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八传 > 第116章
    这一醉,等到醒来已经到了翌日中午。www.biqugecom.com/46/46791/

    白天的平康坊是最安静的时候,跟外面一切都反着,就连叫卖的货郎,这个时候都不出现。龙七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榻上,还盖着一件男子外衫,韩湘醉趴在桌子上,只穿了内衫,周围都是他们二人昨夜喝空的酒壶。

    龙七是第一次醉酒,反应很大,半夜的时候吐了好几回,都是韩湘帮她清理干净。

    龙七眼神复杂的看着韩湘,半晌轻手轻脚的摸过去,将盖在自己身上的外衫,搭在韩湘身上。仲秋节后,长安逐渐天凉,虽然还是不曾下雨,但丝丝冷意却没有迟到。

    该要死心了,怪只怪自己太一厢情愿,折了颜面不说,还连累了云伯殒命。

    龙七想到云伯,又红了眼眶。

    昨夜,韩湘拉着她一直跑到蓝采和家,蓝采和却避而不见,她只隔着亮着灯的窗子,看到他清隽的身影。蓝采和的态度非常坚决,他对龙七无心,也直言不讳,让龙七不要再来搅扰他的清净。

    他连一面都不见,显然早就烦透她了。

    再留下去徒增烦恼,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龙七决定离开,只是不知如何向韩湘开口,她不喜欢离别的伤感,所以她并不打算叫醒他,走到门口,轻轻将门打开,又看了看韩湘,终是一声叹息,踏出房门。

    就在她迈出房门的一瞬间,从对面的楼阁顶上,一团金红色的巨影扑面袭来,挟着呼呼风声,一股充满劲道的热浪直接将她掀翻。

    “玉琤公主,又见面了。”

    炙烤的热浪与呼呼有声的火焰中,透出一个龙七永生难忘的声音,那声音带着笑说道。

    “是你!”龙七愤然抬头,顾不得那几乎将她双眼灼瞎的炽热。

    金翅鸟的一双巨翅缓缓打开,露出他高伟的身形,一双锐利的鸟爪,直直朝地上的龙七抓去。

    “正是本尊,今日本尊倒要看看,谁还能阻挡本尊!”

    龙七双手在两侧一翻,百媚千娇阁的院子里修有小水池,里面养着几只红鱼,此刻水池里的水,带着红鱼一齐飞上半空,忽然化作一支支水剑,刺向迦楼罗王的后心,却在即将刺中的时候,哗啦啦一声散落了,水里携带的红鱼掉在地上翻腾。

    迦楼罗王头也不回,只冲龙七冷笑道:“没用的,凭你的能耐,伤不了本尊,即便是你爹东海龙主,跟本尊单打独斗也没有多少胜算。”

    龙七紧紧抿着嘴唇,浑身抖得厉害,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仇恨。

    杀死云伯的凶手就在眼前,自己却没有能力为云伯报仇,自己能够驾驭天下之水,如果拼一拼,调集长安之水,以覆水阻挡迦楼罗王或可逃命,可是如此一来,长安城里众人便要遭殃。

    父王说过,他们贵为龙神血脉,龙神开天辟地,给了众生一个生存繁衍的空间,他们龙族的使命,就是守护这一方天地与众生,因此才赢得众生的尊敬,所以龙族不能做损害众生的事情,否则便是自损荣耀,也将遭受惩罚。

    可是,迦楼罗王的那一双利爪,龙七是断断躲不过去的,肩膀上的抓痕还在隐隐作痛,从小到大她日子过的顺遂,要风得风,如今孤身一人在人世间遭遇这样的事情,顿时没了主意。

    迦楼罗王金红交杂的双翅,淬着烈焰,双翼展开欲举,瞧着地上的龙七像是吓傻了,不由生了轻慢之心,爪下就缓了一缓,便是这么一缓,地上的龙七被人从后面大力拖开,韩湘醒了过来,情急之下将整张桌子端起来朝迦楼罗王砸过去,再趁着那个空隙,将龙七从他爪下拖离。磨盘似的桌子掀过去,迦楼罗王轻轻挥一下翅膀,连他身周都够不上,整张红木桌子碎成木屑,爆裂的木屑如同被无形屏障阻隔,悬浮在半空,上面杯盘碟盏四落,噼里啪啦。

