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12章:油茶面儿
    龙江省内的企业李宪心里大致都有数,虽然大部分的企业自打85年之后,90年左右不可避免的走了下坡路,但是毕竟是国家重点工业地区。私企不用说,可一部分国企的设备,厂房,乃至最重要的人才储备,都是相当可观的。

    不夸张的说,如果在90年代初期,真的拿出魄力来进行产权改革,那么东北,龙江省绝对是个黄金之地。从抗战时期,到后来苏联援建打下的工业底子,绝对绝对是珠江三角,以及部分沿海地区望尘莫及。

    之前李宪跟孙卫民提出了改革的想法,试图用自己的观点来影响这个施政者的时候,他就是抱着幻想,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的——虽然在年前时候,得知孙卫民在最后一年的政治生涯中不太可能将轻工企业放活这个对当下的龙江省大环境不太现实的计划施行下去。

    “现在谁在主抓这一块?归哪个部门管?”

    没等薛灵进一步说明,李宪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问到。

    见到李宪这般心急,薛灵微微一笑,“你不要急,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才通过之前的同事那里知道。现在虽然已经立项,但是还没有到具体实施的那一步。我们还有时间。不过我倒是听说,虽然这个事儿是省里主抓,但是具体的审批,还是归计委工作组管。”

    说到这儿,薛灵试探着提醒道:“如果你在那面有熟人,我觉得可以走一走。不管卿岛的基地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但是省内几家大型国营造纸厂咱们要是能抓在手里,对于新北方面未来的发展,肯定是有助益的。不说别的,咱们集团内部现在正在逐步的投入技术研发,但是人才的培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些国营厂咱们接手下来,厂房设备之类的价值另算,研发人员这一块,那可就是实实在在的财富。”

    对于薛灵的说法,李宪深以为然、

    新北现在虽然发展的不错,但是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产品方面已经开始有了缺口。

    看看现在新北主要销售的产品就知道了;

    卫生纸方面,还是自己之前和徐德全搞出来的细密卫生纸纸板为主,衍生出来的卷纸,餐巾纸和面巾纸三个产品。而卫生巾方面,唯你唯一的一款产品,也是以优质纸浆吸收体,加上了侧翼这个小改动而来的单一产品。

    其实从产品竞争力上来讲,新北目前拼的,就是一个纸浆。若非背靠邦业林区的一片片森林,有源源不断的优质木材,可以说新北纸业根本没办法和目前卫生纸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维达,以及卫生巾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恒安掰手腕。

    技术上,是新北一直一来的短板。

    不过对于薛灵的建议,李宪却有些迟疑。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苏娅。

    心有灵犀,就在他将目光投向苏娅的同时,小哑巴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也正将目光投了过来。

    自打和黄英雄争夺林权事了之后,薛灵就曾经询问过自己是不是在计委那头有关系。

    但是只有李宪知道,计委那头的关系......

    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己那便宜老丈人,已经被自己用一通老拳给收拾了。现在,再让自己去上门儿说通,这咋可能?

    “这事儿,再说吧。吃饭!”

    将心中的纠结暂时放下,李宪抄起了筷子。

    ........

    饭后,刚刚到了新家的邹妮问了李宪晚上想吃什么之后,就又撺掇着李洁上街,为新家添置物件儿去了。李友带着李匹和朱静两个苦逼则是直接去了后楼——找来的补课老师已经到位,迎接这二位的,又是一个漫长的下午。因为李宪这头有正事儿,卡佳在混了一顿午饭之后,也去了侧楼和卢静忙活选稿。

    书房之中,跟李宪汇报了一番关于集团近来一段时间的情况之后,薛灵便起身告辞。

    不得不说,虽然自己这一个月几乎是完全割断了和集团的联系,但是新北集团的运行丝毫没有收到什么影响。这让李宪感到很受伤的同时,也甚是欣慰。

    这至少说明了新北集团现在的领导层已经成熟,不需要自己干涉过多,也能良好运行下去。之前的集团化改革和财务改革成效,已经初步显现了出来。

    待送走了薛灵,李宪给自己点了根儿烟,便整个人瘫倒了沙发上。

    在旅途之中度过了十几个小时,身上的外衣都已经被换下。将身上那件有些火车味儿,但是还算是干净的白色衬衣领口敞开,卷起了袖子,再感受着身后那张颇有年头的沙发柔软的皮质,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对于即将到来的那一颗颗桃子,他想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摘。

