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山不及表妹娇 > 82.第82章
    支付宝首页搜索“9495827”领红包, 花一分钱即可支持正版

    “若是表哥不准……”阿宝本来就做了不能入内的打算, 毕竟她身边还有一个沈安福,是以听了小厮的话, 答应得干脆。www.biqugecom.com/40/40386/

    令阿宝不曾料到的是, 沈安福在她耳畔呐呐,“八姐姐, 不让小厮进去禀告一声就走吗?”

    阿宝侧视沈安福一眼,缓缓摇头,“不了,表哥不乐意还是不要去扰他。”其实阿宝自个要进去其实很容易,毕竟姜堰先前答应过她。但她不忍丢下沈安福,若让沈安福眼睁睁看着她独自一人进去, 沈安福心中不痛快,她也会内疚。是以, 阿宝宁愿先回去,等下再过来。

    “我那里有从外祖母家带回来的软糖,你拿些过去尝尝, 也让小葫少跑一趟。”阿宝说得坚决,不等沈安福反驳,便提起食盒, 带着丫鬟往自己院子走。

    沈安福看着阿宝的背影懊恼地跺脚,一咬牙, 跟上阿宝的脚步往她世安院去。

    之前, 她听下人们谈论, 表哥独独让八姐姐进扶云院。此番,好不容易撞见八姐姐来扶云院找表哥,想跟着一同进去,竟然还是被拦在门外。

    阿宝有意转移话题,故而问道:“大婶让你习规矩可还好?”

    久久不得沈安福回答,阿宝重新唤沈安福,“阿福?”

    沈安福在阿宝身后一直垂头,脸色神色不明。此刻,沈安福止不住多想,是不是阿宝最近与姜堰玩得开心,不愿意让她接近表哥,和他们一起玩儿,才故意不肯让小厮前去禀告?可随即又想,阿宝素来对她不错,有什么好的众多兄弟姐妹中,除了三哥便是先紧着她,而姐儿能给哥儿用的实在是太少。是以,其中最受益的人还是沈安福。

    正当沈安福想得入神之际,猛然听见阿宝软软柔柔的声音,被吓到一下子抬起头,“啊?八姐姐唤我何事?”

    阿宝粉唇轻抿,对她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仍旧复述了一遍先前她说的话:“习规矩累不累?忙不忙?可否还要继续学习?”

    沈安福樱唇翕张,不知如何开口,最后脸上浮出一丝为难的笑意,“怎么会不累不难不忙?好在昨日嫡母传话,准许我歇息一两日。”沈安福纠结再三,终是故意说规矩繁复难学。

    耿氏一开始就不是真心要教导沈安福,故耿氏特地嘱咐找来的教习嬷嬷,不必尽心教导。如今沈安福所学,不过是礼仪当中最简单的东西,还不足以道一句难。

    阿宝万分不乐意学规矩,甚至到了提起‘规矩’二字便发怵的地步,现在亲口听沈安福说习规矩又难又累又忙,整个小脸顿时挤在一起。单是想想学规矩,便觉得对自己来说为难,却还是开口宽慰沈安福,“到时候一样都得学,到时候九妹妹可领先我不少,我还是比不得九妹妹。”

    沈安福心虚,内里又不忍为自己恶作剧成功窃喜,嘴角露出浅浅的梨窝。随后又听阿宝亲口说比不上她,脸上的笑意更甚。

    小冰余光往下,刚好瞥见沈安福因为阿宝皱眉,唇边才显现的笑意,觉得自己看岔了,想再细看时,沈安福已经甜甜地唤阿宝八姐姐,嘴角仍旧嵌有梨涡。

    阿宝嘴角处是酒窝,所以小冰知道梨涡与酒窝真笑与假笑的不同,酒窝假笑也能有,而梨涡只有在真心的笑时才会出现。若她没有看错,那不论前后,沈安福心中均是高兴的。

    小冰暗自将此事记在心中,或许没必要告知小姐,可她们做下人还是得警觉些,不能有半点马虎。

    阿宝见沈安福一扫失魂落魄的情绪,心情不禁跟着好上几分,拉着沈安福回世安院吃糖。

    经过一小小的插曲,沈安福倒忘记自己对阿宝撒谎的缘由,甚至觉得她学习的规矩本来就难。

    好不容易到午膳时间,沈安福得离开,回弄玉阁用膳。小糖又领着人回来,手上提着从大厨房端来的饭菜。

    眼看着菜都已经上桌,阿宝无法,只得用膳,不过却只匆匆扒了几口米饭,余下的菜都赏给院中下人,自己急忙提着食盒往姜堰那边去。

    阿宝总认为东西亲手送上,比旁人传递情谊要多上几分。是以,当她见不到姜堰时,宁愿多费些力气提回去。

    扶云院外两个穿着灰蓝色小厮,正躲在树阴下聊天,其中一个稍矮的小厮见她往这边走,连忙提醒另一个小厮,两人快手快脚地跑过来。

    这一次,阿宝连口都未曾开,稍矮的小厮就开了门,侧身让她进去,只是开门时,口里不停地说道:“还请宝小姐恕罪,小的奉表少爷的命令行事。”