    “小七,我来拖住他,你快从窗户逃!”韩湘手里抓过衣架子,将龙七死死护在身后。

    “韩湘,还是你逃吧。”龙七道。

    “你说的什么屁话!”韩湘一双眼睛盯在迦楼罗王身上,恼火道:“我是个男人,哪有丢下你一个姑娘自己逃命的道理!”

    “韩湘你快逃吧,就算我求你了,我不想再看到有谁为了我搭上性命——”

    “你们俩别争了,谁也逃不了。”迦楼罗王话音落,已经站在门外了,他收敛双翼,一只脚踏入进来,冷声说道:“本尊本不想大动干戈,只是想请玉琤公主移驾同我去个地方,既然你们不领本尊的好意,那本尊也用不着手下留情了。”

    迦楼罗王抬手,鸟爪样的手指轻弹,只道了一个“去”字,那些悬浮的木屑如同被操纵,化作无数尖锐的钉子朝内激射。

    幕天幕地都是尖利的木屑,避无可避。

    “韩湘!”

    龙七嘶声大喊,就在那一片锐利的木屑激射而来的时候,韩湘一把将身后的龙七搂进怀里,用自己的身躯将她护在里面。

    “韩湘……”

    “我说过,不管怎样,我拼了这条命去,也必要护你周全。”韩湘的声音在龙七耳畔低低响起,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等下你趁机跳窗跑,外面就是大街,青天白日,那鸟爪怪必定不敢妄动,你记着,哪里人多就专往哪跑,只要跑回异闻社,你就安全了。”

    龙七用力推了推,却依然没法将韩湘推开。迦楼罗王看似轻巧的一弹指,那一指之下具有多大的威力,龙七再清楚不过。一股刚劲透骨而来,绝非韩湘能够承受。她闭上眼睛,拽着韩湘衣襟,将头埋进他胸口痛苦哭泣。

    可是忽然之间,房间里那股刚劲消失了,龙七听到一记细微的声音,空气如同被截断的水流,唰地一下,整个房间里静止了似的,连外面的风都消失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把一切都吸收了,天地静默的感觉。

    隔了数息之后,楼下传来百媚千娇阁众佳丽呼叫的声音。

    还有迦楼罗王略显惊诧的声音。

    “你是何人?”

    预期中穿透身体的剧痛没有抵达,韩湘奇怪的眨眨眼睛,缓缓转头。

    铺天盖地袭来的锐利木屑不见踪影,地上一堆灰烬,如同被烧灼。

    那唰地一声过罢,整个屋子就像被什么切割成了两段,因为速度太快,直到此刻,头顶上的瓦片才落雨似的坠下,屋子被什么东西一斩为二,外面的风泄进来,地上的灰烬被吹散,四下飞扬着。

    灰烬的正中间,立着一个人,满头黑发未束,风中飞扬肆意。

    “吕……吕洞宾?!”

    吕洞宾散着满头长发,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外袍,胸前的带子都未系,背对韩湘。“带龙姑娘走,这里有我。”

    一句这里有我,刹时间让韩湘湿了眼眶。

    吕洞宾的手里提着一把剑,却不是寻常钢铁铸造的宝剑,更像是将一束光握在手中。那光束如同灵蛇不断吞吐,光芒耀眼,炽烈如同骄阳,令人无法直视。

    灰烬触到那光,顿时化作埃尘,浮游空气中,细微的再也不见。

    韩湘愣愣看着吕洞宾,迦楼罗王显然对他手中光剑有所忌惮,迟迟未动。

    “你……”

