那么便是动摇大魏法制,动摇大魏国本!

    为大魏千百年计,臣张通斗胆,请君候……诛杀此獠!”

    吴杰一听立刻明白了过来,这货绝对是中山君那边的。

    好家伙,这喊打喊杀的,上来就不给活路啊。

    吴杰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有不少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脸上,似乎是等待着自己的反应。

    吴杰不动如山,整个人化身为一块磐石。

    片刻后,大部分的目光失望的退开了。

    张通说话完毕之后,很快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君候,臣白朱有本奏!”

    吴杰脸色微微一动,将目光看向了下首,果然看到一名青袍年轻官员手持芴板走了出来,正是吴杰的老相识白朱。

    魏罃道:“说。”

    白朱沉声道:“君候,臣听说有人借助上计的机会大肆排除异己构陷大魏忠臣良将,吴杰吴郡守也正是因为不堪被奸人迫害,所以才大闹公堂。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大魏朝堂之上被奸臣混入,臣以为君候应当先驱除奸臣,还大魏一个朗朗乾坤!”

    白朱这一番话一气呵成铿锵有力,在大殿之中回荡有声。

    众臣脸色各异。

    中山君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神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梁令白圭。

    白圭注意到了中山君的目光,朝着中山君微微一笑。

    庞涓注视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吴杰看着白朱,心中也是暗自惊讶:“卧槽,这么直接的吗,上来就和中山君干上了……好,果然不愧是我吴杰的好帮手。”

    白圭其实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之所以说他特殊,是因为白圭虽然身为太子的心腹,但却是这一次中山君掀起的上计风暴之中,太子一派里唯一的一个“完全没有碰到任何刁难”的官员。

    因为白朱有一个好爹白圭。

    白圭可是魏国大梁令,放在后世就是首都市长,那可是国君绝对亲信才能够出任的位置。

    在此以前,白圭的地位也很超然,基本上不参与魏国政坛之争,属于被几方实力拉拢的中立派。

    难道说,这位大梁令也要借着这次机会下水了?

    想到这一点的并不只有吴杰。

    更有人还想深了一层,这白圭乃是魏罃的心腹,白朱又是白圭的儿子,所以白朱的这番话里,有没有国君魏罃的意思在里面?

    于是乎,在白朱这一番几乎等于是指着中山君脸骂的激烈言辞之后,整个大殿之中竟然十分罕见的沉默了片刻。

    中山君皱了皱眉头,看了下方一眼。

    一名魏国年轻的官员手持芴板走了出来,颤声道:“君候,臣、臣有本奏!”

    吴杰将目光投去,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意外的神情:“是他?”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吴杰曾经的发小江左。

    说起来,江左还曾经在吴杰刚穿越的时候把吴杰卖了一波,后来江左的父亲江乙又投靠了中山君,并且为中山君说媒,想要让中山君的儿子魏峰和吴杰的妹妹吴柔成婚。

    说媒失败之后,江氏和吴氏之间就渐行渐远了。

    魏罃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江左,特别在江左肥胖的身躯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才道:“说。”

    江左显得颇为紧张,还没说话就已经先流下了汗水,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有些不太利索,道:“君候,这吴杰和臣从小就一起成长,臣很清楚此人的秉性,那是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能够做出公然藐视法制的事情也完全不让人意外。

    他之所以能够上位,无非是蒙蔽了太子所致。太子乃是我大魏未来的君候,若是太子面前都是吴杰这般奸臣,那大魏的未来岂非堪忧?臣请君候以大魏将来计,务必诛杀此獠!”

看过《战国第一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