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仙界种田 > 226.226还债了还债了
    作者有话说:  “舅舅请用膳。www.biqugecom.com/16/16139/

    三公子林南羽将午膳毕恭毕敬端送给正在车辇上打坐的舅舅。

    林南羽的舅舅金鸣山是一个筑基期的炼丹师, 有他坐镇那被林乘风夺取的天材地宝就手到擒来。

    就算林乘风把天材地宝吃了, 舅舅也有办法把天材地宝的药效从林乘风身上炼出来。

    “你们林家的灵米倒也还可以。”

    金鸣山只是简单用了几口灵米饭和九级妖兽肉就将筷子搁下了。

    “舅舅喜欢就好。母亲让我给您每年送一千斤高等火灵米,祝舅舅早日收服红虎炎火。”林南羽伏低做小在金鸣山身边伺候。

    金鸣山最近从一只炎虎兽身上得了一团兽魂火, 打算将之炼成自己的本命火。高级妖兽凶性难驯, 即便是以金鸣山的筑基修为也要耐心花上几年时间才能将之彻底炼化。

    林南羽借机送火灵米与舅舅金鸣山讨他欢心,再以天材地宝的消息请他出手。

    “小妹有心了。”金鸣山这才稍稍满意点头。

    大出血的林南羽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舅舅金鸣山是筑基期炼丹师, 修为高深的炼丹师少之又少,炼出来的高级丹药更是供不应求。

    但凡出了一个筑基期以上的炼丹师都会被各大势力抢破头收拢在自家手里重金培养。

    舅舅金鸣山是北方金家的嫡系炼丹师,一直都受金家器重。

    他们林家多是水木灵根,鲜少出有天赋的火灵根苗子,优秀的家养炼丹师更是少之又少。所幸林家有着别家无法相比的培育灵植优势,他们靠培育灵植就能站稳根基成为一大世家。

    一年给舅舅送一千斤高等火灵米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林家出得起。

    等舅舅把天材地宝炼成丹药,他就可以从舅舅手上分得灵丹了。

    没错, 金鸣山就是林南羽特意暗地里请来对付林乘风两兄弟的。

    林南羽将天材地宝透露给身为筑基炼丹师的舅舅,想借他的手收拾林阳德一家,并抢得天材地宝讨舅舅欢喜分他一颗丹药。

    林乘风突破了就突破了, 暂时让他得意几天,等他们到了陈田村之后,就算林乘风像陈自明所说的可能突破到了炼气六层七层八层那也只是舅舅的炼丹材料而已。

    ……

    “现在他们都认定了你得了天材地宝, 你不带我去找小灵脉坐视这个传言怎么对得起他们的期盼?”

    陈听雲滴溜着眼珠子,那打小灵脉主意的念头不要太昭然若揭了。

    她自从速成了炼气入体之后天天都分外积极地修炼着, 凭借着她对水元素得天独厚的感知力硬是将速成的炼气二层凝实得比磕掉牙的山榛子还凝实。

    别看她表面上才炼气二层, 她完全能把水珠凝结成水箭, 把人射个对穿完全没有问题。

    这就不怕空间里的子弓单用完之后没武器可用了。

    要知道人体一半是水,光血液就有五升左右。

    来到修真界之后,陈听雲继续上辈子没能实现的完全操控水作为杀手锏的理想,势必要炼到能控制敌人体内血液的程度。

    想象一下对敌的时候,无数血箭戳破敌人的心脏丹田大脑……想想就刺激。

    然而修炼需要大量的灵气,陈田村即使风水不错,灵气还是抵不上陈听雲的需求。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陈听雲就把主意打到了小灵脉上去了,想学林乘风那样靠小灵脉冲刷经络。

    不就是痛点嘛,痛着痛着就会习惯的。

    “也好。”

    林乘风点头,顺便上山找找其他灵草。

    然后陈听雲就惨了。

    再次上山,她又要日以继夜地准备上山吃的食物了。

    不想在山上委屈自己的肚子,那自然是得亲自动手做喜欢吃的食物。

    卤妖兽肉、灵米异兽肉饭团、椒盐妖兽排骨等等等等,反正林家宅子从早到晚一直都弥漫着浓郁的肉香。

    惹得陈田村的人暗恨咒骂。灵田护卫打到的妖兽都归村里分配,多的时候连黄口小儿都能分上半斤肉。

    林乘风把妖兽全烧成了焦炭自己却偷偷扣留下了妖兽尸体的自私做法惹怒了全村人。

    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上门去叫骂,就怕林乘风把他们也烧了。

    没看村长被火烧得半身不遂,至今还躺着下不了床吗?

    听说村长的那个都被烧没了,脱落下来只剩下两三颗指节那么大小的焦炭。

    这可比太监还惨咧,好歹太监的子孙根是拿坛子泡着的。

    林乘风这个下马威实在太厉害,以至于全村人都退避三舍,没有人敢靠近一步。

    “好了!存够两月的食物了!”

