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笨蛋
    阿丑远离竹山帮以后,一路往北,似有所往。www.biqugecom.com/20/20341/

    王默一言不发跟在后面,有几次想追上去,但都被阿丑加快速度给甩开了。

    阿丑似乎不想让他追得太近。

    如此,王默只好打消追近阿丑的念头,而是相距阿丑十多丈,阿丑快时他便快,阿丑慢时他就慢。

    未几,两人速度惊人,来到了海边。

    眼看阿丑走到一处海崖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王默担心她的安危,忍不住喊了一声:“阿丑姑娘。”

    话音刚落,忽见阿丑纵身飞起,竟是跳了出去。

    王默吓了一跳,急忙赶到海崖边,却见阿丑并没有真的跳海,而是落在了几丈外的一座浮岛上。

    那座浮岛很小,呈椭圆形,南北不到二十丈,东西不过四十余丈,奇怪的是,半数地面长了不少花草,可谓独特。

    王默掂量了一下距离,跟阿丑一样,亦是掠身落在岛上。

    此时,阿丑走到岛心,背影动人,却又带着一股旁人最好敬而远之的冷煞气息。

    王默走到后方两丈外,便止步不前。

    王默望着阿丑的背影,阿丑则是望着茫茫大海,都没有吭声。

    片刻之后,王默想到自己是个男人,理应由自己先开口,就吸了一口气,装作很轻松的样子,笑道:“阿丑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你好么?”

    “我不好。”阿丑陡然说道。

    王默不由一怔,心想:“我看你能跑能跳,不知有多健康,不晓得是那个家伙得罪了你,让你如此不高兴。”

    口中问道:“不知阿丑姑娘哪里不好?若是需要在下帮忙,在下定当效劳。”

    他本是客套话,谁想阿丑竟然当真:“有人跑来打扰我,我要你帮我杀了这个人。”

    王默大吃一惊:“谁这么大胆,竟敢打扰阿丑姑娘。”

    “此人姓王。”

    “姓王?”

    “叫做王默。”

    “……”

    忽然间,阿丑转过身来,冷冷地望着王默,说道:“你不是说要帮我吗?怎么不动手?”

    王默苦笑道:“阿丑姑娘,不知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杀我。”

    阿丑冷笑道:“我临走前提醒过你,要你小心竹山帮,你为什么不听?”

    “这……”

    “你不但不听,反而住进了竹山帮,做了竹山帮帮主毕定的女婿。”

    “阿丑姑娘,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做竹山帮帮主的女婿?我与毕姑娘是……是朋友。”

    “朋友?你确定你们只是朋友?”

    王默笑道:“当然是朋友,不然还能是什么?”

    阿丑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收了寒霜一般面孔,竟是面露一丝微笑,说道:“既然是朋友,那我要你做一件事。”

    王默深知她性格忽冷忽热,早已见惯不惊,问道:“何事?”

    阿丑说道:“最迟后天落日之前,你得离开舟山岛。”

    王默诧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

    “阿丑姑娘,虽然我们是朋友……“王默说到这里,见阿丑没有异议,就继续说道,”但朋友之间应该也要讲道理,你突然要我离开舟山岛,却不说明原因,我……”

    “你不满?”

    “不是不满,而是困惑。”

    “那我问你,你到舟山岛来,为的是什么?”

    “找人。”

    “找到了吗?”

    “还没有。”

    “既然还没有找到,那就说明再找下去也是枉然,何必浪费时间?”

    王默笑道:“我虽然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但最多三天,我就可以离开舟山岛啦。”

    “不行!”阿丑断然说道,“你必须在后天落日之前离开舟山岛。”

    不等王默开口,她补充道:“这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昨天夜里死了两个人。”

    “你说的是穆斌和伍贵?我知道啊。”

    “那你还留在舟山岛做什么?不怕步这两个人的后尘?”

    “原来阿丑姑娘是担心我会……”

    “我没担心你。”阿丑一脸否认,“你要是死在了这里,我将来不好跟乐帮主交代。”

    王默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我不幸死在了舟山岛,那也是我的劫数。”

    “你……”阿丑面泛嗔色。

    “阿丑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孤身一人,比我危险得多,还请多多保重。”王默说到这里,想到什么,叫道,“对了,阿丑姑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就跟我去……”

    “谁跟你去?我不会去竹山帮!”阿丑转过身去,语气变得很冷,“你快滚,不听我的话人,我不想再见。”

    王默见她真的生气了,想解释几句,但想到自己解释再多,也无济于事,就只好作罢。

    他看得出阿丑关心自己,不过他有自己的原则。

    在这个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让他改变原则的话,那就是何冲。

    但何冲已经死了,所以世间再无第二个人能有这等能力。

    将来或许会有这样的人,但至少目前还没有。

    他朝阿丑背影拱了拱手,说道:“既然阿丑姑娘不想再见到我,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往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身而去。

    过了一会,阿丑转过身来,目中竟是带着一层冷芒,憋了半天,却只是吐出两个字:“笨蛋!”

