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 > 第十九章 推荐信
    四十二次出庭全胜,这数据当然是漂亮。www.biqugecom.com/40/40386/但实际上卢群将唐开的四十二次全胜当成了反面典型教导曹云。四十二次全胜的基础是因为唐开在父亲的律师所任职,一个律师所内每位律师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同时也有一种律师被成为清道夫,这类律师专门打打不赢的官司。

    “唐开的老子是厉害,唐开本人也有真本事,但是四十二场出庭全胜,水份就比较大了。一个律师所必须要有王牌,王牌就是常胜将军,有了这样的常胜将军,客户才会上门。既然是常胜将军肯定很忙,所以不会一直接案件,于是律师所就会把胜率低的案件分流给其他律师。唐开之所以三十五岁就不再出庭,就是为了保全自己难得的名誉。凭借这点,他也成为了东唐这三十年最著名的五位大律师之一。不过,你千万别小看他的实力,虽然我不认为他是东唐五大大律师之一,但是如果说他是一位名律师,我还是认可的。”

    ……

    打高尔夫球是一项奢侈,又没有什么内涵的运动,但是因为奢侈,所以有了内涵。就曹云看来,打高尔夫球的档次和童年跳格子的档次差不多,不过现在高尔夫球更多成为一项交际工具。作为一个有钱人,董事长之流,打个篮球,踢个足球似乎都不给力,就算是骑车也不上台面,高尔夫球就是很好的选择,因为贵,所以就符合身份。

    人的本性是趋利的,自然的会朝有钱人的圈子涌去,作为社交工具的高尔夫球也成为必修课。

    实际上高尔夫球就是垃圾体育项目,纯浪费各种自然资源。球打一竿,翻山越岭晒太阳走半天,有时候阳光一晃,球飞哪去都找不到。不过,也因为没有竞技性,大家在追球时候会慢慢的散步聊天,其节奏如同慢动作。至于胜负,除非专业选手,业余玩玩的人,八成靠运气,同时,能打高尔夫球的人也应该知道谁赢才合适。

    “哦?”唐开道:“听起来你和卢群私交不错。”

    曹云诚实回答:“卢总还是连长的时候,我爸爸是其麾下的排长。”

    唐开点点头,就高岩市法律和东唐法律聊了起来,打高尔夫球,没话题也得找话题,要不太尴尬了,似乎也是唯一一个交流型的运动。看足球,一旦两队开始交流,那就是打群架前的征兆。冰球:交流个屁,干就一个字。

    “我也很想帮忙,帮助高山律师所,毕竟是卢伯伯牵挂的事。我到东唐也有两三个星期,一点头绪也没有。否则也不会着急预约了下周的大律师面试。”曹云微笑着摇摇头。

    张峰显然对曹云很有好感,一边道:“唐总,是不是可以考虑提携下年轻人。”

    唐开笑道:“我和高山交清虽然不深,但是我下属的律师和高山打的交道可就多了,张峰,你好像和高山交过手?”

    “是啊,三次,一胜两败。”张峰观察下唐开的表情和态度,转问曹云道:“曹云,你知道高山杏是怎么拿到大律师执照的吗?”从曹律师到曹云,显然已经比较熟悉了。

    曹云苦笑:“不瞒两位说,这两三个星期,我最奇怪就是这点,高律师人不错,但是业务水平似乎不是很好。”

    张峰笑道:“东唐和高岩市有一点不太一样,按照规定高岩市律师申请大律师执照,需要从业一年以上时间,实际上没有五年的从业经验是拿不到大律师执照,并且还要将五年内你打了多少官司全部列出来,律师委员会心情好的话才可能让你过。”

    “啊?”曹云:“这……我好像是自杀。”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有贵人愿意帮助的话,问题还是不大的。”

    曹云眨巴眼睛疑问。

    “高山杏之所以能拿到大律师执照,是因为高山高律师给她开了推荐信。业内资深人士开的推荐信对律师委员会的最终决定有非常大的影响。特别是高山这么著名的律师……”张峰特意停顿一下:“更不用唐开唐大律师。”

    曹云张嘴回味,而后后‘哦’拉长音看向唐开:“这、这太冒昧了吧?唐大律师,我能不能,是不是可以,不对,能不能请你……”

    唐开一举手打断:“推荐信的事可大可小,说实话,我们第一次认识我就给你开推荐信,实在是说不过去,你要知道,我这十年来只开过两封推荐信,这两名律师现在在业内赫赫有名。不过,你帮过我们唐开律师所,张律师对你的评价很高,作为我们这些老头,提拔一些人才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事。也想不到今天我们这么有缘,能在这里见面,并且一起打球。”

    “你的意思是?”

    “不如这样,刚好我律师所有个委托,是东唐欧海集团和高岩市岩石集团的商业合作合同。这个委托说简单简单,说难很难,因为有大量的文书工作,主合约就有四十页。合作是在高岩市进行,按照两地规定,如果法律上两地存在冲突,就按照签约方的法律为准。我手上有两名双证律师,其实并不熟悉高岩市的法律,似是而非,加上两地法律只有细节上的差异,甚至需要临时查阅法律条文,进度实在太慢了,欧海集团催促了好几次。”唐开道:“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件事办下来,不仅是说你帮了我,而且也说明你有这样的实力。”

    曹云回答:“没问题,如果方便,我现在就可以去律师所。”

    “不急,先打球,先打球。”

    ……

    跨国商务合同可以说是最复杂和繁琐的合同,更别说两个集团准备合作开展的多个大项目,其中包含了货币兑换,海关税收,滞纳,留停等……还包含了监督,审阅,权限等……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地方政策法规,需要一条条的核对和检验,尽可能的完善合同。

    不说跨国合同,就算是正常的合同,非专业人士根本看不懂,里面有大量的合同专用术语。简单说,违反某条约按照某页某条123处理,同时说明,某种情况不属于违约范围。一旦发生这种情况,适用某页某条规则。

    就说一个购房合同,一名熟悉购房合同的律师也需要花费最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完整细致的看完。这一份合同,需要签名的地方超过十五处。

    天马律师所对付这样的合同委托,就是将合同拆分,分开审阅。每人分一点,就没多少了。但是也出现过审阅人不注意,给客户带来损失的案例。因为需要的人多,就无法保证这些人都拥有领域优势。

    最后卢群发现,文员比律师还靠谱。好记忆不如烂笔头的道理,文员每天都在输入,打印各种案例,合同等,有不明白的必须问清楚,她们有时候能比律师还专业。特别是合同输入时候,有经验的文员能明显感觉到合约的不妥。

    原本可以通过卢群帮助,让天马律师所文员加个班。但是商务合同还未签订,属于保密阶段,合同细节不能外散。

    这是一个只能硬刚,又没有太多技术的理论工作。

看过《覆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