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支配者 > 第四百零七章:阎罗十殿
    西洲佛土最强大的势力就是佛门,但是佛门是源于昔日大磐皇朝初期弘远和尚率领着数千弟子和佛门子弟西渡,才逐渐有了今日的盛状。

    而在此之前,血海的修罗夜叉等族群,才是最早在西洲就存在的生灵,浩荡的血海贯穿西洲大地的底层,吞噬了原本浩瀚的地脉和最深层的地下空间,而血海的源头更是扎根在西洲的地根和地眼之上。

    也正是他们,造成了西洲无尽荒漠,和千万里生命禁地的景象。

    佛门渡海而来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和血海生灵气运相连,此长彼消的局面,是不死不休的大道之敌。

    前数百年血海魔国几乎全面压制着佛门净土的势力,自从弘远和尚化身大日如来金身,镇压住了血海魔窟的入口,局势才发生了改变。

    百年前,血海魔将摩云反叛,于血海深处击杀罗刹鬼母,吞噬殆尽罗刹鬼母的血海神力,自此成为了血海最强大的生灵,自称摩云老祖,欲要统一整个血海。

    原本血海罗刹鬼母旗下的十大魔将各自自立,联合起来和摩云老祖开战。

    血海魔国就此分裂,进入了绵延不断的内斗和厮杀之中,虽然原本血海生灵的特性就是在不断的互相吞噬,但是在罗刹鬼母出现以及死敌佛门出现之后,就开始出现了整合的情况。

    罗刹鬼母甚至有了一丝将要融合整个血海,化为血海魔神的征兆,而一旦其化为血海魔神,其必须吞食殆尽所有血海生灵,到时候其将会把整个血海化为无上魔躯,成为魔门最恐怖也最强大的一尊魔神。

    而正是在这个时候,不甘为别人做嫁衣的摩云,反戈一击杀死了罗刹鬼母,造成了目前这个局面。

    佛门愈加强大,而血海生灵却不断削弱。

    看似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佛门一直强盛下去,就能够始终压制住血海。

    但是建立雷音寺的弘远和尚却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他告诉地藏庙和观音山的两位掌控地藏金身和菩萨金身的存在血海不灭,佛门难兴。

    而血海扎根于西洲大地地根灵眼之上,不死不灭,与西洲同生共死,唯有一个办法,能够将血海从西洲抹除,就是只有让血海魔神出世。

    让血海魔神吞噬整个血海,化为魔躯离开西洲和阳世人间。

    但是血海魔神的出世,也将会对佛门造成强烈的打击,于是雷音寺从数百年前就开始布局,弘远和尚更是选择了摩云道人,传授他佛门大法,想要将那摩云道人和自身彻底绑死。

    二者力量相同,此消彼长却互相纠缠,命格命运都联合在一起。

    弘远和尚早在发现血海秘密的那一刻就算计好,血海魔神作为先天之灵,天生自带大气运和先天命格,也是圆满天地法则的重要一环。

    在魔神出世的那一日,借助其力量和先天气运,大日如来也将在同一时刻圆满。

    当时世间还未曾出现第一个此世成仙的存在,弘远和尚就想要借助着必定能够成道的先天生灵之力,跟随者起一同历经劫数,证道不朽,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更是可以让佛门扎根在浩荡没有边际的血海之上,彻底的汲取这血海的力量壮大。

    血海魔神飞升进入上界,弘远和尚将伴随着其一同飞升上界,血海魔神飞升上界洞天,他或许也能够将借助其力量开辟佛门极乐世界。

    此举虽然有着一定后患,佛门和血海的气运连接得太紧密,因果牵连过深,后期很可能遭受反噬。

    但是从目前看来,宏远和尚化身成佛,和佛门的乘势崛起,甚至是整个西洲的命运,都因此而改变。

    算计数百年,一切都按照弘远和尚预想之中的前进,魔将摩云也成为了摩云老祖,罗刹鬼母也早已陨落,十大魔将也在摩云老祖的打压之下,覆灭小半,剩下的甚至还开始向佛门求援,想要投入佛门。

    酆都道人路过进入西洲的时候,正是处于这个时候。

    明月从东而来,一路西行,穿过西洲的浩瀚大地,海面之上的诸多船只,岛屿之上的异族和海底的妖魔,就看见那明月滑落天际的场面。

    而西洲沙漠荒土之上,星星点点林立的佛国和异域城池之中,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明月落向最西边,然后投入了那散发着重重佛光的灵山雷音寺之上。

    这犹如神迹的一幕,更是引动了不知道多少人匍匐在地,一个个穿着如同袈裟一般披在身上的衣裳,女子也将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面目也显得高大深邃,浩浩荡荡的如同朝圣一般。

    他们念诵着佛号,在他们看到,这样的一幕,只有神佛才能够做到,不过他们却不知道,此刻叩拜的人却是一个道门的仙君。

    而皓月降临在灵山雷音寺之上的时候,整个灵山雷音寺也如同外面一般,彻底的惊动了。

    洪钟连续敲响了十二下,背靠着灵山的千米巨佛也睁开了眼睛,白色细腻的金身涌出万丈金光,穿出阵阵禅唱。

    满山上下的庙宇、佛塔千万佛修环绕着两侧拱卫,除了大日如来金身之外,还有一些小号的罗汉金身。

    山脚下平原之上的诸多建筑内的僧侣,也都在这洪钟的声音惊动之下,一同迅速走了出来,看向了那皓月,为那明月散发出来的力量而震撼。

    只看见那圆月之大,盖过了灵山和大日如来,遮住了整个苍穹,就如同天上的明月真的掉落下了人世间一般。

    “此物从何而来?”