    陈听雲庆幸自己有个能保鲜的玉佩空间。

    三人一鸡趁着天没亮就出发。

    等晌午时分陈自明满脸狞笑在前头领路带三公子和金鸣山找到林乘风家时早就人去楼空了。

    屡屡叫门不得而入,灵田护卫试图硬闯却被一阵阵法波动反弹回来摔倒在地。

    背手站在金鸣山边上的三公子林南羽不得不出动他的净火剑,在金鸣山的指点下砍了几处地方,在净火剑快卷了刃之前终于把禁锢阵法砍开了。

    灵田护卫们破门而入却发现里面全空了,但凡值钱一点的东西都被搜刮干净,这明显就是陈听雲的手笔。

    末世后遗症没有办法,习惯性把东西都收在空间里带走才安心。

    而这就让闯入进来的人们误会大了。

    他们以为打草惊蛇泄露了消息让林乘风漏夜逃走。

    陈自明当场就先甩了陈路一巴掌,质问他林乘风一家哪里去了。

    别看陈自明色厉内荏,实际上他怕死了三公子责罚。甚至连头都不敢抬,看一眼三公子身边那个气息非常可怕的仙师。

    陈自明是跟随他爹从林城主家分配下来的人,在林城有幸见识过筑基期修士的可怕,当即就认出了眼前这个被三公子喊舅舅的人是一个筑基期修士。

    惶恐惹恼了筑基修士被他一掌打死,陈自明战战兢兢背后的衣裳全被冷汗打湿了。

    “他,他们昨天晚上还在啊。厨房那儿还飘着肉香。”

    负责监视的陈路脸色煞白两腿战战,竭力解释他们一整晚都守着,没敢玩忽职守。

    “看来还有两下子。”

    金铭山绕着院子围墙走了一周,觉察到还有残余的阵法波动,反而愈发肯定林乘风是获得了机缘。

    若不然以他练气四层的修为不可能布置得了高深的防御阵法。

    “舅舅,我这就下令让人追捕他们。”

    林南羽脸色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林乘风在全村人监视下还能无声无息跑了。

    “去取根头发来。”

    金铭山手一抬就制止了林南羽。

    天材地宝之事本就不宜张扬,他林乘风能静悄悄逃跑,他们就能悄无声息将之抓回来。

    想逃出他金鸣山的掌心,没那么容易。

    “是,舅舅。”

    不需要林南羽吩咐,周遭跪了一地的灵田护卫立即进去屋子翻了个底朝天,然后拿了几根或长或短的头发出来。

    “哎呀。”

    正在努力爬山的陈听雲突然一阵头疼。

    “怎么突然偏头痛?难不成原主还有什么毛病不成?”

    林乘风见状停了下来,一把握住陈听雲的手腕,两根修长的手指探了一会儿脉,之后还往陈听雲体内输入一股灵力。

    “咋样?”陈听雲见他眉头微皱,就怕他说出什么绝症来。

    “你被人做法盯上了。”林乘风不愧是曾经的元婴老祖,把陈听雲从头到脚里里外外检查一遍就察觉出了问题所在。

    他一开始也以为是陈听雲的身体有恙,毕竟原主就是得痨病早夭,身体底子早就熬空了。

    当林乘风用灵魂力查看陈听雲身上就发现了她的脑后有一条似有若无的黑线延绵至山脚下。

    “做法?谁要害我?!”

    “不是害你,是做法跟踪你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吧,呵。”

    “头发?”

    “为什么偏偏是我呀?我不信我的运气就这么背,三分之一几率光我中了,你们又不是光头。”

    同样是掉头发,就只捡了她的来做法,太过分了哦。

    陈听雲现在还偏头痛呢,脑袋里一抽一抽的。

    “我每日掉落的头发均烧了。”筑基以后更不会掉头发。

    “烧了。”傻小叔子林乘雨应声虫一样跟着点头。

    “每一根都捡起来烧了?”

    陈听雲看到林乘雨继续捣蒜点头,两只眼睛里装满了大写的服气。

    被害妄想症比她还厉害的可真不多了。

    林乘风见陈听雲还偏头疼得厉害便抬手想用灵魂力抹掉陈听雲脑后的那条黑线,手指都已经抬到陈听雲耳朵边上了,因着这追踪术突然想到了上辈子交手过的一个旧仇便顿住了。

    “先还你一个炼丹炉暂时用着如何?”林乘风看着山脚下微微一笑。

    “这是……要打劫?”

    那敢情好呀!

    如果林乘风真的如此快突破,那会对三公子更加不利了。

    偏偏三公子又远在林城主家,如今情况再一次失控,可把村长急得心如火烧般煎熬。

    远处那些火光哪里是烧山啊,这是把他陈斤架在火上烤!

    待村长又急又气赶到山脚下,那里已经是一片火光,仿佛连山顶都烧起来了。

看过《我在仙界种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