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一主宰 > 第127章 极寒之地
    古天庭内!

    一道光束骤然升起,裹挟着四个人,朝着古天庭极北之地而去。www.biqugecom.com/13/13172/

    在亿万年前,那里是天庭之北,有极寒之地之称,终年飘雪,未有晴天。雪花一片接一片的飘下,直接落在极北之地的大地上,形成了一片茫茫的雪原。这等奇迹,纵使是昔年的天帝也不能解释。

    而据传在那片极北之地有着无数的禁地,每一座名山大川深处,都有着符文法则交织,构建成场域,形成一片片绝地,绞杀一切。纵使是大能强行闯入,亦会遭到反噬,受到重创。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不被排斥,进入其中,得享造化,最终强势而出,成为一方名宿。

    而昔日统一天庭,建立无上天宫的天帝就是从那里出来,惊艳了一道岁月,踩着无数天才的骸骨,书写了一副史诗般的神话,最终屹立在天庭之巅,受众生膜拜。

    但是现在不同,那里同样凋零了。当年那位狠人,一棒子下去,直接将极北之地的半片天空都给打碎,无数的名山大川激荡起阵阵神光,交织在一起,形成惊天动地的绝杀,亦是无能挡住那位狠人的攻击,最终被其一棒子轰散。

    那里彻底沉沦,无数的名山轰然爆开,无数的隐藏道统轰然倒塌。

    最终那片地域不再飘雪,自从天庭诞生之初一直就存在的奇景,终于消亡。但是饶是如此,极北之地的气温并没有回升,反而直接跌落,形成了一片极寒之地。茫茫的雪原保留了下来,纵使是沉沦也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几乎是看不到边。只有一道长长的几近贯穿那雪原的无比深邃的沟壑向世人无声的宣告着在亿万年前,曾有一个狠人用一根石棍,将这片地域几乎砸穿。

    但是这里终究还是有些名山大川保留了下来,虽然不复当年的神性,但是依旧是神圣无比,里面有着大恐怖,甚至有些地方演化成绝地,只要一不注意踏进去,就有可能触动其中的法则,最终被格杀。

    而如今那周刑天得了造化之心,就是潜伏在这片广袤无边的极北之地。

    最终那道贯穿苍穹的光束垂落下来,四个人出现在这无边无际的极北极寒之地,脚下是厚厚的雪层,踩在上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这四人正是周文、混沌子、千寻和妙生。

    周文动用时空镜找出周刑天的藏身之地,确定就在此处。而在最后一刻,周文决定不再观望,现在他已经取得了千寻等人的信任,只要没有别的变故,倒是不用担心这四人。所以周文直接动用灵魂之法法相万千,将肉体放置在葬天界中,自己的灵魂直接前来,注入这自己所炼制的傀儡中。

    因为周文觉得,这也是一种历练,如果自己一直缩在葬天界中,只依靠一具分身前来,会给以后的自己心里留下不良的影子。唯有亲身上场,亲力亲为,才能得到历练。才能勇往直前,若是一直缩在后方,无利于以后的修行。

    “该死,这周刑天太狡猾,竟然躲到这里来了。”金刚子瑟缩着身子,怒骂道。这极寒之地气温太低,尤其有某种特殊的法则缭绕,寒气几乎是无孔不入。纵使是金刚子等人是道境五重天斩道境的修为,护体罡气亦是无法彻底驱除这寒气,直接穿透护体罡气,让他们感觉到寒冷。

    连道境老祖都受不住这里的寒气,可想而至此地是怎样的寒冷,若是寻常的凡境修士来了,只怕已早早的被冻死了。这其中周文倒是最轻松的,他修炼法相万千,灵魂离体直接注入这傀儡中。

    这傀儡本就是周文炼制的,虽然栩栩如生,宛若活人,但是毕竟是傀儡,是没有感觉的。所以周文并不觉得寒冷,但是为了以防被几人看出破绽,也是故作瑟瑟发抖的样子。

    忽然一道邪风刮了起来,卷起风雪,立时无边无际的冰碴子,就是直接朝着周文等人扑了过来。

    “该死。”混沌子怒喝,“又是那邪风。”

    接着他身上一个宝瓶飘出,那是混沌族的老祖赐给他的一件宝器,虽然比不得混沌族的混沌界域,但是依旧是神圣无比,如今悬浮在他头顶,垂落下来一道道光束,将其护在中间。

    千寻的身上亦是飞出一只黑色的短矛,悬浮在她的头顶,投下来一道道的黑色的乌光,将她彻底笼罩。

    妙生身上已是飞出一个金色的钵盂,悬浮在头顶,一缕缕的佛光垂下,亦是将其护在中间。

    这些器物都是各族的老祖赐的,专门用来抵御这古天庭的邪风。这邪风端的是诡异无比,就连混沌子这些道境老祖也是无法阻挡,一旦被刮上,便是连皮肉都能给掀掉,然后那片皮肉掉落处就会坏掉,最终渐渐蔓延,直接侵及全身。