    ……

    “八嘎!”

    有人骂道,用的是扶桑话。

    这里是一个名叫徐公岛的地方。

    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姓徐的老翁,在此修炼,后来得道飞升,世人就把此岛叫做徐公岛。

    百年前,徐公岛住着几十户人家。

    然而有天夜里,岛上来了几百个扶桑人,乃倭寇,将岛上居民全都屠杀了,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这些倭寇霸占徐公岛长达二十多年,官兵也曾到此围剿,但不是被他们打跑,就是逃到别处暂避。

    有一年,徐公岛来了一个武林异人,乃绝顶高手,将为首几个倭寇杀了,赶跑其他倭寇,就在岛上住了下来。

    几十年后,这位武林异人死在了徐公岛上。

    时间一长,此岛又被倭寇和海盗给霸占。

    近三十年来,先后有三股倭寇与六帮海盗占据过此岛。

    最近盘踞在徐公岛上的一伙倭寇共有一百六十人,倭首名叫高桥留种。

    骂人的人正是他。

    至于被他骂的人,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扶桑浪人。

    那扶桑浪人名叫高桥精种,乃高桥留种的儿子。

    “哈依!”

    在父亲面前,高桥精种低着脑袋,一副愿打愿骂样子,就算高桥留种突然拔刀杀了他,恐怕也不会反抗。

    高桥留种看上去十分生气,叽哩哇啦说了一顿,直到觉得有点口干舌燥,这才停止。

    只见他喝了一口酒,润润喉咙,目中微微泛出一丝精光,用扶桑话喝道:“谁!”

    高桥精种听后,不觉吃了一惊。

    没等他纵身出去,忽见一人冒了出来,脸上笑嘻嘻的,用扶桑话说道:“是我。”

    高桥精种虽然不认识来人,但这里属于禁地,周边有二十多个扶桑高手负责警戒,怎么会让此人潜入到此?

    霎时间,他手握刀柄,挡在了父亲高桥留种的前方,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气势,颇为吓人。

    “别动手啊,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扶桑人。”那人说道。

    高桥留种听对方的扶桑话说得十分流利,不由信了八分,叫道:“闪开。”

    于是,高桥精种退到了边上。

    “你叫什么名字?”

    高桥留种打量了对方一会,问道。

    “在下爱洲久忠,又名移香斋。”

    “爱洲久忠?”

    “在下来自东海道伊势国。”

    “原来你是伊势国人,不知你到此有何贵干?”

    爱洲移香斋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没有贵干,仅仅只是路过。”

    “路过?哼!”高桥精种冷声道,“你是不是秋月康种派来的探子?”

    “秋月康种?”爱洲移香斋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此人是谁,我只听说过秋月义种。”

    高桥精种待要开口,高桥留种将手一举,对爱洲移香斋说道:“秋月义种是秋月氏的当主,你听说过他不足为奇。至于秋月康种,也是秋月氏的人,与我乃是死敌。”

    “阁下是?”

    “高桥留种。”

    “你是高桥氏的人?”

    “高桥氏当主高桥经种见了我,也得叫我一声叔叔。”

    “原来阁下就是失踪了十多年的高桥留种,失敬,失敬。”

    高桥留种讶然道:“你听说过我?”

    爱洲移香斋笑道:“十五年前,你与你高桥经种意见不合,被他废除了家老之位,从此以后,九州就再也没有你的消息。有人说你早已被高桥经种处死,也有人说你出海当了海贼。”

    高桥留种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我就是海贼,在明人的眼里,那也就是倭寇。爱洲移香斋,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入此地,是不是以为我抓不到你?”

    爱洲移香斋看出他不怀好意,正要往后退一些。

    忽然,就在他的后方,多了两个扶桑忍者,身法诡异。

    “咦,忍者!”爱洲移香斋虽未回头,但单凭气息,就能感觉到后方有异,“高桥留种,没想到你身边还有这等安排。”

    高桥留种大笑:“他们两人是我精心培养了十多年的中忍,你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去。”

    “是吗?”

    话落,爱洲移香斋突然消失,所用正是忍术。

    下一瞬,爱洲移香斋出现在一个中忍后面,伸手在对方肩头一拍,将对方打得往前冲了出去。

    另一个中忍将身一闪,瞬息出现在爱洲移香斋后面……

    然而,爱洲移香斋速度比他快,不等他出手,就使用忍术转到他的后面,却未出手。

    如此过了五回,那个中忍终于斗不过爱洲移香斋,被爱洲移香斋打了一掌,往前冲出去。

    “八嘎!”

    高桥精种怒吼一声,做出拔刀之势。

    他虽然不懂忍术,但他武功高强,刀法精湛,自忖有本事一刀劈了爱洲移香斋。

看过《枭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