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六七十年代 > 115.六十年代恶婆婆(9)
    此为防盗章

    看着这一片片的玉米,和土豆, 红薯, 红梅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观音菩萨普渡大众的感觉。www.biqugecom.com/20/20341/

    水田里面的禾稻, 也是怏怏的,看着就不是很好, 不会有什么收成。

    又是一天黄昏,肆虐了一天的太阳开始收拾自己的淫威,向着地平线进发。在外面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开始纷纷返回自己的家里。

    红梅下山回家,一进门就看家里坐,几位军人,其中有自己认识的,不明白这些人找到自己家是来干什么的。

    放好背篓, 走了进去。“三妮儿,快来, 这解放军同志们是来找你的。 ”

    孟大山很高兴, 这几位解放军同志, 已经来了很久了,自己一直陪人家聊天喝茶, 可自家不会说话, 也不知道说什么, 看见闺女回来, 他高兴极了, 家里就三妮儿的嘴巴最会说话(毒死人不偿命的嘴)。

    “爹, 找我干啥?”不明白这些人找自己干啥?

    不过她还是乖巧的走了过去, 在自己爹边上坐下。

    “小姑娘,是这样的,上次你给过我们几株草药,你还记得吗?”江子强先开口问,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就渗人,这笑的有点像大灰狼,红梅心里警惕起来。

    “怎么了,那草药没有问题的,我爹受伤就是用的那个?”

    “是没有问题,是效果太好了,所以我们想问问你,这是家传配方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都不是,是别人教的。”家传啥,别人一打听就知道,老祖宗啥也没有传下来,就传下来一个拎不清的老头子。

    “是谁教的,是村里人吗?”

    “不是,是在大山里面遇见的一位老爷子,他教我的。”

    这谎撒的,以后不会要一直撒下去吧,自己真是没有想到的呀?小脸都皱在一起,江子强一看,这小姑娘是不愿意再多说还是有什么别的为难之处。他边上的申政委也是捉急,政委可比团长更会说话更会看脸色,一看小姑娘的脸皱成一团,心里就慌了。这有啥不能说的还是小姑娘不愿意自己这些人打听配方。

    申政委只能自己上阵,让老江打先锋,也是因为上次老江见过小姑娘,自己这才让他先说话的。他转换脑袋中的思想,脸上露出做政/治工作时的和蔼笑容,对着眼前的小女孩亲切的说:“小姑娘,你别怕,我们是来感谢你的,上次有你的草药我们的战士很快就疗好伤,已经能重新训练,并且没有什么后遗症……。”

    “哦,是这样啊,那受伤的人来了吗?带感谢的礼物没有?”红梅才不信呢,肯定是有别的事。

    这一屋子人除了红梅都楞住了,不是含蓄吗?这时候的人都普遍比较含蓄,这么直接要礼物的还是第一次见。

    申政委笑了,这孩子不简单,他就特别的爱才,喜欢聪明的孩子。“小姑娘,不错。你救的大哥哥来了,礼物也买了。你放心吧!”

    凌冕带着礼物走上前,把礼物放在桌子上,才退下去。

    红梅看了一眼申政委,就知道这是个老狐狸,十足的老道。不亏是政工干部。

    直播间的粉丝宝宝们都没人屏住呼吸,看着这一老一小的交锋,其实红梅的并不是一个狡猾精明的人,她一直都是一个简单粗暴的人,末世的人都推崇实力,阴谋诡计也有,可是大部分都是信奉实力至上的。

    她的心眼根本就不多,这是她的缺点也是她的优点。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送上礼物的大兵,然后就啥说也不说。

    屋子里面出现了瞬间的沉默,红梅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压根也不知道这些人来的目地,能说啥。

    早早就躲在厨房做饭的马兰花和大妮儿还有津明都在厨房里面帮忙,小津卫在山下的三叔家里玩,屋子里面的孟大山也不知道说啥,不过这么冷的场面,让他觉得不好意思,想说闺女两句,又不忍心,他只能自己开口:“同志,别见怪,我家三妮儿不是真的要礼物的,她还是个孩子。”

    “孟同志,我们知道的,三妮儿是个好孩子。”

    “是滴,我家三妮儿真是个孩子,从我受伤来,都是她和她娘一起上山挖野菜挖山土豆,红薯,这孩子真是够苦的,但是她从不抱屈,还让她哥姐去上学,真是个好孩子,不是我吹没几家孩子有我家孩子懂事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的了。”

