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超黑(上)
    []

    </p>

    “烈焰法庭?徐娜?”曹云是在三天后凌晨接到的电话。

    “对,不过曹律师,本次邀请你是请你以陪审身份参加庭审,所以不能提供律师费。”烈焰法庭也是怕了曹云,也就曹云敢和他们提律师费了。

    曹云无语:“你们真与时俱进,都有陪审了?”

    “谢谢夸奖。另外一件事,鬣狗和警察已经知道烈焰法庭即将开庭,所以一定会和你联系。”对方道:“如果你完全的配合他们,我们可以提供一百万元的劳务费。”

    曹云彻底清醒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鬼?曹云:“我听错了吗?”

    “没有,如果曹律师完全配合鬣狗与警察,我们可以提供一百万元的劳务费。”

    曹云:“这……是陷阱?”

    对方道:“我相信曹律师会和他们明说,至于是不是陷阱,走叉这么聪明,应该会有正确的判断。”

    开火了,开火了,烈焰法庭开火了。

    鸿门宴已经摆下,你来还是不来?不来可能被人坑,来可能也会被人坑。也许你通过分析有九成把握认为自己应该去。但是保不齐分析的材料就是个坑。严格说,不去应该就不会被坑,现在烈焰法庭给你机会了,你来吗?

    ……

    两天前司马落失踪,烈焰法庭与警方谈判,他们可以保证司马落的安全。条件是,烈焰法庭要重新审理徐父案,需要徐父通过视频参与庭审并且作证。

    警方一口答应,不仅是因为司马落的安全,更因为烈焰法庭在找死。之前烈焰法庭将庭审资料放到网络上,是通过国外几十个国家服务器进行中转,或者是其他技术手段,东唐警方难以锁定烈焰法庭的所在地。

    这次完全不同,警方这边要安排徐父和烈焰法庭建立视频联系,只要双方技术力量悬殊不是太大,警方可以比较轻松锁定烈焰法庭的所在地。

    但是让搜查一课课长李墨看不懂的是,烈焰法庭大反常态,让曹云通知自己,烈焰法庭邀请他参加徐父案庭审。

    曹云:“李课长,事情就是这样。我如果收这一百万呢,肯定不合适,对吧?这属于证物。我今天来,和你商量一下。如果你觉得我收一百万不合适,我也不浪费时间跑这一趟,对吧?我是个势利小人,没钱不起早。如果李课长能通过检方拿到批准,这一百万算是警方奖励我这位线人,我就跑一趟,并且完全配合警方。”

    作为一名律师,曹云很清楚其中的关节。这属于口头合同,曹云要配合警察和鬣狗,才能拿到一百万。问题是,警察如果出了事,由于曹云收钱,那就有同案犯的嫌疑。

    烈焰法庭打明牌,曹云也打明牌,自己底线是不担责。你要愿意让自己合法收一百万劳务费,自己就干。不愿意呢,自己就不干。

    曹云一起约见的还有独立检察官越三尺,越三尺已经弄清楚了明牌资料。曹云等人完全是配角,次要人物,甚至警察都是配角,烈焰法庭的目标很显然是鬣狗。不过目前鬣狗的定位非常麻烦,大联盟因为鬣狗的大白骗局,将鬣狗列为清除名单。这次烈焰法庭的庭审游戏背后老板很可能是大联盟。

    烈焰法庭不好对付,大联盟更难对付,传闻复仇鬣狗行动总指挥是大联盟的曹烈,就更复杂了。

    想了很多,越三尺不知道怎么回答曹云的问题。按照越三尺的解读,由于烈焰法庭有阴谋,所以警方不能参加。但这又违背了警方的原则,警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即使表面看是个阴谋。

    越三尺和李墨还在头疼,无法回复曹云,另外一边又出事了。

    李墨到隔间接电话林落的同事。四十来岁的托尼被困在黑天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的汽车内。

    托尼、西斯、英子他们本打算在林落伤势恢复后一起离开东唐。警方也对他们进行了保护性的监视。三人暂时住在黑天大厦二十一层的酒店房间,深居简出。出门也只是去医院看望林落。