    “世尊未曾开口,应是远方而来的大能,遥遥望去,其从东方而来,应该是东洲的大能。”

    “以身化明月,早就听闻东洲大能强者遍地,果然……”

    大日如来望向了那落向面前的巨大明月,圆月轮廓通天彻地,一个身影盘坐在明月的中央,那明月的力量,正是以其身体为中心扩散开来。

    这力量和气势,简直比靠座在灵山之下,散发着万丈佛国的大日如来,更像是神佛,二者比拟之下,大日如来那原本看上去宏伟到极点的金身,却差了不知道多少。

    大日如来单手合十微微屈身,言语之中也充斥着震撼:“多日不见道友,未曾想再遇,道友已然证道不朽,酆都仙君,别来无恙!”

    “途经西洲,远远望见宝寺光华盖顶,想起了弘远道友昔日的论道,特来叨扰一番。”

    那身影从天穹之上走下,浩大的明月仙体,一点点的收敛滑入了体内,最后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衣道人从无尽光华之中慢慢走出。

    灵山雷音寺光华大作,金光笼罩之下,片片彩云灵雾凝结,成千上万的僧侣踩在云上接引着酆都仙君进入雷音寺之中。

    菩提树晶莹剔透散发着灵光的叶子闪烁,那云雾光华围绕着其旋转,就好像星海一样,而白衣道人就在一排排如同罗汉一般的修行者拱卫下,走入了雷音寺之内,见到了披着灰色僧衣,看上去健壮年轻的弘远和尚。

    二者盘坐论道,这么多年过去,弘远和尚对于自身的道路,尤其是佛门的金身和香火信仰之力的运用,更加的精妙,其更是隐隐推出了最后的佛门极乐世界的大道雏形。

    其没有丝毫保留的讲述起了自身大道,而方修也将起渴望至极的引动自身劫数,证道不朽的方法告诉了他。

    只不过这只是最表面之上的东西,最深层的,关于如何选定主星,如何感悟对应星辰天地大道的仙道法门,就需要各人去参悟了。

    接下来,方修又看向了底下的魔窟血海,不见了昔日罗刹鬼母的力量,却隐隐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弘远和尚也将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讲述了,虽然没有将其算计的一些细节和未来的打算说明,但是方修却立刻就知道了这弘远和尚想要干什么。

    其深深看了这看上去浓眉大眼的和尚一眼:“佛门精于算计,今日酆都可算是见识到了!”

    弘远和尚面色巍然不动,论起算计来,这位穿到天下的丰圣,第一个证道不朽的仙人,才是天下第一,他还是从面前这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的:“不过小道尔,若是有那破开一切的金刚般若之力,何惧这区区血海。”

    “酆都仙君已然证道不朽,渡劫飞升恐怕只是差在时日之上了,是眷念阳间人世不愿离去?还是有布局道统未曾完善?”

    白衣道人洒脱一笑:“这大好河山,确实未曾看够,更重要的是时机未到吧!”

    “修行看重的是一个缘法,缘分到了,自然就会成仙,缘分尽了,自然就会飞升上界。”

    说完,白衣道人突然问道:“听闻阴世最近出现了一些罗刹鬼物,西洲冥土之上更是出现了不少变动,不知道这血海生灵,如何进的阴世冥土,佛门又有何计划?”

    弘远和尚笑了起来:“没想到酆都仙君也知晓了,前段时间阴天子城也派人前往西洲问询地藏王。”

    “随着西洲佛国越来越多,仅凭地藏王一人,已然无法执掌西洲生死轮回,地藏王已经向阴天子城申请了十个正神之位,欲要建立阎罗十殿,镇守幽冥。”

    “仙君有所不知,着血海的最底下,联通着阴世幽冥,一些血海的魔将,就能够通过着入口进入阴世,这些血海生灵不属阳世,也不归阴间,天生就有着震慑万鬼万魔的力量,是天生的鬼神。”

    “而最近血海几位魔将要脱离血海,前往阴世地府洗去前世,褪去魔躯,皈依我佛门。”

    “我佛门大开方便之门,只要他们愿虔心皈依,放弃前尘过往,自然也会为其安排一个阎罗之位。”

    白衣道人眼睛眯了起来,这弘远和尚不仅仅算计到了摩云的身上,连同那血海的诸多魔将,也是一个也不准备放过啊。

    利用那些强大并且天赋异禀的血海生灵,建立阎罗十殿,其在阴世的力量也就越发的强大了,对于西洲的轮回掌控也愈加的严密。

    只是这手伸的太长了,而且阴世单凭着一个地藏王,想要压制住并且控制十殿阎罗,这弘远和尚也未必想的太过顺心。

看过《重生支配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