    孟大山说起家里的孩子那是滔滔不绝,很能说。

    这些人也是静静的听着,不再说什么,没人打断孟大山的话语,直到孟大山说完,江子强才说话:“孟同志,小姑娘,我们来也是有事求你们帮忙的,上次小姑娘给的草药止血消炎的效果真的不错,我们就想问问,这草药是不是有配方的,这方子能不能卖给我们军队,这些在野外作战还有给医学专家研究能不能做成药粉,方便以后携带。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小姑娘,这个完整的方子能不能卖。”

    江子强能做到团长也不是没有谋略的,他喜欢简单直白些做人做事,很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孟大山傻眼了,自己也不知道该说啥,只是望着自己闺女,红梅知道他们的来意,自己倒是无所谓,自己采的草药是可以告诉他们房子,但是自己能不能要点好处,自家以后不能这样过,要想点出路才是。

    远处的交战正是焦灼之时,子/弹咻咻咻的飞来飞去,声音也是吓着坏了马兰花,她紧紧捂住红梅的耳朵,还用双腿夹住红梅,有半压的姿势。只要一有危险,她就可能压住红梅,自己以身挡住危险。

    许久之后,木仓的声音没有了,只有远处细微的呵斥声,红梅知道战斗已经结束,她延展精神力,发现己方也有人受伤。

    “娘,你听是不是没有声音了,外边是不是安全了。”

    “啊,我听听。”马兰花上一刻的心神还是不安,这时候一听真的没有那个的声音,心底一松,是结束了吗?是些什么人,自己可不知道来人是啥人。她站起来,准备张望,已经看见远处有人走了过来,马兰花吓得赶紧蹲下来,人影都没有看清,就蹲下来,红梅也是醉了,她拉着马兰花的衣服低声再问:“娘,咋了?”

    “三妮儿,要是等下有危险,娘给你挡着,你赶紧快跑。知道不,朝家里跑,跑的越快越好,知道不?”

    红梅摸摸自己的胸口,这里似乎有丝温热,有点暖暖的感觉,和前世的爸妈一个样,都是爱自己的。心里有一道缺口,像是要决堤一样,有什么东西在翻涌。

    “娘,三妮儿要和娘一起跑,要不然三妮儿一个人不跑。”母女两在这里煽情,远处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红梅知道有两个人被俘虏。也放心了很多,这些人死的死,抓的抓,不会流窜到自己村里。虽然红梅的心冷,但是在和平年代,要是因为这些匪徒,村里的老人孩子谁遭殃,她还是会心生不忍的,毕竟这些老百姓的没啥战斗力,不比末世,这些人没有异能和武力值,末世的普通人到了后期都会一些功夫,可以出去找寻变异植物,也可以养活自己。军队都会□□幸存的普通人功夫和一些保命的技能。

    红梅也是学过的,异能不是万能的,有时异能也会枯竭,只要不是丧尸和变异猛兽,还有很厉害的变异植物,有时是可以用功夫战斗的。

    那时候红梅学了很多保命的手段和功夫,外家功夫和内家功夫都学过,乱七八遭的学了很多。

    只要是保命的手段,她都学。

    “大嫂,小姑娘,你们好。你们是附近村里的人吗?”

    草丛里面的红梅拍拍自己娘的后背,站起来说:“叔叔,我们是附近村里的人,有事吗?”歪着小脑袋。

    “没事,就是告诉你们一声,战斗已经结束,你们可以继续挖红薯或者回家了。”年轻小伙子也不好意思被一个小女孩这么看着,有些不自在。

    “谢谢叔叔,你们好棒!”

    红梅简单纯真的话语,让小伙子不好意思。

    正在说话的时候,走来两人,红梅不用看就知道这是老手,要不身上的杀气不会这么严重。

    “大嫂,小姑娘,你们以后还是不要跑进大山深处,这里虽然不是大山的最深处,但是也会有危险的,还是少来。”走过来的一人正经八百的对马兰花和红梅劝慰到。

    “叔叔,外边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挖,家里没吃的,不进来怎么过日子,我们家穷的只剩下几个瘦成骨干的人。”红梅可不愿意明天开始自己再也不能来深山。

    马兰花也才惊觉自己和三妮儿是进来的太深,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发觉自己进来太深了。

    “三妮儿,咱们以后就不要进来深山,以后就在外边转转,再也不进来这里面,是很危险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马兰花有些后怕,今天就差点出事了。

    “娘,没事的。咱们还是先挖红薯,挖完早点回家。” 红梅转移重点,不再在原话题上转悠。

    江子强好笑的看着眼前聪明的小丫头,这孩子还会转移话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跟着小郭和老战友准备转身走的时候,眼角瞄到红梅篓子的药材,又扭转身对着红梅,“小姑娘,你挖的药材里面有止血的吗?”

