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华 > 205 决不轻饶
    两张纸上的字都不多,沈谙看一遍便会背了,但是这个字他着实喜欢,柔姑说比不上阿梨,他倒觉得各有千秋,所以又多看了几遍。www.biqugecom.com/13/13172/

    林清风还在等着,沈谙好半响后才抬起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你让我帮你对付这个夏空学,我可能对付不了。”

    林清风“噗嗤”一声低声笑了:“你对付不了?这世间还有你对付不了的吗?”

    “当然有,比如我自己的这个病,比如你师父。”沈谙回道,而后将手里的纸递给柔姑。

    柔姑接过,送回到林清风身前:“拿回去。”

    林清风看了纸张一眼,看回到沈谙脸上,说道:“此事,真的不帮我了吗?”

    “三日后宣延帝要亲临重天台为北行军送行,所有的注意力都会在那,城里的防守会稍微放松,这是你最好的时机。”沈谙说道。

    林清风一顿,皱眉道:“你是说,要我转走那批货物?”

    “不然?你之所以忌惮那人,不就因为被人捏着了把柄?”

    “可如若,我在转走的路上被别人撞见了,那我岂不也是……”

    “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要如何打点,是你的事。”沈谙道。

    说到这里,沈谙想到了沈冽所说的“药引子”的事,唇角忽的勾了抹冷笑。

    “你这突然之间,又笑什么?”林清风问道,沈谙这个笑,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不笑什么,”沈谙说道,“我能帮你出的主意就这个,其他我帮不了,至于你师父,我不需要借你的手去对付,不过,你要帮我做另外一件事。”

    “什么?”

    “继续散布瘟疫,”沈谙看着她,眼中没有半点温度,“沈冽已来京了,如今在淮周街,他是从佩封来的,一同来的陶因鹤和朱培被留在了襄倦山的天成营,但他却安然进了城。”

    “你是说,要我散布沈冽得了瘟疫?”

    “是,”沈谙说道,“说的情况越紧急越好。”

    林清风笑了:“我还真当你们兄弟之间有多好,这才转头的功夫,你便要害他读不成书了?”

    “比害他读不成书还要惨一些,”沈谙淡笑,“是害他当不成官,大乾气数将尽,这等亡朝的京官,不当也罢,沈冽该是有个大好前程的男儿,平白在姓名上多上一个无用荒唐的前缀,太不讨喜。”

    “气数将尽?”林清风看着沈谙,笑着道。

    “气数将尽。”沈谙同样笑着回答。

    ……………………

    回去后,林清风心情终于好了不少。

    她的手腕受伤了,懒得提笔,便让小丫鬟在那边写。

    小丫鬟虽然识字,但是练得少,写的很吃力,一笔一划,歪歪扭扭。

    等写的差不多了,林清风令小丫鬟收好纸张,去楼下交给小二。

    小丫鬟很快回来,进门便说道:“小二说,那边的伙计大概要黄昏过来取,小姐,我们要不要偷偷跟上去?”

    “跟什么跟,”林清风垂头看着书,说道,“你觉得你能想到,夏空学便想不到吗?”

    小丫鬟点点头:“嗯,不过,这个名字真奇怪,读起来也拗口,夏空学,谁会取这样的名字啊?”

    林清风面无表情的扯了下唇角,没有说话,继续看书。

    看着看着,她停顿了下来,抬头看向窗外,目光有些远。

    辰白道在城西,她要想将这批货最快运走,必然从西城门离开,但是货物太多了,她肯定要打点很多人,而且还不能引起动静被这个姓夏的察觉。

    这批收货的钱没赚回来,就又得花出去一大笔钱。

    林清风恼死了。

    天色渐渐暗下,夏昭衣将自己关在房中一整日都没有出去。

    伙计取了东西回来,上楼敲门,夏昭衣接过后答谢,打赏了伙计一钱银子。

    这钱赚的太容易了,伙计连连道谢和夸赞,忙说去打盆热水过来。

    夏昭衣笑了笑,待他走后回到桌边。

    纸上的字不太工整,上边写了不少人名,比夏昭衣这几日打听出来的要少三个,多五个。

    夏昭衣将这八个人的名字单独罗列在另一边的纸上。

    这些时日她在查唐府和于府的事情,也牵扯到了这些药。

    唐家原为大药商,在南山甚至有一座二十里广的药山都归唐家所有。

    于府则略清贫,但这两年却忽然暴富,赚了很多很多钱。

    两家以前有不少矛盾,于合曾当众怒斥,总有一日,一定让唐成业给他三跪九叩。

    本是怒言,也作戏言,但一年前,唐成业真的当众给他下跪了,并且没过多久,唐府就变成了于府,而唐府原本的那些人,都已离开京城了。

    具体原因没有人知道,街头巷尾流传着各式各样的版本,说的天花乱坠,甚至有人说于府请了一方大仙给做的法。

    夏昭衣则觉得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于府手里有唐府的把柄,要么就是于府已经有足够能使唐府屈服的权威。

    而这段时间,于府一直没有放松对全九维的监视,盯的非常密集,甚至有些肆无忌惮。

    夏昭衣觉得,不如她就去于府找下于合,好好问清楚得了。

    将两张纸放在一旁,夏昭衣拿起桌上的木头,对着烛火端详。

    郭庭那日所说的话,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着。

    “……定国公府叛乱,上对贵妃不敬,对内结党营私,于外勾结外患,于下暗中窃取赈灾之粮,还数次捐赠上万两白银给各地叛乱。他们所行大逆不道,一切咎由自取,满门抄斩都是轻的了……”

    也许定国公府的罪责真的没有昭告天下,但是那些大臣权贵们,宣延帝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罪犯。

    证据会非常充足,罪恶会非常滔天,足够抵消那些所谓的千秋之功,也足够令这千秋功臣灭满门。

    这一系列的罪证绝对复杂庞大,牵动牵连无数,这里面会有很多人枉死,也会有很多人可以借机攀爬,踩着人血,吃着人肉,翻上高岭,坐拥富贵。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轻饶。

    本书来自

看过《娇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