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婚gl > 57.57
    此为防盗章  缓慢而迟钝的脚步声在房间中仿佛困兽一般, 冲击着这静寂的空间。www.biqugecom.com/34/34936/

    余愁微微侧头, 一抹发丝从发夹中脱离垂至脸颊边, 因背对着朝霞, 散发玫红色的背光。

    “你来了。”

    韩涵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她, 已经到而立之年的女人依旧不减当年影后风采。穿着一袭居家白裙,头发挽在脑后,侧脸完美无瑕,她有一双被娱乐圈夸赞多年的美目。

    那双略微细长的杏眼,眼尾微微上挑, 仿佛会说话一般。韩涵有时候并不喜欢她这双眼睛, 仿佛能看穿人心一般。

    例如此刻,余愁回过神侧头抬眸将视线缓缓移到韩涵脸上。

    今天的韩涵脸上有着难以克制的笑意, 和以往到这里来时的沮丧神情全然不同,看得余愁心中忍不住讽刺。

    虽然知道对方来的意图, 但余愁在看到韩涵手中的那张白纸之时双眸一收,

    “签字吧。”韩涵弯腰将那一张离婚协议书放在小桌上, 钢笔敲打在桌面上,发出轻轻的碰撞之音。

    余愁眼神下扫, 对方无名指根部突兀地白了一圈。

    结婚戒指没了……

    那是结婚的时候,自己亲手给对方戴上的。

    尽管韩涵对此十分抗拒,但为了一些方面而妥协。

    “你要想保护她,就把过错推到我身上。”余愁垂下眼眸这般说道。结婚七年, 按照先前的合约内容, 当韩涵找到自己中意的契子, 自己必须无条件地选择放手。

    反正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无所谓了。

    韩涵沉默小会儿缓缓道:“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我们放过彼此吧。”

    余愁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戒指取下压在协议书上,轻声道:“我也是。”

    韩涵摇摇头,权当她在说气话。

    昔日,这个人曾在趁人之危的情况下逼迫自己娶了她。

    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因在娱乐圈中,契主的人气要比契子要高一大截,余愁听从公司的安排一直靠信息模拟喷剂假装契主,吸取了一大堆看颜值的契子粉丝。可要结婚就必须经过权威的检测机关,那份检测报告被匿名传播,加上仇家搞鬼,余愁离拿到影后三连冠前夕被黑的跌下神坛。

    随后余愁果断退圈,将自己困成了金丝雀。

    不爱自己?韩涵冷笑一声,直接拿起协议书导致上头的戒指掉落在地上,转了个圈,谁也没有理会那枚戒指的去处。

    离开之前,韩涵站在门口,安慰她:“你找一个契主吧,成年的契子单独靠抑制剂控制,容易折损寿命……”

    契子的平均寿命也只有六十岁左右,只要找到愿意和她连契的契主,才可以加长寿命长而余愁这些年虽然嫁给了自己,但一直是单身一人,已经过了生命的大半。

    签订离婚协议书两个人平静如水,没有争吵辩论,韩涵当是余愁这个人宽宏大量。

    离开别墅的路上才恍惚记起,当初余愁为了嫁给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心机,一阵后怕。就算沉寂了多年,一直收敛自己的利爪,也难掩她疯兽的本性。

    许雪城再找到余愁的时候,是在公司多年前给她安置的一套百来平方米的小套件中,伶仃大醉。好在这房间的钥匙被自己翻找出来了。

    曾经的当红演员浑身酒气地躺在客厅一堆的啤酒罐子中,瘫软如泥。

    许雪城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巴掌,怒道:“当初是你死乞白赖要嫁给韩涵,现在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

    影后秋心劈腿小鲜肉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坑了韩涵的是她,得偿所愿之后又选择了放弃,搞什么鬼?!

    “是吗?”余愁顿在墙角,双手抱着头抽泣着,闻言沙哑着嗓音嘲讽,“韩家做的可真够绝情。”

    为了袒护韩涵,真的要把自己置于绝地……

    许雪城开了一瓶啤酒,蹙着眉头抿了一口:“我不想管你那些破烂事,但你现在身上没什么钱了吧,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饿死,我到时候想办法给你接几场商演或者去剧中客串配角。可如果这件事情让你连商演都接不到,就滚到我家来,不缺你这一双筷子。”

    她眯着细长的眸子想要看清楚许雪城的相貌,发出唔的声音,“不了,我不怕了。”

    “你和韩涵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你喜欢上别人了?”她是余愁的朋友,当年的事情,没有谁比她更加清楚了。