    今天上午九点,远征通过媒体联系警方,让警方去黑天大厦停车场查看一辆牌照xxx的汽车。警方一看,托尼被捆绑在后座,车内布置和横唐案一模一样。托尼怎么落单,怎么被绑,现在还不清楚。目前搜查一课二组已经介入事态。

    李墨一个头两个大,烈焰法庭开火在即,自己这边还没有拟定对策。远征又出来胡搞瞎搞。

    远征是什么人?通过和美国人联系,李墨拿到了一些远征的资料。远征西点毕业,海陆军官。三十二岁成为ca特别行动小组成员,在南美从事缉毒行动。在一次斩首行动中,ca情报网出错,导致远征三个小组十五人被毒鸟分割包围在丛林中。最终只有五人生还。

    远征回到美国后不久,一名ca高层被控制,远征小队出问题就是因为他的原因。由于这名高层和某议员关系密切,最终被判过失,强制退休,不再追责。

    这个决定做出后大约十天,高层失踪。再发现时,其被困在一辆汽车内,汽车内布置了鹅蛋,不清楚期间发生什么事,鹅蛋爆了,远征被通缉,本人消失无影。

    传闻说ca控制了十人营中的四名学员,其中一名为远征。ca证实消息是假的,不仅如此,他们并没有专门对十人营的成员进行抓捕,而且还将唯一控制的一位十人营成员释放。至于远征为什么屡次袭击ca派遣到东唐的人员,美国人没有回答这问题,希望东唐方面尽可能的生擒远征。

    警方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获得了远征五年前的照片。警方以刑警为主,在东唐对远征持续搜捕,但始终没有远征的消息。警方怀疑远征袭击林落之后就已经离开东唐。没想到今天远征又跳出来。

    ……

    李墨在里间呆了半小时才出来,坐到越三尺和曹云身边,想了好一会道:“三尺,狼来了。”

    曹云不知道狼来了是什么,但是立刻看见越三尺眼睛燃烧熊熊烈火,不是愤怒,就惊喜,是激动。

    曹云问:“你男朋友来了?”

    越三尺道:“你才有男朋友……既然狼来了……李课长,我觉得烈焰法庭,鬣狗什么都想让到一边去。”不过,你不能等曹云离开再说吗?

    李墨道:“对方要三个人陪他玩游戏。”李墨看曹云。他和越三尺早就对远征游戏进行了分析,曹云是很适合与远征玩游戏的人。首先曹云各方面都不错,其次,曹云不是警方人员,他行事没有那么多顾虑,他没顾虑,就会让远征有顾虑。不过只是随便谈谈,毕竟曹云不是警察。

    现在李墨既然当曹云面说了,意思很明显,希望曹云能帮个忙。

    越三尺:“有必要吗?”我大东唐警察人才济济……突然越三尺似乎明白李墨的意思了。上次远征出没,和小郭、镜头、赵雪他们有关系。再联系所有事,曹云始终在事情的边缘。

    比如远征对付ca,其中一个目标林落是其前女友。曹云帮过小郭,曹云和赵雪熟悉,曹云和镜头能私下一起吃饭,镜头被捕要求见曹云。曹云和烈焰法庭关系亲密,曹云父亲是曹烈。

    在哪个事件和单位中曹云都是边缘人,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不是关键人物。但是偏偏每个时间和单位都有曹云的身影。

    远征见曹云一脸糊涂,说明了事态,道:“远征说明,本次游戏我方要提供三个人,游戏成功他就解除鹅蛋,游戏失败,他就爆鹅蛋,人质死亡。”

    曹云纳闷问:“他点名我?”

    “那倒没有。”李墨道:“曹云你是我见过最机智聪明和勇敢的年轻人……”

    “打住,你要说机智聪明和帅气,我可以认。勇敢这一条万万不敢……你们考虑一下,我没什么事就先走了,晚上十点之前给我答复,我好答复人家。”水深,跑路。考虑当然是考虑一百万的问题。远征,人质和自己……好吧,远征和自己还是有狗屁关系的。

    “拜拜。”曹云制止李墨再开口,走人。李墨和越三尺不好拦曹云,曹云不是警察,没冒险的义务。

    ……

    离开警局后曹云接到陆一航电话。上次捞徐娜后,曹云让云隐把过程告知陆一航,目的很明显。陆一航已经一周没来上班,虽然表面是忙于案件没去律师所,但是很大一方面也是在思考曹云的问题。他在问自己,自己底线是什么。

    陆一航见曹云,不仅要说明自己的想法,而且还想征求下曹云关于划车案的意见。就如同学生把论文交给导师过目一般。

    曹云挂断电话,开车到了酒店公寓,进入电梯。刚按下楼层,看见一个妹子快步朝电梯来:“麻烦等一下。”

    曹云按电梯的开门键,但没有想到电梯门反而关了起来。曹云纳闷看按键,没错呀?难道开门和关门键安反了?

