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 第532章 坏消息
    “凶手抓住了吗?案子有什么进展?”他跟在丁苗苗身后,一连串的问道,问过之后,自己不禁微微叹了口气。www.biqugev.cc

    真是问得多余,丁苗苗又不是办案的警察,她怎么会知道这些情况呢。

    果然,丁苗苗无奈的道:“警方没有通报,应该是没什么进展。”

    “现在的警察真是一帮废物,这件事摆明是张力维干的,要是我能说了算,直接先把那个老家伙抓起来,审他个三天三夜,就不信不交代!”他恨恨的说道。

    丁苗苗听罢却白了他一眼道:“幸亏你说了不算,要是都这么破案的话,那这个国家就乱套了。”

    他苦笑了下,心中暗想,看来你还是对这个社会不了解啊,真要是像当年路南分局对我那样,也给张力维来一通拖鞋炖肉,再跳上几个小时的芭蕾,估计早就结案了。不过,他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只是深深叹了口气。

    “张力维昨天突然去农场,是不是就已经动了杀机呢?”丁苗苗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他没有回答,心里不禁有些懊恼,暗暗埋怨自己,为啥就没有多提醒下袁福康呢!

    “这事也怪我,提醒下他好了。”谢东叹了口气道。

    “提醒了也没用,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样的好运气。”丁苗苗说完,忽然扭头看着他,思索了片刻道:“你今天别去上班了,最好马上回平原县,魏霞在当地还是有些人脉的,你把情况和她说一下,估计保证人身安全没问题。”

    谢东苦笑了下:“我哪儿都不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躲根本就不是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干到底。”说完,他走到丁苗苗身后,轻轻的搂住她柔软的腰肢,低声说道:“苗苗,其实,你应该听我一句劝,那篇文章不要发了,你早已功成名就,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冒这么大风险呢?张力维可不是高长林那样的神棍,不要拿之前与那帮人打交道的经验来衡量他的实力,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万一要是......”说道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支吾了下才又道:“万一要是出点事,谁跟我生孩子啊,我还指望你生个儿子呢。”

    丁苗苗吃吃的笑了,转过身来,两只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认真的道:“这可都是你自己说的啊,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我不反悔,只要你不参合这件事,我什么都听你的。”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嗯.......”丁苗苗眼珠转了转,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浅浅的笑着道:“经过深思熟虑,我做出如下决定,第一,孩子的事可以暂时放一放,因为我相信以后有的是机会,就凭我的魅力,不愁你不就范。第二,这篇文章,我必须写下去,否则,不仅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对不起吴桐和袁福康。”

    “良心值几个钱!”谢东有些急了:“再说,吴桐在自杀前就把所有东西都删除了,说明她也不想让别人参合进来,你又何必呢?”

    丁苗苗没有说话,而是直直的看着他,沉默良久,才轻声说道:“东子,我说句心里话吧,其实,就如你昨天所说,开始我确实在利用吴桐,利用了她急于在业内站稳脚跟的想法,只想静观事态的发展,然后相机行事。这不是我的性格,可能是随着职务的升迁,身上的锐气减少了的缘故。现在吴桐死了,我心里很难过,并对自己的懦弱而感到羞耻。如今,张力维已经亮出了獠牙,就算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也一定要把这件事做下去,你不用担心,我谅他也不敢把我怎么的,来明的,官司打到国务院我也不怕,如果来暗的,那他只会倒霉得更快。”

    谢东无语了。为了我的安全......这句话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真让他感到汗颜,想来想去,一时竟然找不出什么更有说服力的词句,只好一跺脚,粗暴的推开丁苗苗,气急败坏的道:“什么叫为了我的安全,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再说,袁福康昨天都说了,省城的上上下下,都被张力维铺平垫稳了,他连杀人的事都敢做,你以为就凭在报纸上发篇文章就能搞倒他吗?”