    这邪风一旦沾染上,便是如同招上厄运,如跗骨之蛆,怎么也去不掉。纵使用法力斩落被侵犯的地方亦是无用,侵蚀会从伤口处继续蔓延,根本就无法剔除,直到最后彻底化为一滩脓血。

    “金刚子,你怎么不祭出宝贝儿,那邪风马上就过来了,一旦沾染上,纵使我们是道境五重天的修为也无能幸免。”神女千寻见周文仍然是暴露于这天地间,没有一件宝贝儿护体,忍不住开口问道。

    周文闻言,立即就是露出一副的沮丧模样,道:“都怪那周刑天,自从捉了我去,便是对我百般折磨,连我的身上的一些宝贝儿也尽都搜刮去了。若不是金刚杵是被老祖藏于我的灵魂之中,就连金刚杵都丢了。”

    混沌子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怒色,喝道:“这该死的周刑天,真该是千刀万剐。”

    “可是,我们身上的宝贝儿虽多,但是能抵御那邪风的宝贝儿却是只此一件,是老祖特地赐下来的,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这可如何是好?”千寻秀眉微蹙,道。

    “是啊,莫不是让金兄暴露于这邪风中,这是万万不可,这邪风颇是诡异,以我们的能力是万万抵挡不住的。沾染上,就连老祖要想剔除,都得费一番力气,甚至不能完全剔除。”

    突然周文眼睛一亮,看向千寻,道:“千寻师姐,在下倒是有一法子,只是不知师姐愿不愿意?”

    千寻闻言,立即就是道:“无妨,只要有法子,我不成问题。”

    千寻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爽快,是因为他们四人当中只有周文知道周刑天的下落。虽然他们已经确定周刑天是在这片极寒之地,但是这地方依旧是无比的广袤,要想寻出周刑天来难度太大。甚至只要周刑天可以隐藏,他们将永远不可能找到。

    所以当下所有人都可以死,唯独周文是万万不能死的。

    “如此最好了。”周文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接着千寻只是感到眼前一道光闪过,再一看周文已是到了她近前。而且跟她距离之近,简直是不可描述,两者几乎是贴在一起的。彼此间的嘴唇也只有一丝,差一点点就要碰上了。

    “啊!”

    千寻惊叫出声,当下玉手一扬,一道电弧就是在其掌心氤氲,朝着周文拍了下去。她是神族的天女,从小就是万众瞩目,是神族里的神女,无数神族男儿的梦中女神,是神圣的,超然的,不可侵犯的。

    与男子相交,都是接触甚远,始终保持着一丝的距离。如今竟然跟这厮保持如此的距离,她甚至都能感觉到眼前这男子呼出来的气体扑打在自己脸上。这对千寻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当下千寻就是愤怒,直接对周文出手。

    “师姐,别忘了你的誓言,咱们可是立下血誓的,必须一致对外,不得内斗,否则就是违反誓言,是要遭天谴的。”周文急忙喊道,看着千寻那一掌就要拍下来。开玩笑,自己对面的可是道境老祖,是道境五重天斩道境的超级高手。

    自己凭借着运气、葬天界和那圣旨,一系列的手段,才熬死一个金刚子。如今这千寻当着自己就是一掌拍了下来,要是真拍上,虽然不是自己的肉体,但是有自己的灵魂寄居,一掌拍下来,自己就是灵魂不溃散,也绝对得重伤。

    周文话音刚落,就是感到天地一暗,头顶,那片残破的天空有着一团浓重的黑云聚集,里面有着电弧闪烁。果然,无论在哪里,血誓都是有用的,只要立了,就会有天地规则见证你的一切,只要违反,势必会降下惩罚。

    千寻闻言,眉头微紧,接着她收住攻势,眼眸冰寒的盯着周文,一字一字的道:“金刚子,你要做什么?”

    “哎呀,师姐你多想了,我真不是有意要冒犯你。而是希望借用一下你这木矛,躲在其中,借助这木矛垂落的乌光,罩住我,不然那邪风,真的太恐怖了,我不死也得残。我死了不要紧,但那周刑天谁去找?”周文生怕这女魔头再暴起,当系就是赶紧解释道。

    “哦?”千寻的眼眸渐渐地柔和了起来,但是依旧是有些冰寒,道:“那你为什么不选择那混沌子和妙生,为何单单选中我,不知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么?”

    周文苦笑一声道:“我倒是也想,可是您看看,那混沌子和妙生,一个个肥头大耳的,他们头顶的那件器物能够护住他们已是不易,要是我再钻进去,怎么可能护得住。倒是师姐你,身材纤细,再加上我这体型,您这木矛刚好能护得住,这真的是无奈之举啊。”

    金刚子:“......”

    千寻闻言,眼底终于柔和了起来,道:“既然如此,你便待着吧,但是不可妄动一丝,否则我立即将你丢进那邪风里。”

    “是、是。”

    周文忙不迭的道。

看过《唯一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