    电梯上行,曹云没想什么,突然电梯一顿,停在十楼,而后电梯开始上升,无视曹云按的20楼,直接到了34层。电梯再一顿,停住。

    曹云人靠着电梯壁,他很冷静,判断出电梯是人为出现问题。如果是电梯故障,不会朝上升。曹云看着监控器,拿出手机,手机响了。

    “喂!”

    “兄弟,是我。”兄弟这个词是汉语,其他则为英语。

    “你是谁?”曹云用英文问。

    “盟军之超黑。”对方解释:“超级黑客。”

    “神经病。”

    曹云刚说完,电梯就直接下坠七层,然后再停住。

    超黑:“说瑞,你刚才说什么?我提醒一句,你只有一次机会。既然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盟军身份,你活着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赌我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对了,刚才是提醒你,本电梯安全钳不会启动。”

    安全钳是厢式电梯的最后一道安全手段,对付失控下坠电梯极其有效。其原理是当电梯超过一定下坠速度时,安全钳启动,卡死电梯轨道,让电梯停止下坠。正常情况下,刚才下坠速度绝对够启动安全钳。除非有人篡改了安全钳启动的速度。

    “十、九……”超黑开始读秒。

    卧槽了个13点,要么说坑人的通常都是队友。

    “ok!”曹云打断:“我是盟军。”

    “绰号。”

    “狗屁绰号。”

    “狗屁?”超黑愣了半晌:“这绰号倒是具备不可重复性。”

    “no,我没有绰号。喂,我就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兄弟,当然可以。你听说过超人吗?”

    曹云一愣:“和超人有什么关系?”

    “当没有事情发生时候,超人就是一个小记者。当地球需要拯救的时候,超人就会把内裤扒出来套在外面。”

    曹云苦笑:“那是其他人都瞎。你现实试试?”

    “只要我们技术好,完全不是问题。”超黑道:“你看我,我平时只是个普通的宅男,当事情发生时候,我就变身成超黑。”

    “你想怎么样?”曹云无奈问。

    “我一直在了解远征信息,也是目前已经暴露的非盟军人员之一……”

    曹云打断:“如果你真想玩这个游戏,我要和你见面。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和我见面。二,把我丢下去。”

    “我特?”

    “没事,不就杀害一位盟友吗?”

    “不,我不见你。”超黑道。

    果然是宅……实诚人。正常人会回答:我不在东唐,我不在亚洲。超黑的回答:我不见你。

    曹云道:“我不知道你的国籍,但是我的老祖宗在二战时期隶属盟军,并且公开接受轴心国的投降,老子是正牌的盟军后代。你弄死我好了……来吧。”

    超黑语气软道:“嗨,兄弟,干嘛这样呢?”

    曹云道:“你逼我亮身份,你自己又躲躲藏藏,你算什么盟友?你摸摸自己的胸口,问自己,你摸到了什么?”

    “……x头?”

    曹云一口老血没吐出来。从其纯真的回答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对方很可能真的是盟军。第二个结论:很可能也是只猪队友。

    曹云:“现在放我下去,晚上七点,xx酒楼赵龙先生定的包厢见面。你来,我们就做兄弟。你不来,以后不许打扰我。”

    “喂!”

    曹云结束对话,关闭手机。判断性格,读取信息,做出决定。就曹云个人看,超黑确实是盟军,他属于那种向往刺激生活,但是过着平庸日子的人。局限于自己的阅历和能力,他不愿意踏出舒适区。比如社交。

    一分钟后,电梯恢复了正常,曹云也在陆一航所住的楼层出了电梯。曹云在一瞬间有个干掉超黑的想法。曹云没有资源没有能力杀掉超黑?表面看似乎是这样。

看过《覆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