    余愁这个人一根筋认死理,说她几年时间不到就移情别恋,打死许雪城也不会相信。但婚内出轨的消息传得到处都是,她的玉女形象一落千丈,好事者随意杜撰无中生有,只差没将余愁写成□□。

    余愁喃喃自语:“我不爱她,我弄错了……”

    “放你娘的狗屁,那你离婚岂不是美滋滋,还在这里戒酒浇愁干什么?!”许雪城人长的斯斯文文,话却是粗俗不堪。

    余愁抱着啤酒罐子,手指不停地在上头摩擦,冰冷的罐身与灼热的指腹相互碰撞,让她的喉咙发痒。

    许雪城半天问不出一句实用的话,骂骂咧咧地走了,走之前留下了一张银行卡,并评论道:“封杀你是韩家那位老爷子的主意,你要是真的过不下去找我或者和韩涵说说,她不至于那么无情。”

    “我知道了。”

    许雪城出去关门,嘀咕道:“真特么是活遭罪。”

    她和韩涵一样,不相信余愁不爱韩涵。离婚后的第三天,许雪城才从韩涵口中得知余愁死了。

    一头撞死在了她的姑姑韩琴君的墓碑上……

    可惜这块石头太重,没有金刚钻就不想揽瓷器活,不小心会砸了自己的脚。

    韩琴君起初也不想签,底下的人倒是会察言观色,列出来的合同条件只要是有点人气的小明星绝对无法接受。可到了余愁这,着实让韩琴君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这女人图什么呢?模样和行为举止可怜兮兮,倒是和通稿中写的“嚣张跋扈”“不知廉耻”全然不同。知人知面不知心,且看余愁接下来有何举动。不过……韩琴君见对方只差饿死鬼投胎,临末还是关心地问了一句:“要果盘吗?”

    余愁打了个饱嗝,不好意思地捂住嘴,连忙摇了摇头。

    余愁拒绝,但韩琴君还是打包了一盘水果,提着手心中,起身道:“伤者要营养均衡,吃点水果补充点维生素,走吧,我送你回宿舍。”

    为了避嫌,韩琴君提着水果放慢脚步跟在余愁身后,从二人的体质外加上下级的关系没在大庭广众之下伸出手扶她。韩琴君眯了眯眸子,瞧着对方小心翼翼杵着拐杖,躬着腰一瘸一拐走着,视线落到余愁腰肢处,艺人为了上镜,会时刻注意形体,余愁便完美地秉承这一原则。因曲身背部布料紧绷,皱褶被撑平,将腰部形状勾勒出来,不过盈盈一握。

    自己只需要一只手应该能环住,弱风扶柳不过如此,想到这里韩琴君心中一痒,臆想了下那场面。

    余愁如寒芒在背,走到宿舍门口,未先开门,说道:“可以了。”韩琴君又不扶下自己,跟个老干部似的背手踱步,自己又不是死人,被她视线追逐着如坐针毡,简直是人形摄像头。

    韩琴君眯着细长眸望过来,余愁不由自主地侧侧头移开眼神,伸出手尴尬地点了点鼻尖。她头上的马尾随着动作摇摇晃晃,亲吻着白皙修长的脖颈,韩琴君轻笑一声压制住喉头瘙痒,凑近一些道:“到了,那就开门吧。”

    韩琴君岔开话题,四两拨千斤,余愁耳朵根发烫。契子因体质,对于靠近的契主感受十分敏感,会产生一些不可避免的遐想。而她曾经因为韩琴君,而对气息相近的韩涵执迷不悟数年,更何况面前的人是本尊,余愁是明知不可想,却无法去抑制头颅中所产生的期盼。

    对方如何,不得而知。

    “为什么不开,难不成房间太乱?”韩琴君嘴角勾起笑意,此话算是委婉一说,余愁敏锐地查探到韩总话中的怀疑,联系上外界对自己大量的□□……不过韩琴君多想了,她余愁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把小情人带到澄星偷欢。

    余愁忽然想要迫切地证明,扭转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印象,钥匙一扭打开房门。

    空气中有着十分强烈陌生的契主气息,余愁胸腔一紧生出一股恶心感,杨庭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又把自己的契主带回来了?!虽然成年期契子的寿命会根据和契主的气息融合程度而变化,但绝对不需要日日这么亲腻。杨庭其心不轨,肉眼可见。

    韩琴君她感受着空中敌对的气息,整个人散发出警惕又威胁的气息,让余愁身子一僵。韩琴君生气了!

    忽然身后气息的急速靠近,挟持住余愁,韩琴君从后弯下腰靠在面前人肩头上,呼吸之间灼热的气息碰打在细嫩肌肤上,肉眼可见地沁出一团水雾。余愁身子一僵,楞在原地动弹不得。

看过《再婚gl》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