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小村民 > 第654章 你没有听到么
    潘红霞睡得正香,突然手机铃声把她吵醒了,她拿起手机,看了床上,王启高不知什么时候又走了,她有点不高兴了,还没有给我支招呢,他就一声不响地消失了!心里正不爽,她闭着眼睛接通了电话,不耐烦地说:“喂,谁呀?”

    “潘助理,是我,高助理,不是说今天到梨花冲去吗?”

    原来是高俊梁,潘红霞立即变了腔调,她热情地说:“哎呀,是高律师呀,你稍等,我开车去接你。www.biqugecom.com/60/60462/

    潘红霞快速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了,反正这几天不用化妆,故意让人认为她很憔悴,所以她以素颜出门了。

    潘红霞开车刚出车库,她看到院子门外站着一个小伙子,像是高俊梁,她停下车,果然是他。

    “高律师,快上车。”潘红霞打开副驾驶室的门笑着说。

    高俊梁看着潘红霞开的车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吃惊不小:我的天,宾利!他坐上车,笑着说:“潘助理,你这车就够我奋斗一过辈子了。”

    潘红霞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高俊梁,又看着前方,开动车子小声说:“这算不了什么,你是干律师的,你以后说不定会有比这车更高级的。”

    高俊梁皱眉头说:“潘助理,还有,我还只是一名在律师事务所里实习的学生哩,可做不了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呢!”

    潘红霞减慢速度,看了一眼高俊梁说:“你要拒绝我,不愿意和我合作……是吧?”

    高俊梁摇了摇头说:“不是,我现在还不是律师,是没有资格做企业的法律顾问的。”

    潘红霞做一个怪脸说:“你昨天就已经开始做我的法律顾问了,今天仍然继续在做,那不,你违法了?”

    她这不是在进行道德绑架么?高俊梁坐直身子,瞪大眼睛看着潘红霞说:“潘助理,你真会开玩笑,我只是受我老师之命协助你处理那个村民们的股金的事儿。”

    潘红霞故意逗高俊梁说:“反正我已经认为你是我的法律顾问了,你愿意不愿意,我不管。”看了看车外,她又说,“唉,那个全光前在哪儿呢?”正说着,电话响了。她停下车,拿出手机一看,说曹操,曹操到,原来是全光前打的电话。

    “潘总,你们走了是吧?我在你家院子外等你呢!”

    “好,你等着,我去接你。”潘红霞调转车头往回开。

    接了全光前,潘红霞开着车,一路往梨花冲奔去。

    到了梨花冲村委会,院子里已经是摩肩接踵,人头攒动。有人看到潘红霞开来的车子,大喊一声:“来了,他们来了,还是开的那个吴总的宾利豪车。”

    院子里人都伸长脖子迎接着潘红霞的到来。

    潘红霞、全光前和高俊梁三个人昂首挺胸地走进院子里,大伙儿一下子鸦雀无声,都静静地看着他们。

    代理村支书李英志和村主任曹二柱早等在村委会,只等潘红霞到来。他们在支书办公室里商量了一会儿,五个人都走了出来,站在了主席台上。

    曹二柱咳嗽一声对大家说:“大家安静了,今天把大伙儿召集到这里,不是召开村民大会,是梨花冲土建工程公司的股民大会。我闲话就不多说了,请梨花冲土建工程公司的董事长全光前先生主持这次股民大会。”

    全光前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大伙儿都一直很关心自己在梨花冲土建工程公司入股的那件事儿,我今天请来了公司投资人吴总的委托代理人、吴总的夫人潘红霞女士,现在请她给大伙儿说明情况。”

    村民在台下伸长脖子看着台上的人,个个紧闭嘴巴,没有说话。

    潘红霞看到台下几百位村民,心里还有点胆怯,再加上想让王启高支招,他喝醉了,什么主意也没有给自己提就离开了,于是有点心慌了,一紧张脑子里出现了空白,事先想好的话一下子全忘了,她看着那些村民,心里就来气,她忍不住说:“股民们呀,让我怎么说你们呢?你们真不够意思哩!”

    村民们一听,个个惊奇不已,让她来退还我们的钱的,她怎么这么说呢?

    台上的曹二柱和李英志听了潘红霞的话也很吃惊,生怕村民起哄。

    曹经中忍不住,他大声问:“喂,你说,我们怎么不够意思呀?我们要求退还我们自己的钱,难道还不应该么?说这话,你才不够意思呢!”

    潘红霞伸手指着曹经中说:“好,你叫什么?你告诉我,我决定退还你的股金,你这种不讲信用的人,我也不愿意跟你合作。”

    曹经中也没有怕,他大声说:“我行不更,坐不改姓,姓曹,名叫曹经中。好,你退还我的入股资金,我谢谢你,我也不想跟你们合作了!”

