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条婚约 > 第233章:探望,物是人非
    许太一听这话,发懵数秒后,如遭重击!

    “老爷,你、你是在赶我走吗?”

    许承劼慌忙抓住许太:“不,不我不要你走,妈,我不要你走!”

    “我走了,承劼谁来照顾?我不能放下我的儿子不管……”

    许授成目露凶光:“自会有人取代你的位置,并且会比你做得更好。www.biqugecom.com/20/20341/你教出来的孩子,一个心狠歹毒,一个小小年纪满口谎言,我对你,还能抱什么期待?”

    许太摇头,“不、不不,我不走,这里是我的家,老爷,不管怎么样,您也不能不看我们几十年的感情要我走啊……”

    许授成冷声而出,“是你这也放不下,那也舍不得。常俪芬,我告诉你,我能娶你进门,许你衣食无忧,也能将你扫地出门,两不想见!日后,做好你的本分,别妄自尊大!”

    许太泪流满面,因为常家娘家一日不如一日,给不了她强大的支撑,所以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也能这样随口就弃,连家里下人的面都不用避开,她在丈夫心里,已经半点地位都没有了吗?

    “许诺的事,我自会解决,你最好不要插手!”许授成怒声警告。

    “我能插什么手?我想插手又能做什么?还不都是你们说了算……”

    许太眼泪滚落,许授成看了眼儿子:“许承劼,我告诉你,如果你品行不端,再为一点小利而说谎,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许家将来不论是金山银山,还是茅屋草舍,都不会给你半点!许家,容不下满口谎言的人!你,也不配成为许家继承人!”

    许承劼吓得“哇”一声大哭,跪在地上哭得伤心。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都是大姐教我的,她说了我和大姐才是自己人,我们要自己人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所以要一起对付许江兮。爸爸,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父亲不要生气,以后承劼一定改过自新,不再说谎,也不再听大姐的诱骗!”

    许授成看着伶牙俐齿的儿子,儿子聪明伶俐,小小年纪就会审时度势,能察言观色不知道是好是坏。

    “带承劼上楼去休息,许诺的事,以后许家不准再提!”许授成怒声警告。

    许太起身,缓缓点头:“好……”

    许授成与老爷子进了书房,许家绝处逢生,竟然迎来转机,这是件令人高兴的大喜事。

    唯一的疑虑,就是盛嘉年现在正在气头上,许家哪里好跟盛嘉年开口提钱?

    老太爷道:“先把许诺的斯琴高丽解决了,借这事上门,也不失为一个良机。”

    “是,这倒是个好由头。爸,您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好许诺的事,许家的劣势,也会很快扭转。”许授成信誓旦旦道。

    老太爷点头,许江兮会有这样的缘分,谁都没料到。

    许授成虽然被许诺气得够呛,但许江兮居然后来居上,给许家挣足了面子。

    不管怎么样,发生再多事只要能解了许家的燃眉之急,是谁出头都没关系。许诺和许江兮都是许家的女儿,对许家来说,没差。

    *

    许诺在极短的时间就被许家遣送出国,甚至连国外的学校都没有联系好,人就已经出去了。

    兰嫂作为陪读,一直陪着许诺。

    许诺走那天,许太去了机场,但没有出现。

    躲在人群后,遮挡物挡着自己,在许诺被兰嫂拉着进安检时,许太哭得崩溃。

    许诺走了之后,许太大病了一场,家里兰嫂走了,也没有再请人,就一个桂姨照顾着,厨房一位阿姨。

    许太也没有提出要求去看江兮,倒是许授成提醒了多次,让许太抽空去看看江兮,那毕竟是许家的亲生女儿。

    许太也没回应,依然没去看江兮。

    金秋过去,江兮一直躺在医院里,虽然没有落下功课,却也没能离开医院。

    好在在医院里,父母亲都在,三人算是团聚了。

    所以虽然江兮在养病,但过得还是很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身边一些人好像改变了,但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每一天都安静而美好。

    学校迎来期末最后的课题考试,陈菲妍没参考,这事儿是已经在寒假假期当中,江兮才知道。

    陈菲妍到底还是放不下家里,却再一次被陈家坑了。

    只是陈菲妍比江兮幸运,至少没有性命危险。

    但因为陈家,她错过了考试,耽误了工作,这个月的工作测评,她岌岌可危。

    陈菲妍给江兮打电话求救,就是因为工作的事。

    陈菲妍在电话里没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耽误了最后的考试,还耽误了工作。

    “你那方便吗?我能不能来医院看看你?”陈菲妍问。

    江兮立马说可以,但随后又迟疑了:“盛嘉年不让我见朋友,连许家他都打过招呼,不让人过来。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借故去看我爸妈,反正我爸妈你也认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见面啦。”