    迦楼罗王的眼神在吕洞宾身上游移不定。韩湘没有看到,这时的吕洞宾,整张脸几乎透明,金色的脉络汩汩而动,清晰可见,两只眼睛里面也充斥着这样诡异的金色。

    那双眼睛,犹如被金液所灌满,又灼灼放光,被那样的眼睛盯着,迦楼罗王也觉得心慌。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但他却从吕洞宾身上敏感的察觉到可怕的力量。那种力量十分的浑厚,充满原始的脉动,如同天地初开,万物融为一体。

    迦楼罗王缓缓展开双翼,翼翅下端呼地一下燃起金红色的火焰,那火焰浓稠的如同岩浆。在他双翼的附近,门窗阑干都熔为焦木,花木瞬间死亡,滚滚热流令人呼吸不畅,这里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三九酷暑。

    “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在老娘的地盘撒野?”玉娇娇提着一把真正的宝剑冲过来,一眼望见吕洞宾,手里的剑顿时落在地上,震惊地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吕洞宾敞开的衣襟,露出他整个胸膛,此刻他周身宛若化成琉璃,又似镀了金身,血肉骨骼都已不存在了一般。玉娇娇不敢靠近,她也能感知到吕洞宾此刻周身所释放的强大能量,身体本能的抗拒,甚至不由自主就要做出防御,纤纤十指不被控制就变成了兽类的爪子。

    如此浑厚强大,宛若宇宙洪荒般的能量,人的身体如何能够承受啊?

    玉娇娇心里火油一般焦灼,却也无能为力。

    迦楼罗王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这样的人,然而他天生是个好斗的,不战而退不是他的风格。吕洞宾虽然诡异,但看上去还是个凡人,能耐终究大不到哪里。

    迦楼罗王稳了稳神,厉声道:“好,本尊就来会会你!”

    吕洞宾强自支撑到现在,见没有震住那鸟爪怪人,心里也是有些虚。他自己的情况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支撑不了多久,所以甫一出手便是用尽全力,释出全身能量凝成一束光剑,将整个房子一斩两半,化去那些尖锐的木屑。

    凝出光剑就已经几乎耗费掉他所有了,若是跟这鸟爪怪人相斗,他没有胜算。

    吕洞宾心思电转,今日恐怕便是神仙也救不了自己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竟这么快!

    此生终是遗憾。

    “韩湘快走!”吕洞宾费力从唇齿间挤出最后一句话,手中吞吐的光剑陡然暴涨,他提剑横扫,势若崩山。

    他用他的命,换此一击!

    只是迦楼罗王早就有所提防,本就对光剑心存忌惮,吕洞宾一动,他不敢正面对抗,熔浆一般的双翼奋力鼓动起来,漫天火影,火花四溅,他笔直冲天高飞,身形忽而半空消失了,但吕洞宾的那一剑,还是在他遁入空间之际,擦过他身侧,强绝之力激得浑身犹如针砭,半边身子被那股力量压制了,完全不能动弹。

    迦楼罗王不由自主流下冷汗,若是他稍微慢了那么一些些,只怕就被吕洞宾斩为两半了。他再不敢有半点轻慢大意,遁入空间之中,出其不意从吕洞宾身后现出,钩爪锯牙凶恶探向他的后心,要掏了吕洞宾的心。

    那一剑几乎削掉百媚千娇阁里所有的花木,如同飓风过境。

    “吕洞宾,小心身后!”玉娇娇大声提醒。

    迦楼罗王出手很快,但他不敢太靠近吕洞宾,所以就给了一线生机。吕洞宾那一剑挥出,尚来不及收回,他咬咬牙,另一只手中也凝出一截光剑,也不回头,反手就斩,迦楼罗王再次凭空消失,遁入了空间。

    但这两下彻底令他透支,吕洞宾身形不稳,脚步踉跄两下,险些倒地,整个人抖得不由自己。

    韩湘护着龙七本来已经跑到了院子里,回头一看,这才惊觉吕洞宾的异样,大叫一声就要赶回去。“吕洞宾!”