    “有啊,叔叔要吗?”

    “嗯,叔叔有个战友受伤了,想找你买点药材,给战友止血。”江子强一眼就瞄到篓子里面的药材,里面就有止血的药材。

    红梅也知道有位的肩上受了伤,是需要治伤的。从篓子里面拿出来几株止血的草药递给江子强,“叔叔,把这个嚼碎敷在伤口上,这个可以立即止血消炎。效果不错的,我爹现在就是敷的这个。”

    江子强接过这草药,递给小郭,再解开扣子从衣服里面掏出来钱,“小姑娘这是买你草药的钱。”

    “叔叔,不要钱,这个只能送,不能卖。这大山里面的东西是集体的,可是这自家挖点野菜,挖点草药给家里治伤,这没啥,或者偶然抓住一只野鸡野自己吃也是没有什么的,可是要拿出去卖,这是不行的。您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这个不要钱。”

    红梅是强忍着自己接钱的动作,自己不能接钱。

    “那怎么行呢?这个草药那我们也不能要。”

    “叔叔,给你们就拿着吧,这也不是怎么贵重的东西,这山里的东西人人都可以采的。”

    “这个不是占便宜了吗?部队不能允许的。”

    “这不是不在部队,在山里吗?你也帮我们村解决了坏人。要是那些坏人都跑到我们村里,那还不是危害我们村的人。我们还要代表村里谢谢您和您的战友们呢。”这么文绉绉的说话,真是不习惯。

    又是一天黄昏,肆虐了一天的太阳开始收拾自己的淫威,向着地平线进发。在外面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开始纷纷返回自己的家里。

    红梅下山回家,一进门就看家里坐,几位军人,其中有自己认识的,不明白这些人找到自己家是来干什么的。

    放好背篓,走了进去。“三妮儿,快来,这解放军同志们是来找你的。 ”

    孟大山很高兴,这几位解放军同志,已经来了很久了,自己一直陪人家聊天喝茶,可自家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看见闺女回来,他高兴极了,家里就三妮儿的嘴巴最会说话(毒死人不偿命的嘴)。

    “爹,找我干啥?”不明白这些人找自己干啥?

    不过她还是乖巧的走了过去,在自己爹边上坐下。

    “小姑娘,是这样的,上次你给过我们几株草药,你还记得吗?”江子强先开口问,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就渗人,这笑的有点像大灰狼,红梅心里警惕起来。

    “怎么了,那草药没有问题的,我爹受伤就是用的那个?”

    “是没有问题,是效果太好了,所以我们想问问你,这是家传配方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都不是,是别人教的。”家传啥,别人一打听就知道,老祖宗啥也没有传下来,就传下来一个拎不清的老头子。

    “是谁教的,是村里人吗?”

    “不是,是在大山里面遇见的一位老爷子,他教我的。”

    这谎撒的,以后不会要一直撒下去吧,自己真是没有想到的呀?小脸都皱在一起,江子强一看,这小姑娘是不愿意再多说还是有什么别的为难之处。他边上的申政委也是捉急,政委可比团长更会说话更会看脸色,一看小姑娘的脸皱成一团,心里就慌了。这有啥不能说的还是小姑娘不愿意自己这些人打听配方。

    申政委只能自己上阵,让老江打先锋,也是因为上次老江见过小姑娘,自己这才让他先说话的。他转换脑袋中的思想,脸上露出做政/治工作时的和蔼笑容,对着眼前的小女孩亲切的说:“小姑娘,你别怕,我们是来感谢你的,上次有你的草药我们的战士很快就疗好伤,已经能重新训练,并且没有什么后遗症……。”

    “哦,是这样啊,那受伤的人来了吗?带感谢的礼物没有?”红梅才不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信呢,肯定是有别的事。

    这一屋子人除了红梅都楞住了,不是含蓄吗?这时候的人都普遍比较含蓄,这么直接要礼物的还是第一次见。

    申政委笑了,这孩子不简单,他就特别的爱才,喜欢聪明的孩子。“小姑娘,不错。你救的大哥哥来了,礼物也买了。你放心吧!”