    “你在医院养病,怎么感觉在坐牢似地?”陈菲妍忍不住出声。

    江兮叹气:“一言难尽啊,因为身上多处骨头有裂痕,所以为了避免万一和意外,医生也建议我不要随便出去走动,最好是卧床静养。要不是我妈在医院里,我想我早就抑郁了。”

    “你好好养着,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陈菲妍低声道:“我下午就过来。”

    “好。”

    江兮听得出来陈菲妍语气中的无力,也猜测到陈菲妍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中午盛嘉年来了,江兮眼睛瞪了溜圆,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盛嘉年,你今天不用再去公司吗?”

    盛嘉年看着江兮那直勾勾的眼珠子,心里一阵的不忍。

    当即往床边坐去,“不想我去?”

    江兮一愣,忙摇头:“那倒没有,肯定是你工作为主啊,我怎么能那么不懂事,是不是?”

    盛嘉年仔细打量江兮,有些疑惑:“兮宝,你今天……很不一样,说说看,发生什么事了?”

    江兮摇头,装傻充愣:“我就躺在医院里,轮椅出去遛弯儿二十分钟不到就被推回来了,我接触的环境和人都有限得很,能发生什么事啊?”

    “但看得出来,你很希望去公司,往日你可是很期待我留下来陪你的。”盛嘉年道。

    “你留下来也不会跟我聊天啊,你就闷头在那做事……”

    盛嘉年笑道:“但你也说过,哪怕是看到室内除了你,还有活物在,你也不会那么无聊。”

    活物……

    江兮欲言又止,顿了顿认真表达自己的意见:“总之呢,你只要是工作上需要,我肯定不会做不理智的行为,就是不会非要把你留在身边。工作第一,反正平时,你能够在这里处理的事,你都在这里完成的,不是你不愿意陪我,是不是?”

    “知道就好。”盛嘉年握着她的手道。

    午餐结束,江兮撑着不睡觉,盛嘉年就坐在她身边,不时抬眼看她。

    江兮强打起精神来,见盛嘉年又抬眼,她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走啊?”

    “等你睡着。”盛嘉年低声回应,随后又埋头将实现落回资料上。

    江兮泄气,“我睡,我睡。”

    盛嘉年坐在一边,不到两分钟他再抬眼,江兮已经呼吸均匀的陷入安睡。

    对于江兮这睡眠质量,盛嘉年是服气的,不过看着她睡,他心里也柔柔的软化了。

    他收起工作资料,放在一旁,自己就床边趴着眯了会儿。

    盛嘉年是那种中午只要睡着哪怕只有一分钟,他都能满血复活的人。所以靠着江兮眯一会儿,对他来说足够了。

    江兮醒来,才两点半。

    大抵是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在等人,所以比往常早醒来。

    陈菲妍下午三点时候来的,给她提了几斤苹果来,江母在门边站了站,识趣的先离开,没有打扰她们同学相聚。

    陈菲妍拉了凳子坐在江兮身边,她说:“我猜你这里什么都不会缺,盛先生一定会把你照顾得很好,所以不知买点什么来,但是空手始终不好,就给你买了几斤苹果,希望你不要嫌弃。”

    江兮笑笑,“说什么呢?能看到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陈菲妍问:“怎么样了?你都在这里躺了大半学期了,我听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也已经过了三个月,还是不能动吗?”

    “能动,但是盛嘉年太小心,不然我多动,我没办法,我一想要出去走走,他就会让小白来危言耸听。我虽然知道自己身体已经康复得差不多了,但医生说话,总能掐准你害怕的点。”

    说到这,江兮只能认命的叹气。

    “所以啊,反正都躺这么久了,就再耐心躺一段时间吧,反正他们都是为我好,如果是有好处的,他们也会安排。”

    “嗯,虽然老躺着不太好,但还是听医生的建议最好。”

    陈菲妍看江兮气色很不错,跟最开始的死气沉沉判若两人。

    “看你气色不差,我就放心了。真羡慕你,能遇到盛先生那样的好人。当然了,好人有好报,这是你该有的福报。”陈菲妍由心感慨。

    江兮笑笑,随后问:“所以,你前段时间究竟发什么事了?”

    陈菲妍深吸气,轻笑了两声,沉默着,大抵在酝酿情绪吧。

看过《头条婚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