    就在他沉思之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手指间缭绕腾起的青烟,将苏娅那略显单薄的身躯显得尤为缥缈。

    见李宪的目光游离而炙热,苏娅的脸一红。端稳了手中的大茶盘,用那罩在青色棉布长裙下的纤细脚踝一勾,便将那厚重的房门带上。

    看着她手中茶盘里面黄呼呼的一碗,李宪抿嘴一笑。

    他还担心饭前卡佳对自己的那番亲近,会让小哑巴吃醋。但是看着那满满的一碗油茶面儿,他觉得自己可能低估了小丫头的度量。

    见到李宪手指上夹着烟,冲自己一个劲儿的傻乐,苏娅皱了皱鼻子。

    可能是在这栋大房里呆了一段时间,深知房间的隔音牢靠,小丫头胆子也大了起来。大步走到了李宪身边,将那燃了一半儿的烟一把夺下,在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就将那一大碗油茶面儿端到了他的面前,示意李宪趁热喝了。

    油茶面这东西倒不是什么金贵的玩应儿,其实就是用熟油,将掺了白糖,芝麻,花生碎的面粉炒熟,冲水喝的这么一个东西。不过之前在邦业大宅里头,喝过一次苏妈亲自炒的油茶之后,李宪嚷嚷着好喝,苏娅便记下了。

    他在家的时候少,而且总喜欢熬夜看书或者看电视。到了晚上又总有翻厨房找夜食的坏毛病,怕他晚上吃凉东西坏了肚子,苏娅总会炒出一些油茶面来,供他晚上时候拿热水冲了。不太顶饿,但是胜在热乎解馋。

    看着李宪将大碗捧在手里,贼贼的一双眼睛在自己的身上乱转,苏娅歪了歪脑袋。自动过滤掉那贼眉鼠眼中的疯狂暗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李宪的心脏。

    皱了皱眉头。

    “我在想什么?当然是在想你啊......”

    浓稠的油茶面将李宪嘴的一圈都呼住,所以笑起来显得格外滑稽。

    苏娅憋了憋嘴,用手指勾了勾自己的脸庞——不知羞。

    然后,一张纸条就递了过来。

    看着那上面“是不是让你很为难”几个字,李宪摇了摇头。

    他自然知道苏娅指的是什么。

    夏光远的身份,苏娅已经知道了。今天在饭桌上薛灵提起来计委,心思玲珑的苏娅就想到了之前李宪因为自己,将夏光远打了的事情。

    小脑袋瓜里不太知道生意的事情,但是其他的倒是通透。

    “没有的事儿。”李宪呵呵一笑,“生意上的事情,是老爷们儿干的,你不要管。做你该做的事儿就得了。”

    看着那双写着“我该干什么”的大眼睛,李宪用白衬衫的袖子抹了抹嘴。

    书房虽然书架,书桌等家什都齐全,可是李宪从装修开始就没来过。还没利用起来,诺大的书房空空荡荡,擦得一尘不染的书架上,甚至连本冲门面的书都欠奉。

    唯一一件能显示这是书房的,也就只有一座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座钟。滴滴答答的摇着钟摆,发出阵阵清脆而悦耳的机械轻鸣。

    李宪起身,在苏娅疑惑的目光中锁好了房门,咧嘴一步步逼近了过去。

    将那小小的人儿逼到了书架的角落之中,他再也忍不住。将其一把扛起,在对方的踢打和满面的惶恐之中扔到了沙发上。

    双手按住那死死护在胸前的小臂,看着那片已经红的像个螃蟹的脖子根儿,李宪吻了下去。

    “就这个。”

看过《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