    潘红霞大声对全光前说:“全董事长,记下他的名字。”看大伙儿都看着自己,她皱起眉头说,“我说你们不够意思还是给你们面子了。你们不就是看到我们家老吴出事儿了么,你们不就是怕你们入股的二十万元打水漂了么?你们明知公司遇到难题了,你们作为股东,不为公司着想,不共患难那也就算了,你们竟然还落井下石,故意拆台,趁机撤资……你们的动机是什么?”

    台下的村民一下子热闹起来,议论纷纷。

    潘红霞想了想,突然有了主意,想拿刚才冒头的家伙开刀,来一个杀一儆百,她又问了问全光前,记住他叫曹经中,就大声说:“曹经中先生,你可以立即把股权证还给我们,我们退还你的股金。”看曹经中得意地笑着,她又提高嗓门说,“若还有不愿意和我公司合作的股东,请到全董事长那儿登记,由我们的法律顾问高律师给予法律解释,我们退还其股金。不过,股民们请注意,我们发股权证时就有约定的,入股期限是一年,现在还不到半年,而我们已经两次提前进行了分红,这是前所未有的……”

    台下的村民们都不说话了,是大眼瞪小眼,他们有人也听出了潘红霞的话外音。

    潘红霞看大伙儿安静下来,她脑子里思维也就正常了,她想了想说:“愿意继续和公司合作的股民们请放心,我们家老吴虽然出事了,可他在天宇集团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后盾。就是他死了,还有他的妻子我在呢,地球还得照样转,他的公司还得照常开。我在这儿向大伙儿透露一个内部消息,公司除了目前正在施工的梨花冲水库建设工程外,现在又意象性承接了某国家事业单位几个亿的一个大工程,我们的公司是大有希望的。还有,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大伙儿是公司股东,就是公司的老板,是公司的命运共同体,分红的标准不是固定不变的,是根据公司的收益而起伏的,若公司能承接到重要工程,有较大的收益,大伙儿的分红比例可能会提得更高,百分之十五算什么?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性都有。”

    台下又议论起来,不过声音都不大,只是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台上的曹二柱和李英志听着潘红霞的话,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村民们起哄闹事儿。

    潘红霞现在自我感觉特好,她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又说:“当时入股是自愿的,到期退股是自由,而现在入股不到半年时间,属于中途毁约……虽然毁约的人不讲诚信,但我们公司名叫梨花冲土建工程公司,里面有梨花冲三个字,我们看在乡亲的份上,不讨要违约金,起码得退还我们提前发给你的分红三万元,也就是说,今天要求退还股金的人,若是入股二十万元,我们只能退还十七万元!不然,可以法庭上见。但那就不只是收回分红那么简单了,我们还要讨要毁约赔偿金……”

    曹二柱和李英志一听,一下子怔住了。

    台下一下子炸开了锅,村民们之间争论起来,是争得脸红脖子粗,是争得口水四溅,但村民们还算理智,只是用嘴巴说,大不了用眼睛瞪,手脚都没有用上,更没有冲动地进行肢体冲撞。

    潘红霞讲结束了,她朝全光前示了一下眼色,还指了指台下的曹经中,意思是让全光前枪打出头鸟,再敲一敲曹经中的脑袋瓜子。

    全光前会意,他看着潘红霞,没想到这个丫头片子如此厉害,真有点佩服她了。他咳嗽一声说:“喂,曹经中,你把你的股权证退还给公司吧,公司退你的股金。”

    大伙听到全光前的声音又安静下来。

    曹经中有点懵了,他傻子似的问:“退我多少钱?”

    全光前挺了挺胸说:“刚才潘总不是讲得很清楚么?曹经中,你没有听到么?公司退还你全部股金,但你必须退还公司提前发给你的分红,至于你毁约的违约金,看在乡亲的份上,公司就暂时不追究你了。”

    曹经中眨着眼睛说:“要这么说,我入股的二十万,那不只退还我十七万了?我可不干,我存银行还有利息呢!”

    全光前大声说:“你的账算得没有错,是对你,你现在要求退还股金,只能退还你十七万元。”

    曹经中扯着嗓子说:“反正我不管,我要求退还我入股的钱。”

    全光前笑着说:“我给你支两招,一是上法院打官司,通过法律途经解决;二是等一年到期了,你再申请退股。”环视了一下大伙儿,他提高嗓门问,“还有谁不愿意跟梨花冲土建工程公司合作了,要毁约提前退股的人没有?喂,有没有?要是有,赶紧到我这儿登记。今天没有登记,我们视同愿意和公司合作,继续持有公司股份。”

    村民们低头不语,相互观望,没有人到全光前那儿登记,连曹经中也夹在人群里开溜了。

看过《极品小村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