    凌冕带着礼物走上前,把礼物放在桌子上,才退下去。

    红梅看了一眼申政委,就知道这是个老狐狸,十足的老道。不亏是政工干部。

    直播间的粉丝宝宝们都没人屏住呼吸,看着这一老一小的交锋,其实红梅的并不是一个狡猾精明的人,她一直都是一个简单粗暴的人,末世的人都推崇实力,阴谋诡计也有,可是大部分都是信奉实力至上的。

    她的心眼根本就不多,这是她的缺点也是她的优点。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送上礼物的大兵,然后就啥说也不说。

    屋子里面出现了瞬间的沉默,红梅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压根也不知道这些人来的目地,能说啥。

    早早就躲在厨房做饭的马兰花和大妮儿还有津明都在厨房里面帮忙,小津卫在山下的三叔家里玩,屋子里面的孟大山也不知道说啥,不过这么冷的场面,让他觉得不好意思,想说闺女两句,又不忍心,他只能自己开口:“同志,别见怪,我家三妮儿不是真的要礼物的,她还是个孩子。”

    “孟同志,我们知道的,三妮儿是个好孩子。”

    “是滴,我家三妮儿真是个孩子,从我受伤来,都是她和她娘一起上山挖野菜挖山土豆,红薯,这孩子真是够苦的,但是她从不抱屈,还让她哥姐去上学,真是个好孩子,不是我吹没几家孩子有我家孩子懂事的了。”

    孟大山说起家里的孩子那是滔滔不绝,很能说。

    这些人也是静静的听着,不再说什么,没人打断孟大山的话语,直到孟大山说完,江子强才说话:“孟同志,小姑娘,我们来也是有事求你们帮忙的,上次小姑娘给的草药止血消炎的效果真的不错,我们就想问问,这草药是不是有配方的,这方子能不能卖给我们军队,这些在野外作战还有给医学专家研究能不能做成药粉,方便以后携带。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小姑娘,这个完整的方子能不能卖。”

    江子强能做到团长也不是没有谋略的,他喜欢简单直白些做人做事,很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孟大山傻眼了,自己也不知道该说啥,只是望着自己闺女,红梅知道他们的来意,自己倒是无所谓,自己采的草药是可以告诉他们房子,但是自己能不能要点好处,自家以后不能这样过,要想点出路才是。

    孟大山家里的房屋正在检修维修加固,这对孟大山家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孟大山自己暂且不能走动只能请人,家里的野菜很多了,还有红薯和土豆都在红梅和马兰花的勤快劳作下,家里新挖的大地窖,那是塞的满满当当的。

    家里总算不会饿肚子了,红梅还在深山边缘和深山里面都私下用异能种植了很多的红薯和土豆,还有一些玉米在深山一些离水源比较近的地方。

    红梅来到这个时代,才知道这时候的人们除了没有丧尸和变异动植物,百姓也是过得很辛苦,不过平安有保障。

    从衣兜里面那出来一颗糖,快速剥好塞进小津卫的嘴里,“小弟,甜不?”

    小津卫吸吮着嘴里的甜味,高兴的迷着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微小幸福,红梅到现在还反应不过来,也没有反应过来糖对于乡下山里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饼干,糖果,这些零嘴对于山里的孩子们来说那就是奢侈品,这时候的家庭家里连粮食都没有,怎么可能还有闲钱给孩子们买零嘴,只要是花钱的零嘴,对孩子们来说就是奢侈品。

    红梅又很快的从衣兜里面再掏出一颗糖剥开,趁马兰花没主意,塞进她嘴里。“娘,好吃吧!”

    “唔 ,好次(吃)!”嘴里突然被塞进一颗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说话,语音含糊不清。

    马兰花珍惜的满满吸吮糖果,连话都不敢说,生怕一说话糖果掉下来,只能红着眼睛,泪水随时都要落下来的样子,眼睛里饱含热泪。她看小儿子也在吃糖,自己小闺女没有吃,还给自己塞了一颗糖,这孩子太懂事了马兰花想到这孩子遭受都这一切,还有最近做的这些,她心里暖暖的,心开始有点小偏。

看过《快穿之六七十年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