    阿宝费力地腾出一只手,冲两人挥了挥,“好了好了,你们做的是分内之事,既然是扶云院的人,本就应听扶云院主子的话。”

    两个小厮皆是一笑,之前他们见宝小姐离开时,一句话都不说,还以为宝小姐准备怪罪他们,如今得了宝小姐的话也就放心了。

    小葫用饭最早,所以这次跟着阿宝来扶云院的人是她。她眼尖,一下子就瞧出两人在偷笑,当即啐了一口道,“没出息的东西,这也值得你们担忧,我们主子脾气可是顶顶好,哪里会因为一点子事降罪。”

    两人都是一笑,毫不在意小葫说话直。大家都是家生子,自幼相识,如今又都伺候小主子,没多大利益冲突,说起话来,自然比其他人随意许多。

    高点的小厮拍拍手上的灰,往院内张望一眼,方才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走走走,咱们还是在阴凉处说话。”

    小葫剜了一眼两人,抬腿往阴凉处走去,要说表少爷不爱与人来往,即便主子进去了,她这个小丫鬟还是是不能进去,只能在外头等着。

    浅秋、浅月一直在屋外头,最先听见院门打开的声音,见是阿宝来了准备上前接待。

    刚走没几步,浅丝双手端着药从后头出来。阿宝杏眸含笑地唤住浅丝,跟着她一同去了书房。

    浅秋双手在衣角处擦了擦,上前进书房伺候,被浅月拉回来。

    她们脚下站着的位置巧得很,正好在阿宝看不见的地方,既然不曾看见,人家又已进去,她们没必要露脸。

    浅秋刚迈出腿就忽地想起,主子看书时不喜人打搅,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冲动,正巧浅月拉着她不让她去,浅秋便顺势退回来。

    耿氏虽被沈老夫人否认了提议,但也算达到了目地,即便沈安福是大房的人,可单是因着不是她生的,她就永远都不希望沈安福在沈老夫人面前得脸。

    其实,沈老夫人只需坐在自己坐椅之上,给姜堰介绍众人便可。

    可她偏是要亲自走到他们面前,一个个介绍让姜堰认识,也让众人明白,她重视这个以前从未谋面的侄孙子,莫要因为是远房亲戚就看轻了人家。

    “这是大婶子耿氏,这几个都是她的孩子。”沈老夫人指了指耿氏,又指了指她站在后面的少爷小姐,这其中有嫡子嫡女,也有庶子庶女。

    之前耿氏的反应姜堰皆是纳入眼底,包括她对沈安福一闪而过的戾色。庶子庶女均要唤嫡母一声母亲,而亲生母亲只能唤姨娘,如今说耿氏是他们的母亲也是没有错。

    面对老夫人的介绍,姜堰行了拱手礼,耿氏回以一笑。只是她身后手握白玉骨折扇的青年,在听了老夫人的话之后,似是有些不满的斜了他身旁穿着淡蓝底子五彩折枝菊花刺绣长袍的青年一眼。

    沈老夫人指着叶氏,“这是二婶子叶氏,这个是二婶子的儿子,她还有个小女儿,整个就是个娇气包。最近正病着,就没准她出来,过几日就能见着了。”沈老夫人一视同仁,之前没仔细介绍大房的小辈,如今二房的小辈虽说只有两个,也同样没有介绍。不过言语之中,却满是对叶氏所生孩子的喜爱,还特意向姜堰说了那个不在场的小女儿。

    姜堰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一眯,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老夫人在介绍几人时,说的是‘这是婶子’,而是不是‘这是你婶子’,原以为是巧合,如今看来是老夫人故意为之。

    “这是三婶子柳氏,后面是她几个孩子。”等到介绍到柳氏时,沈老夫人的语气略微冷淡了些。

    柳氏面色未变,似乎习以为常。她的身份尴尬,虽同为沈家媳妇,可她的丈夫却并不是老夫人亲生,待遇上自然同大房二房有些不一样。而老夫人准许她过来请安,是不想被人说苛待庶子,她安安分分的过来请安,是为了不让旁人说道他们夫妻不敬嫡母。

    说完之后,只见沈老夫人的话锋一转,“第一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不过前段时间得了块玉佩,便送予你了。”之前见到姜堰行礼,沈老夫人太过震惊,只想着快点让姜堰起来,竟是忘了给姜堰见面礼,如今想起来自然是要补上。

看过《江山不及表妹娇》的书友还喜欢