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炼蛊 > 2卷第三十四章 诡异的袭杀
    我能够看到,一清二楚……沈炼在心里补加了句,他很好奇,梵缇尔所能看到的细节有多少,是不是比他看到的更多?

    这时候,梵缇尔转过头来,笑道:“穿上试试?”

    穿上一件大多数人都看不见的衣服?沈炼哑然失笑,道:“梵缇尔,我可能穿不下这件衣服。没有一个野蛮人能当上皇帝的,也没有一件皇帝的衣服适合野蛮人的体型。”

    梵缇尔想想也是,情不自禁抚摸着沈炼粗壮的手臂,柔声道:“说的是,没有一个皇帝有你这样魁梧健硕的身材。”说着,她突然欺近,搂住沈炼的脖子,咬住他的嘴唇,狂吻起来。

    沈炼先是有些吃惊,眼角余光瞥见管家和两名女仆迅速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然后各种感觉上来了,热火撩身,干脆猛地抱住梵缇尔的腰肢,将她揽入怀里激吻,又推到了衣柜前壁咚。

    梵缇尔眼神荡漾,秋波无限,渐渐享受沉沦,任由沈炼摆弄。

    宽衣、解带。

    沈炼把梵缇尔扑倒在桌子上,直接撕开了她的礼服,一下放大了尺度。

    喀!

    蓦然间,更衣室的镜子破碎开来!

    那是毫无征兆地一爆而开!

    破碎的镜片,一片又一片,像是疾驰的飞箭,裹挟着深深的杀意,并以锋锐的角度,朝着沈炼的暴射而来。

    “住手!”梵缇尔徒然清醒过来,神色剧变,此刻的她,躺在桌子上,所有的玻璃碎片横向飞切,只会伤到沈炼,把他杀死,而不会伤到梵缇尔分毫。

    沈炼心神大凛,一瞬间浑身肌肉紧绷到了极致,像是暴起的野兽,骤然间从梵缇尔身前消失不见。

    嗖嗖嗖……

    寒芒闪烁,玻璃碎片一飞而过,从梵缇尔的身体上方,然后纷纷切入对面的木柜上。

    霹雳哗啦一阵落雨般的声响,实木柜子多出一道道裂缝。

    玻璃碎片全部穿透了实木!

    梵缇尔爬了起来,环顾一看,沈炼站在门口位置,表情森然。

    “怎么回事?”沈炼微微眯眼看了看破碎的镜子,语气淡漠地问道。

    他没有察觉到袭击者的任何气息!

    潜行的刺客?

    隐身的处刑人?

    还是……

    “你没事?”梵缇尔十分惊讶的样子,理了理乱掉的发髻,手剧烈颤抖着,看得出来,她的情绪非常慌乱,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沈炼定了定神,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给梵缇尔披上,再度拥抱住她。

    “不,不要碰我。”梵缇尔突然变得非常抗拒。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沈炼语气缓和了许多,带着一股沉稳和柔意。

    梵缇尔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什么都不要问,忘记今天的事,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央求的语气。

    沈炼目光一闪,略默,缓缓点头道:“可以,不过,我总要知道是谁袭击了我,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袭击吗?”

    “只要你不再碰我,应该就没事了。”梵缇尔神色黯然地道,不再多解释什么,窸窸窣窣穿上衣服,带着沈炼走出更衣室。

    管家在走廊尽头现身,道:“我已经让客人们先回去了。”

    “好的,让司机送蚩公子回去。”梵缇尔恢复了端庄和威严,从容道。

    “这边请。”

    管家对沈炼态度多出了一些亲和的意味。

    沈炼刚走两步,梵缇尔忽然想起了什么,追上来,道:“小心阿西拉,她可不是那种傻白甜的女孩,你与她相遇绝对不是偶然,她接近你或者铁壁武术馆,肯定抱有不可告人的歹意。”

    沈炼听得眉头微皱,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管家把沈炼一路走到城堡大门外,门前停着一辆龙驹马车。

    沈炼上了马车。

    伴随着车夫一声呦呵,城堡朝着身后渐渐远离。

    沈炼回望了几眼,若有所思。

    管家目送马车出了大门,这才走了进去,来到更衣室,梵缇尔正站在破碎的镜子前。

    管家走到她的身旁,看了看残破的镜子,含笑道:“他碰了您,居然没有死?”

    “他躲开了。”梵缇尔脸上浮现惊叹,“那种身法和速度,我从未见过,不可思议!”

    管家想了想,道:“传闻午魁独创天罡三十六变,其中有一招叫豹影变,是午魁的独门绝技,看样子,蚩公子也练成了这一招。”

    梵缇尔点点头,沉吟道:“或许,他是一个可以屠神的野蛮人。”

    ……

    随着马车驶离梵缇尔的庄园,沈炼很快把种种疑团压下,闭上双眼凝神静气,清空大脑,什么都不去想。

    过了片刻后,沈炼睁开双眸,眼神清明纯澈,然后他才开始转动脑筋,梳理之前发生的事情。

    在武术馆前台偶遇阿西拉,对方主动接近,接着来到梵缇尔的府邸,参加了茶会……

    “安萨萨是在美容院结识了阿西拉,问题是,以安萨萨前台服务员的身份,比阿西拉明显卑微了不止一大截,阿西拉为什么要跟安萨萨做朋友?”

    “更衣室里,除了我和梵缇尔,没有第三人在,镜子却突然破裂,碎片只朝我袭来。袭击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我,不是梵缇尔!”

    “梵缇尔说,只要我不碰她就没事,换言之,是因为我碰了她,才遭到某种神秘力量的袭杀,是被动激活的杀招,会是什么?梵缇尔……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好诡异的袭杀,不过,因为这次袭杀,我在情急间使出了豹影变,终于练成了!现在的我,晋升到52阶了!”

    思绪纷呈间,沈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沉吟了下,对车夫道:“车夫,带我去腐木殡仪馆。”

    “好的。”车夫道,他竟然知道腐木殡仪馆。

    半个小时后,马车进入一条冷清的街道,停在了一座店铺前。

    沈炼下了马车,见到地面上摆放着一座座还未上漆的棺材,一只走到店铺门前,他才看到门口斜躺着一幅匾额,上面写着“腐木殡仪馆”五个字。

    店内黑漆漆的。

    沈炼站在门口喊道:“姚通师傅在吗?”

    “谁找我?”不一会儿,突然从黑暗里冒出一个老头子,头发花白,戴着老花镜,只有一米六高,又矮又壮,胡须很长,到了肚子。

看过《炼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