    “走——”

    吕洞宾无力支撑,抬起一双如同灌满金液的眼睛,恶狠狠瞪着所有人。

    玉娇娇聪慧过人,霎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吕洞宾,你不能……”

    他琉璃一般看不出血肉骨骼的身躯,金色的脉络遍布,将他整个人都点亮了,形成半透明的感觉,他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在奔突着,似乎下一刻便要爆裂而出,将他融化。

    迦楼罗王擅于空间遁法,并能够通过连同空间出其不意,他后面势必会将这一优势发挥到最大,但一个人最擅长的,往往也是他最明显的弱点,吕洞宾已经想到克制迦楼罗王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对于他十分凶险,可能一下子他就再也没有了。

    吕洞宾望着不自觉中泪流满面的韩湘,这小子平时贱兮兮的,对认可的人却实心实意的很。

    吕洞宾冲韩湘笑了一笑,双手中凝出的光剑消失了,他已经没有体力再支撑下去,整个人摇摇欲坠。

    迦楼罗王发现了,原来这人早已是强弩之末,他安了心,便从藏匿的空间现身,也不废话,指爪凌厉的朝吕洞宾胸口抓去,那一抓足可裂山碎石,吕洞宾就那么孱弱的站着,并不惊慌,更不躲避。

    他最后又看了大家一眼,这才缓缓闭上眼睛。

    漫天的金色厉芒从吕洞宾体内透出来,四离五散,他在光芒中央,张着双臂,仰首朝上,四周太过于炽亮,而他就像太阳的中心,身形化成一个黑影。

    那光如大海,夺目的光明似乎要将世间一切都吞噬,长安城里飞鸟惊蛇,所有的鸟都被什么惊吓了,凄厉的鸣叫着在天上乱飞,乌压压铺天盖地。

    所有的动物都狂躁不安,马匹嘶鸣着要挣脱缰绳,狗吠如豹,连成一片。

    路上的行人们只觉得天地之间闪过一阵强光,一股力量透体而过,像是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冲撞了一下,有些人抱头蹲在地上,那情景宛如末世来临。

    招摇链极速震动,震得要飞脱了一样。

    等迦楼罗王暴露出来才惊觉自己上了吕洞宾的当,他再想遁入为时已晚,吕洞宾身体里所释放出的那股强绝能量,令他身周空气变得宛若有质,他撕不开一点点缝隙。

    赫赫之光将迦楼罗王大力震飞,他急急以双翼护在身前,翅膀上传来蚀骨剧痛,皮肉都要在这种暴烈的光明里融化了!

    迦楼罗王心惊不已,他最不惧怕的便是高温与火焰了,怎么竟被这光所伤?

    金红交杂的巨翼,有些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迦楼罗王被震飞出去,幸而吕洞宾这突如其来的力量虽猛,却不持久,他捡回一条命,撞塌了对面的楼阁之后被瓦砾碎石掩埋。

    吕洞宾直挺挺地扑倒在地,他看到了自己露出的胳膊,皮肤片片开裂,血肉消融。

    模糊的视线中,是韩湘奔跑过来的身影,他被玉娇娇拦住了,玉娇娇大声的在说着什么,可惜他都听不到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再也看不见。

    龙七早被吕洞宾惊呆了,完全没有反应。玉娇娇死命拦着韩湘,不让他靠近,怕被波及,却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预料到,被掩埋的迦楼罗王猝然冲天而起,他一只翅膀受损严重,身体发肤皆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趁着众人不备,抓起龙七,忍着剧痛遁形而去。

    “小……小七!”韩湘对着空气嘶吼,最终颓然跪地,看着倒地的吕洞宾,心痛的难以承受,将头抱在双臂间放声大哭。

    地上的吕洞宾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在众人所不知道的地方,一团混沌中光芒透入,先是一道,而后逐渐增多,光芒如剑,将那团混沌刺破,像一层包裹物的混沌,渐而消弭。

    光芒照在一把古朴的王座,上面坐着的男人,抬起脸,面露欣慰笑意,长舒口气。

    “很好,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能够得偿夙愿!”

看过《仙八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