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 731故人
    “咦石头,别说哈,经你俩这么一说的话,我看这禾子的五官还真就很耐看呢,仔细瞅的话,还真有点大户人家的小姐样呢?”可能是看两人说的热闹,好像有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加入了进来。

    “瞎胡说什么,”见几人越扯越远,越说越不像话,刚才被秦瑶给足了面子的大胡子自是有些听不下去了,连忙出来阻拦道,“当心一会禾子回来听到揍你们哈,他可不是祥子,随便碰一下就骨折了。

    我给你们说,就你们几个这身手,真打起来的话,加起来都不够他一会收拾的。”

    “也是,以小禾这说话和行事的作风,尤其是身上这身功夫,还真有点像世家出来的,一般的贫苦人家可很难有这种气度呢。

    说不定是家族没落的子弟,或是有别的什么难言之隐的官宦子弟也不一定呢。

    不聊了,不聊了,都是自家兄弟背后说人是非总是不好,”

    话题是老袁提起的,很快倒是又从他这给终结了,只见他一把拉住大胡子,又就着刚才那天煞孤星的话题追问道,

    “你倒是赶紧再说说,大渝宫里后来到底怎么样了,这天煞孤星这次回去,那里可是又出了什么骇世惊闻的事。”

    “哎哟别提了,稀奇的事可是多了。”一见回到了天煞孤星的话题,大胡子立即又来了精神,

    “你就想吧,那孩子可是狼养大的,狼最喜欢的是什么,可不就是转脸无情、六亲不认嘛,

    听说这次他更直接,听说萧泽是自己皇位的竞争对手,连慢慢克死都懒得等了,刚回来没两天,就摁着那萧泽直接将人打了个半死。”

    “打萧泽?这是好事呀,那萧泽没少干坏事,打了也是活该的。”一听萧泽挨打了,石头忍不住从旁鼓掌道。

    “你知道什么呀,他的影响哪只这些啊,

    听说,他回来没几日宫里就相继出了事,先是他那亲爹大渝皇,很快就旧疾复发了,然后是将他收在名下的李淑妃,也是莫名感染了风寒,大病了一场,现在还躺在殿里下不了床呢。

    后来就是各宫的嫔妃三三两两的竟然都相继病了,最后竟连最和他不对付的曹贵妃都病了。

    一见这情况大渝皇也是有些懵了,本是好心想找回一个厉害的儿子继承皇位,结果不曾想竟接二连三的带来了这么多的灾难,

    可是毕竟是江山事大,个人事小,一开始大渝皇还硬挺着,仍没有采取任何举动。

    直到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又是什么?”见大胡子说到这里又故计从施停了下来,石头也是急了,一把将人拉到自己床上,“你赶紧坐在这好好说,今天不讲完,哪也别想去……”

    “好好好,讲讲讲,

    最最神奇的是,就连先皇后放在寺庙祈福的长明灯也莫名跳个不停,好几次都差点灭了,

    你也不想想这萧贺是什么人呀,那自是世间数得着的痴情种啊,在他心中可是从始至终只有他那个先皇后,没有任何东西能超越了他,

    所以这一次,这孩子可是彻底触了他的逆鳞了,

    见这天煞孤星连自己的亡妻都克上了,自是彻底对这孩子寒了心,自此再也不敢接触这孩子了,生是将人冷落了下来……”

    大胡子仍在说,秦瑶却没心思听他在这瞎胡扯,站在门口听了两耳朵,见并没有过多议论自己,便掉头急忙去找人了。

    毕竟高祥的身体本就比着普通人偏弱,再加上石头下手又没个轻重,秦瑶是越想越担心,不觉就加快脚步,选了条近路,快步向胡医官的营帐跑去。

    结果不料他找了一大圈,就连胡医官那儿也看了,根本没有高祥的影子,只说是胳膊脱臼一下就安好了,人都走半天了。

    秦瑶又一想,以高祥那爱面子的性格,八成是没摔过石头怕人笑话,偷着找个地方避风头去了也不一定,

    想着,不觉又钻进了军营周围的那片林子,不曾想人在林子里转着找了半天,仍是没有看到高祥的影子。

    秦瑶是彻底有些急了,这高祥总不能是出什么意外了吧,这人虽然平时跟在自己身边叨叨叨的挺气人,但是要是真没他,自己还不得寂寞死啊。

    这么一想,他人也懒得看哪是哪了,只胡乱的跑着找了起来。

    正心急火燎的四处探寻着,远远的就见前面一个很大的营账前面,好像有几个人站在那里正在说话。

    因为离的远,秦瑶听不太清楚他们具体说的什么,只断断续续的听到不时有熟悉的说话音传来,

    “正是,正是,您没有看错,小的确实就是那日在那路口卖糖葫芦的小伙子……”

    “给了,给了,不仅没少,还多了很多呢,

    “尽是够用了,小的正说要怎么感谢您呢,这不就追随过来了……”

    “哎哟,您不知道我那朋友哟,功夫厉害的很,那么高那么壮的一个人,他眼都不眨,抓起就能扔出老远。”

    “关键吧,还识文断字的,懂得的打仗的道理可多啦……”

    秦瑶见好像真的是高祥,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向别人摆话什么,也就没有多想,大喊一声确认道,“祥子,是你在那里吗?你在和谁说话呢?”

    结果喊完,待那几个人听到动静回头望过来,秦瑶就彻底后悔了。

    因为借着月光,秦瑶清晰的看到,那几个人里,不仅有她一晚上都在寻找的高祥,竟还有一位她好久不见、此刻也不愿遇到的故人——魏晔然。

    可能是这段时间一直奔波打仗的缘由,魏晔然竟瘦了不少,所以秦瑶才一时间没有从背影上认出来他来。

    四目相望,秦瑶的脸唰的就红了。

    怕对方认出自己,秦瑶也懒得再管高祥了,转身就开始往回跑。

    可是他想跑,自是有人不能这么轻易放他离开,只见高祥一见是秦瑶,飞一样奔了过来,一把拽住了他,“喂,王禾你去那里,你不是过来寻我的吗?怎么突然又要走啊……”

看过《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