    丁苗苗听罢,淡淡的笑了:“让你说的,好像这天下是老张家似的,一篇文章不行,我就再写一篇,直到将他绳之以法为止。”

    “我操!”谢东一着急,直接骂了句脏话。

    “注意言行哦,你现在可是全国闻名的中医大师呀!说脏话是要被扣分的。”丁苗苗笑着说道,然后急匆匆的拎起公文包,拿了把雨伞便往门口走去。

    “这才七点,还下着大雨,你跑出去干嘛,着凉了怎么办?”他明知没啥用,还是无奈的喊了一句。

    丁苗苗没回答,而是转过身来,朝他来了个飞吻,然后笑着出了家门。

    这娘们,咋这么不听话呢!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照着扶手狠狠的砸了一拳。

    张力维这么快就对袁福康下手,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发现了吴桐写文章吗?好像不是,要是那样的话,早就该下手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另外,是否发现了我和袁福康有接触呢?如果发现了,是不是很快也对我下黑手呢?正胡思乱想着,目光忽然被茶几下面的一个东西所吸引了。

    这是吴桐留下来的那块移动硬盘,丁苗苗今天走的时候比较匆忙,所以遗落在了家中。他略微想了下,一个大胆的计划突然出现在脑海之中。

    丁苗苗的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电子产品,笔记本、台式机、平板电脑、移动硬盘,还有若干个u盘,比比皆是,他将移动硬盘拿在手里,随手打开一台电脑,将二者连好之后,很快便找到吴桐的采访笔记,也来不及仔细看,马上取来一个u盘,将吴桐的采访笔记拷贝进去,然后把u盘揣在自己的口袋里,又将东西都放回原位,拿起衣服正打算出门,房门一开,丁苗苗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越忙越出事。”她连鞋都没换,一边嘟囔着一边进了房间,将那块移动硬盘装进公文包里,又走过来,在谢东的脸颊上吻了下,说了句外面雨大,你等雨停了再走吧,便快步出了家门。

    谢东淡淡的笑了下,走到阳台上,见丁苗苗小跑着上了车,急三火四的开走了,这才拿了一把雨伞出了家门。

    雨确实很大,打在雨伞上发出砰砰的响声,他出了小区大门,站大雨中站了十多分钟,总算拦了辆出租车,刚一上车,瓢泼大雨竟然莫名其妙的停了。

    他妈的,这点雨,难道就是给我下的?他想。

    可能是由于刚刚下了一场大雨的缘故,交通显得异常拥堵,平时只需不到半小时的车程,居然用了一个小时也没到。好不容易拐到了卫生局所在的那条马路,却发现整条街上已经堵满了,车辆前行的速度甚至比步行还要慢。他索性下了车,步行朝单位走去。

    天还阴沉沉的,但雨已经停了,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一阵风吹来,还真有点凉飕飕的,他赶紧加快了脚步,巴不得几步就赶到局里。

    刚走了没到十米远,忽然一阵狂风吹来,黄豆粒大的雨点毫无征兆的噼里啪啦落了下来,甚至连打伞都来不及,瞬间便淋成了个落汤鸡。

    老天爷这是看我最近过得太舒服,故意在玩我呀?他在心里嘟囔道,一路小跑的进了局机关的大门。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擦干了身上和头发上的雨水,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将办公室的门反锁,然后打开电脑,插上u盘,点开吴桐的采访笔记,认真的看了起来。

    之前丁苗苗就告诉过他,这些笔记比那篇文章还要触目惊心,如今一看,果然连心都砰砰跳了起来,这里面所提到的各级官员人数更多,基本囊括了所有执法单位,数量之广,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张力维这哪里是在做生意,分明就是在用钱铺路呀,怪不得这么多年以来,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一边看一边想道。

    这份东西绝对不能随便捅出去,袁福康早就淡出管理层,这里面提到的人和事,大多是十年前发生的,而最近这十年是维康高速发展的阶段,张力维的手段只能是越来越纯熟,花的钱也越来越多,相比起来,十年前的这些事或许只是冰山一角,而现在这艘贼船上,到底裹挟了多少人,根本就无从知晓,冒冒失失的将这些东西交出去,万一落到一个与张力维有利益往来人的手中,那可就等于自寻死路了。

    要不,我回一趟平原,和魏霞商量下?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随即就被他否定了。以魏霞的行事风格,一旦知道了这些内幕,她都敢直接指着张力维的鼻子骂娘去,要论起嚣张跋扈,十个丁苗苗也比不上她,最好还是别让她知道,再说,还有盈盈,真要是出了啥意外的话,那孩子可咋办啊。

    看来,我得另想办法,他在心里想道。将u盘贴身放好,看了眼手表,已经八点半了,要是在平时,网站那伙人已经该到了,于是开门出去,走到健教中心,往会议室里面看了一眼,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估计是下雨塞车,都堵在路上了,正打算回去,手机忽然响了。这么早,谁给我来电话,他想,漫不经心的拿出来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来电话的,竟然是张力维。

看过《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