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兆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因果循环
    第三百五十六章因果循环

    “阿臻怎么应的?”穆老爷急切的问道。www.biqugecom.com/0/46/管事的一脸为难……怎么应的?如果真的有了回应,他何至这么晚才回来。

    “……那皇家行宫的门子说,他只管向上通报,最后是那里的管事出来回的小的。那管事说……宣王殿下有令,在二小姐出嫁前,任何人不得来扰。”

    什么?

    穆绍堂眼睛瞬间圆瞪。

    这是什么道理?

    他可是穆臻的生父。

    哪有女儿出嫁,当爹的不能来扰的……

    “那管事的还说,说宣王殿下曾打听过二小姐的遭遇。对老爷所为,颇为气愤……所以他好心的让小的给老爷带话。说老爷还是不要露面的好,若是惹怒了宣王殿下,那可是掉脑袋的事。”

    管事的一鼓作气的说完。

    然后一副任由主子处置的神色。

    事办成这样,他也无能为力了。那里可是皇家的行宫。里面住着的可是当朝皇子。

    他一个小小的穆家管事,别说强闯了,便是站在那行宫门外,都觉得腿软。

    能平安回来,已经是万幸了。

    穆绍堂刚欲变脸。

    穆老太爷当先挥手,示意管事的可以下去了。管事的一脸庆幸的退了出去。

    “父亲。这可怎么办?那宣王殿下也太不讲道理了……”穆绍堂还欲开口。

    穆老太爷却突然抬手,下一刻,随着响亮的巴掌声,是穆老爷那张不敢置信的脸。

    他竟然被打了。

    他这把年纪,竟然被打了巴掌。

    眼见着儿子先是面露震惊之色,随后一脸的不忿。如果不是碍于他的身份,恐怕是要把这一巴掌找补回来的。

    穆老太爷突然就觉得全身无力。

    后继无人,穆家后继无人啊。

    唯一个小穆臻,还被他们父子白白推了出去。

    “绍堂,罢手吧。别再去找阿臻了。她若有心,终有一日会回来的。她若不愿回来……便由着她吧。我们确实亏待那个孩子。

    如今她靠自己,找了条好出路。我们唯有祝福。

    便是这辈子,她不再踏进穆家大门,也是因为我们亏待她在先。你这把年纪,该明事理了。我们做错了,如今阿臻不认我们,是我们应得的报应。

    不要去闹,不要让阿臻更厌恶穆家。兴许,看在身子里好歹流着穆家的血,终有一日,阿臻还能拉一拉穆家。”

    他终于明白了,可是晚了。

    穆老太爷突然觉得累极了。

    他不想再蝇营狗苟而活了。有生之年,他只想多看几个病人,多写几张方子,兴许他的方子还能流芳百世。

    说完这些,穆老太爷缓缓出门离去,他的身子佝偻的厉害……穆绍堂怔在当场。

    穆家派人来找的事,当晚穆臻便知道了。

    是秦宣亲口告诉穆臻的。

    他带来了替穆臻准备的嫁妆。

    小到胭脂水粉,大到红木家什,吃的用的玩的摆的,宣王殿下一声令下,手下准备的十分充分。

    虽然没嫁过女儿,不过只要开口问一问,再不吝啬钱财。总能置办出一套不错的嫁妆。

    再加上各色铺子的掌柜难得遇到这种人傻钱多的主。自然可劲的鼓吹……

    以至摆在穆臻面前的东西。

    简直就像堆了坐小山。

    穆臻有些目瞪口呆。

    “殿下……这些是?”

    “嫁妆。你的。”秦宣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见穆臻的脸色,分辨了一下,实在分辨不出是喜是气。

    难道……嫌少?

    皇子出身,养成不识柴米油盐的贵公子,似乎也不算意外。毕竟像是用度那些琐碎小事,是不需要宣王殿下操心的。

    哪怕他再不得势,也绝对不需要考虑花用问题。

    “……有点少。不过宁子珩说,嫁妆也不用准备太多,会让宁家觉得压力太大的。”

    有点少?

    穆臻看了看堆在面前,几乎中了半个院子的东西。

    又转头去看秦宣。

    对于这位宣王殿下,穆臻已经了解了大约七八分。

    这人虽然第一次见面便要给她下马威,可如果被他认定为‘自己人’后,便会十分好相处。

    而且待人十分大方。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在秦宣心里,只有大事。

    至于这些细节末枝的小事,例如面前摆的这些,他心里压根就没什么概念。

    所以价值千金的东西,他送的十分随意。

    兴许心里还会觉得这些钱财之物拿不出手。

    这么个性子……将来若是夺嫡失败,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当皇子时不必担心用度,因为皇帝对儿子们十分大度。

    如果有一天,他的兄弟当了皇帝……

    到了那时,宣王殿下便要学会如何过日子了。

    脑补那个画面,穆臻觉得无论如何,自己得帮秦宣夺得储君之位,就算感谢他送她的……一院子陪嫁吧。

    “够了,足够了。殿下可知道,平常人家嫁女儿,会置办多少嫁妆?”

    秦宣理所当然的摇头。

    “本王不知。”

    “这也算是民生问题,殿下可以试着了解一下。”

    秦宣点点头,觉得穆臻说的也有道理。

    一件小事,可能影射着更大的问题。他以前确实对这方面疏于了解。“嫁女儿,给多少嫁妆,并没定数吧。我想富人家,会多给些。穷人家,便给的少些。至于你……子珩说,你自己赚的银子,便足够给自己置办丰盛的嫁妆了。我给的这些,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穆臻心道,虽然是锦上添花,可这朵花确是朵金镶玉的啊。

    便是这份情谊,亦足够珍贵。

    “殿下的心意,我和子珩都会铭记一辈子的。”

    “……都是些黄白之物,实在不值一提。子珩说,之所以投奔我,是因为你不看好太子和三皇子。仅这一点,本王便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穆臻好想捂脸。

    她随口一说,宁子珩竟然告诉了秦宣。

    这位宣王殿下,某些方面,简直就像一张白纸。

    只要某些方面十分精明,狠戾。这点上,倒是和宁子珩有些相像。

    也难怪二人一见如故。

    “殿下不欠我什么。择明主,也是子珩的心愿。哪个有志之士,不希望择个明主,助其成就一番大业。

    希望殿下能得偿所愿。希望子珩真的能助殿下一臂之力。”

看过《凤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